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無盡逆天 第二十章 嗜血狼王  
   
第二十章 嗜血狼王

g,更新快,無彈窗,!

當白瑾看清遠處發生的事情時,她不由得驚呼出聲.

一匹紫紅色的狼正用爪子和嘴狂暴地撕扯著一具肉體,而這具血肉模糊的尸體,不正是玉兒的嗎?

那匹狼似乎聽到了這邊有聲音,當下放下了口中的佳肴,回轉過它那健壯的身軀.它的雙眼是血紅的,毛發是罕見的紫紅色,牙齒如鋒利的短刃,此刻正滴答地淌著鮮血.

這是一頭凶殘的嗜血狼!

嗜血狼,靈獸中極為凶殘的一種,只要是見到了血,它就要把面前的生物撕碎,就連自己的族人也不例外.因此,一般的嗜血狼在出生之後,第一餐就是自己的母親.而由于天性凶殘,族內爭斗不斷,因此除了嗜血狼王外,其他嗜血狼不會群居,只會散落在各地,即便是嗜血狼王,手下也僅僅是幾只愛慕狼王的母狼罷了.

看到離自己不遠的地方還有兩個獵物,這匹嗜血狼非常興奮,它強壯有力的後肢猛然蹬地躥出,以極快的速度向邊城,白瑾沖過來.

白瑾這時顧不得其他,狠命一推邊城,慌忙道:"你快走,我幫你擋著."邊城心里知道,白瑾並沒修習過靈力,根本抵擋不了這匹嗜血狼,但他的心里還是不由一暖.

看著白瑾有些蒼白的俏顏,邊城強打精神,對白瑾說道:"把小刀給我."

邊城的聲音沉穩有力,字字鏗鏘,不容白瑾有一絲質疑.于是她拿起那柄切藥草的小刀,遞給邊城.

只見邊城左手操起小刀飛快地劃向自己的右臂,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汨汨地流淌出來.

"你……這是干什麼?"白瑾見他竟然將自己劃傷,不由嗔怒道.

"甭管了,有我在."邊城盡力睜大著眼睛,盯著嗜血狼前進的路線,感受著鮮血流逝的速度,他的頭腦也清醒了許多,身體里沉寂已久的靈力此刻宛如大河奔湧般運轉,疾行術施展開來,宛如一道利箭,射向迎面沖來的嗜血狼.

嗜血狼並沒有一絲恐懼,反而躍入空中,前爪宛如利刃般彈開,撲向疾馳而來的邊城.

冷哼一聲,身體向左邊微微一側,邊城右拳閃過一絲銀灰色的光華,在疾速擺動中,猛地擊中嗜血狼的腰部.

所謂銅頭鐵骨豆腐腰,天下的狼大多都是如此,嗜血狼也不例外.嗚呼哀叫一聲,這匹嗜血狼被邊城打翻在地,在草叢里滾了好幾個圈.

要知道邊城的右臂可是最有力的,那可是融合了血之極致,破骨神刀的地方,故而這一拳可是將嗜血狼傷的不輕.

白瑾在旁邊看著,最開始盡是擔憂的神情,到後來,眼眸里完全變成了異彩連連--她當然知道邊城的經脈郁結,整個人在與昆侖的切磋後完全廢了.可是誰能料到,就是這幾天的工夫,邊城已經又恢複了.

我就知道你行的.白瑾看著擋在自己面前,與嗜血狼戰斗的那個男人,他的那句"有我呢"依然回蕩在白瑾的耳邊,讓她安心下來在周圍尋找能治療魅惑毒藥毒素的藥草.

嗜血狼打了幾個滾後站立起來,一雙血紅的眼睛里充滿著怨怒,這次嗜血狼並沒有著急進攻,原地轉了幾個圈後,猛地向邊城撲來.要接近邊城的時候,嗜血狼狼嘴微張,吐出了一團血紅色的光球攻向邊城.

冷笑一聲,邊城疾行術再動,右拳驀然綻出一團赤紅色的火焰,"讓你嘗嘗我的靈決--烈陽爆."

