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二百零七章 准少族長  
   
第二百零七章 准少族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說這些話的目的不是威脅你,你可以理解成是一場我們之間的交易."

"你為我進一趟惡龍凶地,我會盡力為你提升修為,並且,你的身份問題我也可以幫你處理,怎麼樣?"

"你可以用本來相貌示人,並且我也可以為你安排一個極高的身份,只要你答應下來,這些統統是你的."

"我還有別的選擇麼?"葉不歸聳聳肩,除了答應下來他也沒有其它的路可走了.

"你大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和老夫合作,你吃不了虧的."風尊者眯眼笑了笑,此時看起來活脫脫的一只老狐狸.

"咦?你身上還有另一道蠻神體的氣息."風尊者突然驚訝一聲,他一甩衣袖,葉不歸的發簪就跟著掉到地上,路才的身影也隨之出現.

"見過風尊者."路才見到風尊者的時候當即揖了一禮,他在發簪空間中聽得清楚,所以一出現,他便清楚了眼前的形式.

"你身上有種無熟悉的氣息,你跟……紫蛟皇是什麼關系?"風尊者訝異道.

"正是家父."

"千年未見了,紫蛟那個老家伙他近來混的怎麼樣?"風尊者古井無波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波動.

"家父身體康健,晚輩臨行之前家父還命我問候一下前輩您呢."路才恭敬道,說實話,他是被所在宗門無意中牽扯進的蠻族大陸,這些話,都是客套話罷了.

他父親的確是紫蛟皇,但是可從來沒有提到過這個風尊者的事情.

"這樣更好,你們兩個可以一起去了."

"別別別,風尊者,我父親可是與你有著千年友誼在的……你不能……"

"放屁,紫蛟皇當年坑我三百多萬的戰辰石,這筆賬老夫沒機會跟他清算,父債子償,你替我去惡龍凶地取出天池水咱們一筆勾銷,否則,哼哼,我讓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風尊者猛然站立起來,目露凶光的看著路才.

路才只覺著呼吸不暢,心中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原以為風尊者與紫蛟皇有舊,他還想攀個關系,在蠻族中混的風生水起呢.

哪成想……這分明是倆人有仇的節奏啊.

這算是什麼事啊……

路才欲哭無淚,心中無語的同時,嘴上趕緊說道:"放心吧,我一定完成任務,您要什麼盡管跟我講好了."

葉不歸心中無奈,下一刻,他風尊者抬了抬衣袖,二人只覺著一陣天旋地轉,便出現在了先前的天龍道附近.

"你們是誰?!"

"有奸細混進來了!"

天龍道的眾人叫嚷著,將葉不歸二人圍在中間,原因無他,二人被風尊者轉移出來的同時,對方稍稍施展了些手段,便讓葉不歸以本來相貌示人.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我魔騰部落中!"

"快說,否則當奸細叛處."于天成厲聲道.

"我們……我們……我是朋友啊,您真是貴人多忘事,你忘了,我們見過的……我是路才啊."路才輕咳一聲,走到于天成的附近,毫不猶豫的拉起了關系.

"滾開,誰跟你見過,別跟我貼臉."于天成把眼睛一瞪,手掌探出就要將路才擒下.

"尊者法旨到!"

隨著一聲稚嫩的童音響徹,一名年歲不大的孩童從天而降,他盡管修為看起來不高,但是眉宇之間的傲氣卻是難以掩飾的.

而他……有這個驕傲的資本,因為他是風尊者的侍童.

"見過風使者."

"見過風使者……"眾人微微躬身,頗為恭敬的執了一禮.

侍童點了點頭,緊接著向葉不歸微微躬身也是施了一禮,道:"小童見過少族長."

葉不歸訝異,指了指自己,道:"你是在叫我?認錯人了吧?!"

"少族長說笑了,剛剛傳風尊者口諭,封您為魔騰的准少族長,擁有競選下一任族長的資格."

隨後他立即轉過身,對著在場的眾人喝道:"還不見過……這位少族長!"

本來他是想帶著葉不歸的姓氏說出來的,可是老祖並沒有告訴他這位的名號,而且他壓根一次也沒有見過這位,只好這般說辭.

"見過這位少族長."

"見過……"雖然不清楚葉不歸的身份,但是話從風使者的口中說出,那就做不得假了.

此刻唯一沒有俯下身的,只有龐騰一人,剛剛查山族長的神秘消失,現在這"少族長"的憑空出現,不能不讓他聯想到更多.

"你是……寇元?!"龐騰試探道.

"不,我是葉不歸,魔騰的准少族長,但我們之間的確是見過兩面."葉不歸微微笑,若有深意的看了龐騰一眼.

龐騰如何聽不出來葉不歸的潛在意思,算是間接的承認了身份,警告他之前的事情最好當做沒有發生過.

"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是……"龐騰不可置信,他不明白為什麼一個老頭子消失了片刻後,就搖身一變,成為了堂堂魔騰的准少族長.

龐騰質疑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葉不歸的一聲冷笑所打斷:"看來你還是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

"嘶……小人不敢!"

"不敢?你有什麼不敢做的?是認為我這個准少族長是擺設不成?"葉不歸向前踏出一步,冷冷的盯著龐騰.

于天成不可能看著麾下這樣一個三品蠻體的強者這樣被其他少族長打壓,此時站出來恭敬道:

"龐騰出身低微,缺乏禮教,冒犯少族長之處,還望少族長開恩."

"饒了你這一次,希望下次你別再犯到我的手里."葉不歸並未再去看龐騰一眼,他一拂衣袖,轉身離開.

直到葉不歸離去,龐騰才發現他的背後早已被汗水所浸濕,心中惶恐不定.

這種壓力來自于葉不歸身份的轉變,之前他可以憑借客卿的身份來鎮壓對方,可是現在,他還要擔心以後對方會不會來報複他.

"少族長等等."風使者雙目一閃,跟著葉不歸的身後追了上去.

上篇:第二百零六章 風尊者     下篇:第二百零八章 查山有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