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無盡逆天 第四十二章 陰陽寒熾湖  
   
第四十二章 陰陽寒熾湖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恐怕就是力的極致了吧."看似輕飄飄的一掌,竟然能發揮出如此威力,也難怪邊城會發出這樣的感慨.

聽到這句話,馬義笑著搖了搖頭,"你說這是力的極致?那你真是辱沒了力之極致這四個字了.力是一切靈決甚至一切物體運轉的根由,而力的極致,能將十分的力氣施展出十二分甚至更強的效果!倘若有人真的走到了那一步,天上地下,大可去得!"

邊城在一旁聽著,心中已堅定了學習力之奧義的意念.雖然馬義教的並非靈決,而是力的運用法門,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力之奧義的價值,遠遠高于一些靈決.

馬義先傳授的是力之轟,也就是剛剛一掌擊碎樹木的法門.聽起來容易,當邊城當真開始練上的時候才知道,力道並不是那麼容易支配的,特別是摻雜了靈力的力道,很難被控制到均勻分布在手掌之上的程度.

但這並不是說邊城的悟性不高,饒是馬義,也是在不斷的摸索中才練就如此絕技,邊城想通之後也不心急,只是仔細體悟著.時間飛逝,一轉眼就到了傍晚.邊城的肚子早就餓的咕咕叫了,但沒有辦法,丘引師祖有令,就是不讓吃東西.真搞不懂師祖不吃東西怎麼還能那麼胖……

馬義卻是一點都不餓,竟然出了石堡圍著石牆跑起圈來,邊城只好祭出疾行術跟在馬爺爺的身後,心中暗自腹誹哪里有這麼矯健的爺爺,眼睛卻冒著金色光彩看出馬義跑動的訣竅.原來馬義並沒有施展任何靈決,一道黑煙般的速度完全歸功于馬義將力之轟運用到腳下,再加上馬義雄厚的靈力作為支撐……

當邊城累得快要在地上爬的時候,馬義終于停下了腳步,看著邊城直喘粗氣的樣子,精力充沛的馬爺爺哪里會讓邊城歇著,將邊城領回院內繼續特訓.此時,天已經黑了,邊城不知是天太黑還是自己太累的緣故,怎麼也看不見馬義那張臉,要知道馬義本來就黑,身上還穿著一身黑,在這個無月的夜晚,馬義整個人就和隱形沒差多少.馬義在黑暗中看著向沒頭蒼蠅左右觀望的邊城,臉色一僵,直到邊城一頭撞到馬義的胸膛時,馬義終于忍受不了了,心中狂吼我有那麼黑嗎,有那麼黑嗎.嘴上卻吼道:"回屋睡覺!晚上不練了."

撞到馬義,邊城自己還嚇了一跳呢,一聽說晚上不練了,歡呼著回了石樓.到自己昨晚休息的那間門口,卻見師祖丘引笑眯眯地站在門口,"去找一間別的屋子去!這間給小瑾瑾用了."

看來自己這位師祖是玩真的啊.邊城悻悻地找了另一間屋子,但以邊城的性子,怎麼可能善罷甘休呢.待到夜深之時,邊城的雙眼猛地睜開.原來邊城自進屋開始就沒有睡下,而是默默運轉東紫修心決以及不死神功恢複體內靈力.邊城一直計算著時間,約莫這個時間丘引和馬義都已入定,這才下了石床,躡手躡腳地走了出來,剛走出沒幾步,就覺得自己的頭撞上了什麼東西.抬頭一看,正是馬義那張黑乎乎的臉.

"好吧,我服了."邊城哪里會料到為了防止兩人偷偷見面,丘引和馬義竟然搬到樓上了.實在想不明白此舉的用意,邊城也就不再多想,回到屋子里繼續修煉靈力.

之後的每天都是周而複始地練習力之奧義,修煉恢複,練習,恢複,再練習……直到第八天的時候,邊城終于完全掌握了力之轟,而且也漸漸學會了如何用靈力抵禦饑餓感,補充自身的消耗……

這是來到寒熾山脈中心的第十九天中午,陽光出奇的明媚,一名黑發青年站立在一塊高約兩米的巨大山石旁,黑發青年的目光堅定,渾身湧動著極為霸道的氣息,那氣勢仿佛是一頭陰冷威棱的猛虎,下一秒,黑發青年的雙手動了,那雙手在空中帶起一個美麗的圓弧,幾經轉折,最後化作兩枚拳頭,印在面前的巨大山石上,只聽見"嘭"的一聲巨響,山石的中央,多了兩個車輪大小的孔洞,碎石也簌簌地掉了一地.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沒有人會相信,這是純力量所造成的破壞.

黑發青年做完這一切後,一臉漠然地站直了身體,輕輕地舒了一口氣.此時,他的身後傳來鼓掌的聲音,"你小子的悟性真不賴,這麼快又把力之破掌握了,老丘徒弟的眼光真不錯."依然是尖利的聲音,但在此時的邊城聽起來卻沒有了最初時候的刺耳,反而有一種親切的感覺.

"馬爺爺過獎了."這是邊城的真心話,馬爺爺三個字也叫得格外實誠.除了最初馬義的好色給邊城帶來極不好的印象,這些天來的接觸讓邊城感受到馬義的真摯.他是真心將自己會的傳授給邊城,而非敷衍了事.

"走,咱們可以去見老丘了."馬義嘿嘿一笑,"跟我來."

