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六章 初驚(中)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六章 初驚(中)

十三年八月十六,天剛微亮,清如便起來梳洗裝扮了,她要將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現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也不叫秋容她們,自己取來水細細潔了面,將朦朧的睡意與微塵一並洗去,隨後坐在鏡前執筆描眉,一筆一筆勾畫出柳葉彎眉。

隨後放下筆以手指沾了胭脂輕描腮間,隨著指間的游離,一抹嫣紅出現在頰間,最後再是為雙唇點上朱色。

原本就動人的容貌再配上這精致無瑕的妝容,真是美的讓人目眩,挽好發髻,再換了旗裝與花盆底鞋。此刻天已大亮,各院秀女都紛紛起來打扮了。

貼完眉間最後一個花鈿,清如對著鏡中的自己露齒一笑,心中漲滿了無限的喜悅,再有一會兒,她就能見到他了,一個多月未見,不知他可曾有像自己一樣想過她……

她絕不要輸給董鄂香瀾,還有後宮那些妃子!迎著初升的太陽,清如在心中許下誓言,臉上寫滿倔強之色。

門外響起敲門聲,“姐姐,我可以進來嗎?”是日夕的聲音。

清如忙收拾起思緒去開門,日夕也是一副穿戴完整的樣子,不知她擦了什麼香粉,身影過處帶起一陣香風,不似普通的胭脂香,倒有點像花的味道。

看她的樣子似乎不太高興,清如沏了杯茶給她問道:“妹妹,馬上就要開始殿選了,你不在房里待著怎麼跑到我這里來了?”

日夕把扇子往桌上一扔,氣呼呼地道:“別提了,今兒個不知撞了什麼邪,真是倒黴透了!”

原來早晨秋容端水來給日夕梳洗的時候,有幾只蜜蜂搖搖晃晃地從外面跟著飛了進來,它們對近前的秋容完全沒反應,反而一直圍著日夕飛個不停,日夕曾聽人講過,蜜蜂只會蜇那些招惹到它的人,只要你不去招惹就不會來蜇你,所以日夕坐在那里不敢動,更不敢去趕它們,哪曉得那些蜜蜂跟瘋了似得都蜇了上來,嚇得她一時間不知是叫好還是跑好。

等把蜜蜂趕走後才發現她已經被蜇起了兩個大包,邊說邊拉起衣服給清如看,果然在她的脖頸和手臂處有兩處紅腫。

“姐姐你說這事怪不怪,現在又不是春暖花開的時候,怎麼還會有蜜蜂跑出來蜇人呢?”

清如拉高了日夕的領子遮住紅腫的地方,半開玩笑地說:“還好是在這些衣服能擋住的地方,要是在臉上我看你怎麼辦,誰叫你用那麼香的香粉,說不定那些蜜蜂就是被你的香味吸引過來的呢,還不快去把香粉給洗了!”

不料日夕一臉的不解的說道:“我沒擦香粉啊!”

“不可能,我明明聞到你身上那股與眾不同的花香了啊,不信你自己聞聞。”

日夕用力地聞了幾下茫然道:“沒有啊,我什麼都沒聞到。”瞧她一頭霧水的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是裝出來的。

這下可輪到清如吃驚了,當下把梳妝台上所有的胭脂香粉都拿來給日夕聞,每一次她都准備的說出是哪種香味,這就表示日夕的嗅覺沒有出問題,可偏偏就是聞不到自己身上的味道,真是太奇怪了。

正當清如百思不得其解之時,又有幾只蜜蜂從沒關的窗戶里飛進來,直奔日夕所在的方向。

已經被嚇過一次的日夕,一聽見那熟悉的“嗡嗡”聲,立刻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躲到清如身後結結巴巴地說:“蜜……蜜蜂又……又來了!”

“別怕!別怕啊!”清如嘴里安慰日夕,實際自己心里也怕得緊,隨手抓起架子上的衣服胡亂扔過去,也是那幾只蜜蜂倒黴,正好被一堆衣服扔了個正著。見蜜蜂在衣服下面飛不起來,清如和日夕跳上去就是一陣狂踩,直到衣服下的蜜蜂再也不會動了為止。

清如趕忙關嚴了門窗,確認不會再有蜜蜂能飛進來後,才長長舒了口氣,這事來得好生蹊蹺,那些蜜蜂明明都飛不穩了,為啥還要追著日夕不放?是因為她身上那奇怪的香味?可那香味又是從何而來的呢?她一時也想不明白,可這事非要想辦法解決不可,否則日夕就不能參加一會兒的殿選了。

清如對驚魂未定的日夕說:“你在這里等我,我去把湘遠姑姑叫來,看看她是不是知道。”

“不要走,不要丟下我一個人,萬一又來了怎麼辦,我怕!!”日夕滿臉緊張地攥著清如的袖子不放。

“不要怕,門窗都關著不會進來的,要不這樣,我先去把月凌叫來陪你好不好?”在清如的柔聲勸解下日夕終于松了手,可還是很緊張,坐立不安。

清如出門後先去了月凌那里把事情說了,等她急急去陪日夕後方去找了湘遠,此時離辰時二刻殿選吉時只剩下一個時辰了。

湘遠一進屋便聞到那股不同尋常的香味,確實是從日夕身上散發出來的,在來的路上她已經聽清如說了整件事,對于如此怪異的事她也是吃驚不小,不過在宮中待了那麼些年,稀奇的事也見得不少了,自然也多了些經驗,她理了一下思緒道:“日夕小主,請您仔細想一下,今天早上您都做了些什麼,有沒有比較特別的?”

