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無盡逆天 第三百七十九章 廿年一夢 一  
   
第三百七十九章 廿年一夢 一

g,更新快,無彈窗,!

時間是一種很美好,卻也很殘酷的東西.我們常常憑借它去獲得一些東西,卻必將失去一些東西.有些時候,那些失去,並非我願,卻是必然.時間改變了太多東西,我們珍惜的,不珍惜的……往往當我們開始在意它的時候,它已經流逝了個干乾淨淨.

……

楊冰當然沒有忘記,從邊城的懷中取下輪回玉玦.那個儲物葫蘆他當然也看到了,可是他用仙力在里面翻了一大遍,也沒看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楊冰知道在孤山之中不可久留,畢竟這里離南邊的洪澤很近.于是他收好酒杯和輪回玉玦,志得意滿地離開了這個地方.

等待他的,將會是一條光明的晉升之路.

等到真正的水神共工修煉完畢,前來孤山探看邊城的時候,卻只看見了一個昏迷不醒的男人.

"邊城!"共工大驚,將邊城一把抄起,放在了床上,對邊城的身體一番檢查之後,以共工在仙界生活這麼多年的閱曆,竟然不知道邊城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他不曾聯想到煉體丹,因為對于二十年前的那件事,他也所知甚少,只知道帝君曾大動干戈,卻最終和解,再多的細節,卻是不得而知了.

共工猜測,這件事情八成就是東昊玉帝干出來的,卻沒有任何理由質問帝君,邊城雖然沉睡,可是還活得好好的,這就讓共工有些無從下手.

"究竟是誰,害了邊城老弟,若是我查出來了,一定要叫他好看!"共工的雙眼泛起兩道冷芒,橫抱起邊城的身體,縱云離開了孤山,直奔水神宮而去.

他不敢把邊城單獨放在孤山,天知道玉帝會不會有下一步動作.

過了些時日,和邊城走得比較近的雷霄仙君,雷幽天君,禦馬監,小白龍,桃源仙君等人都知道了邊城昏迷的事情,可是這件事情只在他們中小范圍地傳播著,沒有形成什麼大的風浪.

他們一致認定是東昊玉帝派人干的,卻也是無計可施,仙界第六人都沒有辦法的事情,他們又能做什麼呢?

……

于此同時,在西牛賀州的伽耶城中.

一名面如滿月,大眼闊口的男子正盤膝坐在菩提樹下,渾身繚繞著金色的光芒,而一名長相清秀,眼神機靈的男人正站在先前男子的身邊,一臉焦急地等待著什麼.

"世間萬物萬色,皆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名者如危崖,雖能登頂,星辰不摘,名消身死而已;利者如尖刀,穿梭世間,真法不得,利多遭忌而已;色者如深淵,初陷雖柔,欲陷愈深,徒增掛牽而已;功名富貴,如同煙云,一切過往未來,無需在意,世間萬物萬色,五光十影,皆在一心之間,心明則幻滅,心暗則神亂,我既無欲無求,誰能亂我本心?明心,自可見性,如去如來,成大道矣!"

坐在菩提樹下的男子緩緩睜眼,放聲大笑,聲音直動九天,無比恢弘的慈和之光在他的身體上驟然閃亮,竟隱隱有普及天下之勢.

一朵蓮花虛影在男子的頭上閃了一下,盡管僅僅是一下,卻令見者失神,忘卻一切煩憂.

這身材稍豐的男子,便是邊城的大徒弟如來了.

"師兄,怎麼樣,成功了麼?"一旁的機靈男人,也就是邊城的小徒弟菩提欣喜地問道.

"嗯,我終于可以把師父的原道念力完善了.我內心中的法則已成,從今往後,你我便專修此道,如何?"如來微笑著問道.

"師兄,你創立的那個佛教可以招人,我也可以繼續和你練下去,不過,師父他的道法衣缽總得有人繼承把?我還是想把重心放在道法修煉上."菩提斬釘截鐵地說道.

"當然可以啦,你說得對,我們兩個人各修一域,師父他老人家看到了,一定會很高興的."如來放目天宇,微微一笑,"不知師父在仙界過得怎麼樣."

"是啊,師父他就算去了仙界,也一定是一名好神仙吧."菩提也抬起頭望著天空,卻看不到那片藍色背後的黑暗,"說真的,我想師父了."

兩個人仰望著天空,眼神里面,都充滿了希望.

他們不知道的是,遙遠的九大神域中的西方佛界,卻因為如來成功踏入佛之一脈,產生了一隙裂痕.

這一年,菩提三十歲,如來三十五歲.

……

五年後,在西牛賀州的東部沙漠上空,緩緩飛過六道人影.

為首的是一名眼神頹廢,身材頎長,有著一頭灰發的中年男子,他雖然形容潦倒,卻時常回頭看看,保證同伴們的安全.在他的身邊,有個比他還高上一頭的肌肉猛男,黑得像是個鐵塔,此時,這黑色鐵塔正不住嘴地說著些什麼,口中噴濺的唾沫,在陽光的照射下,宛如一顆顆璀璨的星子.

"老遲,這也就是你,要是我的話,早就動手揍他了."在灰發男子的身後,一名英俊陽剛的雄偉男子呵呵一笑,伸手牽著一名背負琴囊的美麗女子在天空上緩緩漂浮.

兩人俊男美女,氣質上一熱一冷,倒也是一對良配,仔細看去,兩人的笑容都透著發自內心的幸福.

最後面飛著的,是兩個絕美的女子,其中一名有著一頭異常性感的深藍色波浪卷發,完美的右臉令人驚歎,她的目光垂落在下面的沙漠中,似乎有些傷感;而另一名則身著白衣,腰系彩綾,一頭烏黑的秀發隨風飄動,精致的五官仿佛是接受過美神的祝福,她面帶微笑地看著前方的四人,宛如琥珀寶石一般的暗紅色眼眸深處,卻流淌著淺淡的哀愁,不過比哀愁更多的,卻是深深的堅定.

因為她堅信,不需要多久,也許五年,也許是十五年,她就可以找到那個男人,告訴他自己在數千個日夜里,是如何的想念他.

"前面,就是欲海了,瑾兒妹妹,如果你害怕的話就閉上眼睛,姐姐帶你過去,很快的."

"龍姐姐,我不怕的,謝謝你帶我."白瑾沖著身邊的女子微微一笑,明媚不可方物.

龍嬌兒呆了呆,道:"瑾兒妹妹,我終于知道他為什麼那麼喜歡你了,因為你真的好美……要不然,他不在的日子,你從了本公子怎麼樣?"

"你……去死啦."白瑾臉一紅,懲罰似的伸出手來開始撓龍嬌兒的癢處.

"瑾兒你這個小壞蛋,不要摸人家那里!再鬧的話,我就把你丟下去了!哈哈哈,癢死我了……"

上篇:第三百七十八章 飲一杯未來的遺憾     下篇:第三百八十章 廿年一夢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