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無盡逆天 第五十九章 易風候李散 上  
   
第五十九章 易風候李散 上

g,更新快,無彈窗,!

戰場上面突然寂靜下來.

每個人都看到了那血腥卻震撼的一幕,特別是後楚帝國白虎軍,這是大多數人第一次看到他們主將之子的神勇,不由得熱血沸騰.

不知道誰先高喊了一聲,"嘯風戰神!無敵!"緊接著無數的後楚將士們將手中兵刃高高舉起,"嘯風戰神,無敵!""嘯風戰神,無敵!"

白嘯風將大戟從敵將身體拔出來,狠狠地插在雪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白西愣愣地看著面前這個渾身浴血的男人,當他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再顫抖的時候,輕輕地說了一聲:"大哥."

聽見這聲大哥,白嘯風仰頭看著馬背上面的白西,只是輕輕地道了一句:"加油."然後將鐵戟舉高,"白虎軍的兄弟們聽著!我們有了內奸告密,才在這場戰斗中處于不利的地位.但我相信,我們後楚帝國的白虎軍,是整個東勝神州最強的軍隊!為了證明這一點,就讓敵人的鮮血,塗滿在我們的刀刃之上!殺!"

士氣前所未有地升騰,每一名白虎軍的士兵眼睛里面都流淌著無盡戰意,昔日的兄弟戰友,就是被這些敵兵無情斬殺,複仇的時刻到了!

我們白虎軍,是東勝神州最強的軍隊!沒有任何敵人,能夠阻擋我們的腳步!

于此同時,安城也迎來了一支後楚的軍隊,這只軍隊由征北大將軍秦征及兵部侍郎黃俞風率領,聲勢浩大,安城守將是一名武將,不知死活地出城迎戰秦征,被秦征用佩刀斬于馬下.安城副將哪里還敢出城,城門緊閉,秦征便命令大軍圍城不攻.

夜里,秦征手挽一卷兵書在昏黃的油燈下看書,冷風不時從帳外鑽進來,火苗映在牆上的影子不時跳動.這時,大帳外走進一個人來.秦征抬頭,微微一笑道:"俞風,不在你的帳內好好休息,怎麼跑到我這里了?難道是想到了攻城的好辦法?"

黃俞風也是微微一笑,道:"不愧是後楚征北大將軍,這麼晚了還一直想著如何破城,俞風佩服."走到秦征身後,黃俞風問道:"將軍看的可是《天禦兵書》?"

秦征將兵書合上,"讓你猜中了,這就是……"

一股鮮紅的血液驟然噴湧而出,濺在大帳上面緩緩流淌,看著滾落在地一臉平和的秦征的頭顱,黃俞風將刀擦淨插入腰間的刀鞘內,臉上盡是貪婪暴戾的神色,"哈哈哈,秦征北啊秦征北,沒想到你這麼一位帝國支柱,無雙悍將,竟然死在了我的手里,哈哈,五年了,我這五年的隱忍沒有白費,哈哈哈哈."提起秦征的頭顱,黃俞風收起面上的得意之色,對著帳外叫道:"你們進來吧."

話音剛落,帳外又走進兩名士兵,其中一名手里捧著一個四方木盒,兩人進帳之後看著眼前的場景就是一哆嗦,木盒險些掉在地上.他們當然知道秦征一定會死,但卻沒想到這名帝國悍將會死得這麼難看,況且兩個人在秦征這支軍隊里面有一段時間了,深知秦征愛兵如子,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好將軍.此時見到將軍已死,心中竟然有些不忍和傷感.

"還愣著干什麼,"黃俞風的面上有些不快,"裝上這厮的人頭,咱們趕快往龍岩城趕路,到了龍岩城,你們就可以封官領賞,哈哈."

而遠在後楚帝都南天城的皇宮中,南宮問天突然從夢中驚醒,在夢里,他似乎看見自己的皇宮的一個支柱轟然倒塌,所有的後楚君臣慌亂四竄,狼煙四起,烽火滿地,在破敗的後楚宮殿上面,漸漸升起一道紅色的光芒,這光芒似乎對這宮殿無比留戀,但卻不受控制地離開.

從夢中驚醒,南宮問天竟然發現自己的臉上淌著兩行淚水,身旁的妃子急忙起身問候他,但他卻什麼也聽不到了朝妃子擺擺手,示意自己沒有事,而後他靜靜地走到窗前,望著北方,心中默默祈禱前方的戰事能夠順利.

這個世界最殘酷的地方就在于,誰也無法預知下一秒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于是就產生了人世間的悲歡,有了那麼多奇妙的故事.所以很多人相信命運,也就是在接受這世界的殘酷.

戰火在邊境燃起的消息很快傳到了龍岩城及龍歸城.此時,龍歸城內,聚集了大隊裝備精良的軍士,在龍歸城的城頭上,站著一名青年男子,男子一頭黑發在寒風中舞動著,濃眉之下,金色的眼瞳中盡是興奮的神色,瑩白如玉的皮膚上面自然流轉著一股股淡藍色的氣流,天藍色的披風在男子身後飄動,彰顯出整個人的霸道氣質.而在這名男子的身邊正站著一名一身白衣的柔美女子,女子暗紅色的眼瞳里面凝著對那男子的款款深情.這一男一女自然是邊城和白瑾.而在邊城和白瑾的身後,正站立著五個人,這五個人分別是邊翼,龍歸城主,龍歸守軍將領俞劍聲,龍淵將軍之子,占山為王數年,被邊因視為眼中釘的李彥鵬,大興死士隊長沈驍海,大興皇朝國師丞相郭開川之子郭慧凡.

