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章 棋局(1)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章 棋局(1)

咸福宮乃是西六宮之一,宮中的主位是佟妃,月凌居住在正殿西側的凝暉堂,這天下午,日夕閑著無聊,就帶著宮女蔚佳到月凌那兒串門子,不曾想她恰好去了重華宮,只得派人再去通傳,隔了好一會兒才見她回來。

她們姐妹數日未見自然少不了一番談笑,一直聊到晚膳時分,用完膳又飲了日夕帶來的極品君山銀針後才分別。

日夕從月凌宮中出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了,蔚佳以為主子是要回宮了,哪知在快到宮門的時候她停步了腳步,重新又走了回去,不過這次去的方向是佟妃所在的正殿。

待到了宮門外恰巧看到佟妃的近身太監小德領著幾個人在那兒掛燈籠,遠遠看到日夕過來,忙迎上來請安:“夕貴人您來了,娘娘剛才還說起您呢,不曾想你就來了可真巧了,奴才這就給您通報去。”

他進去沒多久就出來請日夕進去了,日夕讓蔚佳留下打賞小德子,自己先走了進去。看到佟妃的時候,她正端坐在梳妝台前由宮女往她頭上帶方壺集瑞鬢花,一只米珠雙喜字步搖分幾層從旗頭斜斜垂下,身上穿的是紫錦旗服,衣上用蹙金繡霞翟紋,為其增添了雍容華貴之感。

“娘娘吉祥!”日夕甜甜的笑著請安,佟妃的寢宮她來過數次,所以並不陌生,佟妃滿意地看了看銅鏡中打扮好的自己,揮手讓宮女們下去,她心情頗佳的拉了日夕同榻而坐:“妹妹你是專程來看本宮的嗎?”

若換了別人,聽到佟妃這麼問,自會答說是,偏偏日夕是個實心之人,不懂得要討好變通,所以她老老實實的回答道:“回娘娘,我是來看凌妹妹的,剛剛准備走的時候想到還沒來給娘娘請安,所以就過來了,娘娘你不會怪我吧?”

佟妃輕搖著頭,臉上笑意不減,日夕尚不知她的實話實說為自己免去了一劫,佟妃是何等精明之人,咸福宮一舉一動皆在她眼皮下,豈有不知之理。適才這一問的目的不過在于試驗日夕,看她是否真的沒心眼,她雖扶持日夕,但心中對她並不是沒有半點猜疑,在這宮中,沒有一個人是可以完全相信的。

剛才只要日夕有一句假話,她就會毫不猶豫地想法將其除去,她是絕不會留一個居心叵測的人在身邊!

日夕能在佟妃屢次的試探下平安過關,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

“娘娘,我剛才進來的時候,看到小德子他們在掛紅燈,是不是晚上皇上要過來啊?”日夕好奇地睜著眼問,一般來說妃子的宮門前是不掛紅燈籠的,只有皇上在此過夜的時候才會掛上。

“是啊,今兒個下午常公公來傳旨說皇上晚上會過來!”佟妃再如何強勢,終究只是個女人,說到這個,臉上難掩得意與嫵媚之色,她抬手攏著鬢邊的絨花道:“皇上不會那麼早過來,妹妹如果無事的話,就陪本宮下盤棋吧!”

日夕聽得下棋二字眼睛不由一亮,但旋即又變得猶豫起來。

“怎麼?是不會還是不願陪本宮下啊?”

聽聞佟妃這麼問,日夕連連擺手道:“不是!不是!是……”她忸忸捏捏地低頭扯著衣角,一副小女兒家的模樣。

佟妃也不催促,饒有興趣地看著將心思寫在臉上的日夕,隔了好久她終于憋出一句話來:“娘娘,您能不能讓我幾個子啊?”

聽到是這麼個事後,佟妃不禁啞然失笑,手中端著的茶險些潑出來,“就為了這個?”

