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二百二十章 收服  
   
第二百二十章 收服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城衛小隊長手上鱗片的崩潰,立即讓他的臉色猙獰起來,嘴角處一抽一抽的,那是過度疼痛所致.

待到那黑色鱗片崩潰,城衛小隊長手掌上的皮肉也跟著不見,只剩下纏繞著稀少血絲的五指骨骼.

他的身體其他部位也很慘烈,在地底伏獅爪的一捏之下,胸口凹陷進去一塊,他的嘴角,也溢出一道血絲.

"你這究竟是什麼等級的蠻術,怎麼會完全壓制我的骨爪,你的武技莫不是地品蠻術不成?"忍著劇痛,城衛小隊長異常忌憚的看了葉不歸一眼.

葉不歸微微笑,總不可能主動去暴露自己修士的身份,答道:"你說是它便是."

"是了,蠻術分為天地人凡四種等級,能夠完全壓制骨爪蠻術的也只有地品蠻術了."城衛小隊長歎了口氣,繼續道.

"想當年我也曾得知過一種超越地品武技的下落,只是最後可惜與其失之交臂,唉,如果我有這種級別的蠻術此戰定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

"是麼?"葉不歸冷笑一聲,刹那之間來到對方的面前,沒有猶豫只是淡淡的一指點向他的眉心,他自然看出對方是有意拖延時間的打算.

"我的確知道一個有關超越地品武技的秘密,只要饒我一命我可以盡數告知."城衛小隊長眼看著即將到來的危機,此刻急忙道.

"哦?"葉不歸的手指突然停留在其眉心不遠,獸爪的指甲已經嵌入眉心淺淺的一層.

"呼~"

雖然額頭的刺痛感很強烈,但城衛小隊長還是暗中松了一口氣,至少,他的性命暫時無憂.

"別想跟我拖延時間,想活命先把修為自封了."葉不歸淡淡開口道.

城衛小隊長欲言又止,原本的企圖被看穿,此時也只得乖乖的自行在身體中加了一層封印,他可害怕葉不歸不講道理的一指刺進去,到時候,就算是大羅金仙來了也救不回.

至少,短時間內他還能保證性命無憂.

城衛小隊長將修為自封以後,葉不歸依舊不放心,親手在其身上布下了層層封印後,才將那逼在眉心處的手指緩緩移開.

"誰派你來的?"葉不歸問道.

"啊?"城衛小隊長一愣,原本他已經准備好了說辭,無論葉不歸怎樣只會透露出一個模糊的信息,至少對方沒有在他口中得到全部信息之前不會殺他.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葉不歸第一句問的完全是與天階蠻術毫不相干的話語.

"怎麼?難以回答麼?"葉不歸冷冷道,同時手掌輕輕的按在對方頭顱之上.

"不不不,我說我說,是七少爺派我來的."

"七少爺?"葉不歸一皺眉,他對魔騰中的事情並不算很熟悉,否則豈會留他性命.

看出了葉不歸的不解,也知道葉不歸這個准少族長在魔騰大部中僅僅呆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不清楚這些也在常理之中,于此時解釋道

"魔騰中的准少族長選定方法很特別,並不止像其他部落中只在嫡系中產生,而是憑借聲望和實力,也就是說就算是庶出,只要能力足夠也可以被推舉成准少族長."

"說重點."葉不歸不耐道.

"准少族長算上您有八位,根據被立出的時間來排列,也就是說,您換一種稱呼就是第八少爺."看著葉不歸淡漠的眸子,小隊長心中一凜,趕忙說些葉不歸感興趣的事情.

"七少爺他為人狠辣,手下幕僚不少,可謂是八少爺您競爭少族長的勁敵,他很會拉攏人,也有著超乎常人的政治手腕,我就是收了七少爺的好處才對您起了貪念."

"這可跟小的一點關系沒有啊,小的完全也是在他的威逼才出此下策,他承諾在我完成任務後無論生死,都會給我的家人很大一筆安置費的……"

"你想死麼?"葉不歸目光掃過城衛小隊長,淡淡開口,之前戰斗的時候他就感覺這個家伙啰里啰嗦的,沒想到是本性如此.

二人說話的功夫,再那魔騰城中突然有著十數道流光激射出來,而飛行的方向正是指向葉不歸這里.

這幾人身上的波動雖然盡數內斂,但葉不歸仍是能夠感受到那種令人壓抑的實力,更有兩人的實力隱隱讓他產生一種驚懼的感覺.

三名骨紋境中期,兩名骨紋境後期!

城衛小隊長像是猛然想起了什麼一般,此時轉過身望向魔騰,居然急切開口道:"糟了,他們是來找咱們的,我們要不要趕緊跑?"

在他的背後,葉不歸的手掌已經悄然抬起,只要下一個呼吸,就會將城衛小隊長的頭顱刺穿.

"八少爺,您可別怪我啊,我身上有七少爺的烙印,他可以隨時感受到我的位置."

城衛小隊長一回頭,就看見了剛剛在腦後的猙獰獸爪,感受著上面刺骨的寒氣,此時已是冷汗直流,道:"八少爺,我也不知道他怎麼得到的消息,這事跟我沒關系啊."

"罷了罷了,這是小人機緣巧合下得到的一份主從仆約,可與小的血脈相連,只要您一個念頭就能捏死小的."

"如果您放心,小的這就去為你引開他們."城衛小隊長話似連珠炮一般的不斷從口中蹦出,也不顧葉不歸是否同意,直接就塞到葉不歸的另一只手中.

主從仆約這種東西倒不用城衛小隊長去解釋,葉不歸也清楚,只要將仆從的血液滴在上面並且發下誓言就可以生效,滴血之人因此會成為所持仆約之人終生的奴仆.

通俗一點說,這就是一張賣身契.

這種東西很罕見,葉不歸也只是在外面世界有所耳聞,沒想到在城衛小隊長手里竟然有這樣的一份.

滴出鮮血,向蒼天發下誓言之後,主從仆約的紙張微微一亮,在葉不歸與城衛小隊長二人之間建立起了一種冥冥中的聯系,這種聯系,很玄妙,玄妙到只要葉不歸一個念頭就會讓對方自行消滅.

"唉,小的這就去為您引開他們."

城衛小隊長歎了一口氣,他的目光黯淡一些,因為他知道以後恐怕是沒有自由可言了,但是自由所換取的是性命,也談不上是否劃算.

上篇:第二百一十九章 戰骨紋     下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回歸魔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