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二百八十五章 落草為寇  
   
第二百八十五章 落草為寇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唐輝你的修為……"藍亭強壓下心中的駭然,盡量的保持平靜.

一個在他們眼中從來都不起眼的小角色,竟然能夠擁有翻云覆雨的實力.

其他的眾人亦是如此,碰到肖飛這樣的大敵,已經讓他們絕望,然而事情一波三折,驕狂的肖飛,竟然死在一個骨紋境中期的無名小卒手中.

嚴格來說,葉不歸對它們有著救命之恩.

莫名的,鄭鵬的心中生出一絲慚愧,之前他經常在唐輝的面前頤氣指使,沒想到對方的實力,遠不是他能窺伺的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有什麼疑惑,出了軍營再說也不遲."葉不歸道.

時間不大,眾人按照先前約定好的路線撤離.

阿傑與鐵鏈此時正站在營地邊線附近翹首以望,看到葉不歸幾人的到來,兩人皆是點點頭,示意此法可行.

"太草率了,想這麼強闖出去,不驚動守衛是不可能的."

葉不歸皺眉道,一座軍營的防禦何止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若是這麼容易叛逃出去,恐怕逃兵的事情不會少發生.

憑借他們幾個的實力,想要不驚動守衛,偷溜出去顯然是不太可能,就算做得到,這十二人中能活下來的也沒有幾個.

這與他的初衷不符.

"我們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過去,怕是還沒等接近就會被強弩射成篩子,我看我們還是想想其他辦法吧."葉不歸建議道.

藍亭神色一肅,這一點他們之前的確有擔心過,不過,營地的邊線附近他們來過不止一次,自然很是熟悉,但絕對沒聽說過還有什麼暗卡之類的建築.

倒是阿傑把眼睛一瞪,冷聲道:"唐輝,這可是我們之前早就商量好的撤離路線,沒問題的,難不成你有什麼更好的方法麼?"

阿傑話音落下,葉不歸懶得去解釋,伸手夾過一顆石子,向前甩飛出去.

突然間,在前方的天空中突然有幾枚劍羽激射而出,每一枚都是三尺長短,宛如真正的利劍破空,那等速度,讓人根本難以生出閃躲的念頭.

它們所攜帶的鋒銳劍意,讓幾人面色一變,毫不誇張的說,憑借此一枚劍羽,重創一名魂紋境強者都是綽綽有余.

嗖嗖嗖!

劍羽徘徊幾圈,在黑暗的夜空中劃出一道耀眼的顏色,仿佛耗盡了所有的能量,最終重新埋入虛空之中.

阿傑的臉色先是畏懼,直到劍羽徹底消失,這才敢沖葉不歸吼叫一聲.

"姓唐的,你想害死老子?"阿傑面色很是難看,在剛剛,距離他與劍羽最近的距離不過是一丈出頭,再稍稍向前那麼一點點,他早就變成一具死尸了.

"此陣是小劍靈陣,專門感應外來者的闖入,就算是魂紋境中期的強者不小心陷落其中,恐怕都難以活命!"

"而且,據我觀察,在小劍靈陣的後方恐怕還有著大劍靈陣的存在,那可是有機會重傷魂紋大圓滿的東西."葉不歸淡淡道.

"如果你們幾個中,有誰自信能避過這兩個陣法,那就請便."

這些事情,本來葉不歸也不懂的,不過,他身邊可是跟著一位貨真價實的煉器大師,自然能夠輕易的窺破劍陣.

"你算是什麼東西……"阿傑微怒,可此言還是沒能說出口,畢竟,他還是要靠葉不歸離開的.

"哼,就信你一次."

"你們全都轉移到我的隨身洞府中,我有辦法帶你們出去."葉不歸道.

隨後,有苦大師在背後指導,在結合無名披風的隱蔽性,走出銀龍軍團倒是順風順水.

而且,在葉不歸發簪空間中,不光有藍亭等十二人,更有雷震天等幾個葉不歸的直系.

在葉不歸離開魔騰軍的時候,他便定下了這支軍隊的宗旨,這一支即將建立的軍隊,不屬于任何勢力,不為任何人服務,不劃分等級陣營.

