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二百一十一章 滅生盤  
   
第二百一十一章 滅生盤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滅生盤在手,葉不歸立即感覺到了這件蠻器的不凡之處,修為僅僅在血紋境前期的龐騰可滅血紋境後期的修士.

這種功效的蠻器,即便是再蠻族之中也稱得上是一件至寶了,只不過在某些方面上則是有些雞肋,若非將分盤提前掩于地底,是無法傷到人的.

只要是神識稍加探查便能夠輕易的發現端倪,這對于修為高深之輩可謂是能夠一眼洞穿,若不是路才救人心切,便是他也不會落入滅生盤之中.

葉不歸本是要將血槽刺入血肉,來解放被困在其中的路才,只不過在刺入的一刹那,有了一個令他驚訝的發現.

"這並非只是一件單純的蠻器,它也可以用修為來加持,這是一件靈器!"

"蠻族大地源氣稀少,像我這樣的蠻神體不能說沒有,但也絕對不多,滅生盤的主人發現不了端倪也是正常."

葉不歸心中了然,在蠻族他雖然能夠調用的源力是有限的,但從總量上基本已經達到了超凡境左右.

"不對,滅生盤不受我的控制了……"

在葉不歸出現的一刹那,龐騰便驚訝的發現,他與滅生盤之間的聯系已經被葉不歸給盡數斬斷.

失去了滅生盤的龐騰,無疑是丟失了一大半的戰力,在葉不歸的操控下,那困在滅生盤中的路才也被放出.

"龐騰,我要殺了你!"

路才被放出來的一刹那,立即奔著龐騰沖過去,本來龐騰就不是路才的對手,現在暴怒之下的路才,龐騰接下來的下場可想而知.

幾乎是不到十招,龐騰便被路才擒住帶回,可以看到,龐騰的兩側臉頰,已經被扇的腫起多高.

"別殺我,別殺我."

"我求你了路大爺,您就當我是個屁,把我給放了吧?"

"你爺爺的,剛才的牛勁上哪去了?"路才拎著龐騰,聽對方說話就想揍一頓,雖然不是暴打,但也差不多了.

就在路才在一旁教訓龐騰的時候,葉不歸已經上前將那鍾齊部落的族長制服住,對于路才來說這是一個勢均力敵的烏龜殼,但是以葉不歸血紋境中期的修為對付,那是輕而易舉的.

時間不大,葉不歸二人就已將殘余的鍾齊族人消滅了個乾淨,死的死,逃的逃,沒有一個敢繼續呆在這的.

"多謝大人救命之恩."

"感謝的話就免了,你們現在需要去考慮的是以後生存的問題,沒了紋境強者鎮守部落,就是其他小型部落也有著輕易將你們覆滅的能力."

"這……"

"大人清楚我們查山之事,又救我們查山于危難之中,想必應該與我們族長有些關聯,不止……可否告知族長的下落."查罕上前拱了拱手道.

"你們族長的下落我倒是不知道,但我有方法可讓你們暫時避開禍患."葉不歸沉默片刻道.

"請大人為我查山指條明路,我查罕代表查山感謝大人的恩德."

"請大人指條明路!"

查罕單手輯于胸前俯身說道,不僅是他,還有查山還殘余的族人,也都是以同樣的姿勢俯身參拜,這是蠻族中最高的禮節.

"樹挪死,人挪活,我的意見是你們可以遷移到魔騰大部附近,我在魔騰中有些關系,可以暫時讓你們定居在附近,相信到時候就算是魔騰准少族長他們,也不敢輕易對你們怎麼樣."

葉不歸緩緩道,他本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又沖著路才這里的面子,他略作思考,便給查山指出了唯一的一條路.

"這……"

"查山我們生活了數百年,我們的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里,我們離開放棄了祖先們守護的心血,這讓我們今後有何顏面面對列祖列宗."

"其實大人說的也在理,我們現在不離開,沒有血紋境強者的我們只有任人宰割的份,我贊成離去."查罕猶豫了一下,第一個站出來同意了葉不歸的建議.

