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無盡逆天 第三十六章 寒熾山脈  
   
第三十六章 寒熾山脈

g,更新快,無彈窗,!

經過六七天的長途跋涉,邊城帶著白瑾終于進入了大因與後楚交接處的寒熾山脈.這一路上邊城和白瑾以修煉為主,邊城完全掌握了冥王金鍾禦和庚金固化,而對于白瑾,邊城並沒有教他疾行術,疾行術重在速度,說實話也就是邊城練疾行術練的次數太多,對方向的掌控已經達到爐火純青,讓白瑾也修煉這個實在不大合適.幸好邊城想起來師父樊滅曾經告訴他過另一個步法靈決,名叫幽蓮出水.一方面邊城聽名字就覺得這個靈決更適合女性修士,不願修習.另一方面邊城已經修習了疾行術,沒有必要再練一個了.

正好,如今邊城將幽蓮出水教給了白瑾,白瑾雖然入門晚,但聰慧異常,很快就把幽蓮出水掌握了.

兩個人自此之後再走的時候,就分別用上這兩大靈決,每當白瑾力竭的時候,邊城就陪著她坐下來修煉恢複一會兒.

寒熾山脈因為一半的土地極熱,而另一半的土地極寒得名.所謂一方土地養一方人.寒熾山脈人是沒養起來,各種奇珍異果和靈獸倒是養了不少.可以說這片山脈不僅是東勝神州最綿長的山脈,也是最凶險的山脈.所以即是大興與後楚有戰事的時候,兩國的軍隊也會繞過這片區域.

邊城本就不怕這些靈獸,另一方面為了趕時間他也顧不了那麼多,要知道邊翼現在還在東空城尋歡樓望眼欲穿地等待自己的消息呢.只是苦了白瑾,要跟著自己飛速前進.

由于寒熾山脈兩邊的溫差很大,這就造成了一個現象:在寒熾山脈中不斷吹著向南的風,一刻也沒有停過.邊城和白瑾靠在一棵不知道叫什麼名的大樹下,愜意地吹著風,看著寒熾山脈上空不停飄動的云,享受著這片刻的甯靜.從小葫蘆里取出兩張之前備好的肉餅,這儲物葫蘆是個好東西,放進去的東西一點也不會壞,不是這樣的話,這兩張肉餅早就臭了.

肉餅已經冷硬,但對于掌握好幾個火系靈決的邊城來說並不是難題,左手騰起一個小火球,右手拿著冷硬的肉餅放在上面接受烤制,不一會兒兩張散發著肉香的金黃大餅就已出爐.讓白瑾接過去一張,兩個人相視一笑,拿著肉餅啃了起來.

剛剛吃完,只聽密林深處傳來一陣喧嘩,"抓住它!別讓它跑嘍!"喧嘩漸近,邊城拉住白瑾的手躲在樹後,以便能應對未知的情況.不一會兒,只見一只雪白的兔子從兩個人躲藏的大樹旁邊一掠而過.隨後,就有幾名男子怒吼著揮舞著刀跟著跑了出來.

"老大,唉呀媽呀,累死我了,咱們別追了還是."其中一名青衣青年站在原地,說什麼也不跑了.一名黃衣青年拍了拍青衣男子的肩膀,"二哥,咱們總不能接著餓肚子啊.你看老三都要餓成老娘們了."

瘦的跟麻杆一樣的藍衣青年怒了,"誰是老娘們?我還有的是力氣,不知道是誰剛剛還說'不用你們,我自己就能抓到兔子’呢.現在呢?兔子跑了吧!"

"我是說我能抓到兔子,"黃衣青年撇撇嘴,"但我剛才的確是跑的最快的,就差一步,就差一步你們知道嗎?要不是為了等你們,我早就抓到兔子了."

"誰都別說了!"一名紅衣彪形大漢怒吼一聲,"非要來抓什麼靈獸,現在好了吧,連個兔子都抓不到,而且我們一會兒怎麼走啊?"

"不知道."青衣男子聳聳肩.

"我也不知道."藍衣青年搖搖頭.

"我是個路癡,別看我."黃衣青年一臉不耐.

"我們……就朝這個方向走吧."為首的白衣男子用手指了指西方."順著一個方向,總是能走出去的."

"有道理!"其他的四個人紛紛點頭.

邊城斜靠在樹干上,看著面前五個像幾只花蝴蝶一樣晃來晃去的修士,不由一陣無語.當下不由咳嗽了一聲.

"誰,誰在這里?"五名修士眼神不好,聽力倒是一流,手握長刀,環視四周,很快發現了站在大樹前的一男一女.男的霸道威棱,女的花容月貌,正站在那里一臉玩味地看著他們.

"呦,美女好,我叫曹二凡,請多關照."黃衣男子蹭了蹭手,雙目放光地向白瑾招了招手.五個人里白衣老大還算是最明白的,當下把曹二凡推到後面,"有點秩序好吧,別讓外人覺得五行兄弟只是打斗厲害,不懂禮數."聽到白衣老大的話,邊城心里只覺一陣好笑,打斗厲害的他們連個兔子抓不到?

經過一番寒暄,邊城已經弄明白這五個人的大致情況了,這白衣的老大名叫韓大平,青衣的是董老二,瘦得像麻杆一樣的叫王淼,紅衣男子名叫張三明,老五,也就是那個黃衣男子,名叫曹二凡.他們五個人組成了一個名叫"五行宗"的門派.五個人此次進入寒熾山脈是為了殺一頭靈獸,得到其晶核,換些錢財.結果由于所帶干糧不足,又在偌大的寒熾山脈里迷了路,現在是又饑又渴.

