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二百零八章 查山有難  
   
第二百零八章 查山有難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魔騰大部准少族長擁有遠超尋常族人的地位身份,他們可以獲取大量的資源,同樣的,他們也可以拉攏起各自的勢力,等到最後,會推選出一名實力與人脈頂尖的,作為魔騰大部的少族長.

這幾日,葉不歸憑空出現,奪下了一個准少族長的名額,這件事情像是風暴一般傳遍了魔騰大部每一個蠻人的心中.

正如風尊者所說,他不在乎葉不歸是否出自魔騰,同樣也不在乎他是否來自外界,他看重的是葉不歸的體質與價值.

對于他來說,一個少族長的名位,他可以隨時廢棄,在普通族人心中這些中最貴的身份,也不過是他為了拉攏葉不歸的一個手段而已.

在三日之後,風使者再度來臨,不過其手上帶著一個儲物袋,來到葉不歸的面前將袋子主動遞出.

"這里是准少族長每月固定發放的資源,還有一枚魔騰嫡系的令牌."

葉不歸接過神識微微一掃,嘴角上慢慢勾勒起一絲笑意.

"好大的手筆,竟然有一萬枚戰辰石,另有珍貴血丹一瓶."

雖然葉不歸在蠻族大地呆的時間不長,但是基本的常識還是有的,這一萬枚戰辰石足以相當于查山部落數年的收入.

每年光是在八名准少族長的身上魔騰就必須花費近百萬的戰辰石,再算上部落內其余客卿,每年魔騰部落的總開支將達到一個恐怖的天文數字.

"魔騰大部果然名不虛傳."

風使者並未去理會葉不歸的贊歎,緊接著道:"風尊者有言,惡龍凶地凶險異常,少族長大可以修為破入骨紋境再做打算,在這之前,你可以享受准少族長名下調動的所有資源."

"待約定之事辦成,屆時可罷黜其他七名准少族長,立您為魔騰唯一的……少族長!"

說到這里,就連常年侍奉在風尊者左右的風使者都不禁咋咋舌,風尊者修為尊高,向來不會參與凡塵之事,現在根據他所得到的消息來說,風尊者這次可謂是力排眾議,就算是火,云兩位尊者那邊的意見都被其強行壓下.

憑借至強者的一句話從而一飛沖天,這種天賜的福緣,就是他也忍不住生出嫉妒的心思.

在交代了些日常事宜後,風使者就此離去.

"蠻族大地與外界修為境界相仿,下三品境界乃是修煉的伊始,超凡境可以撐起一家小型家族,可是不到渡厄終究也是螻蟻."

"現在的首要目標是先將修為提升到骨紋境,否則想要在這蠻族大地中立足還是很難的."

葉不歸心中這般想法,緊接著便將那一瓶血丹倒出一粒服下.

血丹入腹,立刻便化作一道精純至極的血氣在體內不斷沖擊,葉不歸閉目,血紋境的修煉不只是單純的吞噬與吸收氣血,而是要將血液凝結成絲,以這種形式來提高肉身的戰力.

"好精純的血氣,比血靈頭顱中狂暴的血氣不知道要精純多少."

葉不歸嘖嘖稱奇,他感受得到,血丹化作的血氣,已經在逐漸的在他的體內聚集,只要體內儲存的血液足夠充盈,那麼便能夠推動它向著絲線轉變.

不知不覺中,已經是半個月的時間過去,隨著一聲高亢的尖嘯,一名男子從閉關之中走出.

這個男子,正是路才,他的修為,也是在今日順利的修道血紋境前期.

本來他能夠逗留在魔騰大部中的原因全是葉不歸,因為風尊者同樣也將他的身份安排好了……

那就是葉准少族長的貼身仆人,憑借這個關系,他每月的俸祿竟然也有著幾顆血丹,當然,這些全是風尊者默許的,否則憑借一個仆人的身份哪能得到這些東西.

葉不歸的房間依舊還在沉寂,他瓶中的血丹也跟著一顆一顆的減少,直到最後一枚被他服下,存在于體內的血線赫然暴增,距離那血紋境中期不過是一步之遙.

