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三百零八章 啟部石燈  
   
第三百零八章 啟部石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好強,一個人殺滅這麼多的深淵怪獸,這家伙真的只是兩儀境前期的實力?!"

眾人的余光無意中瞟向葉不歸,皆是眼皮一跳,向下沖了這麼久,死在葉不歸手中的深淵怪獸已經不下千只.

這讓他們對葉不歸的真實實力,再一次有了恐怖的認知!

赤婉兒檀口微張,眼神中說出不的訝異之色,就連她身邊,達到兩儀境中期的老嫗,也是微微動容.

"好厲害哦,就算是我也完全做不到他這個樣子."赤婉兒美目之中,泛起一絲異樣的神采,她自認為著對抗兩儀境強者的實力.

但是,就算是她全力出手,也斷然無法做到這樣簡單的屠滅一方的怪獸.

"若是有機會,大可以將此人拉到我們錦繡綺羅谷中來."

能在外界憑借自身突破到兩儀境的強者,都是天賦與資質絕佳之人,這樣的人,即便是天宗都想要去拉攏.

而此時,眾多修士大軍也遇到了阻礙.

越是向下,深淵怪獸的數量也就越多,到了最後,幾乎是如同進了螞蟻窩一般,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深淵怪獸.

想要殺,根本殺不盡!

"該死的,這深淵到底有多深,要是再持續個幾十公里,天曉得會不會被他們分尸."度讒法師渾身上下布滿了大小的傷口,此時不由得生出惱火.

其余人等也是差不多的情況,本以為這是一場造化,可要是賠上小命,那可就不值得了.

甚至,若非在他們頭頂也是無盡的深淵怪獸,恐怕不少人都已經退出去了.

眼下進退兩難,千人的修士大軍,已經銳減到六百人左右,可見,這些深淵怪獸究竟有多麼恐怖!

"大家加把勁,我們距離地底的距離已經不到兩里地了!"

倪子平的聲音,如同一擊定心丸一般,讓躁動的修士大軍暫時平息下來.

他們一個個的,就像是吃了興奮劑一般,拼著種種手段不斷的向下沖鋒,倒是三大天宗的幾人,一副悠哉的神色,被修士大軍保護著沒有受到一點的傷害.

……

殺殺殺!

眾多修士都殺紅了眼,此時,什麼天宗的名額,已經不是很重要了,最重要的,無非就是考慮如何保住小命.

終于,在眾多修士以性命相拼下,終于給幾大天宗之人護送的,接近了深淵的最底部.

可是,越接近地底,那些深淵怪獸便越瘋狂,拼了命的阻攔眾人,這無疑讓修士大軍再次受到了重創.

倪子平走在人流的最前方,在他的周圍,有著兩名的兩儀境強者守護,再加上自身實力不俗,他倒是如一柄利劍一般,沖破了深淵怪獸的重重阻礙.

在接近地底百米左右,倪子平手掌一翻,赫然在手心中出現了一瓶褐色的液體.

隨後,他深吸一口氣,一拍瓶口,當時便有一道泥黃色的洪流湧出,直至消失在地底.

嘩!

也不知道觸動了什麼機關,整個地下的空間都變得大亮起來,赫然在眾人的頭頂,生出一層厚厚的光幕.

這時候,眾人方才看清了了眼前的事物,只見倪子平手心中有火光閃爍,這是這簇火焰,點燃了地上唯一矗立的一座燈盞.

這座燈盞,光是燈柱就有幾十米之高,最上方呈現出一朵綻放的花朵模樣,而花芯處,正燃燒著灼灼的火焰.

正是這簇火焰所散發出的光芒,讓所有的深淵巨獸如避蛇蠍一般的推開,仿佛,這種光芒,對他們有著天生的克制一般.

而身處光罩之中的深淵巨獸,則是首當其沖,凡是被光芒所染及的,盡數發出一聲淒厲慘叫,化為齏粉.

呼……

在場的修士不由的松了一口氣,因為他們發現,在這光芒所籠罩的地方,那些深淵都不敢靠近,被限制在眾人頭頂幾百米的高處.

深淵的底部,一片空曠,除了石皮燈盞之外,唯有正中心的一口枯井,算是這個地方唯一有點標志性的建築物.

