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八章 貴人(2)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八章 貴人(2)

慈甯宮常年彌漫著檀香的氣味,檀香又被稱為佛香,最是能安神定魄。

清如還沒來的及拜倒就被一只柔軟的手給扶住了:“罷了,不用多禮,讓哀家看看你!”一向以嚴厲著稱的孝莊難得的露出了慈祥的一面。

清如應了聲,怯生生地抬起頭,映入她眼簾的是一位慈祥的中年美婦人,在她身上絲毫沒有老的痕跡,有的只是成熟。

看了半晌孝莊點點頭,揮手讓奴才們退下,只留下蘇墨爾一人在旁邊伺侯著,她拉著清如的手在椅子上坐下。

“你比剛來的時候可瘦多了!“孝莊撫著清如削瘦的臉頰歎道,眼中頗有幾分憐惜。

“太後您見過我?”以前清如總聽人說當今太後是如何的利害,如何的有本事,而今終于親眼見著了,想不到她對自己如此和善。

孝莊笑笑道:“是啊,你們剛進宮的時候,我曾遠遠見過你們,那時的你,可比現在胖多了,也沒那麼憔悴!”

清如低下頭,黯然盯著自己的鞋尖,她有什麼理由不憔悴……

孝莊很清楚清如心中的感受,這宮中女子的喜樂哪一個不是系在皇帝身上,她柔聲道:“傻孩子,你受的苦,哀家都看在眼里,之所以遲遲不找你,是因為哀家希望有朝一日皇帝能夠自己認識到他所犯下的錯,可惜……”說到這兒,她失望地搖著頭:“可惜哀家錯估了皇上,他始終不明白皇帝的責任,更不能諒解哀家的苦心!”

“太後,您不要傷心了,皇上天縱英明,遲早會懂的,您再給他點時間!”真的會懂嗎?清如一點信心也沒有,但她只能這樣說,安慰太後也安慰著自己。

“傻孩子,若皇上有你一半的貼心就好了!”孝莊憐惜地拍拍清如的手,她沒看錯,是個懂事的孩子,相信她一定會是一個合格的妃子。

孝莊褪下手上的翠玉鐲子將其帶在清如的腕上:“這個鐲子是哀家剛進宮那會兒,先皇賞賜的第一件東西,現在我將它賞給你,你要好好收著!”玉在宮中的意義遠較金銀要高,孝莊將玉鐲送給清如,就表示她認可了清如。

“這個這麼貴重,清如不可以收的!”聽聞這個鐲子對太後這麼有意義,清如哪還敢收,正要摘下,手卻被牢牢按住:“物是死的,人是活的,有些東西記在心里就足夠了,不一定非要留著個念相!”皇太極……她已經有多久沒再想起他了,只有在想到他的時候,她才會記起自己還是一個女人,一個很早就失去丈夫的女人。

她低頭看著清如潔白手腕上的那抹翠綠道:“你阿瑪是朝中重臣,你又是哀家親點入宮的,莫說貴人,便是封個嬪、貴嬪也是應該的,然而皇上卻只封了你個最低等的答應,你不知道這件事寒了多少人的心啊!”說著她長長的歎了口氣,似乎要將心中的郁結一起歎出去,對這個兒子,她有著太多的無奈……

“不過你放心,哀家既然決定了插手,就不會再眼看著你受苦,哀家會助你拿回你本應得的東西!”這句話中有著不容人置疑的肯定。

清如遲疑了半晌,終于還是緩緩搖頭,不是她不想,而是她知道不可能,福臨對她的誤會太深,深到無法用言語來化解,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注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你不願意?難道你准備老死在這宮中?”孝莊對清如的回答很是意外,自己的好意被她拒絕,語氣中帶了一絲薄怒。

清如離開椅子,跪在孝莊身前:“太後,除了老死宮中,清如再也想不到別的出路了,皇上的性子您是最了解的,只要他決定的事誰都改變不了,即使您強行將我推到他身邊又能怎麼樣,只會讓他更討厭我!清如不想再惹皇上不高興了,太後,如果您真的疼我,就請您答應我吧!”言罷,頭重重地磕在地上。

昨天晚上,她整整想了一夜,恨福臨又怎麼樣,愛他,恨他,最終苦的都是自己,與其如此,還不如趁早斷了念想,逼了自己這麼久,也該是時候放過自己了!

