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帝問九天 第三百一十章 懷疑  
   
第三百一十章 懷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三大天宗的長老,那都是擁有著兩儀境中期修為的大能,這樣的人都死在下面,這無疑讓眼前的形式再次雪上加霜.

他們本想,等著三大長老走出來,借助他們的實力沖出去,可是現在,恐怕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單說那只深淵巨獸的頭領,就足以碾壓在場的所有人了.

"怎麼辦?"

眾人皆是慌亂的,將目光投向江彥等三名天宗之人,還有其它的幾名兩儀境前期強者.

江彥在這個時候,也是微微搖頭,表示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這樣一直呆在神火寶蓮燈的守護下也不是個辦法,總會有支撐不住的時候."

"支撐不住,難道現在沖出去送死麼?"有人冷笑一聲.

遠處依稀能夠聽到深淵巨獸振翅的聲音,而神火寶蓮燈中,卻是針落可聞,出奇的安靜.

在這種安靜到讓人窒息氣氛,足以逼的大能都跟著瘋癲起來.

"燈滅人死,人死燈滅,我與三名長老布置封印的時候,外界的燈火突然滅掉,引起了井下的鬼火燒身."

神魂穩定下來的倪子平緩緩的說道.

"這一變化,則是讓我們完全措手不及,我這里有著先祖所賜的辟火秘法,這才得以活著走出枯井."

眾人聽聞,此時皆是一震,聯想到之前所發生的事情,瞬間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在他們這些人中,有奸細!

如果不是這樣,那就根本無法解釋為什麼燈火會自然熄滅掉.

可是……那一股壓制的足以讓所有人戰栗的威壓有如何解釋?

明明對方有著抬手就可以屠滅他們的實力,為何要讓他們活到現在?

眾人只得自圓其謊,猜測那人只是動用了一些非正常的手段,威懾住了他們,讓他們無法注意到燈盞的變化.

"如此說來,這個奸細很可能就在我們當中,當時最接近燈柱的只有這小子與赤仙子兩人."江彥身邊的仆從推測道,卻見赤婉兒秀眉微皺.

而且,在他身旁的江彥也是有些不滿,善于察言觀色的他,只得訕訕一笑,而後道:"赤仙子來自天宗自然不可能做這種所認不利己的事情,那麼嫌疑最大的,就是這位道友了."

他的手指,毫不客氣的指向了葉不歸的鼻尖.

"我想起來了,當時這小子把手搭在燈柱上,而在威壓解除之後,他的身體已經變換了位置,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干的!"一名干瘦青年在此時突然說道.

想想之前,在威壓降臨的時候,葉不歸的確是將手掌搭在了燈柱上,這一幕,顯然也被眾人注意到了.

"怎麼可能是我?我與你們無冤無仇,為何會做這種事情?"葉不歸皺眉道.

"我們是無冤無仇,可是人性的貪婪是無止盡的,說不得你就是看上了燈油,想要趁機盜取."干瘦青年冷笑道.

"莫名其妙,反正這件事情跟我沒關系,你們愛信不信."葉不歸冷冷道.

"看到了麼,死不認賬,我就說一定是他."

"早就覺得他可疑,沒想到竟然會做這種事情,我們殺了他,點燃燈油這些深淵巨獸就那我們沒辦法了."

"對,燈油一定還在他身上,我們搜出來就能活下去!"

群情激奮,事關生死的大事,甚至有不少人已經准備上前強行斬殺掉葉不歸了.

在這些人中,唯一還算冷靜的,就只有江彥等幾個人了.

江彥皺了皺眉,而後道:"此事疑點極多,我們可以從長計議的,希望葉道友給我們一個解釋."

"解釋?我有什麼需要解釋的?"葉不歸目光冰冷,這一幫人已經被困在這里,不光不去想辦法,反而將時間浪費在這種無意義的事情上,只能說是分不清大小.

"希望道友能解釋一下,為何你的動作儀態,會與被鎮壓之前不同."江彥的目光緊緊逼視著葉不歸,盡力觀察對方可能露出的馬腳.

葉不歸皺眉,這件事情,他還真的無法解釋,他總不能說他有等級不凡的精神秘法,能讓他在威壓下移動.

這豈不是更加重了他的嫌疑?

在這個時候,林劍飛的識海中,突然傳入了一道神識.

這道聲音不知是誰發出的,但他只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正是廢掉了他弟弟,林劍鋒之人.