"血靈頭顱中的血氣雖然斑雜,但是在破鏡時候吸收不失為一種曆練."

隨後血靈頭顱也被葉不歸取出,雙手扣在頭顱的兩耳處,絲絲縷縷的血氣立即便隨著他的胳膊一起湧入體內.

若是換了旁人,在破鏡時候出現亂子,極有可能導致血線崩潰,,可是葉不歸不同,即便是體內血線亂掉他也可以憑借源力來鎮壓,自然這種風險也在他的成受范圍之內.

血液成絲,並非血液徹底凝固,而是換了另一種的方式凝聚在一起,換一種說法,蠻人血紋境強者體內流動的是一條條血線,所以等他們修為到了一定高深的程度斷肢重生也非誇誇其談.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葉不歸已經沉浸在這種狀態難以自拔,直到一個月以後,葉不歸緊閉的雙眸突然睜開,自他的體內有著極為濃厚的血氣迸發,他握了握拳,然後憑空打向空氣,仿佛是能將空間打出波浪一般.

他突破了……血紋境中期!

正當此時,葉不歸還沒能好好感受破鏡所帶來的力量時,他的居所便被一聲急促的敲門聲所打斷.

"葉兄,快開門,查山有大事發生了!"

葉不歸抬手將門戶的禁制撤去,房門大開,露出了在外那人的身影.

"路才,你說查山怎麼了?!"

"剛剛接到查罕派人送來的消息,查山現在被鍾齊部落下了戰書,估計要不了幾個時辰,鍾齊部落的人就能趕到."路才道.

葉不歸沒有說話,在一個月之前,查山部落的人便趕回了查山,本來依照他之前的計劃,是要取代查山族長的身份行走天下,但是現在他已經有了魔騰大部的支持,與查山現在已經沒有說什麼必要的關系了.

而且,他之前也警告過龐騰,對方即便是再蠢,也知道查山部落的靠山是誰,犯不上因為之前的仇怨來再度招惹他.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魔騰中某個看不慣他的人在借此機會下手了."葉不歸心中已是推測出了個大概,有人想借此來對他動手.

"可是……我為什麼要救他們?"葉不歸微微側臉,此行必有凶險,為了一幫算不得朋友的人何必去趟這趟渾水?

"你最好給我個解釋."

"這……那個……嘶……我想想措辭啊."路才在一旁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能回答上來.

"說實話!"葉不歸的聲音,徒然冷厲下來,嚇得路才一縮脖子.

"那個吧……在你閉關之後,我跟查山部落中一個叫雙兒的姑娘聊得不錯……現在查山有難,我可不能干看著不成……"路才輕咳一聲,趕緊把事情的原委向葉不歸簡單說了一下.

葉不歸恍然,敢情自己閉關的時候,這家伙是去泡妞去了.

不過他還是沒有動,因為這件事情從哪方面來看,都與他沒有任何的瓜葛,犯不上因此而冒險.

瞧著葉不歸沒有表態,這種事情何須明說,路在暗自咬了咬牙,臉色暗淡的退出了房門.

在葉不歸這里碰壁之後,他在蠻族之中又沒有其他信得過的朋友,只得孤身一人踏上趕往查山部落的道路.

"我對查山沒什麼感情,但是你絕對是我在蠻族中唯一的朋友,更何況,我倒是想看看有誰在打我的主意."葉不歸雙目一寒,他自認為在魔騰之中已經夠低調了,可還是有人妄圖暗害他.

其實這件事情的原委,還要從一個月前說起,當日風使者的確是將風尊者的旨意傳到了他這里,但是同時的,這個消息還被風使者從暗中傳到了其他幾名准少族長那里.

畢竟,能夠直接成為真正的少族長,這對魔騰之中尚且在不斷競爭的准少族長們,可謂是一個致命的打擊,他們需要爭權奪利,聯合幕僚最終才能有機會立足.

現在憑空出現一個可以直接罷免他們的存在,可以讓他們所有的心血付之東流的家伙,所以說,葉不歸的存在是可以讓他們暫時放下仇怨,共同面對的敵人.