已經平複了心情的日夕依言想了一下搖頭道:“和以前一樣啊,起床後秋容端水來給我洗臉,沒什麼特別的啊!”

“那昨天晚上呢?”湘遠追問道

“昨天晚上?”日夕皺了一下眉頭,掰著手指慢慢回想道:“昨天晚上用過飯後,和姐姐她們在院中賞月,一直到很晚,其間吃了幾個月餅,回房後吃了晚冰糖燕窩,然後就睡了啊。”

“除此之外就沒再碰過其他特別的東西,比如說少見的花草之類?”

“沒有!”日夕很肯定地回答。

這就奇怪了,飯菜和月餅都是宮里統一分配的,不可能有什麼問題啊,剩下的就只有燕窩了,難道……

“那碗燕窩還在嗎?”湘遠問道,神情嚴肅。

“在我房里,還剩下小半碗,怎麼啦?”日夕隱隱感覺到了什麼,然而等她們來到日夕房里的時候,卻怎麼也找不到那碗燕窩,桌上干乾淨淨什麼都沒有。

叫來了秋月和秋容都說不是她們收的,再問她們昨夜是誰送的燕窩,秋月倒是說了,昨夜廚房里確實燉過一盅燕窩,但那是依云小主指名要的,也是她親手送過去的,不知怎麼的竟到了日夕小主的房里。

聽完這話眾人一陣嘩然,這事情越發的複雜了,馬佳依云的燕窩怎麼會出現在日夕的房里,是她自己拿過來的,還是別人為之?還有那碗燕窩到底有沒有問題,如果有,又是加了什麼呢,竟能把蜜蜂吸引過來?不論是誰做的,目的都很明確,就是要日夕參加不了殿選

毫無疑問,就目前知道的一切來說馬佳依云的嫌疑是最大的,不過現在說什麼也沒用,因為最重要的證據已經沒有了。

“不如我們把這事稟報李公公吧?也許他會有辦法!” 看大家都不說話,月凌怯怯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不行,這事不能讓李公公知道!”清如立即否定了月凌的想法,不知為什麼,她總覺得事情不是那麼簡單,還是越少人知道好。

“我也覺得這事還是不要驚動李公公的好!”不知出于什麼目的,湘遠與清如想法一致。

“可是……可是這香味怎麼辦?要是不想辦法弄掉,我都沒法出門了!”日夕擔憂地問出了最關鍵,也是最無法逃避的問題。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離殿選還剩下半個時辰,她們急得團團轉,好不容易想出了幾個辦法都行不通。

日夕先受不了了,跳起來叫道:“不去就不去,反正我本來就沒想過做什麼妃子,我現在就去找馬佳依云算帳,她不讓我好過,我也不會讓她如意,拼著再被蜇幾下,我也要叫她去不成,哼!”日夕並不是呲牙必報的人,而今說出這番話來,顯然是氣極了。

湘遠及時拉住氣沖沖的日夕道:“日夕小主先別急,還有時間,幸許會有辦法也說不定,讓我再想想。”

說不出為什麼,清如總覺得湘遠有什麼事瞞著她們,尤其是最後那句“讓我再想想”更是感覺話里有話。

這時,月凌突然眼睛一亮道:“既然是這香氣在做怪,那是不是可以用比它更濃的香味來掩蓋?”

苦無良策之下咋聽這話,清如不禁拍掌道:“這倒是個辦法,說不得只有試試了,不過這更香的東西哪里有啊,普通的胭脂香粉肯定不行!”

“這倒不擔心,離家時,額娘給了我一瓶香凝露,只要抹一點就可以香上一整天。”月凌欣然說道。

“那就好,你快去取來。”清如道,有了解決之法,大家的眉頭都舒展了不少,唯有湘遠仍是一副憂色,她瞧了瞧日夕身上的傷口道:“我去拿些消腫的藥膏來。”

香凝露確實奇香無比,將日夕身上原有的花香味沖淡了不少,同時湘遠也取來了藥膏,塗在腫塊上頓覺一陣清涼,日夕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許多。

時辰差不多了,吉時不容耽擱,三人整了一下儀容就要出門,突然湘遠叫道:“日夕小主,你頭上的簪子有點歪了,我幫你插好。”借扶簪之際,她將指間藏著的東西悄悄插入日夕的發中。

一直注意著湘遠舉動的清如並沒有錯過這個細微的動作,她也不說破,在經過湘遠身邊的時候給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六章 初驚(上)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六章 初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