"既然道友不屑于解釋,處于對大家安全的考慮,我們取一個折中的方法,你只需要讓我們查探一下全身上下的寶物,以證道友清白."江彥鄭重說道.

"要搜我的身?"葉不歸冷笑一身,隨後大袖一揮,一身修為隨之散開,"誰有膽子過來?"

眾人有心上前,可不過,想到對方一掌滅殺岑元武的實力,還是處在猶豫之中.

一時間,葉不歸站在那里,卻並沒有一人敢于上前.

經過短暫的沉默之後,一道白衣身影從中走出.

"休要猖狂,我來會你!"

"是白林前輩!在十幾年前,他就已經踏入兩儀境的門檻,現在的實力,只怕會更加恐怖."

"如此正好,我們活下來的希望,就寄托在白前輩的身上了."

眾人一喜,想到兩儀境強者的恐怖,相信對反可以直接碾壓葉不歸.

"若是正常狀態的兩儀境我還會費幾分力氣,但是你這樣道統殘缺的修士,不過土雞瓦狗爾."葉不歸淡淡道,不是自大,而是這個道統殘缺的世界,在同等境界,他是無敵的.

"口放狂言,我倒要看你有幾分的實力,能經得起這般猖狂."白林冷笑一聲.

在話音落下之時,白林的身子,如同鬼魅一般的游離起來,在他的額頭,在此時纏繞上一道白色絲巾.

更為令人在意的是,在白林的身後,竟然有著一道道挽聯飄飛,兩排挽聯的中間,是一座門戶,兩列身穿孝衫,面色煞白的鬼魂橫空出世.

它們的腳步整齊,走路間發出沙沙的聲音,可是他們並沒有腳,裙擺搖動,轉瞬間就到了葉不歸的近前.

這種術法,有些偏向于吞奪壽元,唯有身處其中者,才知道此術的恐怖之處.

"雕蟲小技."葉不歸絲毫不懼,向前一踏的同時,異象隨之展開.

此時的異象,相比于之前,已經有著天壤之別,不久之前,異火開啟尚有時間限制,而且也是虛幻游離的火焰.

但是現在,葉不歸達到了超凡境.

焰浪滔天,層層堆疊,宛若怒嘯之獸劇烈翻滾,所到之處,悉數化作高溫火海.

葉不歸抬手間,整個火海顫了三顫,而後開始急速的旋轉,在漩渦中心,隨著"亢"的一聲,一條火龍騰躍而出,主動的向百鬼之門沖出.

"雷霆克制魂體,但是火焰卻稍遜一籌,區區一條火龍,真的以為破得了白某的葬魂之術麼?"

白林冷笑一聲,在火龍即將撲到身前之時,一掐手印.

百鬼送葬之景大變,那一只只瘆人的白色鬼魂,一個個茫然的的跳將起來,在天空的正中心,融為一體.

那是一只頭生雙角,呲嘴獠牙的猙獰天行夜叉.

厲鬼尖嘯,手中的黑叉輕輕舞動,便帶起一陣狂風,向葉不歸襲來.

"雕蟲小技."

葉不歸腳下生風,在此時懸浮起來,刹那便與天行夜叉戰在一處.

黑鐵長叉舞動,頂端處兩點寒芒閃爍不定,或突或刺,皆是帶上雄渾的力量.

天空中,一人一鬼身形交錯,異火與叉子紛飛,仿若兩只原始的荒獸一般,一次次的撞擊在一起,驚起陣陣沉悶的巨響.

不得不說,白林所召喚出來的夜叉,真的有著媲美兩儀境強者的實力,只不是過招式固定,來回只有那幾招.

固然力量雄厚,但是對上真正的兩儀境強者,時間長了,這種沒有神智的東西,注定是要落敗的.

白林顯然也自知這點,目中光芒一閃,張口一口精血噴在夜叉的身上.

得到精血的加持,夜叉的空洞的雙眼,綻放出一抹紅光,手中的動作,也在此時變得詭異起來.

仿佛,因為精血的原因,夜叉誕生了神智一般,出手刁鑽,招招致命,一柄長叉更是被它使得出神入化.

"雖然道統不全,但這白林的實力卻也不錯,就算在同境界的強者中也算最頂尖的一批了."葉不歸暗想道,不過,這可並不代表著對方有著威脅他的實力.

若是他徹底的展開魔神變,恐怕十個白林來了都不夠!

不過,他並不打算這麼做,他自信,就算是這樣狀態的他,也可以打贏對方.

"繼續,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底牌."葉不歸淡然一笑.

