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二章 恪嬪(2)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二章 恪嬪(2)

“看什麼看,還不快去給我把那只畜生揪下來!”她朝還愣在原地的小連子吼道,全然忘了身為宮妃應有的禮儀形象。

正當小連子手忙腳亂要往樹上爬的時候,一個脆生生的聲音響了起來:“原來你跑到這里來了啊,點點乖,快下來,我帶你去吃魚哦!”

順著聲音瞧去,一個小巧可人的宮女從站在花叢後,仰頭對樹上的小黑貓說,叫人吃驚的是,那貓兒好像能聽懂她的話,舔了一下爪子後站起來,如一位高貴的公主般優雅的走到樹梢盡頭,然後猛地一跳,直接從樹上跳進了那個宮女懷中,逗的她咯咯直笑,不停地揉著貓兒那對小小的耳朵。

那個宮女沒看到舒蘅一行人,抱著貓轉身就要走,舒蘅哪肯這麼輕易的放過她們,朝巧兒一使眼色,巧兒立時會意喝住那個宮女道:“站住!你是哪宮的奴才,舒常在在這里居然不過來請安,沒長眼睛嗎?!”小宮女這才看到面色不善的舒蘅,匆忙跪下行禮。

“你是哪個宮的?”舒蘅冷冷地打量著她。

“回舒主子話,奴婢子奴,是景仁宮的。”

“景仁宮?”舒蘅重複著這三個字,忽地把臉一沉:“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在宮中養貓,你可知剛才這只畜生差點就傷到我肚子里的龍種了,今天看我怎麼收拾你!巧兒,你過去給我掌她的嘴,還有小連子,你把那只貓給我扔到水里淹了!”

看樣子,她也開始變成一個動不動就責打奴才的主子了,完全忘了當初自己在靜妃手下挨打時是怎樣的一副情景。

就像清如說的那樣,人總是會變的,不同的是,有些人是為了更好的保護自己,有些人則是因為心中那些不可告人的黑暗。

子奴不敢躲避巧兒的扇打,但她說什麼也不肯放開懷里的黑貓,小連子去強抓反而被點點抓破了袖子。

子奴忍著疼爬到舒蘅面前叩頭道:“舒主子,奴婢知錯了,你怎麼責罰奴婢都行,只求您不要殺這只貓,它是恪嬪娘娘養的啊!”

恪嬪?舒蘅在腦中極力搜索著關于這個名字的信息,好半天才記起來,景仁宮確實住著這麼一位娘娘,不過她深居簡出極少露面,以致宮中不少人都忘了還有這麼一位娘娘在。

初聽這貓是恪嬪養的,舒蘅不由有些膽怯,再怎麼說恪嬪的位份也要高她兩級,是宮中正經有地位的娘娘了,但要她就這麼輕易的放過那只畜生,又實在不甘心,當下把心一橫,決定來個將錯就錯,她沖子奴喝罵道:“好你個奴才,居然敢假借恪嬪娘娘的名頭來遮擋,今天不動真格的你是不會如實招了,來人,給我狠狠的打,直到她把那只貓交出來為止!”

忽的,有個如春風般的聲音吹進了他們耳中:“子奴,是你在那兒嗎?”伴著這個動聽的聲音一起出現的還有一個眉目如畫的典雅女子,若不是那身旗裝,必會以為她是從水墨畫中走下來的人兒。

“娘娘你來了!”子奴看到來人後欣喜無比地叫著。

恪嬪出來後看也不看舒蘅幾人,徑直拉起子奴,並從她懷里接過點點抱著,又見子奴臉頰紅腫,不由微微皺起了細致的雙眉,問道:“是誰打的?”話語中有著一絲淡淡的不悅,緊接著又問:“痛嗎?”

子奴捂著通紅的臉頰,委屈地著頭,她才只有十四歲而已,往日里在恪嬪的手下,連責罵都很少有,如今卻一下子被人打了這麼多下,自是又疼又難過。

恪嬪目光一轉,別過臉問有些傻眼的巧兒:“是你打的嗎?”