在枯井的邊緣,長滿著淡綠色的苔蘚,踩上去軟綿綿的,而且極滑,仿佛是一只腳踩在了草尖之上,隨時可能滑到一般.

雖說在場的都是修為高深之人,但踏在苔蘚上仍讓他們有一種不真切的感覺.

仔細看那枯井,在邊沿處充滿著不少斑駁的裂痕,有些地方,則是腐朽的快要掉渣一般.

顯然,這座枯井存在的曆史已經有些年頭了.

"我們要進去麼?"站在林劍飛身旁的一名干瘦青年小心翼翼的問道.

正是這名青年,拍了幾句林劍飛的馬屁,暗中遞上珍寶之後,便被對方留在了身邊.

一路之上眾人奮力沖殺,這小子卻沒動過一次手,甚至,連一點傷害都沒有受到過.

"不,我們等在這里就好,接下來的事情不需要我們了."林劍飛淡淡道.

"那就好,我感覺這枯井里面的危險,估計要比我們剛剛遇到的還要多."和仙子暗自送了一口氣,看著枯井下依稀閃爍著的鬼火,她打心底里就不想進去.

她也算是眾人里比較幸運的了,在她有意無意的拋出媚眼的攻勢下,江彥也把她留在身邊,沒有受到什麼危險.

在林劍飛聲音落下之後,倪子平向前踏出一步,率先跳進了枯井之中,只見在倪子平縱身躍下之後,井口處突兀的冒出一團幽綠色的火焰.

騰!

熱浪撲鼻,光是迎面而來的熱量,就不由的讓人感受到炙熱之感,甚至,虛空都隱隱的開始扭曲掉.

這還是大部分熱量散失掉,可以想象,在火焰正中心,該是怎樣恐怖的高溫!

那股火焰,在冒出之後,還帶著一股難聞的焦糊氣味,就好像,什麼東西被融化掉了一般.

"該不會……倪子平被火焰給燒化了吧?!"眾人眼皮一跳,他們自問憑借自身也很難在火焰中堅持下來,哪怕是一秒!

帶到這簇鬼火燃燒後的熱量燃盡之後,三大天宗的幾名兩儀境中期強者,在此時對視一眼,隨後不約而同的沿著井口跳下.

繼幾人之後,那第一次冒出的火焰,卻也沒有再次出現.

"我們不需要下去麼?"葉不歸微微皺眉,他倒是對井下藏著什麼東西很是好奇.

這時候,一名穿著赤紅色長裙的少女,蓮步輕移,優雅的來到葉不歸的身旁.

"鎮壓封印的事情,一直跟我們是沒什麼關系的,大部分的時候,都是天宗的宿老們,帶著幾大尊者親手煉制的符印.融入到枯井下的封印就可以."赤婉兒輕聲解釋道.

今日的她身穿一身紅的發亮的連衣裙,烈焰紅唇,頭頂瑪瑙鳳冠,在配合高挑的身材,小小年紀就顯得魅力十足.

瞧著赤婉兒主動向葉不歸走過去,眾人大呼變天,這小子何德何能,讓赤婉兒這種天宗的麒麟子,都降下身份主動交談.

"蒼天啊,大地啊,你開開眼,下次有這種機會,換我來!"

"赤婉兒,女神,你倒是看看我們啊!"其中有人嘶吼道.

甚至,江彥與林劍飛的眉頭都跟著一皺,目中閃過一絲的嫉妒.

"所以啊,其實鎮壓封印的事情跟我們幾個是沒什麼關系的."赤婉兒甜甜一笑,為葉不歸解釋道.

"這樣麼?你們召集這麼多人過來,可不光是驅趕深淵怪獸這麼簡單吧?"葉不歸有些疑惑,如果僅僅這麼簡單,恐怕鎮壓封印的事情,只需要三名宿老就能夠做到.

"當然不是,至于為什麼,一會你就知道了."赤婉兒神秘兮兮的笑道,並沒有將事情的真相,如實的說給葉不歸聽.

"那這座燈盞呢?這種光芒竟然能夠直接淨化掉深淵怪獸死亡後的能量."葉不歸道,正常狀態下,修士的攻擊再強,也沒有辦法徹底將這股能量消滅掉.

也唯有他,掌握著魔神變這種出自于魔族身上的蠻術,這才恩能將這種能量克制死死的.