一想到能見到瑾兒,邊城的心中就是一動.一晃可是十九天了,十九天都沒有看到瑾兒的音容笑貌對邊城來講無異于煎熬.心潮澎湃地跟著馬義來到丘引和白瑾特訓的地方,邊城一眼就看到了那道身影.她身著一襲白衣,背對著他,騰挪轉移,飄逸若仙.控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邊城大喊道:"瑾兒!瑾兒!"

聽到十幾天來都沒有聽見的聲音,白瑾先是一愣,畢竟說好兩人不能見面,白瑾不相信來的人會是邊城,可當她回頭一看,映入眼簾的可不就是總在自己夢中出現的男子麼?漂亮明亮的眸子里漸漸起霧,白瑾朝著邊城奔跑過去,鑽進邊城的懷里,"邊城,真的是你嗎?"

"是我,當然是我.好久不見,委屈你了."邊城語氣歉然,環著白瑾的雙臂又緊了緊.

"咳咳."一旁胖乎乎的師祖咳嗽幾聲,兩個人趕緊分開,"才多久沒見面就這樣了?搞得跟誰欺負了你們似的."

"知道我把你們倆彙合到一處是要做什麼嗎?"丘引問道.

"一定是師祖見我二人相隔不遠卻不能相見,師祖深受感動,于心不忍,才讓我二人相見的."邊城一本正經地回答道.

丘引臉上的肥肉顫了顫,額頭升起三道黑線:"感動,不忍你個頭啊!哪里感動到我了?"

"我今天叫你們倆來,是要送你們一項福利."丘引呵呵一笑,說道."想必你們也看到了,你們的面前有一片奇異的湖水."這石堡中央紅藍分明的湖水邊城和白瑾早就注意到了,只是心中奇怪,這些天又加緊訓練,哪里有閑心管它水紅水藍呢.

"這片紅藍分明的湖,名叫陰陽寒熾湖.這湖的前身,只是一個盛滿雨水的水坑.由于地理位置恰好在寒熾山脈的中心,山脈南部的炎氣以及山脈北部的寒氣漸漸向這水坑彙聚,寒氣漸漸凝聚為陰露,炎氣則凝聚為陽露.陰露陽露相遇其中並沒有相溶,而是分庭抗禮,保持平衡.由于山脈北部和山脈南部的寒氣炎氣大致相當,就在這寒熾山脈中心曆萬年而形成此奇觀."丘引細心地講訴著陰陽寒熾湖的形成過程,話鋒一轉,丘引繼續說道,"這陰陽寒熾湖的每一滴湖水,都是天地精華凝聚而成,所以,用天材地寶來形容它不遑多讓.我現在要求你們從兩邊進入湖水,走到中央.邊城體質純陽,走藍色湖水這邊;白瑾體質純陰,走紅色湖水這邊.聽明白了嗎?"

邊城白瑾對視一眼,向丘引點了點頭.丘引不會無的放矢,讓他們進去必然有道理.當下白瑾由丘引引導,邊城由馬義引導,分別走到紅,藍湖水邊緣.遙遙對視一眼,兩人同時邁出了第一步.

剛把脫掉鞋的腳觸及藍色的湖水,邊城只覺得一陣比龍鱗玄陰熊的玄陰之血還要冰冷幾分的至極寒意直直刺入身體,嚇得邊城趕緊在體表布上一層銀灰色的靈力來保護自己.有了靈力的護佑,邊城與腳下的寒意徹底隔絕開來.另一邊的白瑾也是一樣,當感受到腳下湖水的熾熱,她毫不猶豫地釋放出自身散發著淡淡紫色的靈力保護自己.兩個人緩緩前行,直到中間那道分明的界限時,兩個人才停下來,而這時,紅藍雙色的湖水已經沒過了兩個人的胸口.

這時,丘引雄渾的聲音再次響起,"現在,將你們的雙掌相對,仔細感受對方體內的變化."

邊城和白瑾按照丘引的要求,將雙掌在液面上空相對.相對的那一霎,兩個人都閉上雙眼,感受著對方的體內的變化.當第一絲屬于邊城的銀灰色靈力沒入白瑾體內的時候,邊城感受到的,有溫暖,有柔韌,還有一點依賴.而白瑾感受到的,有溫柔,有霸道,還有一絲執著.兩個人不約而同地一震,都睜開了雙眼,又緩緩閉上,仔細感受這神奇的一切.在紫色與銀灰色靈力互相交流中,邊城和白瑾感覺對方的精神世界正前所未有地向自己敞開,邊城從小到大發生的事情如電影一般一幕幕在白瑾腦海中放映,而白瑾的生活也一樣如此.他們都發現,對方從沒有騙過自己,濃濃的愛意在兩人之間流淌著,他們已經完全把外界拋開了.

丘引點了點頭,"這麼長時間沒有讓他們見面沒錯,這樣他們的心里只有對方,雙修之境竟然一步跨入.嗯?那是什麼?"

只見邊城懷里彩光一綻即逝,一個葫蘆狀的靈寶搖搖晃晃地升到半空中,突然從瓶口吐出兩枚光團.之後化為一道流光重新回歸到邊城的懷里.

兩枚光團一黑紅,一暗藍,不停閃爍著光華.黑紅色的光團飄到白瑾的頭上停下,而暗藍色的光團飄到了邊城的頭上不動.幾秒之後,兩件物品散去光華,露出了本來面目.

黑紅色的光團之中,有一株通體漆黑的藥草.而暗藍色的光團中,是一塊暗藍色的晶核.正是被邊城扔在儲物葫蘆里的千年暮芝和龍鱗玄陰熊的晶核.

上篇:第四十一章 力之奧義 下     下篇:第四十三章 與此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