巧兒拿眼偷覷了舒蘅一眼,看她沒說話,只得硬著頭皮點頭。

恪嬪見了點頭,也沒說話,正當巧兒慶幸自己逃過一劫的時候,恪嬪原本抱著點點的手,突然對准她的臉抽了過去。

“叭!”地一聲脆響,不僅打懵了巧兒,也看得舒蘅眼皮一跳。

“你打了子奴這麼多下,我只還了你這一記,你可有不服?”恪嬪還是那副不慍不火,云淡風輕的模樣,即便是剛才動手教訓巧兒的時候也沒動過色。

看到有人教訓自己的奴才,舒蘅可有些火了,再怎麼樣,她恪嬪都不過是個無寵的妃子,又何必要怕她呢?想極此,膽子不由又大了起來。她盈盈走上去,行禮道:“舒蘅見過恪嬪娘娘,娘娘萬福!”

說是請安,充其量也不過是稍稍甩了下帕子而已,連膝蓋都不曾彎一下,恪嬪也不生氣,只是拿眼瞟著她的雙膝。

舒蘅見了皮笑肉不笑地道:“娘娘見諒,舒蘅有孕在身不能彎腰。”當真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兩個月都不到的身子怎麼會彎不了腰呢!

不過恪嬪也不去揪她的錯,反而望著她的頭飾,饒有興趣地笑了笑,說道:“我剛剛還聽到有人要把我的點點扔到水里淹死,不知它哪里惹到舒常在你了呢?”不論什麼話,從她嘴里說出來總是特別的好聽,柔若無骨,軟綿動聽,也許就是這點,讓福臨傾心動情,破格封嬪吧!

舒蘅也不怕她,依舊是那副不恭敬的模樣:“娘娘你說這話可就錯怪我了,舒蘅原先並不知道這只貓是娘娘您養的,還以為是哪個奴才私自放養的呢,所以才會說這些話的,不過……”她故意挺著肚子道:“您是不知道啊,剛才只差那麼一點就要傷到我肚子里的孩子了,舒蘅相信娘娘你是公正的,應該會給舒蘅一個交待吧?”如果她是個聰明人的話就不會這麼說了,可惜她不是!

“舒常在,你也說差點了,既然是差點,那就是說現在沒事嘍,何況我宮里的人也讓你打過了,咱們就算扯平了吧!”恪嬪折了朵紫藍色的鳶尾花在手里轉著。

“娘娘您說這話可就不太公平了,我的宮女剛才不是也讓您打回來了嗎?再說了,您不知道懷孕的時候是最受不得驚嚇的嗎,萬一不小心動了胎氣的話……”說到這里,她又假惺惺地作恍然大悟狀:“唉呀,我怎麼忘了娘娘您沒懷過孩子,自然就不會知道這種事啦,舒蘅可真該死,娘娘您千萬別生氣!”

聽到這里,恪嬪的手不由自主地收緊,鳶尾花被她緊緊地攥在掌心,點點可能是感覺被抱的太緊不舒服了,不停地扭動著身子。

恪嬪眼中閃過一絲凌厲,隨即又恢複了平和,握緊的手慢慢松開,那朵原本盛開的鳶尾花已經變成一堆殘渣和汁水了,由著子奴替她把手拭乾淨後對舒蘅道:“點點是我的,想處罰它除非皇上同意,舒常在,等你什麼時候有本事拿到皇上手諭的時候,再來景仁宮找我好了,我隨時奉陪!” 說著換手抱了點點就要走,不再看被她氣紅了臉了舒蘅。

臨走時,她似乎記起了什麼,回過身來意味深長地指指舒蘅的頭,舒蘅不明白她是什麼意思,隨手在頭上摸了一下,這一摸她頓時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當下臉色變得煞白一片,她一時大意,竟忘了將那串青色流蘇摘下來了。

恪嬪輕笑著離開了禦花園,路上子奴問她為什麼不借此機會教訓一下舒蘅,恪嬪撫著不停搖尾巴的點點道:“像她這麼不知輕重的人,早晚會有人看不慣的,何須我來動手!”

“可萬一她將今天的事告到皇上去,豈不是會給娘娘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子奴還是很擔心。

恪嬪低著頭不說話,只是一下下撫著點點光滑的皮毛,皇上……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二章 恪嬪(1)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二章 恪嬪(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