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二百一十五章 冰封三尺  
   
第二百一十五章 冰封三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金婆婆的話無疑讓葉不歸的心中卷起了滔天駭浪,無名披風的隱藏,就算是骨紋境強者憑借鎖定氣息的方法也只能大致確定他的位置.

而這金婆婆他從未招惹,並且一直在收斂生命氣息,甚至連頭都沒敢抬上一下,結果到了最後還是被發現,而且對方目光看向的位置也正是葉不歸藏身之處,沒有一點的偏差.

"要不要靈兒下去把他揪出來."少女一笑,她的表情好像只有兩種,一種是戰斗時候的冰冷,另一種則是平常如沐春風的笑意.

這是一個愛笑的女孩.

"不必了,他的這個隱匿術很奇妙,憑你自己抓不住他的,還是老婆子動手解決一下子吧."金婆婆淡淡道,同時單手向下點指.

在葉不歸的心中升起一抹強烈的危機之感,他想要抵抗,可是在能夠滅殺骨紋境強者的金婆婆手下,他的反抗根本毫無作用.

只見葉不歸所站的地方,自其腳下有著寒氣升騰而出,刹那冰封,將他化作一塊栩栩如生的冰雕.

那冰凍在海底的珊瑚,正是葉不歸所化!

"這就可以了?我記得蠻族中人氣血旺盛,就算是被凍成冰塊也可以憑借氣血堅持很久的啊."靈兒好奇的看向冰雕.

"沒錯,他是短時間內死不了,不過在北地之寒的冰封下沒人能夠堅持超過七天,要是他真能夠活下來就算他命大."金婆婆冷漠道.

事實上,她之所以沒有親自將葉不歸滅殺,不過是想測試一下新修成的蠻術是否如料想中的威力.

……

世界很大,時間也不會因為一個人的生死而停止運轉,不知不覺中,已經是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一道人影從海城部落附近走出,他鬼鬼祟祟的跳入海中.

不多時,一塊人形的冰塊被其從海底深處帶出,他的身形一閃,迅速遠離了海城大部的勢力范圍.

"葉不歸啊葉不歸,別怪我來的太晚,我可是聽說你的消息就過來了."路才嘀咕兩聲,身子在諸多山洞中找尋到了一處看起來地底火煞最為濃郁的地方,迅速的竄入進去.

不多時,他找來一些干柴架起火堆,將冰雕放在附近烘烤.

"這可是北地寒冰,強行打碎你的身子也就跟著碎了,還是慢慢溫熱,最起碼還能留一個完整的尸身."

路才歎了口氣,將體內的血氣注入火堆之中,以燃燒血氣的方法讓火焰更加熾熱.

"你我相識一場,你的仇我將來會為你報的,放心的去吧."路才搖搖頭,他自然看得出覆蓋在葉不歸身體表面的冰層有多麼寒冷,這麼久過去,莫說是他,就是骨紋境的強者也難以活命.

這樣相同的日子,又是二十多天過去,葉不歸身體表面的冰層終于融化掉了薄薄的一層.

……

直到有一日,路才眸光綻亮,雙手交叉放于胸前,同時向山洞外低喝一聲,隨之而來的是雄渾的氣血之感.

這些天他不斷的為葉不歸消耗氣血,等到虧空之後再度充盈,周而複始的重複這一行為,竟然讓他的修煉快上不止一截.

"竟然又下雪了,去年也是這個時間下雪,時間真快啊,都已經快兩年了."

"我現在的修為已經是血紋境後期,就算與血紋大圓滿都有一戰之力,相信你要是還活著應該比我還優秀吧."

路才透過狹窄的洞口看向外面不斷飄落的雪花,心中生出了一種感慨的感覺.

他的目光,也在此時看向了葉不歸,葉不歸身體表層的寒冰已經只剩下指肚寬窄,但卻看不到一絲的生機,在他的感覺中那冰層融化的速度竟然在此時加快了許多.

他的目光一凝,旋即還是自嘲一笑.

"我在想什麼,在北地寒冰下怎麼可能堅持兩年,即便這山洞里有很濃郁的火煞之力,從他那神奇的隱匿術法失效,這不是已經說明了一切麼."

"應該是火煞之力的關系,在能讓冰層越到末期融化的越快."

他迅速收斂起心神,閉目開始恢複起之前消耗殆盡的氣血.

只是他完全沒有注意到,葉不歸身體表層的冰塊,竟然在此時出現了些許的裂紋,而這些裂紋隨著時間的加快而變得密密麻麻,蔓延了葉不歸身上的每一個角落.

原本停滯下來的心跳,也在此時緩緩的跳動起來,當然,有北地寒冰的阻擋,路才根本聽不到絲毫聲音.

是了,葉不歸並沒有死,他一直在憑借自身的手段與寒氣糾纏.

他是冰火異體,有火屬性本源抵抗,有冰本源與之僵持.

他還是蠻神體,可以憑借自身,與血靈頭顱中的血氣鏈接,抵抗那種極致的寒冷.

他身上還兼修著寒凝術,與北地寒冰的形成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種種的原因下來,導致他非但在北地寒冰中根本死不掉,反而還在很大的程度上變成了增強他實力的利器.

"差不多了,剩余的這些寒冰對我已經起不到鍛煉作用了,我也該……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砰!

隨著一聲震動山洞的巨響,葉不歸身體表層的寒冰盡數炸裂,他的身子略有僵硬的站立起來.

"媽呀,鬼啊,詐尸了!"一旁的路才早已被這聲爆炸驚醒,看到葉不歸的時候先是錯愕,而後頭也不回的向外狂奔.

"你不至于吧……"

葉不歸輕咳一聲,目光不經意間掃過身邊剛剛被冰屑打滅的火堆,感受著還在燃燒著氣血與濃郁的火煞之力,心中已是將路才的所做所為猜測了個大概.

"你這人還挺夠意思的,既然你把我當朋友,你的朋友隊列里也必然要添上你一個了."葉不歸嘴角微微翹起.

即便他有能力獨自破開北地寒冰,即便路才所做的看來都是"無用之舉."

如果說葉不歸之前對路才試探感情之舉不滿,現在卻是在心中完全的認同了這個朋友,為了一具尸體苦等兩年,還有什麼比這更能說明感情的事情麼?

上篇:第二百一十四章 借刀殺人     下篇:第二百一十六章 相似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