這五個人,是要跟隨邊城進攻龍岩城的,至于房老,則被邊城安排在龍歸城,處理一切傷員,兵器,補給的問題,房老對于打仗是一竅不通,但是他對于這些問題,還是能處理得很好的.

邊城靜靜地看著城下的軍隊,心中感慨萬千.這支軍隊是由龍歸守軍,龍淵部的義軍,大興死士,大興舊軍混雜而成,能組成這樣的規模實屬不易.想到這里,邊城金丹處分出一絲微弱的靈力,將靈力運到聲音之中,對著城下的將士們說道:"大興帝國本是一片和睦平靜的淨土,怎奈二叔邊因在我父登基之後弑兄篡權,以殘暴的手段統治了大興並改國號為大因!這些年,有多少無辜的人為了大興,犧牲了自己的生命;有多少人在忍氣吞聲,只為了一個重振大興帝國的機會;有多少人奮起抗爭,不惜將熱血灑在這片摯愛的土地?將士們!現在我們正見證著一個偉大的時刻!從今天開始,那些曾經背叛帝國的人就要接受我們的審判!讓我們每個人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形成一柄利刃,沖破這片土地上盤亙的罪惡!大興崛起!"

城下的將士們聽著邊城那渾厚的嗓音訴說著令人熱血沸騰的話語,紛紛將手中大興龍旗立起揮動,一齊喊道:"大興崛起!大興崛起!"

攤開雙手下壓,示意眾人安靜下來,邊城命令道:"大興軍團聽令,全體將士,直搗龍岩城!"

"是!"隨著龍歸城的城門緩緩打開,大興軍團如潮水般湧向城外,而邊城等人也迅速下城,跨上戰馬,直奔龍岩城而去.

還不到半個時辰,大興軍團踏著滿地的落雪降臨到龍岩城之外.龍岩城城門緊閉,城樓上的士兵也並無驚慌之色,邊城暗運輪回眼遠眺,發現早有士兵去皇宮內通報軍情,而他的二叔邊因正和一名眼睛上纏著繃帶的華服男子騎馬趕往城頭.

邊城看到那名眼睛上面纏著繃帶的男子,心中就是猛地一顫,他永遠也忘不了這個人,就是這個人,以一張靈符將龍岩城轟破,讓邊因能夠得逞殺了父親,讓邊城國破家亡,卻也改變了邊城的人生軌跡,迫使邊城走向修真之路.馬上就要和仇人相見,邊城怎能不為所動?

一旁的白瑾從裘皮大氅里伸出一只手來握住邊城的手,邊城回頭看了一眼白瑾,她雖然什麼都沒說,但他在那一瞬卻明白了白瑾要說什麼,他點點頭,平複一下心情,靜靜地等待著那兩個人的出現.

沒過多久,在龍岩城的城頭上,果然出現了兩道身影.邊因穿著一襲黑色的龍袍,腰間配著邊緒曾經最喜愛的那柄寶劍.而李散則一臉哂笑地看著龍岩城外一萬多名大興軍團的將士們,在他的眼里,這些人不過是一堆飛灰罷了,不足為懼.

邊因在深宮中呆的久了,身體有些微微發福,右手抽出腰間寶劍,指向城下的大興軍團."邊城!我的侄兒,你出來,讓叔叔好好看看你!"

李彥鵬神色冷峻,右手從箭囊里摸出一支箭來,左手中緊握著的雕弓就要舉起.邊城眉頭微皺,用手示意李彥鵬將弓箭放下,雙腿微微施力,胯下駿馬輕嘶一聲,向前走了幾步.

"呦,侄兒,這些年不見,身體壯實了許多啊,看來你不適合吃精美的禦膳,而是該去吃那些窩頭咸菜啊.生來就是個賤命,非要去爭一爭天命,你這不是找死是什麼?"邊因言語刻薄,嘴上多了一抹邪笑,引得守龍岩城的軍士們哈哈大笑.

"這些年算你走運,我派了那麼多人在帝國境內找你都沒能找到你,想來你是逃難去了別國,大侄兒,你說你逃難就逃難吧,二叔仁慈,可以饒了你一條狗命.可你偏偏自己找死,那二叔就幫不了你了……"

邊因掃視一圈大興軍團,呵呵冷笑,"怎麼,糾集了這麼一幫亂黨就以為能夠攻破我的龍岩城?笑話!"

"噢,對了,有些事情我還讓你知道,"看著沉默不語的邊城,邊因的心里竟然無比痛快,"二叔心好,將大哥的遺體燒成灰燼,而後將這些灰燼灑在我的寢宮的地上,以便我每天都能踩上幾遍,哈哈哈哈!"

"陛下!"邊翼當先嘶吼一聲,眼前一黑,險些昏厥.他跟隨邊緒時間最長,非常崇敬這個仁厚堅毅的男人,此時聽聞邊緒落得這樣的下場,邊翼的心中五味雜陳.

而大興軍團的將士們幾乎爆炸了,按捺不住心中的憤怒,紛紛破口大罵,恨不能現在就殺上龍岩城頭,將那個囂張丑惡的嘴臉撕碎.

"安靜."邊城面色沉得仿佛能滴出水來,簡單的兩個字讓所有人的心神都是一顫,頓時鴉雀無聲.

"二叔,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這麼叫你了.你知道嗎,在我很小的時候,爺爺曾經跟我說你二叔是個罕見的將才,手段果決,用兵大膽,可堪大用,未來一定會是帝國的支柱,哪里知道最後會變成這樣,你不僅殺了信任你的兄長,破壞了平靜祥和的帝國,而且隨意殺人,恣意妄為.倘若你是個明君,將國家治理得比爺爺在世的時候都好,那我也認了.可事實並非如此."

上篇:第五十八章 血染 破軍 下     下篇:第六十章 易風候李散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