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二百五十二章 追尋黑袍人  
   
第二百五十二章 追尋黑袍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一股無與倫比的恐怖吸力,在一瞬間,就將葉不歸吸扯進入其中.

這一點,即便是葉不歸自己也不曾想到,域門的開啟,正是在他的面前,特別是這扇域門根本不需要人為開啟,就能直接將人吸入其中.

讓葉不歸有些意外的是,他面前的這個地方,竟是一處戒備森嚴的軍營,雖然不如魔騰軍那樣著裝整齊,但是,他們中的每個人,都帶著濃郁的煞氣.

想想也是,這里已經算惡龍凶地,雖然他們自認為隱藏的很好,但凡事都有個萬一,如果被八大部的人發現,沿著這里便能直接攻入惡龍凶地的腹地之中.

但是好在,葉不歸有無名披風的掩蓋,在到來這片空間並未被發現,他小心翼翼的藏在域門附近,不敢露出馬腳.

"域門開了,我們去看看."

當即,便有四五名惡龍凶地的高階蠻人圍攏過來,緊緊的盯著域門處.

片刻之後,黑袍人的身影出現,而後便是一片恭敬的聲音.

"拜見黑右使者."

那黑袍人點點頭,而後眉頭驟然凝起,而後問道:"在我之前,可有其他人來過?我是說在剛剛在我之前幾秒鍾出現的."

"沒有啊,這半個月里,不,這半年里就您來過一次的."士兵們面面相覷,雖然疑惑,但還是如實答道.

"怪哉,這一次域門的能量怎麼會消耗這麼多,難道是我那小子體質的問題?"黑袍人思索了片刻,旋即想到此行他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辦,只得壓下心中的疑惑.

"你們的軍團長在哪?我有要事跟他商量."

"回使者,軍團長他去參與了高層會議,短時間內估計回不來,現在由副軍團長他主事."

"他在哪?"

"現坐鎮中軍大帳之中."

黑袍人也不廢話,得知了去處,當即就縱身飛向那最中心的營帳.

葉不歸目緊追不舍,借著無名披風的掩蓋,跟隨著黑袍人的步伐一同消失.

在黑袍人進入軍帳後的一會,葉不歸方才臨近.

修士的聽覺異于常人,如果有心竊聽,在很遠處都能聽得清清楚楚,因此,葉不歸並不需要靠的太近,就能很輕易的偷聽到營帳中這二人的對話.

"苗子我沒有帶回來,可是,我抓到了一個偽蠻神體的小子,如果利用的好,我想應該可以決定這場戰爭的勝負."黑袍人沙啞的聲音從營帳中傳出.

"偽蠻神體?"另一道聲音中有些疑惑,想要繼續追問下去,卻是意識到了不妥.

旋即,他手臂一揮,一道隔音禁制瞬間將葉不歸的聽覺隔絕開來,接下來的內容應該屬于絕密之事.

果然,路才應該是在這家伙手里!

葉不歸目光一寒,雖然聽不到接下來的談話內容,但最少這一點已經能夠確定!

時間不大,黑袍人從營帳中走出,另一位的副軍團長也跟著走出.

"這件事情,還需右使幫忙代勞,見到苦大師之後,還望右使替我于某人問聲好."

"好,我知道了."

黑袍人點點頭,旋即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黑芒向遠方疾馳出去.

黑袍人色速度奇快無比,想必也是因為時間寶貴,片刻也耽誤不得,因此,他的那種速度就連葉不歸都望塵莫及.

當然,即便是葉不歸有追上對方的速度,他也無法表露出來,要知道,這里可是惡龍大部的軍營,想要從萬軍叢中穿梭,怕是三大尊者的那種強者都要掂量掂量,有多大把握全身而退!

而葉不歸,自然是不敢,別到時候人沒救成,反倒先把自己先搭進去了.

在黑袍人離開之後,葉不歸足足花了半天的時間才從軍營中中走出來,沿著黑袍人離去的方向,緊追過去.

他倒不是想從黑袍人手中搶人,對方的實力深不可測,至少現在的葉不歸完全沒有把握應對.

只是,他每耽擱一秒鍾,路才那里便多一分危險,他等不起!