"先是讓我體驗准少族長的權勢,然後再以這幾個准少族長來逼迫我,好一招堂堂正正的陽謀."葉不歸瞬間就想通了一切,這件事情雖然不是風尊者親手布置,但至少在導向方面他成功了.

他不得不依靠魔騰大部,同樣的,他想要繼續在魔騰大部存在下去,那就必須要盡早滿足了風尊者的條件.

他不得不承認,在心智的某些方面,他距離這些老奸巨猾還是有很大距離的.

但是至少,風尊者將目的言明,這種做法並不令人反感.

葉不歸微微笑,知道了對方的目的,也就清楚了他現在的背後定然也是有著一層保護光環的,反正在完成任務之前,風尊者不會讓他死就是了.

葉不歸身形一晃,下一刻便已經出現在門外,不過他並未去走魔騰城的正門,因為那里十有八九會有某個准少族長的眼線在.

……

查山部落距離魔騰大部的距離其實很近,當時進獻的時候帶上車馬趕路,也不過一天的時間,現在路才著急趕路,這種時間自然是大大縮短.

不過兩個時辰的時間,查山部落便已經在其眼中依稀可見,雖然那里已經沒有了標志性的查山.

"還好還好,沒有釀成什麼慘禍."

直到飛行到了查山部落附近,看著部落中那些雖然被鍾齊部落的人控制起來,卻並未傷及性命的查山族人,他這才松了一口氣.

他銳利的目光,迅速在被綁縛起來的查山族人中掃蕩一圈,終于在那人群中發現了那道熟悉的倩影.

突然之間,一道身影閃身擋住了他的視線,那是一名粗獷的漢子,他獰笑一聲,也不去問路才是何身份,一只手掌便已經探出抓向路才.

"給老子滾開!"

路才暴喝一聲,情急之下根本沒有留手,源力與氣血一同浩浩蕩蕩的湧出.

砰!

二人的對撞,路才毫發無傷,反而還能向前踏出一步,而那粗獷大漢,則是宛如斷線的風箏一般,飆出一道血線..

路才乃是血紋境前期,並且身懷仙蠻同修的蠻神體,此刻全力出手就是一名血紋境中期來了也不敢輕視,更別說眼前這個不過煉魂境界的家伙了.

"上!咱們一起上去殺了他!"

周圍的鍾齊部落中人面面相覷,知道這是塊難啃的骨頭,此時單一來說,沒有一個會是路才的對手.

路才沖進人群,仿佛是虎入羊群一般,每一拳落下都要收割一條鍾齊部落的生命,他的一雙手,堪比世間鋒利的武器,行走在人群之中的他早已沾染了滿身的血液.

殺殺殺!殺到鍾齊部落的人膽寒.

直到第一人心中產生了恐懼,其余的人都跟著一步步的向後退卻.

"你是誰?!哪個部落的,我怎麼沒有見過你這號人物."這個時候,龐騰也從天而降落在戰場的中央,將己方族人與路才分割開來.

"終于出來一個能說得上話的了."路才冷哼一身,此時也看出了對方修為與他相仿,故而並不是特別在意.

"趕快放人!否則大爺我可不客氣了."

"朋友,你不是我要等的人,趕快退開,這次的事情一筆勾銷."龐騰心中雖然很想為那些死去的族人報仇,但是他的身上有著命令在身,只能先暫且忍下.

"放屁,不放人你們今天都得死在這!"路才罵了一聲,旋即撲向龐騰的所在出.

"欺人太甚!"

龐騰大怒,想要沖上前去,此時卻是被一道柔和的力量所懾,不能向前移動絲毫,于此時,他的身邊傳來了一聲蒼老的聲音.

"你不是他的對手,你暫且退下看管這些查山族人,讓老夫來對付他."

"是,族長."龐騰聽到這道聲音的時候,便知道這時鍾齊的現任族長在說話,也不敢違逆,只好就此退下.

"你這小輩,倒是有幾分能耐,老夫如果與你同在一個境界,恐怕也難以壓制你絲毫."鍾齊族長目光凝聚出一個焦點,看向路才.

"少廢話,打過再說!"

上篇:第二百零七章 准少族長     下篇:第二百零九章 滅生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