面對白林與夜叉的聯手,此時他倒是顯得游刃有余,腳下玄奧的步伐,輕如鴻雁,閃躲的同時,仍在不斷的反擊.

白林向後倒退一步,仿佛在蓄勢一般,再次沖擊出去,已經帶上了絕強的威勢,直奔葉不歸的而來.

"預判我的步伐麼?"葉不歸目光微微一閃,這白林倒是聰明,與天性夜叉聯手間,竟然將他硬生生的逼到一個角落之中.

形成犄角之勢,若是前進,則要正面碰撞到白林的身上,若是後退,那麼天行夜叉手中的長叉,必然會將他洞穿.

"的確是個好算計,不過,你還是低估了我."

葉不歸不見任何動作,只是在長叉即將刺入背後的一刹那,淡淡轉身,他的手掌,竟在此時呈現一個詭異的角度,先于身體轉過來的一瞬,扭到了背後.

叮!

金鐵交接的聲音傳出,眾人這才反應過來,葉不歸屈指一彈過後,掌握著夜叉手中的兵刃,竟是在這一指之下被彈飛出去.

而白林那里,同樣很不樂觀.

此時的葉不歸,渾身上下詭異的扭曲起來,一手別在背後,保持著彈指的姿勢,另一只手,則是穩穩的拍在白林的前胸.

噗!

在葉不歸的一掌之下,便是擁有著兩儀境修為的白林,也不能接下.

狂暴的一掌,讓那個白林猛地噴出一口鮮血,隨後向後倒射出去.

或許是鮮血的刺激,讓它更為狂暴,又或許,長叉被葉不歸彈飛,讓它很沒面子.

總之,天行夜叉在此時更加狂暴,力量叫之前強橫了近乎一倍,或抓或撓,暴戾的向葉不歸撕咬過來.

"沒有神智的傀儡,也想殺我?"

葉不歸冷笑一聲,怡然不懼,一拳一拳的轟擊在夜叉的身上.

此時白林想要再次沖過來加入戰團,卻被葉不歸一拳打飛.

在撞倒了幾名修士之後,白林的腦袋一歪歪,昏死過去.

失去了白林,此時的夜叉更為不堪,只有被動挨打的份,甚至,已經很難有抓到葉不歸的時候.

刺啦!

葉不歸向前一步,兩條手臂大開大合,緊緊握住夜叉的兩條手臂,猛然發力,竟是直接將那夜叉從中間撕開.

很快,那夜叉便被陰間而來的冥火自行毀滅掉.

這種無意識的冥界之物,在死亡後會產生自燃.

"還有人要搜我的身嗎?"葉不歸咧咧嘴,挑釁似的看向周圍之人.

"這……"

眾人面面相覷,雖然早就知道葉不歸實力非凡,但是沒想到白林這樣的老牌強者都被對方輕易擊敗.

看葉不歸那游刃有余的樣子,就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此人的實力,只怕已經超過了我們所有人,甚至已經可以媲美兩儀境中期的強者了."林劍飛的目光微寒,此時葉不歸所表現出的實力,絕對已經超過他了.

這些在場之人,無論是誰單拿出去,也決然不是葉不歸的對手.

江彥的目光中充滿著忌憚,不過並不願意做第一個出頭之人,只得暗中對林劍飛傳音.

兩人的傳音,只在一刹那之間,也不知道江彥對他說了什麼,總之,林劍飛的臉色驟然陰沉下來.

"他就是那個砸了寒月門,並且廢了我弟弟的人?"他的弟弟,正是當初在寒月門,主動挑釁葉不歸的那個負劍青年,林劍鋒.

本就對葉不歸有著不小的偏見,有在江彥的口中得知了如此的恩怨,林劍飛心中更加惱火,對葉不歸的殺心也越來越強.

"大家趕快聯手,抓不住這個賊人,等神火寶蓮燈滅掉,我們都會死!"

終于,林劍飛站了出來,振臂高呼.

林劍飛的話音落下,立刻有著大量的修士附和,其中溜須者不少,但更多的,則是將希望寄托于,從葉不歸的身上,真的可以找到燈油.

"蠢貨們,這點燃石燈的火焰最起碼有千萬度的高溫,憑我的修為怎麼可能從中抽出燈油,更何況,我有吸走燈油的實力,豈會留下你們."葉不歸面色不悅,將自己的話說清楚之後,便站會原地.

"懷疑我的,現在可以一起上,我看你們有什麼資本."

上篇:第三百零九章 風波     下篇:第三百一十一章 四方皆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