葉不歸飛行了一陣子,開始了茫然,對方速度實在太快,以至于他完全找不到對方的蹤影.

迫不得已之下,葉不歸只得降落下去,掃視一圈,目光落在附近悠哉悠哉飛行的一隊人馬上.

這是一名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年,衣著華貴,身邊還帶著幾個血紋境的護衛,想必在惡龍凶地這個地方也不是什麼尋常之人.

被攔住了去路,一名血紋境的護衛踏出一步,厲喝道:"敢擋張公子的去路,活的不耐煩了?!"

葉不歸冷笑一聲,旋即一言不發的向幾人沖去.

憑借葉不歸的實力,對付這種小嘍啰根本都不需要認真,三個閃身,四名血紋境統統倒地不起.

"我可是薛公子的表弟,薛公子你應該知道吧?"

"我勸你還是趕緊離開,我可以既往不咎."少年咽了唾沫,色厲內荏的叫道.

"薛公子?"葉不歸嗤笑一聲,道:"不好意思,沒聽說過."

話音落下,葉不歸一揮衣袖便卷起少年消失在空氣之中,待到一個無人的地方,葉不歸將那少年放下,封住了他渾身上下氣血的運轉.

"這位兄弟,我們應該是沒什麼仇怨的吧……"

葉不歸依舊沒有回答,可越是這樣,少年就越是壓抑.

"兄弟,不不不,大哥,你要什麼你就直說,我表哥是惡龍大部的少族長,你要什麼我都想辦法給你弄來……"

驀然之間,少年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葉不歸的手掌,已經按到了少年的眉心,葉不歸的神識,肆無忌憚的沖撞著少年的識海,尋找著他所需要的信息.

這是搜魂,對于被施法者的傷害極大,可是,為了路才的安危,葉不歸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況且,這少年還是惡龍一方的人,自然,葉不歸搜魂起來沒有一點的心理負擔.

在惡龍凶地中,唯有一人敢自稱苦大師!

"苦大師,惡龍凶地中煉魂煉器的第一人,極富盛名,現在惡龍軍隊中不少的軍事設施,都是他一手煉制出來的."

"現居住在惡龍凶地的小石城中."

……

得到了關于苦大師的信息,少年這里對葉不歸的作用也不是很大了.

不過,葉不歸向前飛行出去很遠這才將少年放開,盯著對方看了一陣,想了想,還是將少年放走.

終歸他不是個弑殺之人,在少年身上布下的禁制,足夠支撐他做完所有的事情了.

在蠻族大地上,惡龍凶地被成為最危險的地方,沒有之一,而事實也是如此,在葉不歸飛行當中,就已察覺到這點了.

惡龍凶地被稱為蠻族大陸第一禁地也並無道理,試想一下,天下哪個地方連走走路都會死人的,惡龍凶地就是!

幾乎是每隔幾里地,就會有著一處天然的危險,或是罡風落穴,或是肉眼難以辨別的岩漿,若是不熟悉環境的人踏入,一個不留神,就可能葬身這里.

但是好在,葉不歸從少年那里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至少不用為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擔心.

…………

……

惡龍凶地,小石城.

或許是惡龍凶地的環境因素,在這里雖然有著廣袤的陸地,但人煙稀少,像是魔騰城那樣的大型城池更是沒有,比如小石城這樣的小城,都已經算比較繁華的地方了.

可是即便是這樣,小石城中出入蠻人,也可以用絡繹不絕來形容,而且,十個人中就會有一兩個骨紋境的強者,可以說,這里是高階蠻人的聚集地.

小石城由三大家族把控,而苦家便是其中之一.

苦家,作為三大勢力中的一個巨頭,所擁有的實力更勝其他兩家,正是因為苦大師一人,整個苦家在惡龍凶地之中都跟著水漲船高,若論家族中強者的數量,或許苦家算不得頂尖,但是若論聲望與號召力,估計在惡龍凶地之中少有能夠與之媲美者.

因為,在惡龍凶地中有一半的頂尖強者,都受過苦大師的恩惠,而另一半,則是渴望得到苦大師恩惠的,所以,以苦大師現在的聲望,振臂一呼,不說是一呼百應也差不了多少.