看到佟妃探究的眼神,日夕更覺不好意思了,難為情地說著:“娘娘您不知道,臣妾在家中時就酷愛下棋,無奈棋藝怎麼也上不去,每次與人對弈,若對方沒有讓子的話,沒走幾步臣妾就會輸了。臣妾怕掃了娘娘的雅興,所以才斗膽請娘娘讓子,娘娘您不會怪我吧?”

佟妃和顏道:“這有什麼好怪的,本宮就是喜歡你有什麼說什麼的性格,這樣罷,本宮就讓你五個子!”

“多謝娘娘!”日夕開心的像個要到糖吃的小孩子

旁邊早有人擺上棋盤與棋子,兩人分執黑白棋子走了起來,下了沒多久就看出雙方的差距來了,佟妃這邊的黑子步步為營,兼且攻勢猛烈,每一步棋子落下的背後都蘊有無數後招,相較之下日夕就顯得遜色多了,不僅隊形松散,而且落子時僅僅著眼于目前的形勢,完全沒有長遠的目光,沒幾下就被佟妃殺的潰不成了。

眼瞅著勝負立判的時候,突然有人在外面求見,佟妃微一擰眉,停下落棋的手,宣其進來回話。

珊瑚珠串成的簾子被挑了開來,進來的是佟妃的貼身宮女紅綃。

“有什麼事嗎?”佟妃看到是她,語氣頓時放緩了幾分,她明白若無重要的事,紅綃是不會來打擾自己的。

紅綃低著頭道:“回娘娘的話,適才常公公來傳話說皇上今晚不過來了,讓娘娘您不必再等。”

聞言,佟妃執棋的手不由握緊,繃著臉道:“知道是為什麼嗎?”

這一次紅綃沒有立刻回話,而是似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日夕,佟妃自然知道所謂何事,她放下棋子對日夕道:“本宮有事先出去一下!”這會兒她已懶的再看日夕的反映徑直走了出去,紅綃自是緊隨其後。

到了外殿,不等佟妃問話,紅綃主動說道:“娘娘,奴婢打聽到是因為承乾宮那邊派人來稟報皇上說皇貴妃忽然腹痛的利害,皇上聽到後連奏折也不批立刻趕了過去,還把所有的太醫都叫上了,但診不出是什麼毛病,而且皇貴妃只疼了一會兒就沒事了,不過皇上不放心,堅持要留在承乾宮!”

又是她,董鄂香瀾!早不痛晚不痛,非要在這時候痛,說她不是故意的也沒人信!佟妃恨恨地咬著牙道:“紅綃!”

聽到主子叫,紅綃忙垂首應命,佟妃手搭在柱子上,神色變幻莫測,好一會才開口道:“去我房中拿支千年人參還有七葉朱果給皇貴妃送去,就說是本宮送給她補身子用的!”

“啊?”紅綃沒想到主子會說這話,一時反應不過來。

“沒聽到本宮的話嗎?”佟妃語氣中隱含著怒意。

見主子面色不愉,紅綃不敢問,應聲後退下去辦事了,留下佟妃一人在原地,她收回扶在柱子上的手,看著被護甲劃出兩道深溝的柱子冷笑著回身離開,花盆底鞋踩在地上發出單調的“篤篤”聲!

誰說命由天定,她佟妃微甯的命運從來都只掌握在自己手中!皇貴妃?哼,她倒要看看究竟最後贏的會是誰!

佟妃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走一條不歸路,只是她已經沒有了回頭的機會,曾經年少純真的佟佳微甯只依稀還存在于夢中。

金絲碧玉,云鬢玉顏,邀得君王寵!

這是她目前所有的一切,也是她唯一要的起的東西!

在佟妃走過的地方,掉落了一顆疑似眼淚的東西,原來,在風光與狠毒的背後,她也僅僅只是一個女人而已,一個有血有淚,一個希望有人寵有人愛的女人而已……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九章 花間雨(4)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章 棋局(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