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三章 惜語(1)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三章 惜語(1)

重華宮雖依然門庭冷清,但已不複冬天那般荒涼蕭索的模樣,許是因為春夏花草盛開,枝葉茂盛的緣故,但更多的只怕還是因為里面住的人心境不一樣的緣故吧。

宮院里隨處可見各式各樣的盆栽,其中有不少是月凌送過來的,她最喜擺弄這些個東西,除此之外,里面竟還栽了幾株桂花樹。

最近,小福子結識了一個在內務府做事的小太監,兩人關系不錯,便問他要了幾株來,又和小祿子兩人在宮院的一角挖土開坑,這宮里原是不許隨意栽樹的,但重華宮冷清至此,誰還會有心思來管,所以他們也樂得逍遙自在,經過一番精心照顧,幾株桂花樹盡悉數活了下來。

而今已是七月中旬,再有半個來月,就到了桂花開的季節了,到時候整個宮院中都會飄滿了桂花濃郁的香味,有次日夕來的時候,看到這些桂花樹,樂得她直拍手,說以後要釀桂花酒就不用到其他地方去收集了,直接到這里拿就行了!

對于日夕這個與宮闈氣氛格格不入的女孩兒,清如總有一絲說不出的喜愛,也許因為日夕身上有著她已經失去且再也尋不回的東西吧,只是不知日夕的純真在這陰晦的宮中又能保持得了多久?清如不知,只願這一日遲些到來,讓她再多看些時候。

這日早起,趁著太陽還未升起,她拿了把花澆給那些開在盆中的花兒澆著水,每一盆都澆得很仔細,不多也不少,她總盼著花能開長久一些。古人常將美人比作花,卻不知花謝了還會再開,而人卻是如何也無法再重來的!

清如彎腰放下花澆,一邊侍候著的子佩立刻走上來為她拭淨雙手,其間,小福子來報,說是夕貴人身邊的蔚佳有事求見。

“著她進來吧!”她會來,想必是日夕有什麼話要她轉達。

不出一會兒功夫,蔚佳就隨著小福子進來了,看到俏立于庭院中的清如後不慌不忙地低身施禮:“奴婢見過如貴人,如貴人吉祥!”

清如就著子佩的手,飲了口鮮奶後,溫言道:“起來吧。”

蔚佳雖然是佟妃賞給日夕的,但她自跟隨日夕以來伺候的極是盡心盡力,日夕對她頗為信任,所以清如對她的印象也不錯。

“可是你家主子有話要你來傳?”

“是!佟妃娘娘約了主子在暢音閣看戲,主子讓奴婢來請如貴人您一起去。”暢音閣是宮里專門給皇帝和妃子們看戲的地方,各宮主子娘娘什麼時候想看了就派人去點,那邊有皇家禦用的戲班,也有從宮外招來的。除了唱戲外,這些人只能在特定的范圍內活動,四周有侍衛把守,一旦發現有人闖入東西宮范圍立刻將其拿下查辦。

“知道佟妃點的是哪出嗎?”

“聽主子說,佟妃娘娘這次點得是《西廂記》。”蔚佳微微低著頭,說話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怪異。

《西廂記》是元代一位叫王實甫的雜劇作家所寫,講述了張生與崔鶯鶯在紅娘的幫助下困阻終成眷屬的故事。這出戲本身沒什麼問題,可放到宮中來演,卻有點不大對勁。

佟妃…...以她對這個女人的了解來看,她是個從不做無用之功的人,一舉一動皆有其含意在里面。清如蹙著眉走了幾步,側目道:“還有誰去了?”

