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二百零一章 自斷一指  
   
第二百零一章 自斷一指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孬種,哈哈,一群孬種,你們不配作蠻士!"

鍾齊部落的一個個放聲嘲笑,汙言穢語不絕于耳,查山部落的人一語不發,心中的羞怒可想而知壓抑到了怎樣的一種程度,只是……蘇揚站在最前方攔住了一個又一個的族人.

"查山部落,你們都是孬種,你們的族長站在這里連句屁都不敢放,估計也是老胳膊老腿,想行動都難了吧?!"

"要我說啊,你還不如早點把棺材備好,省的哪天暴斃了."

驀然之間,從那譏諷最厲害的鍾齊部落少年身後傳來一道殺機,眨眼之間,他的聲音戛然而止,人頭落地,僅剩的無頭尸體栽倒,瞬間將大地染成殷紅的一片血泊.

"這是怎麼回事?!"

"誰殺了烏蘭?!"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鍾齊部落之人惶恐萬分,四下尋找著剛剛動手之人,然而他們並沒有發覺到什麼異常,倒是一股更濃郁的殺意散出.

緊接著便有三四名鍾齊部落的族人只看見一道血光閃過,而那道血光便是從他們脖頸處迸濺出來的血箭.

他們是之前罵的最起興的一批--然而他們都死了!

而之前那道殺意並沒有就此收斂,而是依然徘徊在他們的身邊,說不得什麼時候危難便會降臨到他們的身上.

在這鍾齊族人脊背生寒的時候,從那鍾齊部落的末端走出一名中年男人,他冷哼一聲,將那道殺意給盡數震散.

"閣下乃是一族之長,這麼殺戮我們鍾齊部落之人未免有失身份吧?!"那中年男人冷冷道.

到了這個時候,若非鍾齊部落的中年人走出,就算是查山部落的族人也沒明白過來是怎麼一回事.

"族長!是族長!"

"族長萬歲!族長萬歲!"

查山部落一方大為振奮,都在齊呼著族長之名,狂熱而又敬畏的看著葉不歸.

面對鍾齊部落的羞辱,族長凌厲出手,這無疑是一記響亮透徹的還擊打在鍾齊部落所有人的臉上.

"我不過是幫你們教訓教訓沒有開化的族人,想必你也不會介意的吧?!"葉不歸笑著開口,那一張老臉在配合現在的話語,突然讓鍾齊族人有種一拳扁在他臉上的沖動.

"寇元,你不要得意,今日算我們鍾齊認栽了,改日一定會加倍送還回來的."那中年男人面色陰沉的撂下一句狠話,招招手率領著鍾齊部落的族人向後倒退.

這寇元自然就是葉不歸所假冒的查山族長的姓名.

"騰叔,我們就這麼走了?!"聽著查山族人爆發出的一聲聲刺耳的歡呼,隊列最前端的少年不甘心的開口道.

"走?哼,等我收割了查山幾條性命再走."

龐騰冷笑一聲,徒然轉身,以一個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速度撲到蘇揚查罕兩人的身前.

"去死吧!下了地獄要怪就怪寇元不該殺戮我的族人."龐騰的臉上突然爆發出嗜血之光,手中寒光一閃,在此時的掌心各自多出兩枚短小的尖叉.

蘇揚呼吸一窒,這龐騰本是鍾齊部落前些年一個出色的天才,沒想到不到十年過去竟然已經突破到了血紋境,這種威勢下他根本無法移動身體絲毫.

查罕索性把雙眼一閉,對方采取這種近乎無恥偷襲的手段,就算是他們族長也難以反應過來.

叮鈴!

他們兩個想象中死亡並沒有到來,待他們睜開眼的時候看到了一道蒼老的身影.

"族長!""族長!"

"還不退下,他交給我了."葉不歸冷哼一聲,抬手將龐騰即將落下的手掌掀起,將那兩枚尖叉震飛出去.

轉瞬之間,葉不歸便與龐騰戰在一起,強橫的血氣對撞不絕于耳,那是屬于同一級別的強者對碰,就算是煉骨境的蠻人也難以靠近.

退到一旁的蘇揚心中像是打翻了配料壇一般五味雜陳,眼前的這個猜測中的"假族長"竟然救了他的性命,看著葉不歸那蒼老的背影,他的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感覺.

"族長養我這麼大,即便你救了我的性命,但是殺人凶手的罪名無論如何也是逃不掉的."蘇揚把眼睛一眯,更加堅定了報仇的想法.

"魔騰大部,但願你們能幫我報仇."

葉不歸那里的戰斗依舊激烈,這六個月中他不僅將煉骨境界修煉圓滿,就算是血液中的銘紋也多上不少,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他現在也勉強算作是一個血紋境的修士了.

血紋境,為中三境的第一個境界,是要蠻人在血液中銘刻獨有的紋路,從而能夠輕易的浮現在身體表面,有點類似在身體上布下一個陣法一般,臨陣之時只要將血紋浮現在身體表面,那戰力便是成倍的提升.

這種的修煉速度一旦傳出去那無疑是驚世駭俗的,只是半年的時間便從一個非蠻士成為血紋境的高手,但是事實上,這種事情發生在葉不歸的身上並不是一件多麼神奇的事情.

他有外界十年的修煉功底,對他來說,煉血,煉魂境界早已圓滿,而煉骨境也是有了相當強橫的錘煉,自然水到渠成.

他現在勉強可以算作一個初入血紋境前期的蠻人,但是他有源力,異象等種種手段在,即便面對著血紋境中期之人都有著一戰之力,所以她自然不會懼戰.

時間不大,那來自于鍾齊部落的龐騰越戰越心驚,在他發現葉不歸輕松應對就已經壓制的他毫無還手之力,這種實力……估計已經達到了他們鍾齊族長的修為.

不到一炷香時間之後,那龐騰身上的大小傷勢已經近十處,在他噴出一口鮮血之後,開始毫不猶豫的後退,因為他有種預感……在糾纏下去他絕對會死!

"有膽子偷襲我查山族人,就這麼離去豈不是在告訴天下人,查山部落是個想捏就捏的軟柿子不成?!"葉不歸冷笑一聲,腳下步後塵的步法踏出,下一刻就來到了鍾齊部落的族人面前.

"你敢傷害他們,是想我們兩個部落開戰麼?"龐騰臉色陰翳的開口,雖然身上有著諸多傷勢,卻依舊散發出強橫的血氣.

"既然是你犯了錯誤,那你作為鍾齊部落的第二強者總應該有所表示."葉不歸陰惻惻的向鍾齊部落的族人走出兩步.

"跟他拼了,甯可站著死,不求跪著生."

"他若是滅了我們進獻的這一支隊伍,必定會被魔騰大部定為反叛,到時候讓魔騰大部滅了他們查山."

一個個鍾齊部落的族人紛紛怒吼,大有生死相向之意.

龐騰看著這一幫熱血的小輩,其中還有同輩的好兄弟,看著他們任何一個去死,他都于心不忍,他咬咬牙,將腰間的彎刀緩緩拔出.

寒光一閃,血液濺出幾米遠,龐騰依舊站在那里,只不過右手已經沒有了小拇指,而是被他握在掌心中.

"給你!可還滿意!"龐騰不顧手掌處的劇痛,將那斷指拋到葉不歸的腳下.

"我們走!"龐騰煞氣逼人,卻不再去看葉不歸一眼,轉身帶著族人離開.

上篇:第二百章 進獻魔騰     下篇:第二百零二章 鑒靈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