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二百二十二章 熊興安身死  
   
第二百二十二章 熊興安身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在少族長的事情,路才表現出的激情已經完全超越了葉不歸,那種感覺就是葉不歸不當上少族長就對不起他似的.

催著葉不歸解釋了一通,路才嗚嗷怪叫著攛掇葉不歸參與,而他也主動將當天下午的幕僚之戰應承下來.

一晃就是一天的時間過去,可以看到,近來魔騰大部之中的外來人口在不斷的增多,其他七大部落,或是某些實力較強的中型部落也是派人來此觀禮.

"兩年未歸,倒是會積攢下不少的部落供奉."葉不歸心念一動,便傳訊將令牌交給熊興安,讓他代為取來.

"那大少爺和二少爺都是骨紋境中期左右,作為大部的少族長,想來身上的寶貝也不會少了,應付起來會比較麻煩."

葉不歸沉思片刻,現今他雖能調用起源力修為,但是在蠻族大地的天啟陣下卻是無法突破境界,自然,短時間內源力修為上是無法做出比較大的進步的.

"光是一個火之異象,就能讓我有抗衡骨紋境前期的實力,若是我再將自身的冰之異象凝聚出來豈不是更為了得?"

"可是如果再發生一次相同的爆炸,憑借現在的我恐怕很難存活下來,當日若非那股神秘力量阻止,我恐怕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葉不歸歎了一聲,他始終有種感覺,在他的身邊,始終有著一名絕世強者的守護,他雖經曆過生死危機,那卻是在他無法抵抗,或是不可能抵抗的危機.

只是,到了蠻族,這個隱藏在背後的強者是否還在?

猶豫再三,葉不歸還是不想以生命做賭,況且在不明白"那人"是什麼企圖之前,還是盡量不要招惹,即便對方與他之間並沒有惡意.

"倒是風尊者那里,我清楚他要的是什麼,若有需要,我大可以找他幫忙."

葉不歸將短時間內能提升戰力的方法仔細梳理一遍.

"短時間內我能提升得到只有武技,被困在寒冰之中兩年,倒是讓我的寒凝術進步了不少."葉不歸默默想到,同時將心神放在了寒凝術的研究上.

寒凝術共分七層,前三式為春夏秋,至于第四式的冬寒,想必有長時間的積累,在這兩天內會有所建樹.

"春寒為冬去之寒,夏寒為兩極之寒,秋寒為渴望之寒,而冬寒……才是最為正統的自然之寒,修至大成……可憑一念而冰封一片雪原."

不知不覺中,葉不歸腳下的地面開始有寒氣升騰,冰冷徹骨,與眉梢接觸的一刹那,便出現了一層厚厚的冰霜,時間不大,整個房間都被一層寒霜裹住,化成一個冰雪的世界.

空氣中彌漫的冰晶,充滿著肅殺氣息,使這整個房間,都變成了冬天的樣子.

相比之下,路才看起來就比較輕松了,沒事在魔騰城中逛上幾圈,途中偶爾還能搭訕幾個漂亮的蠻族女子,酒館茶樓之間無處不是他的身影.

相處這麼長時間,葉不歸倒是清楚了這家伙的習性,初始時以為這是一個對待愛情忠貞的貨,後來慢慢的才發現這也是經常泡妞的老手.

說他始亂終棄吧,還有點過分,因為他自一回來就去找了雙兒小女友,甜蜜不過一天,就又出來瀟灑了.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是瀟灑不拘,但是在葉不歸理解中,這就是一個多情種子.

不知不覺中,一天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但是直到天黑,被他派出去的熊興安也沒有回來,等到葉不歸退出感悟之時,他赫然發現主從仆約……碎了!

而且,他與熊興安保持聯系的通訊玉簡之中,也多上了幾條求救的消息.

這讓葉不歸臉色猛然一沉,熊興安死了,死在七少爺的手里.

為了報複熊興安的叛變,七少爺親自帶人將熊興安擄走,逼著他向葉不歸發出幾條求救信息,只不過葉不歸沉浸在修煉之中未能感知.

後來的事情自然就不需要解釋,騙不來葉不歸,自然熊興安無法活命……

葉不歸的臉色極為陰沉,這七少爺明顯是在故意震懾他,想讓他知難而退.

但是葉不歸他絕對不是個輕易就會妥協的性格,相反,他是一根彈簧,壓制的越狠,彈性也就越大.

所以在嘗試得罪他之前,先要考慮會不會被彈簧崩掉幾顆牙齒!

"明天的冊封大典,就是我們解決私人仇怨的地方."葉不歸眼中寒芒乍現,有著濃濃的殺意流轉,那等煞氣,竟是讓這寒室的溫度驟然冷冽幾分.

今日天色已晚,況且七少爺的身邊必定高手如云,此時前去殊為不智.

況且,葉不歸心中即便憤怒,倒不至于失去理智.

月亮高高掛在天空,漆黑的夜,淡淡的云霧籠罩,使這片大地映上一層薄霧,而且今晚的月也很特別,慘淡淡的,卻似猩紅籠罩.

…………

……

第二天的一早,葉不歸從修煉狀態中醒來,等他推開門的一刹那,血腥的氣息撲面而來.

這是一具尸體,一具慘烈至極,卻沒有血液流轉,那種刺鼻血氣的來源,是尸體的頭部,全身的鮮血都被集中在頭部,使得……葉不歸推開門的之後便立即炸裂.

砰!

鮮血四射,被風一吹,形成一片濃郁的血霧落下.

葉不歸本可以閃躲,但他沒有,而是任由這腥風彌漫,落到他的身上,將其打濕.

"雖然我不是個好的領導者,但是你選擇跟隨我,那我就視你為麾下的一份子,安心走吧,你的仇,我會親手幫你料理掉的."

對方能夠在他感知范圍內放下這具尸體,那麼必定是派出了遠超他修為的高手,這……也是七少爺對他的第二個震懾.

"今天,必定是個殺人典禮."葉不歸的嘴角慢慢勾勒出一道詭異的笑容,在這笑容和充滿煞氣的周身,顯得更為陰森.

尸體就在房門之外,今天又是魔騰重要的日子,因此,圍在葉不歸房門外.

"這……"

"大喜的日子竟然殺人了,死在八少爺房門前."

"我想這是一場謀殺,魔騰城中也是禁止私斗的."

"八少爺,雖然我們也清楚人可能不是你殺的,但是死在你的房門前,想來你應該是知情的."這是一個充滿陽剛氣息的漢子聲音.

"不妨跟我二人一起到刑罰殿……將此事解釋清楚如何?"

聲音的來源,是兩名壯碩漢子,皆是披著大紅的斗篷,在那斗篷的背後,是一個囚在圓圈中的刑字.

聲音傳出,立即引得周圍人一陣驚呼.

"是刑罰殿的人,這可是除卻三大尊者,最有權力的地方."

"但是刑罰殿……管的不是魔騰軍中的事情麼……"

上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回歸魔騰     下篇:第二百二十三章 賽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