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九章 花間雨(3)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九章 花間雨(3)

順治十四年的春天是個多事的春天,就在清如侍寢的第二日,也就是十四年三月十七,承乾宮傳來了皇貴妃有孕的喜訊,除了福臨與董鄂香瀾是滿懷欣喜的期待著這個新生命的降生外,其他人皆是各懷心思。

三月二十八,皇貴妃父鄂碩病故,聽聞此噩耗皇貴妃悲慟過度,險些流產。

四月初九,索尼長子噶布喇,在下朝回府途中遇刺,不幸身亡,至此,索尼身邊僅剩次子索額圖一人。

獲知消息的當晚,清如跪在佛像前徹夜祈求,這是她現在唯一可以為兄長做的事!

很快就到了五月初五,也就是端陽節,在民間家家戶戶到了這一日都要喝雄黃酒,吃粽子,在宮中也不例外。禦膳房早早就備好了各色粽子,選用的都是上等糯米,里面嵌以豆沙或蛋黃之類的材料,然後外面再包上曬干的竹葉,只等到了這一日便上籠蒸了送至宮里各處。

負責送膳的太監中有一個是新來的,他見前面的人過承乾宮而不入,不禁有些奇怪,悄悄問了旁邊年長的太監太得知,自皇貴妃有孕後,她的膳食就不再由禦膳房負責,而是專門抽調了幾名經驗豐富的大廚入駐承乾宮,由他們專門負責皇貴妃的飲食。小太監聽了後咋舌不己,皇上對這位皇貴妃還真不是普通的寵愛啊!

此時的董鄂香瀾已經有了四個月的身子,掩在衣服下的肚子已有些凸起,不過行動還算方便,只是近些日子嗜睡的很,常常睡到卯時才起。

這日她正在梳洗,有人來報,說是貞嬪在外面求見,她心中一喜,匆匆梳洗完便快步出了寢宮,要說這宮里,她除了福臨外就只有貞嬪這麼一個親人,自然對她格外的重視。

到了廳里,果然見貞嬪在飲茶,後面站著她兩個貼身宮女,間兒和辰兒,間兒的手中提了個小籃子,辰兒的手中則捧著個青底藍紋的瓷罐。

見董鄂香瀾出來,貞嬪忙放下手中的茶盞起身行禮:“貞嬪見過皇貴妃!”

董鄂香瀾不悅地擰起了眉:“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我姐妹間不要這麼多禮,你總是不聽,莫不是你不拿我當姐姐看吧?”

“哪有,哪有,做妹妹的向姐姐行禮乃是常理,並不是說您做了皇貴妃我才向你行禮的呀”貞嬪對這個自小一起長大的姐姐極是了解,知道她是不希望因著她的身份而使兩人陌生了,所以趕緊出言解釋。

董鄂香瀾的臉上這才有了幾分笑意,這個妹妹啊,自她十四歲入宮以後,姐妹倆已有三年未見了,自她們在宮中相聚後,每一次她總要行完禮後才肯與她敘話,怎麼勸也不聽。

“香潯?香潯?”

貞嬪不知在想什麼,竟沒聽到董鄂香瀾的叫聲,好幾聲後才反映過來,略帶點茫然地問:“姐姐,你是在叫我嗎?”

董鄂香瀾吃驚地睜圓眼道:“妹妹你在想什麼,莫不是連自己的名字也忘了吧?”

“誰說不是呢,自我進宮皇上賜我貞字開始,就再沒人喚過我的本名,日子一久,連我自己也快忘了還有這麼個名字。”貞嬪露出回憶的神情。

“香潯!”董鄂香瀾有些心疼地喚著。

“姐姐你還是叫我妹妹吧,這樣聽著更親切些!”貞嬪似乎不願再聽到這個名字,略有些急促的說。董鄂香瀾雖不理解,但已習慣了由著妹妹的她還是點頭答應。

貞嬪走到董鄂香瀾面前半蹲下來,用帶著護甲的手輕輕撫摸著她不大的肚子,半響沒說話,董鄂香瀾正想開口,突然聽得她輕輕地說了句話,很輕,聽不真切,似乎是說了什麼孩子的話。她也不細究,靜靜地捋著貞嬪旗頭上垂下來的殷紅流蘇,就像小時候那樣自然。

又過了一會兒,貞嬪終于抬起頭笑著說:“姐姐你真有福氣,不光皇上疼你,再過不久還會有一個小阿哥或小格格陪你,不像我……”說到這里,笑容黯淡了下去。

“傻妹妹,這有什麼好羨慕的,你還那麼年輕,盡早會有自己的孩子的。我自有孕後就不能再侍候聖駕了,你在皇上那里多上點心,多被召幸幾次,說不定很快就有了,介時可能還會被封個貴嬪或妃什麼的。”董鄂香瀾娓娓說來竟無半分虛情。

這樣的女人只有兩種,一種是根本就對那個男人沒感情,另一種就是絕對相信那個男人對自己的感情,董鄂香瀾無穎是後一種。她知道福臨的身份注定他不可能只擁有一個女人,但她相信福臨心中愛的只有她一人,所以才這麼放心。

“對了,妹妹,這兩月里皇上可有再召幸過如貴人?”沒來由的,她又想起那個有著炙熱目光的女人。

“姐姐您是問重華宮的那位?”貞妃不解其為何會對一個無寵的貴人如此掛心。

“正是!”

“據我所知,皇上未曾再召過她,而如貴人亦是深居簡出,極少露面。”聽到這個消息,董鄂香瀾的心才放下不少,也許真的是她過于敏感了,皇上根本不會喜歡她的。

有宮女進來請未是否要傳膳,貞嬪看到那個宮女咦了一聲,一幅奇怪的樣子,原來這宮女是鍾粹宮的管事姑姑湘遠,她怎麼會在承乾宮出現?

董鄂香瀾解釋道:“皇上怕原有的下人經驗不足伺候好,所以就把鍾粹宮會做事的人調了幾個過來,除了湘元,還有李公公他們。”說罷,她問貞嬪:“妹妹,你用過膳了沒,若是沒吃過就在姐姐這里吃吧,咱們姐妹少有機會在一起吃飯。”

“多謝姐姐的好意,我來之前已經用過了。”她似乎想到了什麼,取過間兒一直捧在手中的小籃子,把上面的蓋子揭了,里面是一個個比拇指大不了多少的小棕子,看起來如小孩子的玩具一般,煞是可愛。

她將籃子遞過去,有些佝促地笑道:“今兒個是端陽節,我特意拿了些小粽子來給姐姐,我知道姐姐這里什麼都不缺,不過這些都是我親自動手包的,希望姐姐你能收下。”

董鄂香瀾聽了感動不已,含笑親手說:“妹妹這份心意對姐姐來說比什麼都要珍貴!”

貞嬪又拿過辰兒手里的瓷罐交給湘遠道:“我聽說姐姐你最近胃口一直不好,所以拿了些青梅來給你開胃。”

“難得妹妹你對我這麼掛心,姐姐在這里先行謝過了!”

“那妹妹先行告辭了,姐姐你安心保重身體,我過幾天再來看你。”貞嬪辭別了董鄂香瀾,回自己宮中去了,這一切都被有人心瞧在了眼里。

另外跟大家告個罪,最近幾天為了能讓大家多看點,只要一有空就寫文,一上網就碼字更新,實在有點累了,請大家容我休息幾天,調整一下,我不想把寫文變成一種痛苦,最遲下禮拜二會來更新,請大家多多包含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九章 花間雨(2)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九章 花間雨(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