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無盡逆天 第三十五章 興東城 興東城  
   
第三十五章 興東城 興東城

g,更新快,無彈窗,!

雇傭一輛馬車,逃離了一年四季都寒冷依然的寒城,直奔興東城.邊城這次的路線是由寒城出發先至興東城,進入興東山,沿山向南進入大因國和後楚交接處的寒熾山脈,抵達後楚.

其實邊城他們是可以不去興東城,由寒城直接向寒熾山脈行進的,但相對于他們橫跨大陸三分之一的路程,寒城離興東城也沒有多遠了.更何況,邊城去興東城是為了見一個人.

在馬車上,邊城幫助白瑾突破了引氣初期,也就是說白瑾已經踏入了修真者的門檻.兩個人,一個默默體悟著冥王金鍾禦和庚金固化,另一個努力穩固著自身的靈力.車內靜悄悄的,車夫也不多嘴,只是默默地駕著馬車.

途中經過了幾座小鎮,這越是遠離帝國中心的城市越是荒涼.邊城一行人餓了就吃,渴了就喝,困了就睡,一路倒也平靜無事,就這樣又過了幾日,興東城,到了.

下車後的邊城再看這座城市,雖然和東空城沒法比,但是比一路上那幾個小鎮子可要強的多.由于不是戰爭時期,守門的將士也不怎麼盤查,直接就把兩個人放了進去.興東城的大街上已經有了幾分繁華的意味,這對于這座邊防城市來說實屬不易.邊城走著走著,就看到了許多記憶中的地點:城內一條橫穿而過的河流,標注著童叟無欺字樣的糧店,當然,還有最難忘的,餓昏在街頭,曾與白瑾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這就是興東城,邊城當年走的時候還是個懷有複國夢想的隱忍少年,而如今,他已經有了複國的實力,他也無需再隱忍.

循著記憶中的路線前行,邊城很快就找到了張氏面館,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張氏面館並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樣生意興隆,反而是冷冷清清,就連門面都有破損之處.眉頭微皺,邊城心道難道是張爺爺不在這里干了?帶著疑惑,邊城帶著白瑾踏進張氏面館.

只見屋內一個人也沒有,桌椅竟然有的已經碎成幾片木板.一名小老頭正趴在櫃台後面,用恐懼的眼神看著進來的一男一女.這老頭不是張老漢是誰?

邊城急忙走到櫃台前,"張爺爺,張爺爺你還記得我吧?"

渾濁的老眼透露著驚恐,張老漢的身體漸漸往後縮,"你……是誰?我不認識你."

邊城道:"我是力土啊.你還記得以前在你這里當伙計的那個男孩嗎?"

張老漢似乎是記起來有這麼一回事兒,仔細看了看邊城,"沒錯,是你,是你!"

邊城急忙問道:"張爺爺,這里怎麼變成這幅模樣了呢?你能跟我說說嗎?"

"哎,一言難盡啊."張老漢長歎一聲,佝僂著身子從櫃台後面走出來,搬了兩個好一點的椅子讓邊城白瑾坐好,自己又找個椅子坐下,繼續說道:"你走了之後啊,我又雇了一個伙計,這個伙計雖不如你勤勞能干,但也將就能用.誰知過了幾個月後,興東城里開了一家名叫得月樓的飯店,什麼都賣,可過了一陣子他們發現自家的其他食品都賣的不錯,唯獨這面食一塊是怎麼也賣不出去.他們仔細一打聽,面食賣不出去的原因是因為興東城內有家名叫張氏面館的飯店做面食做的太好.得月樓的老板心狠手辣,雇了十幾名游手好閑的潑皮,找到我這小店,不由分說就是砸,這麼一鬧哪里還有客人敢來我小店吃飯啊."

"竟然還有這等事,張爺爺,你沒將這事兒狀告官府嗎?"邊城皺眉道.

"官府有什麼用啊,這里是東空帝國的邊陲,山高皇帝遠,王法在這里根本說不通.得月樓的老板估計早就跟官府打好了招呼,論財力,我小老頭怎麼能和他比呢."張老漢咳嗽了幾聲,"反正我小老頭也沒有幾天活頭了,他們愛怎麼鬧就怎麼鬧吧."

邊城剛才進來就看到張老漢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前,也許真的過不了多久就油盡燈枯了.可自己既然都來了,是時候該報答一下張老漢了.

"爺爺,把你的右手遞給我."邊城伸出手,說道.

雖然不知道邊城要做什麼,但張老漢心里十分相信邊城不會害他,于是伸出右手,遞給邊城.

食中二指伸出,邊城感受了一下張老漢現在的血脈情況,調動體內一絲微弱的靈力,通過食中二指注入張老漢的身體,邊城控制著那一絲微弱的靈力在張老漢蒼老脆弱的經脈里散化為一小蓬靈氣散開.

非是邊城吝嗇,是這凡人之體由于沒有修煉過功法,經脈本就脆弱,只能承受普通血氣的沖擊,而張老漢由于年事已高,經脈更是脆弱不堪,因此邊城控制住了一絲靈力散化為靈氣,足以將張老漢這具蒼老的身體改善一番了.

張老漢此時只覺體內宛如有道道涼風輕輕吹過,不僅身體一輕,就連眼睛都恢複幾分明亮,身體似乎也更有力氣了似的.

再傻的人也知道自己得了莫大的好處,張老漢當下竟直接跪在地上,給邊城磕起頭來.邊城急忙把張老攙扶起來,"張爺爺你這是干什麼,折煞我了."

"力土啊,你這些年在外面過得可好?"張老漢坐回椅子,問道.

"還好,學了些小法術."邊城謙虛道.

"小戲法啊,學戲法好,不用屋子,在街頭就能賺錢."到現在張老漢也沒明白什麼是法術,直接就以為是戲法了."這位像天仙般的人兒是……?"

