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九章 花間雨(1)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九章 花間雨(1)

太後輕描淡寫的一句話便將事情給定了下來,福臨的惱怒被董鄂香瀾給攔了下來,這也是孝莊為什麼要趁她在的時候提此事的原因,她的賢惠與善解人意早已曉喻後宮,所以她即使再不願也不會反對。

就這麼著,清如的名位正式定了下來,只待今晚侍寢後,就由福臨傳旨後宮,以正名份。

很快,自進宮後便遭皇上厭棄,獨居重華宮的如答應被晉封並要傳召侍寢的消息很快就在午膳前傳遍了宮中每一個角落!

“哦,貴人?!”某宮中一位宮裝麗人聽到下人的回報後,吃驚的停下了逗弄鸚鵡的動作,真想不到啊,在這種境況下她居然能想到依靠太後來翻身,以前還真是小瞧了她!

“消息可靠嗎?”

“回主子,千真萬確,敬事房也已經備了她的牌子,今晚就要侍寢了!”

“那皇上說了什麼沒?”她略微有些奇怪,在她的印象里,皇上沒可能就這麼輕易向太後妥協的。

“皇上從慈甯宮出來後,就把自己關在禦書房里不許任何人進去,據說連皇貴妃也吃了個閉門羹!”

麗人撫著鸚鵡顏色亮麗的羽毛若有所思,看情形,似乎是太後硬壓下去的,照著皇上的脾性,今晚……呵呵,只怕有好戲看嘍,想到這里她嘴角逐漸勾了起來!

突然手指一痛,忙縮回手,只見食指彎處被鸚鵡啄起了一個紅印子,她將手指放入口中吮著,目光森冷地盯著還在架子里跳上跳下的鸚鵡。其實她還是很喜歡它的,不過既然它自己活的不耐煩了,她也不介意送它一程!

“來人,給我把這只畜生帶到後院去活埋了!”敢傷她就要付出代價,莫說是一只扁毛畜生,就算是情同手足的好姐妹也不例外,想在宮中立足,該狠之時就必須得狠,只有這樣才不會受人欺負,這是額娘從小就告訴她的道理。

“你先下去吧,有什麼事馬上來通報!”

“喳!奴才告退。”

清如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重華宮的,剛踏進宮門,就看到里面僅有的六個奴才俱是滿面喜色的站在里面,一見她進來,立馬雙膝跪地口中不停的喊道:“恭喜主子榮升貴人,奴才們給主子道喜了!”

清如心中激動,忙扶起站在前面的子矜二人,對後面還跪著的錦繡幾人道:“你們也快起來吧,不用行這麼大的禮了!”

子佩抹著眼淚道:“主子,咱們這是為您高興啊,進宮這麼久您可算是熬出頭了,老爺夫人要是知道了,指不定會多高興呢!”其他人在旁邊使勁地點頭,還要再說,太後的賞賜已到了,緊跟在後面的還有皇後、皇貴妃、佟妃、貞嬪、恪嬪的賞賜,除了皇後外,其他幾位都是宮中當紅的主子。她們居然給一個新晉的貴人送禮,怕都是瞧在太後的面子上,不過清如心中還是難免有些失落,眾多的賞賜中獨缺了一份她最想要的東西。

各色各樣的東西很快就將碧琳館塞的滿滿當當了,小福子與小祿子拿著冊子在旁邊登記,笑得嘴都合不攏,自他們被調來服侍主子後從來沒見重華宮這麼熱鬧過!

主子地位高了,他們這些做奴才的自然也跟著沾光,這不,內務府就派人主動把這個月的俸例送過來了,不僅東西一樣不少,來人還是對他們客客氣氣,這宮里的人就是那麼現實,現實的不加掩飾。

剛接完東西,清如還沒挨著椅子邊,水吟三人就結伴到了,水吟一進來就緊緊拉著清如的手,未語凝噎,不知該從何說起,只能一個勁地說好字。

清如心里何嘗不知水吟是在替她高興,這麼多年的姐妹做下來,其中的情誼有多深只怕連她們自己也算不清了。

日夕倒是沒落淚,笑吟吟地撫著水吟的背道:“吟姐姐莫要再哭了,如姐姐能得到晉封可是件大好事啊,該笑才是!”

月凌性格不及日夕開朗,站在一邊不知怎生是好,只能含蓄的笑著,眼中帶著幾分羨慕之色,當初一齊進宮的四人如今有三人俱晉了了貴人,只剩下她一人還居常在之位,要說沒一絲在意那是騙人的。

止了眼淚與激動,四人圍在桌前坐下,綿繡捧上茶又備好點心之下便和其他人一起退到了門外,屋里只剩下她們姐妹幾個。

日夕率先抓了塊糕點塞進嘴巴里,含糊不清地道:“我剛准備用纏(膳)酒杯(就被)銀(吟)姐姐拉了貨來(過來),害的我渡槽(肚子)好餓。”說到這里她又用手肘碰著清如滿臉挪揄地道:“姐姐,今天晚上就要侍寢了,有沒有感覺到特別緊張啊,我知道你可是盼了好久的哦!”

清如被她大膽的話羞紅了臉,哪還好意思回答,水吟紅著臉輕呸了一聲道:“你這小丫頭,都成貴人了還這般口沒遮攔,若是讓皇上聽到你這樣胡說,看他不治你的罪!”

日夕不甚服氣的揚著頭道:“誰說的,皇上說他最喜歡我這樣了,從來沒有人像我一樣和他說過話,還說要我一直這樣下去呢!”

清如拿日夕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只得由著她說去,瞥眼見月凌垂頭不語,眉宇間略帶神傷的模樣,心中頓時明了,是她們忽略了,當下輕聲安慰道:“妹妹,你且放寬了心,只要有機會,咱們幾人一定會盡力幫你的!”

月凌微一愣神,旋即露出感激之色,想不到她這般關心自己,在宮里能與她們相識真的很開心:“姐姐,你們待我真好,在家時除了我娘從來沒人這麼關心過我!對了,如姐姐我還沒恭喜過你呢!”她使勁地握著清如的手,想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她。

哪知清如的臉色一下子黯淡了下來,低聲道:“這次轉機,于我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如今所有的一切並不是皇上心甘情願給的,而是太後問皇上要來的。皇上對我終究是心存芥蒂啊!”

水吟微一變色,先前洋溢的喜色被沖淡了不少,她思索了片刻道:“事已至此,想回頭是不可能的了,所謂‘船到橋頭自然直’,到時候總會有辦法的,妹妹你還是先把心放下來吧!”

清如默然點頭,眼下也只能如此了,她們說話的時候日夕正向月凌展示著自己帶的首飾,這些東西一半是皇上賞的,一半是佟妃賞的。日夕叫月凌看喜歡了盡管挑,月凌躊躇良久,終于選了一只“金鏨連環花簪”,這根簪子並無太多花梢,只在頂端嵌了一粒小指大的珍珠,看起來比較簡潔。

月凌似乎很喜歡,對日夕道:“夕姐姐,謝謝你啊,待會我叫人把我親手種的垂絲海棠送幾盆到你宮中,就當是回禮吧。”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八章 貴人(3)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九章 花間雨(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