聽著清如發自內心的話語,孝莊似乎心有感觸,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喃喃道:“你竟然對皇上有情,難得……難得……”在宮中沒有人會比她更明白情字之可貴,福臨能有一個如此深愛他的女子,是他的福氣罷!

“你先起來。”

“求太後成全!”清如跪在地上不肯起身,口中重複著這麼一句話。

孝莊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她摸著梳得一絲不苟的發髻悠悠地說道:“曾幾何時,哀家也像你一樣,以為退一步就會海闊天空,可事實是殘酷的,你越是退就越無路可退,最終只能落得個粉身碎骨的下場!在這宮中,你必須要爭,哪怕是頭破血流也要爭,因為這就是深宮女子唯一的出路,同樣,也是你唯一的出路,只有這樣你才會有機會出頭,也唯有這樣才有可能讓皇上知道你對他的情!孩子 ,你坦白的告訴哀家,你是真的不想再得到皇上的愛了嗎?”

“我……我想,可是……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清如先前好不容易堅定下來的決心,被太後幾句話就給瓦解了,她到底還是低估了自己對福臨的感情。

孝莊將清如從地上拉起來,用絹帕替她拭著額上沾到的灰:“不要擔心,哀家會告訴你怎麼做,哀家相信,以你的才情與美貌終有一日能得到皇上的青睞!”

清如低頭想了很久,終于抬起頭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後鄭重地點下頭,她還是決定再賭一次,而賭注,就是她的一輩子。

正說著,有宮女在外面請示,蘇墨爾走過去問了事情,然後向孝莊垂手啟道:“回稟太後,皇貴妃在宮外求見。”

“她來做什麼?”孝莊眉頭輕挑道。

“奴婢不知!”

“就說哀家身子不舒服,叫她改日再來。”看孝莊的樣子似乎不太喜歡董鄂香瀾。

蘇墨爾應聲退下,想來是出去回複。

自殿選一別後,清如就再沒見過董鄂香瀾,想來她現在應是過得很好吧,同樣是女人,可她與她的區別就如天上的仙子與地上的乞丐一般大。

正想的出神,忽然聽見太後好像在叫她,回過頭來,她看到太後的眼中已沒了剛才的慈祥,冷漠的目光是如此滲人,她遙望著天空:“如兒,你知道宮中最忌諱的是什麼嗎?”

不等清如回答,她又接著說道:“是專寵!宮中最忌諱的就是專寵二字,曆朝曆代,那些得到皇帝專寵的女人都沒有好下場,因為有太多人注意著她們!所以如兒,你要記住,若將來有朝一日,你得寵于皇上,萬萬不要將所有寵愛集于一身,集寵一身,便是集怨一身,皇上是後宮所有女人的皇上,他必須要做到雨露均沾,這樣才能使後宮太平,也只有這樣才能保住你平安!”

清如輕輕地嗯了聲,望著太後的側臉,她不禁想起太後還是莊妃時候的事。當年先皇對莊妃的親姐姐辰妃海蘭珠的恩寵,與今日福臨對董鄂香瀾的恩寵不逞多讓,進宮最晚,位份卻僅次于皇後,還為她專門建了座關雎宮,而先其姐入宮的莊妃卻位居五宮之末,可以想像莊妃當時是如何的不甘與怨忿。

辰妃之子一出生便被封為皇太子,莊妃之子出生時卻無人問津,可惜那位皇太子沒過多久就夭折了,而辰妃也很快死了,最終坐上皇位的,是原本最不被看好的永福宮莊妃之子福臨,他們才是那個笑到最後的人!