蔚佳上前回道:“各宮的娘娘都去了,還有吟貴人,澤貴人,凌常在和舒常在也去了。”

這麼多人都去了?難道佟妃真的僅僅只是想約人看戲而已?清如摸摸被初升的太陽照得有些微發燙的臉頰,雖仍有些不放心,但有水吟她們陪著,想來也不會有什麼事,逐道:“去回你家主子,就說我今天有事去不了了,等改日我一定去她宮中給她陪不是。”

“可是,奴婢來之前主子吩咐了說一定要請您去的!”蔚佳頗有些為難地道。

清如轉過身,淡然一笑:“放心吧,你家主子不會怪你的,快回去吧!”看其心意已定,蔚佳只得告退,臨了清如又讓人拿了封賞銀給她。

留幾人在院中擺弄花草,子矜扶了清如回到碧琳館里,其間她幾番欲言又止,見她這副模樣,清如哪會不知她想問什麼,說道:“是不是想問,為什麼夕貴人來請我,我也不去?”

“奴婢不敢!”子矜見心思被戳破,以為清如生氣了,一慌神“撲通”跪了下來。

清如沒料到她反應會這麼大,這段時間,她總活在自己的情緒中,竟忽略了身邊的人變化。

“你在怕我?”清如沉寂了一下問道,神情間帶著幾分疑問。

“是!”子矜低著頭顱不敢正眼看清如。

“為什麼?”清如從未想過,從小一起長大的子矜竟會怕自己,她是這樣,只怕子佩也是如此。

子矜遲疑了半響,見避不了,只得照實說也心中所想:“因為您變了,不再是以前相府中的小姐了!”

乍聽這言,清如不由鼻子一酸,這是第二個人這麼說了,難道她真的變得這麼利害嗎?,居然連身邊的人都開始怕她了,略帶苦澀地說道:“即使真得變了又如何,你們依然是我最親近的人啊,若連你們都怕我懼我,那我就在這宮中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話語中所帶的落寞讓人心了忍不住悲切。

“小姐……”子矜仰起頭,眼中盈滿了淚花,一聲小姐勾起主仆二人往昔的回憶,其實隔的並不遠,然于她們來講,卻恍如隔世!

清如將手搭在子矜的肩上,感慨道:“好久沒聽你們這麼叫我了,還是這個聽著親切啊,以後你和子佩還是像以前那樣叫我吧。”

等了許久都沒聽見子矜答話,不由問道:“怎麼?不願意嗎?”

子矜這才如夢初醒,把頭搖得跟波浪鼓似的:“不!不是!主……小姐,奴婢還以為……以為您……”

“以為什麼?”清如奇道。

子矜紅著臉不好意思地道:“以為您再不像以前一樣把當成自己人了。”

“真是個傻丫頭!”清如扶起她:“不要再胡思亂想了,不過你們謹慎點也好,宮中畢竟不比在府中,一切都要三思而後行。今日我不去暢音閣為的也是這個,若今日去的只有咱們姐妹幾人,我當然不會推辭,但是偏偏佟妃她們都去了。在這宮里,想要無風無波,平安度一生,唯有避世一路,只是要苦了你們了,若今日我有幾分寵愛在身,還能求著皇上給你們指個好人家,出宮嫁了,而今……只怕要等滿二十五歲的時候才能發還出宮,唉!”

子矜擦著眼淚道:“能跟著小姐是奴婢們幾世修來的神氣,哪有什麼苦的,奴婢願意一輩子都陪在您身邊!”

“傻丫頭又在說傻話了,我一個人困死在宮中已經夠了,何苦還要拉上你們兩個墊背,好了,不說這個了,我待會要出去一下,你過來替我換身簡單點的衣服。”

子矜應著聲,從掛滿衣服的櫃中取出一件素色繡銀絲團綿的旗裝來給清如換上。“小姐,你是要去那里嗎?”她一邊換一邊問。

“是啊!”清如扶著頭上略微有些歪的簪子道。

“要不要奴婢陪您一塊兒去?”子矜不無擔心地道,她對小姐最近時常去的時候地方不太放心。

“不必了,又不是什麼危險的地方,你去問問小祿子,我叫他准備的東西弄好了沒有,要是好了就給我拿進來。”

“是!”

“等等!”清如喚住欲離開的子矜:“不要忘了將我們適才說的話轉給子佩聽。”

“小姐你放心,奴婢會的。”子矜笑著退了下去,隔了一會,清如接過子矜拿過來的錦盒離開了重華宮。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二章 恪嬪(3)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三章 惜語(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