"是我妻子."邊城看著一旁偷樂的白瑾,說道.

"好!太好了,早點成家是好事兒啊,可以早點生個娃.一家三口,多好啊."對于張老漢來講,幸福生活,就是老婆孩子熱炕頭.所以他也希望面前這個善良的年輕人能擁有這樣的生活.

白瑾聽著聽著就羞紅了臉,真是的,那什麼還沒做過呢,哪來的孩子.

"嗯,我們會努力的."邊城不願傷了老人的一片好心,一本正經地回答道.

白瑾:"……"

"呦,張老板,今兒個客人不少啊."

一道極不和諧的聲音響起,十幾號光著膀子,扛著鐵刀木棍的無賴潑皮破門而入.為首的男子身材不高,手里握著一把油膩肮髒的折扇,樣貌極盡猥瑣.環視全屋,他很快發現了座中柔美聖潔的白瑾,呆了一呆,

然後突然淫笑了起來,"兄弟們,今天咱們好福氣,不僅能狂砸一通泄憤,而且還能吃到一盤美味大餐嘿嘿."

剩下的潑皮們聽老大這麼說,不由得都淫笑了起來.

直接把邊城無視了,潑皮頭頭走到白瑾身邊,不忘附庸風雅地甩開折扇,上面的油汙臭氣直叫白瑾作嘔."小娘子,外地來的吧,我怎麼沒見過你呀?細皮嫩肉的,可真叫人憐惜."潑皮頭頭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黃牙,說話時的口氣連張老漢在那里都能聞到.

張老漢見勢頭不好,急忙插身擋住白瑾和邊城,"這位好漢,小老頭明天開始就關門不開了,請好漢高抬貴手,放過我的這兩名貴客,也算給我一個薄面,你看……"

潑皮頭頭呵呵一笑,一臉不耐地看著張老漢,"我說老頭你他媽的活膩歪了吧,想早點死的話我成全你!"伸出手來一把推開張老漢,手已經不安分地摸向白瑾的香肩.

白瑾驚懼之下,全然忘記自己已經是個引氣初期的修士了,光憑她現在的靈力,就能一拳一個把這些普通人撂倒.眼見那混混的髒手就要碰到白瑾了.一只粗大有力的手掌狠狠捏住了那潑皮頭頭的右臂,那潑皮抬頭一看,正對上邊城那雙殺氣升騰的雙眼,"你敢動瑾兒一下試試?今天不給你們點教訓你們就不知道什麼叫王法!"說著,邊城雙手都抓在那混混頭頭的右臂上,雙手加力,只聽咔擦一聲脆響,那混混頭頭的右臂竟然被邊城生生掰斷!

劇痛傳來,混混頭頭的聲音無異于殺豬,鬼哭狼嚎下,混混頭頭嗚咽著吼叫:"還愣著干什麼,上,殺了他!"

後面的混混們已經傻了,聽到老大命令,這才揮舞著棍棒刀槍劈砍向站在那里的邊城.

邊城一臉冷然,心中的理智還沒喪失,當下做出了最正確的判斷.

伸出左手,靈力瞬間調動,金色火焰極致升騰,超高的溫度,讓空氣都變得虛幻了許多,邊城輕輕用左手握住了砍劈而來的諸多兵刃,那些兵刃在炫麗的金色火焰灼燒中漸漸化為飛灰和鐵水……

混混們已經呆滯了,這是人麼這還是,手上能燃燒火焰?他們以為這就是全部了,但之後發生的一幕讓他們終生難忘.

邊城的左手帶著金色的火焰緩緩旋轉,漸漸把所有鐵水融合為一個鐵水球,控制好溫度後,邊城嘴角邪異一笑,右手抓住那個混混頭頭的衣襟,左手把那滾燙的鐵水球拍在了那名混混頭目的頭上.

令人牙酸的刺啦聲響起,漸漸整個面館里傳來一陣烤肉的味道.而鐵水沒了邊城三昧真火的烘烤,遇到常溫迅速冷卻,為混混頭目整個人鍍上了一層鐵皮.

混混頭目已經死的透透的了,按理說其他混混早該跑了,可他們發現自己根本跑不了了,他們現在嚇得連挪動一下腳步都做不到.他們這些混混,沒人見識過這種力量,這種力量震懾著他們的靈魂,讓他們不由自主地顫抖.

向著他們微微一笑,邊城單手拎起鐵皮雕像,往潑皮們那邊一扔,掉在地上發出咣當咣當的聲響.嚇得一眾潑皮直往後退."帶著你們的同伴,以後再也別來鬧事,告訴得月樓的老板,要是他再敢干這些偷雞摸狗的事兒,他的下場,就是這個!給我滾!"

邊城的笑容在他們的眼中比魔王的怒吼還要可怕,十幾個人七手八腳地抬著地上的"雕像",恨不得長了四條腿一樣跑遠了.

張老漢已經傻了,他活了這麼長時間,也沒見過能殺人的戲法,大腦一片空白,他看著邊城,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邊城也沒跟張老解釋什麼,只是讓他明白自己是在幫他就好.和白瑾又在張氏面館待了幾日,確定得月樓這次是真的怕了之後,邊城才帶著白瑾悄悄離開.

夜色中,邊城最後一次回望興東城,這座城市還會繼續發展,還會有許多的悲歡,可這些,勢必與邊城再無瓜葛.想到這里,邊城緊握住白瑾的手,沒入了黑暗當中.

張氏面館,張老漢佇立在門口已經有好長的時間了,他的眼中倒映著月光,心中默默禱告:好人一生平安.

興東城,興東城.

上篇:第三十四章 突破 元神中期     下篇:第三十六章 寒熾山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