血紅色與赤紅色相撞的時候,突然爆出巨大的聲響,之後,一只燃燒著熊熊烈焰的拳頭鑽了出來,狠狠地轟在了嗜血狼的利爪上.鏗鏘聲中,嗜血狼口鼻竄血,倒飛而出.

而邊城依然穩穩地站在那里,眼中有兩點神光湧動.

現在的邊城早已不是那個任人擺布的勉根少年了,即使面對昆侖的最強弟子楊冰,邊城自信也有一戰之資.這靈決烈陽爆是樊滅傳授給他的,樊滅行走大陸些許年,威猛的靈決自然修習了不少,都是些金系,火系,還有幾個空間系的靈決,怎奈空間系的靈決頗難,而且耗費的靈力是幾何倍數于普通靈決的,此時邊城倘若施展出來,實屬不智.

這匹嗜血狼搖搖晃晃地爬起來,血紅色的眼瞳里流露著怨毒的光芒,邊城強忍暈眩的痛苦,打起十二分精神,從嗜血狼的眼神中邊城看得出來,它要使出殺手锏了.

果然,這匹嗜血狼驀地仰天長嘯,"嗷嗚--"聲音淒厲,似乎在呼喚著什麼.

不大一會兒,有至少五六道紫紅色的影子狂飆而來,並且發出憤怒的嘶吼.這幾道影子幾乎同一時間出現在這匹嗜血狼的身邊,一排血紅的眼狠狠地盯著邊城.

這,原來是嗜血狼王,它呼喚來的皆是嗜血母狼.

邊城此刻沒有絲毫猶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折返過來,來到白瑾身邊,用雙手抱起她柔軟的身體,"我送你上樹."白瑾緊張地抓住邊城胸前的衣襟,"你還能行嗎?實在不行躲一會兒吧."

邊城面上閃過一絲冷笑,"記住,在我的字典里,永遠沒有躲這個字,它殺了我們的伙伴,它們,必須為之付出代價!"

白瑾點點頭,玉手將一株紅如烈焰的藥草送到邊城的嘴邊,"來,張嘴,仔細咀嚼後把它咽了."

邊城低下頭叼住藥草,雙腳發力,疾行術施展到極致,就那麼從樹干直行而上,將懷中的佳人輕輕地放在一只粗大的樹杈上,"下面有什麼都別動,坐穩了."

看著邊城那充滿關切的眼神,白瑾輕輕地點頭,"你要小心."

邊城答應一聲,從樹上飄然落下,站在群狼的面前,不屑地笑笑,邊城伸出右手食指,朝群狼勾了勾手指.

面對這種挑釁,群狼再也忍不住了,一起嘶吼著,張牙舞爪地撲了過來.

邊城握掌成拳,空氣中漸漸升起爆裂的氣息,他的雙拳燃燒起紅色的烈焰,宛如火焰君王臨世,正是火系靈決烈陽爆.面對撲過來的群狼,邊城沒有絲毫慌亂,極有章法地左牽右引,拳拳都盡量打到嗜血狼的要害,打的嗜血狼群哀鳴不斷.

嗜血狼王見近距離戰斗根本討不到任何好處,嗷嗷叫了幾聲,群狼聽命急忙退到狼王的身側,就像是事先排練好的一樣,每只嗜血狼都張開大口,噴吐出一團血紅光球.六七個光球彙集到一起變成了一個更大的血紅光球,這光球彙聚好了之後就直直沖向了邊城.

邊城只覺得劇烈的血腥氣息鑽入鼻孔,讓他作嘔,偏偏身體就像是被鎖定了一般無法動彈,而魅惑毒藥的眩暈感依舊不停侵襲著邊城的大腦.

沒有給邊城任何機會,血紅光球狠狠地撞擊到邊城的身體上,巨大的轟鳴聲響起,邊城被這巨大的爆炸力狠狠地拋飛到一旁的樹干上滑落下來,鮮血汨汨地從邊城的胸口,七竅中流出.

"邊城!"白瑾在樹上看見這一切,不由心痛地喊道.她多希望自己能幫邊城抵擋這一切,但她偏偏什麼也做不了.