因此,兩伙人馬碰到了一起,從最開始的警惕,到了後來,也算是相互認識了.

自然,避不可免的談論到此事的原委,也就是肖飛的事情.

"這個狗賊,當年硬生生吞掉老子數個軍功,不是親手殺他,簡直難以平息我心中的怒火."鄭鵬恨恨道.

聽聞此事,雷震天幾人面色古怪的回頭,看向了曾經他們的老隊長,白文.

以前的這家伙,不就是做過類似的事情,後來被人貶為士兵,也是付出了好大的代價,方才平息了眾人的怒火.

"咳咳,以前的事,都是意外了,意外哈……"白文干笑一聲,顯得尤為尷尬.

……

銀龍軍團防禦嚴密程度,比魔騰軍更甚,若不是有著苦大師的指點,就算有無名披風的掩蓋,也很難做到來去自如.

而銀龍軍團之中,還是有著葉不歸都難以靠近的區域,這不禁讓他生出一絲的好奇,如此重兵把守,怕是藏著不少好東西,若能撬到手,絕對可以獲得不小的收獲.

當然,他也只是想想,眼熱而已,除非不要命了,否則敢打這方面的主意,估計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根據苦大師的指點,葉不歸有驚無險的離開了銀龍軍團的駐地.

惡龍凶地中雖說有著不少天然的危險地域,但總體來說,惡龍凶地的整體面積,已經有接近蠻族大地一半.

一條神海貫穿了整個惡龍凶地,而這條寬闊的神海,從中游開始出現枝杈,那是七條江河,而根據這七條江的名字,又劃分為七大區域.

莆松江,北岸.

整片松江區,無論是晴天還是下雨,春夏還是秋冬,都籠罩在一層淡淡的水汽之中.

正是這片經年不散的云霧,還有隔絕神識的作用,通常時候外放十數公里的神識,在這里連百米區域都難以望全.

"最近碧陽山附近出現了一伙新興勢力,這伙人自號夜啼,專門打劫附近客商,甚至某些部落都受到了波及."

一名中年男子手中捧著一本薄書,向著坐在首位悠哉進食的年輕人彙報道.

"一般的流寇剿滅就好了,來我這里彙報什麼."那年輕人眼皮都不抬一下,隨意的說道.

"不是普通的流寇,他們每一個都不是善茬,甚至,他們中還有幾個骨紋境大圓滿."中年男子頓了頓,又道"我懷疑他們的匪首已經觸及到了魂紋境的壁障."

什麼!

聽聞此言,那年輕人猛然睜開眼,神色有些難看:"魂紋境強者每一個都有通天之力,與骨紋境有著云泥之別,這樣的人每一個都是大部的座上賓,怎麼可能去當一個毫無利益價值,而且還要遭人口誅筆伐的土匪?"

"沒錯,所以我懷疑那人可能是其他家族,故意放出來霍亂我們的,少主您看,我們要不要派人剿了他?"中年男子試探著問道.

"先按兵不動觀察一陣,看能否談談條件,招安過來過來自然最好,要是不能為我所用,哼哼……"

"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年輕男子眼中寒光一閃,手中的筷子驀然被一股巨力捏個粉碎.

…………

……

"哈哈,要我說啊,當土匪的日子可比在軍隊里的束縛強多了,至少現在還能喝酒聊天玩女人,軍隊里可是什麼都沒有啊."藍庭放聲大笑,寬厚的手掌肆意在懷中美姬的身上把玩不停.

以他們的修為地位,已經足夠開辟一個小型,甚至中型的部落.

有些人喜歡這種生活,可有些人卻不是這樣想.

現在的處境雖然看起來自由,但實則就是最大的不自由,憑借他們這一群人的實力足以開山立部,偏偏他們的身份見不得光,只能蝸居在山里,終不會有出頭之日.

自落草以來,憑借幾人超乎尋常的實力,倒是吸引了不少慕名而來的蠻人,不過這些人中沒有什麼修為比較高的,最強也不過血紋鏡罷了.

對于手下的這些人,只要不是大奸大惡,都是葉不歸能容忍的范圍,以這種方法,作為吸納強者的基礎.