對于苦家來說,正是一人振興了一個家族!

而葉不歸要做的,則是在這個家族中搶人,可想而知,這是怎樣艱難的一次挑戰.

葉不歸揉了揉眼,將所知道的信息逐條分析一遍,思索著接下來的對策.

時間不大,葉不歸搖身一變,化成了剛剛那少年,也就是那個自稱張公子的家伙.

想要救人,那就必須先去苦家打探清楚,是否路才被關在這里,還有路才會被關在苦家的哪一個位置,否則再好的計策也是空談.

而根據張公子的記憶顯示,他們張家,雖然不是像苦家這樣的大家族,但也算是惡龍凶地中有名的勢力,最重要的一點,苦家與張家之間還是血緣姻親.

聯姻這種事情,基本上在各大勢力中是很常見的事情,多交好幾個盟友,也就意味著家族的發展不受局限,更何況張家與小石城這麼近的距離,出現幾個女子嫁過去也不足為奇.

化作張公子樣貌的葉不歸,直接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小石城,他先去了一趟小石城中一家比較大的藥材鋪,傾盡全身上下的積蓄購置了不少的珍貴靈果.

他可是名義上的魔騰少族長,每個月享受的資源還有魔騰軍的俸祿,加在一起,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而這些財富,則是被他全部用來購買靈果.

張公子那家伙素來與苦家之人沒什麼交集,此次葉不歸也是存著"探親"的目的,借此混進苦家.

如果兩手空空的到來,則是不通人情世故,未免惹人猜疑,可是先呈上禮品,對方滿意了,還會在一定程度上多加照拂,所以這個錢,葉不歸認為花的很值得.

時間不大,葉不歸便帶著大量的禮品來到苦家門前,經過通報,很快就從大門內走出一名宮裝婦人.

"漢升見過姑姑."葉不歸一拱手,施了一禮.

"是漢升啊,幾年沒見都長這麼大了."

"看你這小鼻子小眼的,長得可是越來越像你父親了."宮裝婦人笑著,走到葉不歸面前.

"你看您,又拿我開涮,不過幾年沒看到姑姑,姑姑您可是越發年輕了,若不是我天天數著日曆,還真以為回到從前了呢."葉不歸笑道.

"你這個壞小子,還是一樣的貧嘴."宮裝婦人咯咯一笑,天底下有哪個女人不希望自己越活越年輕的呢.

"來來來,進里面坐."宮裝婦人美滋滋的拉過葉不歸,帶著他一起,走進了苦家深處.

……

"怎麼樣,你父親他現在怎麼樣?"

"托姑姑的福,他好得很,不過嘴邊也時常掛念起姑姑,只不過家族中事務繁多,抽不開空來親自看你,這不,父親讓我來代替他看看姑姑呢."

葉不歸笑著與宮裝婦人寒暄一陣,而後將一個袋子遞到對方的手中.

"姑姑在苦家中也不容易,這是父親他囑托我帶給你的."

"哦?"宮裝婦人有些訝異的打開了儲物袋,看到其中滿滿的珍貴靈果之時,旋即便眉開眼笑起來.

"你看大侄子你,來就來了,還帶什麼禮物啊,快拿回去."宮裝婦人故意將臉一板,不過看向袋子的目光卻是閃閃發亮.

"嘿嘿,這可不是小侄的禮物,這是父親他千叮嚀萬囑咐的心意."

"要是我交不到您的手上,回家我可是得挨家法咯."

不料,宮裝婦人婦人聽到葉不歸的這一句話,臉色驟然沉寂下去,道:"怎麼?你父親他有什麼事情需要我辦?"

葉不歸一愣,旋即道:"怎麼可能?父親他確實是掛念你,要不怎麼會讓我親自來看您呢?"

"真的?你可別騙我?"宮裝婦人盯著葉不歸說道.

"我哪敢騙您呢,我騙您父親他第一個就不答應,況且,若真的有事,我就直接說出來了."

宮裝婦人將信將疑的點點頭,既然只是單純的探親那自然最好,若真是有事要她辦,不是不行,只是這禮物,還差點火候……

上篇:第二百五十一章 路才失蹤     下篇:第二百五十三章 送禮是門學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