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七章 臨淵羨魚(中)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七章 臨淵羨魚(中)

“姐姐,原來你在這里賞梅啊,害的我好找!”不知什麼時候,日夕站在了清如身後,她笑吟吟地說道。

忽聞人聲,清如訝然回頭,待見是日夕時,不由莞爾一笑,梅林深處,佳人如夢!此等美景怎不叫人心動,連同為女人的日夕也不禁砰然一動,隨後生出由衷的喜悅,她終于再一次看到清如開懷的笑容了,雖已不複曾經的純粹與無憂,但至少是笑了!

日夕接過宮女蔚佳手中的傘,撐在她與清如的頭上,淡淡的紫色娟面上印著李商隱的《錦瑟》。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這宮中的女人,哪一個不是在逐漸老去的歲月中,追思自己曾經的青春年華。

“剛才我去你宮中找不到你,問那些奴才又說不知道。還好是讓我找到了,姐姐你今日怎麼有雅興來這里賞梅了,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知道這重華宮後還有這麼大一片梅林呢!”

清如攜了日夕的手漫步于林間,聞言淡淡一笑,抬頭看了看天:“在床上躺的太久了,也該出來走走了,不然人都要生鏽了。妹妹,你看這梅花開的多好,只可惜冬天過後就沒有了,想再見只有等來年冬天了!”撫著一顆顆梅樹,語氣中說不出的落寞。

日夕拾了幾朵梅花放在手心,見清如似乎有些不開心,眼珠轉了幾下,突然有了主意,她調皮的把花往空中一扔,任它們與雪一起飄落:“姐姐,既然你舍不得看這梅花凋去,那咱們就用它來釀酒,這樣一來,不管你什麼時候想了,都可以拿出來看看。”

沒想到日夕會想出這種法子來,清如愣了一下道:“梅花可以釀酒嗎?我沒聽說過啊!”

日夕睜著大大的眼睛道:“為什麼不可以,我不光要釀梅花酒,將來還要釀梨花酒、杏花酒、桃花酒……把每一種花都拿來釀一遍,嘻嘻!”

清如被她可愛的模樣給逗笑了,點著她的額頭道:“你這個瘋丫頭,真虧你說的出來,好罷,今日我便陪你一起瘋一次罷!”

日夕開心地拍著手:“好啊,好啊,不如我們現在就來撿梅花吧,看看誰撿得多,輸的人就要讓對方在臉上畫朵花!”說著不待清如答應,就俯身撿起了梅花,手里的傘也不要了,清如自不甘落後,瞅准落花多的地方使勁撿。

梅林中不時傳來她們銀鈴般的笑聲,這是清如進後第一次笑的這麼開心,兩人如同孩子一般,完全忘了這是在宮里,殘酷與斗爭的孳生地!

可惜好景往往不長,越是開心的時候越是會有人跑出來攪局。

“咦!夕常在和如答應真是好興趣啊,居然跑到這里來玩雪,咯咯咯!”真應了一句老話:不是冤家不聚頭,發出這假得叫人不舒服的笑聲正是馬佳依云,而今已是云常在了。

與她同來的另一名女子,倒也有幾分姿色,但與清如一比就差遠了,瞧她的服飾似乎也是個答應。除清如外,只有從宮女升為主子才會過答應這一級,由此可見其原先定是某個宮中的宮女。

日夕扶著有些乏力的清如,慢慢直起身冷著臉道:“你興致也不懶嘛,居然能從景仁宮逛到重華宮來!”日夕對馬佳依云的印象極差,上次的燕窩事件,雖無十分把握,但至少有七分可以肯定是她所為。

馬佳依云倒也不生氣,掛著虛假的笑容,對日夕身後的清如說道:“我是聽說如答應病了,特意與舒答應過來探望一下,怎麼?如答應你不歡迎我們嗎?”赫舍里清如一進宮就遭皇上厭棄的事,宮中早就人盡諧知了,大家紛紛在猜是什麼原因。

見她把話題轉到自己身上,清如只得站出來,因著位份比她低,不得不屈膝行禮:“有勞云常在掛心了,我已經沒事了。”世事當真是無常,清如怎麼也想不到,有朝一日她要向馬佳依云行禮。

日夕看不過去了,一把拉起屈膝的清如,忿忿道:“姐姐,何必要給這種人行禮,無非就是個常在,有什麼了不起的!”

馬佳依云用帕子捂著嘴笑道:“是沒什麼了不起的,可是啊,有些人恐怕一輩子都做不到這個位置,如答應,你說是不是?”瞧她那得意勁,說她不是有心的也沒人信。

清如低頭不語,垂在身側的手使勁地握住日夕,讓她不要沖動,等馬佳依云覺得無趣了自然會走。

可往往越是想息事甯人,就越是有人不肯罷休,馬佳依云移步來到清如身邊道:“如妹妹,說實在的,我可真有些為你不值,你說你長的這麼美,阿瑪又是當朝一品大員,莫說是貴人,即使封個嬪、貴嬪也不是不可能,皇上怎麼偏偏就封了個最低等的答應給你呢,要知道咱們這些秀女之中可就你這麼一個啊,唉!”

說完還煞有其事的歎了口氣,若不是眼中幸災樂禍的神色出賣了她,還以為她真的是在替清如不值呢。

她的話就如同一把把鋒利的尖刀,狠狠地挖著清如剛剛愈合的傷口。

答應,這是她這輩子最屈辱的兩個字,她對不起阿瑪,是她害赫舍里一門蒙羞的。

日夕實在忍不下去了,甩開清如的手怒道:“馬佳依云你到底有完沒完,咱們位份相當,我可不會怕了你,要是識相的話就快點走,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喲,夕常在發火了,我好怕哦,舒妹妹你怕不怕啊?”馬佳依云假惺惺地拍著胸口,問旁邊一直沒出場的舒蘅,想當然,這個舒答應自然是與她一個鼻孔出氣的。

兩人一唱一和,把日夕氣的臉上青一陣紅一陣,要不是清如不願生事,死死攔住她,她早沖過去打扁那兩張礙眼的笑臉了。

後面跟日夕一起來的宮女蔚佳看氣氛不對,急得不知怎麼好,生怕主子出什麼事,但她一個小小宮女,又沒借口,哪能隨便插嘴。

這時,碧琳館的宮女綿意跑來了,看前面主子們都沉著臉,不敢過去打攪,便問蔚佳怎麼一回事,同時也把她的來意說了。

蔚佳想了一下,讓綿意留在原地,她自己低著頭走到日夕面前道:“主子,如主子宮中的宮女來通報說,如主子服藥的時辰到了!”

正主還沒發話,馬佳依云倒是先訓起話來了:“好大膽的奴才,沒見我正和你們主子在聊天嗎,要你來插什麼嘴!”

蔚佳慌忙跪下:“奴婢不敢,請云主子恕罪!”

馬佳依云覺得不甚解氣,又朝日夕道:“夕妹妹,你宮中的奴才可真出息,連主子也不放在眼里。”

“不敢勞您費心!”日夕皮笑肉不笑地頂了回去。

馬佳依云冷笑道:“夕妹妹你心軟舍不得管她們,我這做姐姐的,今日就替你管管這幫不長進的奴才,免得他們以後騎到你頭上來!”說著就朝身後的宮女道:“去!給我狠狠掌她的嘴!”

“你敢!”日夕沉著臉擋在蔚佳前面,她最見不得有人被欺負,當初與馬佳依云結怨也是因此而起。

正當雙方僵持不下時,前方突然傳來聲音:“佟妃娘娘到!貞嬪娘娘到!”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七章 臨淵羨魚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七章 臨淵羨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