"報告葉少,剛剛我們抓到一個張家的人,身上帶著不菲的物資,我懷疑可能是張家某個高層的公子,你看我們是放了,還是通知一下他們的親屬過來贖人?"鄭鵬走到葉不歸的面前彙報道.

"帶上來,我看看."

時間不大,一名五花大綁,渾身上下布滿了禁制的少年,被緩緩的拖上大堂.

少年在看到葉不歸的時候,突然把眼睛一瞪,隨後面孔之中充滿了驚懼.

"是你!"

這個少年,正是張家的大公子,張漢升!

"怎麼會又是你,我怎麼這麼倒黴呢."

張漢升情緒有些激動,想想之前,葉不歸為了問路,不光打傷了他的幾個親衛,甚至還對他使用了搜魂秘法,留下的後遺症至今可都還沒有恢複呢.

後來他回到張家之後,誓要一雪前恥,發動了大半個張家的力量尋找葉不歸報複,沒想到現在,一時不察之下竟然又落到了這個魔鬼的手里.

"他該不會是聽說了張家通緝他的消息,回來找我算賬來了吧?"張漢升的心髒撲通撲通的跳,生怕葉不歸一怒之下給他殺掉.

"老熟人了,不用介紹了吧?"葉不歸似笑非笑道.

"額……不用了,都熟."張漢升暗自腹誹,卻不敢表露出來絲毫,只得順著葉不歸的話茬往下綹.

本來如果是一個其他家族的子弟,葉不歸還想敲詐勒索一番,可他也沒想到,世界上會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被抓的張漢升,正是惡龍凶地內唯一知道他真容和來曆的人,這也就導致,葉不歸本來的計劃受到干擾,不得不修改一下計劃.

沉吟片刻,葉不歸抖手將張漢升體內的修為徹底封閉,隨後曲掌一扯,恐怖的吸扯力徒然爆發,連帶著張漢升整個人,一起吸入發簪空間中.

"給張家傳遞消息,就說他們的寶貝大公子,已經死在夜啼手中."葉不歸招來門口的嘍啰,吩咐道.

……

惡龍凶地之中的勢力盤根錯節,擁有至高話語權的只有惡龍大部一個,而在惡龍大部的下面,則是一個個家族構建起了整個惡龍凶地的勢力.

莆松江流域附近,有三大家族盤踞,相當于諸侯一般,占有著萬里封地,管轄著這里的一切事物.

而在三大家族之外,還有七大親族,而張家,便是七大親族之中的一個,擁有著橫行莆松區的實力.

然而,這一次,張家卻吃了個大虧,他們張家的嫡系張漢升,在路過夜鶯山的時候被流寇所擒,不僅報上名號無用,反而還被屠戮一空,包括他們的少主也隕落其中.

這次事情的消息,不脛而走,傳遍了整個莆松區的高層耳中,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張家的身上.

他們知道,任何一家的嫡子隕落,其勢力都不會善罷甘休,誅滅流寇,已經成為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得罪誰不好,偏偏要去惹這張家,這可是最護短的一個親族啊."

"他們打起來也好,最好是拼個兩敗俱傷."

果然,在消息傳回張家後不久,張家大為震怒,當即便集結了不少力量,甚至,有幾個鎮守產業的強者,也被張家盡數調回,准備憑此一役,徹底將這幫流寇血洗掉.

一時間,整個莆松區的目光都集中在夜鶯山附近,出乎他們意料的,山里的流寇非但沒有逃跑,反而是修建起了高高的堡壘,一副決一死戰的樣子.

"天吶,這群流寇瘋了不成,他們是不是在想跟張家拼個你死我活?"

眾人驚愕,一般的流寇都是流竄作案,隱藏在黑暗世界中,才能盡量的減少風險.

可是這幫人為什麼這麼囂張,甚至不惜擺出一份同歸于盡的姿態.

"那可是張家啊,雖然不是大族之一,但也是親族中比較強橫的勢力了."眾人咋咋舌,此戰的結果,從未出兵之前就已經決定好了.

沒有人看好葉不歸他們,畢竟,他們的對手可是傳承了數百年的家族之一.

"八月十五,剿滅叛匪!"

上篇:第二百八十四章 站著讓你打     下篇:第二百八十六章 張家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