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五個人雖然沒餓到要喪命的地步,但既然邊城手里還有存貨,自然不會吝嗇.為五個人每人熱了一張肉餅,一手控火的絕活,讓這五個人為之驚歎.千恩萬謝地吃過肉餅後,韓大平非要拉邊城進入所謂的"五行宗",並許諾要讓他做五行宗的專用廚師.邊城驚恐萬分地謝絕了他的"好意".眼看複國在即,讓我給你們五個草包做廚師,這不是扯呢嗎.

問了問五個人的去向,都說要去後楚.邊城點了點頭,心道去後楚是要向正南方向走的,也就是順著風一直走就行了,韓大平當初還說往西走,寒熾山脈東西方向是最綿長的,往西走,走到猴年馬月也走不到後楚啊.

不過邊城還是好心地說:"各位,恰好我和我妻也要去後楚帝國,不如你們跟著我們一起走."說道我妻這兩個字的時候,邊城有意無意地掃了曹二凡一眼,意思是她是我的女人,你最好別動歪心思.

其實就算這五個人加在一起,恐怕也不是邊城的對手,邊城已經用輪回眼看過,五個人里最強的韓大平和張三明,也才剛剛突破聚丹初期,其余的那三位都是引氣中期,就以這樣的實力,還妄想著殺靈獸……不被靈獸殺了就是萬幸吧.

其實在這東勝神州里,靈獸畢竟還是占少數,更多的還是繁衍能力極強的普通禽獸,像剛才的那只兔子就是明證.接下來的道路上,一行人竟然遇到了幾只肥肥的野雞.對于邊城來講,無論是抓雞還是儲存都不是問題,所以以邊城為首的"殺雞團隊"逮住了三四只雞,處理乾淨後,被邊城放進儲物葫蘆里.再交給邊城的時候,曹二凡留著口水露出一副戀戀不舍的模樣,被張三明在後面敲了個爆栗,"剛吃完人家的肉餅怎麼還餓呀?以後這幾天還想不想有食物吃了?你以為咱們每天都能碰到這麼肥的野雞啊!吃,吃,吃,吃死你得了."

曹二凡揉著腦袋吐了吐舌頭,退到後面,不再言語.

一直向南走,順風行走讓幾個人感覺像是乘風飛翔一樣,五行宗的五位只覺得身心舒暢,快意無比.只有邊城越走越是小心,因為他知道,越往南走,可就離寒熾山脈的中心又近了一步,可以肯定的是,這寒熾山脈的最深處,一定是有靈獸盤踞的,只要他們稍有不慎,也許小命就交待在這荒山野嶺之間了.

這就是走近路的危險了,雖然路程短,可危險系數是很大的.

邊城甚至已經嗅出空氣中,有一股危險的氣息,在靠近.他不由抓緊了白瑾的手,輪回眼已經悄然開啟,金光閃爍間,前方的路況已經毫無遺漏地展現在邊城的腦海.果然不出所料,一道黑影正急速靠近.

"有靈獸,大家戒備好."邊城不敢大意,急忙扭頭轉告眾人.

五個人里曹二凡雖然熱衷于吃喝玩樂,但反應的確不慢,聽到邊城的警告,他的身上第一個亮起了靈力光芒.其他人也抱著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調動靈力.

眾人剛准備好,只聽一聲低吼傳來,前方的草木讓開道路,從里面滾出一個黑影.眾人定睛一看,原來是一頭憨態可掬的小熊,小熊是打著滾從草木里出來的,一雙晶黃色的小圓眼清澈明亮,一身並不長的棕色毛發在風中微微抖動,舔了舔熊掌,一臉好奇地看著面前的七人.

"嗨,我以為什麼危險的靈獸呢,原來是一頭小熊."曹二凡當時就撤了靈力,"沒意思."

"老五,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董老二目光灼灼地說道,"麻雀雖小,也是塊肉,何況這只要是靈獸,就必定在死後出現晶核.如果遇到大的靈獸,我們也未必能打過.依我看就這個得了,咱們聯手把它做掉,晶核賣的錢平分,怎麼樣?"

"我同意."張三明陪著大伙已經在這一片轉了好幾天都沒遇上個靈獸,心中正是焦躁,故而對董老二的提議雙手贊成.

老大韓大平一看兩個兄弟都這麼說了,而且說的也的確有點道理,當下拍板道:"就這麼定了."回頭問邊城,"這位兄台,不如你也出一份力,晶核賣的錢到時候也分你一份."

邊城皺了皺眉頭,說道:"謝謝兄弟好意,但我想告訴大家,請你們不要這麼做.這分明是一頭剛出生幾個月的靈獸,他的父母或者其中的一位就在這附近.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動它."

雖然邊城還未曾為人父母,但他也能想象到有了孩子之後,父母對孩子的那種護犢之情,況且這種靈獸看起來並不凶殘,應該是好的靈獸,因此他極力勸阻五個人殺它.

小熊微微擺動著腦袋,它聽不懂面前的人們在說些什麼,因而好奇地看著七個人.

"小熊多可愛呀."白瑾的眼中滿是母性,她輕輕松開邊城的手,走向前面的小熊.邊城心中一緊,"瑾兒小心."急忙跟了上去.卻只見那小熊用碩大的頭顱輕輕拱著白瑾,樣態非常親昵,白瑾滿臉笑容地撫摸著憨頭憨腦的小熊,心里滿是歡喜.

可就在這時,五行宗一行人的老大韓大平的一聲叫喊撕破了這一瞬的美好,他喊道:"邊城兄弟,你趕緊帶著弟媳上一邊待著,你們不想殺它,我們五兄弟可要動手啦!"

上篇:第三十五章 興東城 興東城     下篇:第三十七章 龍鱗玄陰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