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八章 貴人(3)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八章 貴人(3)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孝莊掙紮著支起身道:“皇上,你不要怪如兒,是哀家傳旨召她來陪哀家的。”只說了這麼一句話她就忍不住劇烈的咳嗽起來。

福臨一個箭步沖到床前替孝莊撫著胸口順氣,猶豫了一下道:“既然是皇額娘的意思,那就先讓她留著吧!”終還是不忍拂了她的意,猶其此刻還是在病中。

福臨瞪了清如一眼道:“你暫時就先留在慈甯宮,要好生伺候太後,若有什麼差池,朕拿你是問!”他對她,永遠都沒有好臉色,清如還能說什麼,只能苦笑著點頭,將所有的苦楚都咬牙往肚里吞。

又陪著孝莊說了會兒話,福臨因還有奏折未批所以先告退了,留下董鄂香瀾在慈甯宮伺候著。福臨一離開,董鄂香瀾頓時覺得手足無措起來,這時蘇墨爾端著煎好的藥進來了,她打起精神道:“皇額娘,讓臣妾來服侍您用藥可好?”皇後與皇貴妃可以與皇上一樣稱呼太後為皇額娘。

董鄂香瀾對這位太後總有一絲說不上來的懼怕,她知道太後從來就不喜歡她,不論是家世還是皇上對她的專寵,都讓太後對她很不滿。

本以為太後不會答應讓她服侍,哪知竟然同意了,董鄂香瀾忙接過藥碗跪坐在床前,小心翼翼地用勺子將藥舀起細細吹涼後再喂到孝莊嘴邊。

突然間清如有些同情起這個女人來,她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福臨給的,離了福臨的寵愛她就什麼都不是!她在宮中表面風光,可實際上一直活的戰戰兢兢,微小謹慎,深怕有什麼行差踏錯的地方,可惜的是,她不知道系在她身上的無限恩寵才是她所犯下的最大差錯,又或者她是知道的,只是她離不了那帶給她危險的恩寵!

她是那麼的想得到別人的認同,然而宮中所有的人都不喜歡她,都恨她!這位看似最風光的皇貴妃,實際也只是後宮眾多可憐女子之一罷了……

孝莊只吃了幾口就不搖頭不吃了,她微眯著眼對董鄂香瀾道:“皇貴妃,哀家有些話想和你說。”孝莊從來都不叫她的名字。

“皇額娘請講。”董鄂香瀾的聲音永遠是那麼婉轉動聽,如黃鶯出谷。

“你已經貴為皇貴妃了,有些事不用哀家講,你也應該知道,不管皇上怎麼喜歡你,他到底還是皇上,而你說到底也只是個妃子,哪有皇帝夜夜留宿在妃子寢宮的道理。哀家知道你是個明事理的孩子,你要多勸著皇上點,讓他多在乾清宮翻翻牌子知道嗎?!”這麼長一串話說下來,竟連氣都不喘一下,與剛才福臨在場時的樣子完全不同。

孝莊的一番話,讓董鄂香瀾原本就沒什麼血色的臉變得更白了:“皇額娘教訓的是,臣妾記下了,一定會多規勸皇上的。”聲音中有著些許澀意。

聞言,孝莊滿意地點點頭,略一罷手道:“你先下去吧,哀家有些乏了。”

“是,香瀾先行告退!”她低著頭告退,出了慈甯宮,腦中崩緊的弦才稍微松了些,可是心頭依舊被烏云所籠。

所謂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孝莊太後這一病好的極慢,這期間清如一直留在慈甯宮伺候,這樣一來與水吟她們見面的機會就少了,聽說日夕前些日子已經侍了寢,似乎是佟妃引薦給皇上的,沒幾天後,日夕便由夕常在晉為夕貴人了。

如此一來,她們四人中還剩下她和月凌不曾侍過寢了,唉,不知月凌會不會有什麼想法。

太後生病的這些日子里,陸續有不少妃子來請安,皇後、佟妃、悼妃、靜妃、淑妃還有甯貴嬪和恪嬪,然而來的最勤的卻是董鄂香瀾,每次來總是親自給太後端茶送水,但每一次都被太後不咸不淡地給打發回去了。

直到三月天氣逐漸轉暖之時,太後的病才終于大好了,這日趁著皇上,皇貴妃,還有佟妃、靜妃、悼妃都在,太後拉著清如的手對福臨說:“皇上,這一次哀家的病能好,可多虧了如兒這孩子的悉心照顧,你是不是應該打賞一下如兒啊?”

“不知皇額娘希望兒臣怎麼賞她?”福臨沉著張臉道。

孝莊似乎沒看到他的臉色,依舊樂呵呵地道:“依哀家的意思嘛,賞金銀珠寶什麼的沒啥意思,不如就給如兒進個位份吧?”

福臨頓時皺起了眉頭,他終于明白皇額娘打的是什麼主意了,不過他可不准備就這麼逐了皇額娘的意思,他摸了摸鼻子,正想回絕,又聽到孝莊對董鄂香瀾說:“皇貴妃,這後宮之中除了皇後外,就屬你位份最尊,今兒個皇後不在,你就幫著皇上一起拿個主意,看是晉如兒常在好還是貴人好?”看樣子,她是鐵了心要幫清如晉位了。

董鄂香瀾沒想到太後會調轉槍口對准自己,一時間不知如何回答是好,這一遲疑可讓坐在她對面的靜妃到了逮機會,她語帶奚落地說:“不就是晉個貴人嘛,皇貴妃需要想那麼久嗎?還是說您根本就不想讓別人晉封啊?!”拉蕾心中恨極了董鄂香瀾,巴不得她難受。

“靜妃!”福臨語帶警告地瞪了拉蕾一眼,氣得她兩眼直冒火,至于另外的兩位,佟妃裝著沒聽見,看來她是不准備淌這趟渾水了,而悼妃素來膽子小,根本不敢插話。

董鄂香瀾被她譏的臉上青一陣紅一陣,好不容易才撐起笑臉對孝莊道:“皇額娘,依臣妾的意思,不如就封了如答應為貴人罷!”

此話大出福臨的意料之外,想要反對,卻被董鄂香瀾死死按著他的手不讓他說,無奈之下只得默認了,也唯有她的話福臨才會聽進去。

孝莊似乎早已料到會是這個結局,她面帶笑容的提醒著清如:“還不快謝恩!”

清如盈盈拜下:“清如謝皇上大恩!謝皇貴妃大恩!”

福臨心煩至極地揮手讓她起來,他沒看到清如望著自己的眼神,董鄂香瀾卻看得真切,在那雙眼中,她看到了與自己一樣的光芒,但比她要炙熱許多,那種光芒讓她害怕,甚至讓她顫抖,她不由自主地握緊了福臨的手,這個女人……

本以為事情就那麼完了,哪知道末了孝莊又說出一句話來:“哀家已經讓敬事房備了如兒的牌子,今晚就由她來侍寢吧,畢竟侍過寢的晉封才名正言順嘛。”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八章 貴人(2)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九章 花間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