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無盡逆天 第一百六十八章 風雨夜涼 上  
   
第一百六十八章 風雨夜涼 上

g,更新快,無彈窗,!

在萬妖谷中一處高地上,一道粗長的明黃色光帶不停在明暗之間切換.而在這不斷閃爍的光華掩映下,不時顯現出隱沒在黑暗天色中影影綽綽的一些人.

九位東勝神州最強宗門的宗主並肩立于高地之上,各自的臉上都帶著擔憂不安的表情.昏暗的天穹上面不斷搖落細密的雨滴,打到地上,使地面的泥土更加泥濘,竟是有了雨不停歇的跡象.

"單宗主,咱們這道撤退靈符看起來已經油盡燈枯,要不要再燃起一道?"靈符教的教主靈書道人問道.

"不必著急,"單浩霆擺了擺手,衣衫在風雨之中巋然不動,歎道:"先統計一下在場的戰隊還有多少吧."

聽了此話,清寒道長暗自皺起眉頭,幾乎是一下子就想起了不久之前看到的慘狀,饒是以清寒道長的定力,胃中也不由一陣翻滾.

"第一戰隊何在?"靈書道人朗聲問道.

"第一戰隊在此,我是隊長鍾巨靈,隊員共四人,安全撤回."

"第二戰隊何在?"

"……"

……

"第五戰隊?"

沒有人回答.

"第五戰隊何在?"靈書道人又問了一遍.

除了風雨聲,人群中沒有發出任何聲響,靜得可怕.

邊城的眸子里閃過一絲黯然,低聲道:"看來,這第五戰隊的隊員,恐怕都葬身谷中了."

海棠,白瑾,雷浩,孔伊夢面面相覷,表情不一.

……

沒過多久,靈書道人便統計完了在場的弟子人數.而對于統計出來的結果,幾位宗主都難以接受.

除了第一戰隊,左側翼的第五戰隊,第六戰隊,第七戰隊,十四,十五,十六,十七戰隊,都不知去向,恐怕已經全部覆滅.

也就是說,前來萬妖谷的年輕弟子中,近三分之一都葬身在此.而這樣的變數,僅僅在幾個時辰中就發生了.

聽聞結果,弟子們一片哀聲.不少人一想起以前在宗門中,和自己相處融洽的朋友,化為了一灘灘血肉,便悲從中來,眼淚,也不由自主地伴著雨水一齊滾落.

雖然早就料到會有傷亡,但這一刻真正降臨的時候,邊城竟然有種莫名的悲傷,他望著高地上戚戚然的幾位宗主,心中暗道:若不是你們執意來這萬妖谷屠戮靈獸,也不至于有今日的悲痛.

也許這就是,因果吧.

邊城正自思忖間,只聽聞身後有低聲的啜泣.轉身一看,原來是孔伊夢.此時孔伊夢雙眼微紅,梨花帶雨一般.邊城急忙過去詢問,原來在那十六戰隊中,有一名合歡門的女弟子,在宗門中二人是閨中密友.此時聽聞自己的好朋友葬身在此,她心中的悲痛可想而知.

邊城搖了搖頭,用手輕輕拍了拍孔伊夢的香肩,道:"伊夢,堅強些,你還有我們呢."

孔伊夢抬起頭,美眸注視著面前男子堅定的目光,輕輕地點了點頭.

而此時,一雙陰毒的眼睛就在他們的身後不遠處,噴著嫉妒的火.

展陌用手擺弄了一下自己耳朵上的耳環,眼珠滴溜溜轉了兩圈,大叫道:"單宗主,我有一事稟告!"

單浩霆在這萬妖谷一行中雖然有所圖,可是如今來的修士折了三分之一,他的心里也並不好受,只見他挑了挑眉,淡然道:"有什麼事就說吧."

合歡門的宗主徐燦荷就在單浩霆的身邊,看見說話的是展陌,她的眉頭就是一皺--這個宗門敗類,又要耍什麼花樣?

展陌感受著四周聚集到自己身上的目光,一種優越的存在感油然而生,他大聲道:"在之前的幾天里,有人不顧修真者的集體利益,在關鍵時刻竟然倒戈相向,救走了一只垂死的蒼耳靈猿.說不定,我們那些死去的兄弟姐妹們,就是他救的那只蒼耳靈猿殺的!"

"嘩--"聽了這話,人群險些炸了,不少人義憤填膺地叫道:

"是誰,把他揪出來!"

"快說出他是誰,我特麼把他打死!"

"對,把他找出來,一人踹上他一腳才解恨!"

"……"

雷浩,海棠對視一眼,將犀利的目光投向添油加醋的展陌,如果目光可以殺人,展陌在這一刻,恐怕已經死了一千多次了.

楊冰低著頭,俊美的面龐上閃過一絲陰狠,這條狗,總算為自己這個主人,做了點有用的事情.

蒼耳靈猿……麼?

單浩霆被已昏暗的眼瞳,頃刻間爆出一團精光來.

這次萬妖谷之行,為的是什麼?

最重要的,就是殺死在谷中的那兩只蒼耳靈猿!

可是現在,這個帶著一對耳環的年青人告訴自己,有人將一只將死的蒼耳靈猿,救走了?

"是誰?!是誰做了如此瘋狂大膽之事?你說!"單浩霆驟然暴怒,額頭上有幾條青筋暴起.

看著單浩霆暴怒的模樣,展陌的心中甚是歡喜,面上卻故作恐懼道:"單宗主……這個人的名字……我不敢說……"

"你放心,只要你說的是實情,且有人能夠為你作證,你盡管說!我倒要看看,是誰這樣大逆不道,竟然放走了一只妖獸!"

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展陌不知是笑是哭地道出了那人的名字:

"那人是……邊……城!"

這一刻,整片區域又陷入了一片安靜之中,只有漫天的冰雨,胡亂地拍在土地上,發出小小的聲響.

所有修士都不再議論,也不再瘋狂,只因為那人的名字,之于他們,永遠是座不敢攀越的高峰!

那人的冷酷,霸道,在賽台上所向披靡的氣勢,讓其他修士無法相信,他竟然就是展陌口中那個放走妖獸的叛徒!

"邊城……是你救走了那只垂死的蒼耳靈猿?"單浩霆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

單浩霆記得在出發之前,自己還特地告訴過十六強弟子,注意蒼耳靈猿的出現,如果遇到了,可以用警報靈符通知其他人,一起將之絞殺.

高地上的宗主,窪地中的修士……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一襲白衣的邊城,在他們的心中,認定邊城一定是被誣陷的,作為年輕修士第一人,他沒有必要,也沒有理由這樣做.

邊城完全可以矢口否認,說自己根本沒有遇到過什麼蒼耳靈猿,或者是將經過一五一十地講一遍,博取人們的同情.但白瑾知道,這樣的話,邊城是絕不會說出口的.

果然,邊城的臉上升起一抹淡然的笑容,緩緩啟齒道:

"沒錯,那個人,是我."

上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欽原現世 六     下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風雨夜涼 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