邊城只覺得自己的耳畔嗡嗡地響,胸口也火辣辣地痛,他用手撐地,卻無法起身.邊城發現那種麻痹感又出現了,他無法做出任何動作,只能斜倚在樹旁. 毒素已經在邊城體內肆虐了太久了,更何況邊城在剛才的戰斗中靈力在經脈中加速流淌更是讓這種毒素蔓延到了全身,而解毒的藥草又服用沒多久,這就造成了邊城現在的慘狀.這也就是經曆過化獸之術改造的邊城,換了旁人,許是早就死了.

嗜血狼群見邊城像是死了一般歪著頭斜靠在樹干上,儼然是今晚它們的腹中之物,便對樹上的白瑾產生了興趣,瘋狂地向白瑾所在的這株大樹撲來.

狼並不會爬樹,嗜血狼也不例外,它們在嘗試了幾次並且在樹干上劃下了數道劃痕後,並沒有氣餒,而是紛紛撤到離大樹有一段距離的地方,一段助跑後用銅鐵一般的頭顱猛地撞擊著樹干,惹得大樹一陣搖晃.

白瑾俏臉嚇得煞白,但卻沒忘邊城的囑咐,非常穩地把住左右兩邊的樹枝,她靜靜地看著不遠處倒在地上的邊城,心中暗暗想就算自己死了,能和他一起死也是好的.

而此時正在昏迷中的邊城心中忽然一動,他的眼睛奮力睜開,正好看到那匹嗜血狼王將頭撞向白瑾所在的大樹,樹干上已經有了裂痕,這群狼再撞幾下估計這顆大樹就折了.

不知怎的,邊城的身體里此刻仿佛燃燒起一簇火焰,這簇火焰燃燒得太過厲害,以至于邊城忍不住咳嗽出來,"你們給我……離她遠點!"身體內灼燒的疼痛讓邊城清醒幾分,體內銀灰色的靈力緩緩修補著受傷的經絡,邊城咬著牙站了起來,嘴角邪異地一笑,"畜生們,有本事,沖我來!"

嗜血狼王囂張地嚎叫一聲,群狼皆停止了對樹干的沖擊,紛紛彈開利爪,沖向邊城.

感受著體內的疼痛,邊城的眼中戰意大盛,以左腳為軸,邊城的身體急速旋轉,剛開始僅僅是一道黑色的漩渦,隨著邊城的旋轉竟然漸漸變成了金紅色,一頭嗜血狼剛撲過來,就被這金紅色的漩渦削成兩半!

有了前車之鑒,群狼皆駐足停下,驚恐地看著面前的男人.

嘴角一抹邪異不羈的笑容,眼神陰冷而霸道,身體周圍的空氣冷得似乎都可以結冰,他的眼角在流血,身上在流血,可他右手的刀上,也在流血.

金紅色的管狀紋路遍布刀身,刀刃是寂滅的黑色,沒有一絲寒光,整柄刀與邊城的右手自然相連,散發出一股尸山血海的恐怖血意--正是血之極致,破骨神刀.

此時的邊城就仿佛踏破遠古虛空而來的殺神,渾身浴血,周身冷冽.邊城冷笑著踏前一步,尸山血海的殺伐之氣就向著狼群壓迫一步,而狼群就後退一步.

嗜血狼王向著周圍的五匹母狼嘶吼一聲,表達了一下自己的不滿.五匹母狼極不情願地緩緩逼近宛如魔神般的邊城.

此時的邊城本就是強弩之末,必須速戰速決,他沒有使出化獸之術,因為這群禽獸還不配.

下一刻,邊城動了.

腳踏疾行術,右手上的破骨神刀閃著耀眼的金紅光芒,邊城體內元神初期的靈力全面輸出,在空中劃出一道光圈.阿這光圈看似美麗卻鋒銳至極,狠狠地斬在前方靠近的五條母狼身上.

轟鳴聲起,大蓬的血霧在空中迸發,碎肉橫飛,在疾行術的高速移動加上破骨神刀刀芒的全力斬擊下,剩下的五條母狼毫無懸念地被分解了肢體,顯然是活不成了.

上篇:第十九章 子寒後山     下篇:第二十一章 輪回玉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