"放屁,我們走了那先祖們的墓碑誰來守護,難道任其他部落的人來踐踏不成?"當即就有著脾氣暴躁的族老怒氣沖沖的質問.

"是啊,到了魔騰大部,憑我們的實力也是屈從的命運,倒不如現在用鮮血戰出一個未來,甯死不屈,讓其他部落的人瞧瞧,即便是族長不在,我們查山也是一幫有血性的漢子."

"不不不,留下只會造成不必要的損失,還有蘇揚已經被魔騰部一名地位崇高的強者收作弟子,有他在我們不會受欺負的."

查山一方的族人議論紛紛,年輕人多數都是贊成離去的,只有某些垂垂老人持著反對意見.

這情形看起來像是查山不領葉不歸的人情,但是整體遷移這種事情對哪一個部落來說都是一件攸關的大事,所以葉不歸並不生氣,他只是在等一個結果,無論怎樣,查山今後的命運如何,這些都是他們自己決定的.

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查山眾人才商量出結果,那些持反對意見的族老留下,由他們守衛祖先墓碑,其他的青壯年則是全員遷移到魔騰,畢竟那些老人,也是要為部落以後的將來考慮的.

"好,你們盡快收拾,越快越好,這場遷移可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的."葉不歸正色道,查山一方不清楚,但是他卻知道,他在回去的途中,一定不會太平.

"路才,你們兩個親熱夠沒,完事了趕緊過來,我有事情要跟你商量."葉不歸干咳一聲,將目光投向路才與雙兒摟摟抱抱的地方.

"雙兒你在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來,他可是我們所有人的救命恩人."路才將雙兒耳畔的散發捋到耳後,溫柔道.

"嗯嗯,你去吧我等你回來."雙兒乖巧道.

……

"其實,我早就知道你來了."

"然後呢?"葉不歸面無表情道,路才能夠料到他來救人,他又怎麼會看不出路才希望他出手呢,否則,路才根本就不會將這件事情告訴他的.

"其實我並不想讓你出手的,一來先前我就欠了你一條命,我不想再欠一次,二來魔騰現在是什麼現狀你也不是不清楚,那七位准少族長沒有一個不想要你命的,只要你一出現,他們必定會遣出大量的強者,來讓你這個未來的少族長出點意外."

"我不想欠你兩條命之後還讓你搭上麻煩,這我于心不安."

"但是最後,我還是出手了,不是麼?"

"其實我想……"

"有些東西是經不起測試的,所以這件事情過後,你我就算是兩清了."葉不歸面無表情道.

"遷移的途中,估計會有不少的強者,他們的目標是我,到時候我會將他們引開,你帶著查山族人趕到魔騰."

"不行……他們現在已經知道了你的實力,只會派更強的人來追殺你,不如你現在趁著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離去,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別說了,我意已決."葉不歸轉過身,飛身到了這附近看起來最高的一處山峰.

正如葉不歸所說,有些東西是經不起測試的,一旦測試,那麼就是先犯了無可逆轉的錯誤,看著葉不歸離去的背影,路才好像明悟了些什麼……

……

在魔騰城中心的一處府宅之中,一名青年端坐涼椅之上,在他右垂手方向,是一名隱藏在黑袍之中的身影.

那少年聽到黑袍人的彙報,臉上微微震驚一刹.

"什麼?!滅生盤竟然沒對付的了他,他到底是什麼實力,難道不是血紋境前期?!"

"他的修為應該是血紋境中期左右,不過他是在滅生盤出現之後才露面的,因此……"

"那鍾齊部落的族長他們呢?"那青年問道.

"他們應該是都死了."

"死得好,否則本少留下這種廢物也沒什麼用."青年冷哼一聲,臉上充滿著濃濃的輕蔑神色.

"不過……不過滅生盤現在到了那小子手里恐怕有些麻煩了."

"哼,沒關系,那麼一件雞肋至寶本少留著也沒什麼用,更何況,只要是他敢動用滅生盤兩次以上,我保證他一定會被吸干氣血而亡."

"你現在就去攔截他,必要的話,你可以調用部分我父親那里的權力,務必要在他回到魔騰之前將他殺掉."青年面目陰翳,此時出口的語氣不庸質疑,他准少族長的身份已經注定了這種對葉不歸天然的敵意.