此時,葉不歸正站在燈柱之下,看著上面雕刻著的一個個梵文符號.

這些文字很難懂,可以說這個世界上都沒有幾個人看得懂,但是葉不歸卻完全看得明白.

這是蠻族的文字!

上面記載的,是蠻族中的一個事件,在葉不歸看清楚之後,情不自禁的抬起手在上面摸了摸.

事情的記載,來自于蠻族大地上,一個名為啟的部落,那時候的蠻族,不光有蠻神,甚至達到皇者境界的蠻王都不止十尊.

在一次蠻神遠游之際,一條人身龍尾的惡龍,突兀的撞破了世界屏障.

這一條惡龍竟有著不弱于帝境的實力,龍身一卷,便打落了太陽,龍尾一抽,便讓整片大陸都塌陷進去.

此龍的性格殘暴至極,先後屠滅了當時勢力最大的幾個部落,造成的殺孽,已經是億萬級別.

那時候,幾乎是所有的蠻王盡皆參戰,但是結局很悲慘,那孽龍只是張口一吼,便活活震死了十數尊皇者.

也幸虧蠻神及時歸來,經曆了一場大戰之後,鎮壓了這條惡龍.

可是,這條惡龍的實力雖不及蠻神,但頑強的生命力,就連蠻神都難以完全殺死,他只得將此龍分尸,魂魄,四肢,正身,頭顱,分別鎮壓在數個距離遙遠的地方.

正是這一戰之後,蠻神急匆匆的離開了蠻族,並且,還親手布下了限制蠻人突破尊者境界的道則.

很顯然,在這口枯井之下鎮壓的,是惡龍身體的某一樣器官.

"三千年前,封印下方鎮壓的大凶之物現世,造成了不小的殺孽,幸虧當時有著一名絕世強者的出世,這才鎮壓了此物,而這座燈盞,也是那名強者取來."赤婉兒柔聲道,這些已經是她所知道的全部了.

而對于葉不歸來說,赤婉兒的話語,他早已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分明是當初的齊蠻,來到這個世界幫忙鎮壓了大凶,至于所謂的什麼三千年滅掉凶物,也不過為了給此界吃一記定心丸而已.

只是……齊蠻當年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是葉不歸心中怎麼想也想不通的事情,若真有一天,惡龍之軀現世,沒有任何准備的修士族群,該是怎樣淒慘的一種場景?!

就算是當年的齊蠻,也僅僅是借助了燈柱的力量,才能將惡龍之軀鎮壓下去.

"這盞燈倒是有些來曆."葉不歸目光一動,雖然此物看起來只是石質的凡物,但能鎮壓惡龍身體的,豈會是什麼凡物?

就連在他發簪空間中的苦大師,看到以後都震驚連連.

"這竟是啟部的石燈!"苦大師倒吸了一口冷氣,連道不可能,憑他煉器大師的眼界,能讓他表現出這樣的東西,已經是少之又少.

就算是葉不歸拿出雪山瓶,他都沒有今日的震驚!

"啟部?曆史上也僅僅是一個大部而已,況且現今的八大部中也並沒有這一家,難道有什麼來頭不成?"葉不歸疑惑道.

"哼,孤陋寡聞."苦大師冷笑一聲,隨後道:"蠻神的名字就叫做啟!你說這個部落有多大來頭?"

葉不歸也動容了,身體不自覺的一震.沒想到這石柱竟是來自于蠻神誕生的部落.

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蠻神誕生的部落,怕是隨意流出來的東西都是珍品.

想到這里,葉不歸的目光不由的火熱起來,看向燈柱,猶如看到絕世寶物一般.

他心中非常,非常想將這盞石燈搬走.

但他也只是想想,心中的貪婪便消失的無影無蹤,用來鎮壓惡龍之軀的東西,若是隨意拿走,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但是,他還是忍不住在燈柱上婆娑幾圈,感受著上面獨有的花紋,暗自咽了幾口吐沫.

正在這時,在葉不歸的身邊,突然出現了一股莫名的威壓,不知來自何方,卻異常強橫.

瞬息間,籠罩滿葉不歸的全身.

這股威壓,甚至讓他都有著難以呼吸的感覺,甚至神識凝固,行動困難,他想伸出手指都難以做到!

上篇:第三百零七章 深淵怪獸     下篇:第三百零九章 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