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二章 恪嬪(1)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二章 恪嬪(1)

順治十四年的夏天,在繼皇貴妃之後,原本不甚起眼的舒答應也懷上了龍種,從而一躍成為宮中炙手可熱的人物,福臨高興之余,不僅依例升了她一級,由答應晉為常在,還將其住處遷到了離承乾宮最近的永和宮,以便太醫就近照顧。

舒蘅也清楚自己未來的榮華富貴,全掌握在這未出世的孩子上手上,平常特別小心肚子,將來一旦誕下龍兒,既使不封個嬪什麼的,最起碼也是個庶妃,可比現在這個常在要好多了。

福臨膝下的子女並不多,總共只有三子三女,皇長子鈕鈕生母為庶妃巴氏,他只活到兩歲就死了,皇長女和皇二女也是出生不久就夭折了,而今活著的只有二子一女。皇三女亦為庶妃巴氏所出,皇二子福全的生母則是甯貴嬪,一直都無甚寵愛,目前最被看好的就是皇三子玄燁,他的生母是咸福宮的佟妃。

這一日,李太醫在永和宮請完脈准備告退之時,被舒蘅留了下來,“舒常在還有什麼吩咐嗎?”李太醫是太醫院屈指可數的千金妙手,今年已六十有三,順治早先已經准了他告老還鄉的請求,只因後來皇貴妃懷孕,才將他留了下來,只待皇貴妃產下龍子後,他就可以出宮了,所以這段時間他格外小心,不敢有一點差池,而今除了皇貴妃又加了一個舒常在。

舒蘅在宮女的攙扶下,從簾子後款款走了出來,而今的她早已不是先前那個唯唯諾諾的小答應了,神情間帶著一股狂傲之氣,頗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感覺,而這恰恰是最要不得的!不過現在宮里大多數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皇貴妃那里,所以一時也沒人去管她。

舒蘅摒退了下人後細聲道:“李太醫,您可是宮中的老太醫了,舒蘅有句話不知當問不當問?”雖然舒蘅只是個常在,但好歹是個主子,而今在李太醫面前自稱名字,這可是極大的禮遇啊。

當下李太醫誠惶誠恐地站起來拱手道:“舒常在言重了,您有事請盡管問,微臣定當知無不言!”

“李太醫可有法診出我懷的龍種是男是女?”

李太醫撫著胡子沉吟道:“舒常在說笑了,才一個多月的身孕怎麼可能診出男女來,即使醫術再高明的大夫,也至少要等到七八月的時候方能看出點端倪來。”

舒蘅不置可否地點點頭又問道:“可是我怎麼聽說,已經有太醫診出皇貴妃懷的是個阿哥呢?就不知道這五個多月的身孕是如何診出男女來的,李太醫,你說呢?”

“這個……這個……”李太醫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吱唔了半天也沒說出話來。

見此,舒蘅氣不打一氣來,猛得一拍桌子站起來厲聲道:“李太醫,雖然我與皇貴妃身份有別,但好歹我懷得也是皇上的血脈,你怎麼能如此欺瞞于我,還不快給我從實說來!”

她說完後見李太醫還是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不由加重語氣道:“難道非要我跟皇上去說,讓皇上來治你的罪不成?”

還別說,她這麼一生氣倒真有幾分氣勢,把李太醫給唬得慌了神,原本不願說的話只得倒了出來:“這……是新來的秦太醫診斷出來的!”

“哦,這麼說來,他的醫術要比你們高明嘍?”舒蘅咄咄逼人,說話完全不給人留余地,如此之人,在宮中想來也無甚人心可言。

李太醫漲紅著張老臉,不知該如何回答,他一向以醫術高超自傲,尤其在女子有孕待產方面,最近卻屢屢讓一個才二十幾歲的年青人搶了風頭,現在又被人當面這樣說,你叫他這張老臉往哪里放。

舒蘅可不管李太醫已經尷尬成什麼樣了,自顧說道:“既然這樣,你就替我把秦太醫找來,以後我的胎脈就由他來請吧。”

李太醫搓著手為難地道:“回舒常在,秦太醫已經被皇上專門指給皇貴妃請脈了,要讓他來恐怕要皇上下旨才行。”