此時的消息不僅是傳回了這里,其他六名准少族長都陸續得到了消息,有些人立即派出強者截殺,有些人則是潛伏不動,准備坐收漁翁之利.

"殺掉葉不歸,成為少族長的對手也就少了一個,雖然他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威脅到我們,不過他活著也就必然會出現意外."

這句話是所有魔騰族人的心聲,包括那些沒有能力競爭少族長也是這般心思,他們不可能讓一個來曆不明之人去擔任少族長.

他們不是不相信風尊者,他們只是信不過葉不歸這個外人……

……

"大人,所有的族人已經收拾好了行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發?"查山從遠處走來,對著山上的葉不歸拱了拱手道.

"這麼快?"葉不歸微微有些詫異,從查山眾人收拾行囊開始,不過才半個時辰而已,他之所以選擇站在山峰上,就是讓那些即將來臨的強者能夠第一時間注意到他.

"回大人,這次遷移途中注定凶險,所以我們是輕裝上陣,瑙銖牲口之類的我們都沒有准備帶走."查山恭敬道.

"甚好,我們現在就出發."葉不歸點點頭,看著山下從各個帳篷中走出的族人,下了遷移的最終部署.

身後帶著這一大幫人在,即便是所有人都在以全力趕路,行進的速度仍舊很慢,以這種速度來說大概需要多半天的時間才能到達魔騰,而以葉不歸的速度來說不過一兩個時辰的時間.

當然,對于那些實力比葉不歸還要強的老怪物們,所需要的時間更少!

這也就直接導致了,在眾人急行到五分之一路程的時候,遷移隊伍就被兩名中年人給攔下.

"誰是葉不歸,最好主動站出來受死,否則老子動手全滅了你們."中年人冷哼一聲道.

葉不歸並沒有回答,腳下步後塵的步法,快速沖向這二人,同時手中風暴之拳猛地向前轟出.

"找死."

"一個血紋境中期的小家伙,也不知道誰給你的勇氣敢跟老子動手."其中一名男子冷笑一聲,正准備出手,卻被另一人攔下.

"讓我來吧,好久沒動手了,不妨先讓我活動活動筋骨."

"好,阿五你盡快解決了他,我們好早些回主人那里交差."他也並沒有上前,雙手抱胸,持著觀望的態度.

"放心吧,三招之內足以."

中年人神色俾倪,同樣是簡單的一拳向前打出,配合著其血紋境後期的實力,當真是勇猛無匹.

砰!

二人的對撞,葉不歸並沒有想象之中的敗北,而是平分秋色,不僅如此,葉不歸在撞擊的余威下,反而是硬扛著這一拳所打入身體的力道向前一步.

"好精妙的步法."中年男人心中嘖嘖稱奇,倒不是佩服葉不歸速度如何如何,而是葉不歸的這一步,剛好就踩在了他們二人圍攏的缺陷之處.

踏著精妙的步後塵步法,葉不歸的腳下步步生花,每一步踏出,都在原地留下一朵盛開的桃花虛影,在這些粉紅色腳印徹底消散之前,葉不歸的身影早已絕塵而去.

"繼續趕路!"路才作為這里的最強者,自然肩負起了護送指揮之責,他咬咬牙,向著身後的查山族人喊道.

不知不覺中,遷移大軍已經走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幾經猶豫,路才終于忍不住向著雙兒輕聲開口.道:"雙兒,如果說我不能和你一起去到魔騰,你會不會覺得我拋棄了你?"

"你要去幫助恩公?"雙兒心思靈敏,瞬間就猜到了路才的心思.

"是啊,他救了你和我,就是兩條命,如今他被人追殺,我又怎敢獨自偷生呢?"

"這種恩情,趁著我們都還活著,都是要還回去的."路才歎了口氣道.

"去吧,我支持你,但你要答應我一定要回來,否則我會等你一輩子."

"那位大人是查山的恩人,而你是我們查山的英雄,同樣是我心中最偉大的英雄."

上篇:第二百一十章 出手     下篇:第二百一十二章 反埋伏(補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