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最憋屈的小隊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最憋屈的小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的意思不是說魔騰軍不好,而是我們這一支十人小隊."

"特別是白文,這個人實在是太可惡了."漢子歎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葉不歸點點頭,雖然是剛剛接觸,但是白文的那種尖酸刻薄他就已經先行領教到了.

"不瞞你說,白文此人是個睚眦必報的性格,但凡是招惹過他,或者讓他看著不順眼的,他總有辦法來整你,整到你不敢反抗為止."

葉不歸頗為贊同的點點頭,道:"我看出來了."

"實不相瞞,在我們這個十人小隊中,若論總體實力排名,最差也能排到全軍的前十名,你可知道這是為什麼?"

"在與惡龍余孽的戰斗中,只要殺夠十個修為相當的,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晉升領衛."

雷震天的嘴角,苦澀意味越來越濃,開始為葉不歸講述他們的曆史.

"但是,一場戰斗下來,我們的戰功每次都會被白文這家伙抽走一半,那一半,則是到了他的身上,現在的他,恐怕連晉級領隊都已經足夠了."

"所以,我們小隊之中只有人員損失,戰功增長卻很緩慢,久而久之,我們幾個福大命大的,實力已經提升到了骨紋大圓滿,卻依舊沒有一個能夠晉升領衛的資格."

葉不歸目光一閃,這白文通過這種方法,來壓榨手下的戰功,再不要臉的轉移到自己身上,同時,還不給手下晉升的機會,難怪他小隊的總體實力會越來越強.

這就像是滾雪球一樣,手下強者都強制留在帳下,無法向外輸送,久而久之,所掌握的總體實力也就越來越強.

"不給後來者機會,來成就自己的功績,這是一個真小人!"葉不歸冷哼一聲.

"可是……他這麼做,難道沒人去告發他?!"路才問道.

"告發?"雷震天自嘲一笑,道:"看見我這只胳膊了麼?"

"前陣子,我去和另外一個同袍向著去告發他,可是白文的親叔叔在刑罰殿中是個高官,這件事情,也就被強壓下來."

"那個人很倒黴,正撞槍口,被秘密的處理掉了,而我則是僥幸逃過一劫."

"好了,我困了,先休息了."雷震天悲哀的搖搖頭躺下,連日常的修煉都沒有進行,看起來頗為頹廢.

……

大概是過了兩個時辰,小隊中的其他人也完成了訓練,陸續歸來.

他們的目光,先是掃過葉不歸一眼,緊接著也沒有其他動作,各干各的,仿佛葉不歸不曾存在一般,還有一人,目光中帶著濃濃的鄙夷,瞥了葉不歸一眼,調侃道:"這不是我們魔騰的少族長嗎?怎麼跟我們這些粗人住在一起,真是受寵若驚啊."

顯然,在白天的訓練場,他們已經記住了葉不歸.

"算了算了,估計這又是一個來軍中混日子的白文之流,這個身份,日後報複起來,我們這些小蝦米可招惹不起."有人不陰不陽的附和一句.

"你們要清楚,白文是什麼人,還有,別把我跟那人渣相提並論."葉不歸冷冷道.

"呦呵,你這個大少爺竟然還挺體察民情的,不過,你敢這麼說白文,我敬你是一條漢子."

葉不歸不語,這句話,他沒法往下接,他冷哼一聲,回到床上.

倒是路才不干了,盯著剛剛說話那人,一口氣將白文噴了個狗血噴頭才肯罷休.

他的舉動,倒是讓在場之人眼神為之一亮,迎來了不少的贊同之聲.

甚至有兩個,都快與路才稱兄道弟起來,顯然,三人的想法不謀而合.

"先停停,德順回來了."在帳簾附近的一人趕緊提醒道.

他上前拍拍路才的肩膀,道:"兄弟,我敬你是一條漢子,敢于說出心聲."

"但是,這德順可是白文手下的狗腿子,讓他聽到彙報上去,管你是什麼身份,白文可是不管的."

時間不大,從營帳外走進來一名尖嘴猴腮的老者,此人,正是他們口中的狗腿子……郝德順.

郝德順進來,目光第一個就落到了葉不歸的身上,立即開口道:"我們的葉少族長也在啊,怎麼樣,你這是虎落平陽了?哪還像一個少族長的樣子?"

"如果我不是白天見到過你,我還以為你是街邊的乞丐呢?"

葉不歸盤坐在床榻之上,眼睛微微睜開,淡淡道:"沒錯,我遇見了你,就是虎落平陽被犬欺了."

"而且,憑你這兩下子,估計也欺負不到我."

"你……"

噗!

周圍一陣憋笑聲響起,讓郝德順剛欲出口的話語一窒,這時候他才明白,自己好像用錯了詞語,被葉不歸這樣反擊一句,當然下不來台.

他冷哼一聲,腳尖點地,立即飛身躍起,准備踏上葉不歸的床榻.

葉不歸的眼眸,也是在此時睜開,在郝德順即將踩到褥子之前,淡淡的一拳向前轟出.

蹦!

郝德順應聲落下,在葉不歸的一拳之下失去重心,大頭蔥的栽倒下去,啃了幾口泥土,這才掙紮著爬起來.

郝德順只覺得尷尬的要命,況且,周圍還有不少人哄笑,這讓他感覺極度憋屈,他一瞪眼,向著周圍吼道:"奶奶的,笑什麼呢,都給老子憋回去!"

聲音落下,果然其他人的笑聲消失掉,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看戲的樣子.

葉不歸搖搖頭,這郝德順不過是骨紋境中期的修為,卻依靠白文,讓在場列位的骨紋境後期,乃至大圓滿之人收聲,這是何其悲哀.

"好小子,倒是有兩下子,先前是我大意,看拳!"郝德順叫道.

結局不出意外,躍起的郝德順再次被葉不歸轟下去.

與此同時,葉不歸也瞬時跳下床鋪,一步步的走到郝德順的面前.

一語不發的他,暴風雨點的拳頭落到郝德順身上,一聲聲淒厲的慘叫過後,地上躺著鼻青臉腫的郝德順.

葉不歸的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走到郝德順的面前.

"怎麼樣,還服氣麼?"

郝德順摸摸臉上腫脹的傷勢,火辣辣的疼痛,讓他看著走來的葉不歸,下意識的說道:"服,我服氣了,別打了……"

葉不歸冷笑,再次一拳打到郝德順的鼻子上.

"不,我還沒打夠."

上篇:第二百四十二章 給你下絆子     下篇:第二百四十四章 憤怒的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