這一來,舒蘅的面子可有些掛不住了,惱羞成怒地道:“你現在差事辦得可當真是好了啊,居然懂得拿皇上來壓我了,好!好!好!”她接連說了三個好字,神色間是止不住的怒意。

李太醫連說不敢,心中暗自叫苦,這位舒常在位份不高,脾氣卻不小,又仗著懷有龍種,更加驕橫,哪有皇貴妃那般和善,難怪即使有了身孕,皇上私底下也不見得對她多寵。

舒蘅也懶得再和他廢話,揮手讓他退出去,自己則在房里盤算要怎麼跟皇上開口,好叫他命秦太醫來給她請脈。

進來伺候的宮女巧兒見主子面色不霽,眼珠一轉,將早先放在櫃子上盛滿各式珠寶的紅漆墊絨托盤端到舒蘅面前,討好地道:“主子你看,這是皇上今兒個剛賞下來的東西,聽說和皇貴妃那里一模一樣,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奴婢替您帶上。”她沒敢說這些只是送到皇貴妃那里去的一小部分。

舒蘅的面色這才好點,轉而又不無得意地道:“那是自然,再怎麼說,咱們也都一樣是懷著皇上的龍種!”突然得勢的她已經逐漸迷失在彭脹的欲望中了,她現在想要更多更多的東西。

舒蘅審視著盤中擺放的東西,最終將目光停留在一支蝶口銜珠的青色流蘇上,染著丹蔻的指甲在流蘇上輕輕劃過,眼中露出一絲渴望!

猶豫許久,還是忍不住將流蘇挑起,望著那抹靛青色在自己眼前一垂一蕩,猶如一朵盛開的魅惑之花!

她現在還是常在,依例帶不得流蘇,若越制佩帶被別人看到的話,麻煩就大了,剛准備放下,忽想到這是在自己宮里,誰會看到,只要出門時記得摘下就是了!想到這兒,她將流蘇交給了巧兒,讓她替自己帶上,瞧著銅鏡中那縷青色的流蘇在耳邊垂落,她滿意地笑開了顏,再過不久她就能光明正大的帶上它了!

時值正午,舒蘅胃口不佳,只吃了幾口就不願再吃了,剛剛才下了場雨,外面涼爽著很,便領了巧兒還有小連子到禦花園中走走。

春夏兩季正是禦花園花開的最好的時節,一路走來,姹紫嫣紅,心情倒也舒暢了不少,正走著,突然腳下被什麼絆了一下,那東西還發出一聲怪叫,舒蘅猝不及防之下,花盆底鞋一個沒站穩,人整個往前面倒去,舒蘅嚇得失聲尖叫起來,雙手緊緊捂著肚子,幸而旁邊巧兒眼疾手快,及時扶住了她,這才免了一場危難。

待得站穩後,才看清原來是一只在樹叢下打盹的黑貓擋了她的路,此刻它正豎著尾巴沖她齜牙咧嘴地叫!

“這宮中哪來的貓?”舒蘅拍著胸口恨聲道,剛才可真險了,巧兒和小連子想了一陣都搖頭說不知道。

舒蘅也懶得再問,直接道:“把這只貓給我扔得遠遠得,不要再讓我看到,還有,去問問今天在禦花園當值的人,為什麼會有貓在這里,如果不能讓我滿意的話,叫讓他們小心自己的腦袋!”

“喳!”小連子躬身領命,隨即挽起袖子去抓黑貓,那只貓長得並不大,大概只有兩個手掌那麼大,不過它那雙眼睛要比其他的貓多了一種妖異的美感。

黑貓似乎察覺到小連子的不懷好意,“嗖!”的一聲,在被抓到之前躍上了樹干,然後四只小腳抱住樹杆,沒一會兒功夫就爬到了枝梢上,它在上面愜意地伸了個懶腰後蜷起四肢往樹上一趴,居然開始睡覺了,那模樣簡直是在向樹下的幾個挑釁嘛!

吼吼,我來啦,下次更新是後天,昨天為了想一段情節折磨了自己好久,嘿嘿,終于想出來了,另外,為了表示偶要與大家同甘苦,共進退,充分發揮虐人虐已的精神,偶臨時決定,自己也上來客串一把,哈哈,虐哦,出場的章節是在第十三章,大概拭目以待吧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一章 大夢當歸(2)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二章 恪嬪(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