可能就是這個原因,使得太後始終不喜董鄂香瀾,盡管她是那麼的賢惠。

孝莊出神地望著外面風吹雪花飛的情景,自言自語地說道:“又到了起風的時節了……”

接下來的日子,清如每天都去慈甯宮陪太後理佛,閑時便抄抄佛經,很少有年輕人像她這樣靜下心來,許是與佛有緣吧……

太後也一直沒再提起要幫她得寵的事,但清如並不急,她知道太後沒有忘,只是在等時機,一個最恰當的時機。

在慈甯宮期間,清如碰到過皇後幾次,圓圓的臉,圓圓的眼睛,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平凡,即使走在街上也不會引人注意,何況是在這美女如云的後宮。不過她的性格很好,淳厚樸實,即使不笑的時候也像在笑,皇後應有的美貌、威嚴、權威她一樣都沒有,這樣的人其實並不適合當母儀天下皇後,私底下孝莊也曾說過她不適合做皇後,可惜她姓的是博爾濟吉特氏,福臨的後位只能由這個姓氏的女子來坐。

其他來給太後請安的妃子中,清如印象最深的就是前皇後靜妃,論美貌她並不輸給董鄂香瀾多少,她的美是一種野性的美,狂野、倔強、不認輸,是典型的在馬背上長大的草原女子!

她看每一個女人的眼中都帶著幾分敵意,原來,她也是愛福臨的……

或許剛開始的時候福臨也曾喜歡過她,然後兩個同樣高傲,同樣不肯妥協的人走在一起注定不會有什麼好結局!清如曾聽太後喚過她的名字:拉蕾……

這個名字,讓她再一次想起了那個率真的少年:拉卓!當年就是他與父親吳克善親王一起將妹妹送來京城與福臨完婚的,然後僅僅過了兩年她就被廢了,順治十一年他再次來到京城,這一次是送侄女來與福臨完婚,成為他的繼後。

也就是在那一年,她遇見了他,一別經年,不知他在那片草原上過的可好……

不知是不是因為今年京城的冬天特別冷,一向身體健碩的太後竟然病了,且病情來勢洶洶。

太後生病自然非同小可,當夜太醫院所有的太醫差不多全來了,不過上次給清如看過病的那個秦太醫卻不在此列。經過太醫們的聯合會診,得出一致結論,認為太後乃是由受涼引起風寒之症,這原不是什麼大病,但不知為何寒氣竟然郁結不散,且又侵入了肺腑,所以有些棘手。

幾位太醫不敢馬上開藥,幾番斟酌思量,將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都想了一遍後才開出了藥。

當下立刻有宮女拿了藥方去拿藥,彼時福臨也正好到了,與其一道來的不是皇後而是董鄂香瀾,想來福臨今夜又是宿在了承乾宮,進了來,福臨先給病床上的孝莊行禮,身為皇貴妃的董鄂香瀾也跟著見了禮。

從福臨出現的一刹那,清如就不由自主地將目光牢牢鎖在他身上,一襲深藍色的龍袍將他渾然天成的貴氣完全襯托了出來,俊美依舊,較原先多了份躊躇滿志。

直到這一刻,清如才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多愛福臨,光是這樣看著他就讓她激動不已,強捺著心頭的激動,她抽出帕子行禮道:“清如給皇上請安,給皇貴妃請安!”

“你怎麼在這里?朕不是叫你在宮中靜養的嗎,你怎麼跑到太後這里來了?”福臨這才注意到站在床尾的清如,驚訝過後緊接著就是一連串的責問。

因為福臨沒叫她起喀,清如只能繼續保持著行禮的姿勢回答:“臣妾是得知太後生病了,所以特意過來探望的。”

“探望?你是太醫嗎?你可真有本事啊,居然連朕的旨意都不聽了,信不信朕現在就治你的罪?!”福臨怒氣沖沖地道,待要再說,旁邊有人在扯他的袖子,是董鄂香瀾,她抿著唇朝福臨搖搖頭,又朝太後的方向努努嘴,示意他不要再說了,免得吵到太後,惹她生氣。

福臨哼了一聲,雖然面色不霽,但終還是不再說了,董鄂香瀾這才轉過頭,對還蹲著的清如溫言道:“如答應,你起來吧!”

謝了恩清如終于可以直起已經有些酸麻的腿,然而心中的酸楚卻更甚了,她對他心心念念,他對她卻如仇人相見,真是可悲……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八章 貴人(1)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八章 貴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