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一章 雪殤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一章 雪殤

順治十八年 正月初四

這一年的正月自初一起大雪便沒有停過,已經連著下了四天了,將整個紫禁城籠罩在一片銀裝素裹中。

因著大雪而冷清下來的宮中,這一日竟是一反常態的熱鬧,即使身處後宮最偏遠的冷宮也能感覺到一絲喜慶。

破敗的冷宮中一扇腐朽的門被一只蒼白的手從里推開,一個身著罪妃服飾的女人從里面走了出來,烏黑長發婉轉肩上,另一只手中還端了一個青瓷酒杯。

眉若遠山,眼若秋水,唇若丹朱,平心而論若沒有左臉那兩道張牙舞爪從眉骨一直蜿蜒到下巴的疤痕,她算得上是一個極美的女子。

連著幾日的大雪使得地面積雪甚厚,足履其上咯吱咯吱地作響,女子默然走到院子中那張缺了角的石桌前,桌邊還圍了幾張石凳。她伸手拂去其中一張凳上的積雪坐了下來,失神地望向鑼鼓鞭炮聲傳來的方向,連有人來到她身後也沒發覺。

一件厚實的披風覆在了女子瘦弱的身軀上,“主子,您怎麼不加衣裳就出來了,萬一著涼了可怎麼得了!”溫柔的嗓音里是那份濃濃地關心。

女子低頭撫著身上的披風淡淡一笑:“湘遠,這世上只剩下你還在乎我!”

被稱作湘遠的婢女打開手中的絹傘撐在女子頭上擋住緊密的雪花,聞言忍不住歎了口氣:“奴婢對主子好是應該的,您到哪兒奴婢就跟到哪兒,奴婢只是有點為主子您不值……”

女子低頭答,撫了會披風將目光重新投向高牆外:“你知道外面為什麼這麼熱鬧嗎?”

“這個……奴婢……奴婢不知道!”湘遠的遲疑以及語氣中的慌亂豈能逃得過女子的耳朵,“說吧,如今的我還有什麼承受不起得!”

湘遠知道自己這個主子有顆七竅玲瓏心,什麼事都瞞不了她,一咬牙只得將實情說了出來,“聽說今兒個是一位新進宮的漢人姑娘生辰,皇上特許以妃子禮節操辦,宮里各位主子娘娘都去祝賀了,連太後也去了,聽說是皇上的意思!”

有些話湘遠還是沒有說,自幾個月前那個漢家姑娘進宮後皇上極是寵愛,幾乎天天臨幸她,還打算冊封她為妃,要不是太後及朝中大臣極力反對只怕位份早已定下,饒是如此那名漢女在宮中也開始恃寵而驕,宛然以妃子自居,不僅對宮女隨意責打,連有位份有封號的嬪妃也常受她氣,只是見皇上寵著她所以敢怒不敢言!

女子顯然沒注意湘遠在想些什麼,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漢家姑娘?應該也是長得象她吧,如今是她集寵于一身了。那貞妃呢?那個跟自已爭斗數載的,那個最受不得別人比自己受寵的豔麗女子怎麼樣了?!

還有那個靜妃呢,若說後宮中還有人真正愛皇上的話,她必是其中之一,那份純真的少女情懷始終沒有消磨掉,即使後位被廢後以後也不曾!

那順治呢,在這偌大的後宮中除了那位已經成為所有人陰影的孝獻皇後外,他可曾還愛過?

女子怔怔地將手伸進紛紛揚揚落下的雪中,瞧著飛入掌心的雪花逐漸化成滴滴雪水,那雙沒有生氣的眼睛漸漸泛起一層水霧!

她憶起那個才六歲便已嘗盡宮中冷暖的孩子……

憶起他在雪中第一次叫她額娘的情景……

笑意逐漸爬上唇畔,然尚不及彎起便已垂下,雖然她已經幫他做了最好的打算,可是她卻不能陪他走下去……

“主子,雪大了我們回屋吧?”

女子微微搖頭推開來扶自己的湘遠,端起桌上那杯還沒動過的酒起身,執杯的手指沿著杯口摩娑著,不知想到了什麼淚水竟如珠串般止不住的落入杯中泛起一陣漣漪。

突然她執起酒杯朝著乾清宮的方向遙遙舉杯相望……

福臨 我敬你

這一夜注定無法平靜,三日後,正月初七,養心殿傳出順治帝駕崩的噩耗,年僅二十四歲,帝留下遺詔由皇三子玄燁繼承大統,改號康熙!

嘿嘿,這是俺的處女後宮文,里面順治的模樣請自動想像成馬俊偉,最近在看他的‘鐵血保鏢’那叫一個帥啊,俺的口水嘩拉拉往下流,再想到當年他在鹿鼎記里面的康熙皇帝,嘿嘿,俺就自動把他想像成順治啦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章 四全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