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三章 惜語(3)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三章 惜語(3)

清如也看到了她撚在指間的那根銀絲,手不自覺地撫上鬢角,旋即又放下,紅顏終有老去的一天,而人也終有白發纏繞的一日。

恪嬪不急不徐的聲音又在這空蕩蕩的宮殿中響起:“有人向皇上告密說語嬪是假懷孕,而且她還收買了侍衛與家人私通消息,在她家的府邸養了數個與她同孕期的孕婦,只待那些孕妃十月臨盆之時,便從中將男嬰抱入宮中冒充龍種!混淆皇家血脈那是滔天大罪,皇上和太後得知後均下旨秘密查探,一定要查清此事!”

恪嬪用絹子拭著解語嘴邊吃完糕點留下的殘渣,梳好頭發後,她整個人都精神了些許,雖然解語已經瘋了,但她對恪嬪似乎還有著零星的記憶,不論是剛才的梳頭還是現在都沒有絲毫反抗,反而一直咧著嘴沖她笑。

“後來呢?”清如聽得入神,數年前的事隨著恪嬪的話重現在她眼前。

“後來?”恪嬪再一次笑出聲來,清如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聽出她隱在笑聲背後的那絲淒然:“後來的事你不都看到了嗎?否則解語何至于被關在冷宮里,何至于變成一個精神失常的瘋子!”

“事情真如別人看到的那樣嗎?”清如實在無法將眼前癡傻的瘋婦與恪嬪口中那個精于手段,想出假懷孕搏寵的語嬪聯系在一起。清如聽得過于認真,連點點伸出粉紅的舌頭,不停地舔著她的臉頰也沒發現。

“真相如何對現在的解語來說還重要嗎?她不可能再回到從前!”恪嬪直起身,想轉身,卻發現解語正緊緊扯著她的衣擺,不讓她離開,恪嬪想扳開她的手,哪知她就是不肯松開,一邊還蹬著腿道:“我還要吃,我還要吃,不給我千絲糕就不讓你走!”

恪嬪來得次數多了,知道該如何應付思維已經不正常的解語:“語嬪,皇上就要過來了,你這麼貪吃小心皇上不喜歡你了哦!”

解語聽了先是一陣發呆,隨後一下子從地上跳起來拍手大叫:“喔!喔!皇上來嘍,皇上來看解語嘍,來看我們的小阿哥了,哈哈哈,我要做貴妃啦!”跳了一會兒,她又變得有些傷腦筋,嘴里不停地嘟嚷著,若不是清如離得近,根本聽不清她在說些什麼。

“解語要化個最漂亮的梅花妝給皇上看,皇上一定會很高興的,唉呀,本宮的鏡子呢?眉筆呢?胭脂呢?”她趴在地上一陣翻找,在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後頓時笑開了眼,即使已經瘋了,即使被關在冷宮這麼多年,她笑起來的神態還是很動人。

她所謂的鏡子不過是一塊肮髒的看不清的碎鏡片,眉筆胭脂也不過是幾根樹枝和破布。

“我們出去吧!”恪嬪不想再看下去,低著頭快步從清如身邊走過,似有些慌不擇路的模樣。

清如跟著在她後面出去了,在回身關門的時候,她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只見解語依舊拿著那些東西笑得那麼開心。

夢……其實每個人的心中都存在著一個夢,能活在夢長醉不醒,未嘗不是一種幸福!

習慣了里面陰暗的色調,一下子到了外面,眼睛有些適應不了,她伸手擋在額前遮著刺眼的陽光。

一直安靜的點點不知怎的竟動了起來,掙紮著不肯再讓清如抱,脖子上的金鈴隨著它腦袋的晃動發出“叮鈴!叮鈴!”的脆響。恪嬪一接過,它便再次安靜下來,兩只前爪抱著小腦袋又開始打起瞌睡來。

恪嬪依舊是那副淡然若水,波瀾不驚的模樣,若不是微紅的眼圈出賣了她,清如真要以為剛才她所講的僅僅只是一個無關痛癢的故事了。

“娘娘,您和語嬪很要好嗎?”在一陣沉默後清如問道。

“君心莫挽長相知,皆道人間逍遙好。若教解語應傾國,任是無情也動人。”說這兩句話的時候,恪嬪的眼睛始終不離那扇將門里與門外隔成兩個世界的雕花殘門。

話里行間的意思,清如不能完全明白,但依然能深切的感受到其間那份溫馨與纏綿。

恪嬪隨後又說道:“莫挽是我的名字,這兩句話是皇上分別寫給我和解語!”

莫挽……好別致的名字,想及此,清如不由又多看了恪嬪幾眼,她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啊,如風?如詩?還是如畫?又或者都不是!

“那娘娘您呢?”在脫口問出這句後她就後悔了,她與恪嬪今次只是初見,怎能問如此不該的問題。

所幸恪嬪並沒有生氣,反而用一種很複雜的目光盯得她心中不安,半晌方道:“想聽我的故事嗎?也許有一天我會告訴你,但不是現在!你該回去了,冷宮可不是什麼好待的地方。”

“是!”清如看恪嬪那樣,知道她是不會再說了,離去的時候,她耳邊一直回蕩著解語時哭時笑的樣子,還有恪嬪念那兩句詩時的神情。

恪嬪望著清如遠去的身影,露出一絲淡雅的笑容,低下頭對懷里的貓說:“點點,你看這個女孩兒,怎麼樣,是不是很特別啊?”

“喵!”點點不甚感興趣的叫了聲應付主人,隨即繼續打它的盹。恪嬪揉揉點點的頭,赫舍里清如是嗎,真想看看她以後會怎麼樣……

“皇上,我沒有騙你,真的沒有,你相信我!”攥著男人的衣服,苦苦哀求著,只希望他能信她一句。

“相信你?你做出這種事,還有臉來叫朕相信你,朕現在恨不得一劍殺了你!”男人狠狠地推開女人,任由她摔在堅硬的地上,血一下子就出來了,糊了她的眼,世界在她眼中變成一片赤紅。

“為什麼,你明明說過你會相信我的。”女人絕望的問著。

“是你親手毀去朕的信任的,你的家人也是被你的自私害死了的,你這個賤人居然還有臉在這里哭!把她拖下去!誰敢求情,一齊打入冷宮!”

語嬪富察氏,意圖混淆大清皇室血統,欺君罔上,罪無可恕,現去其名位,褥奪封號,金冊除名,打入冷宮。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三章 惜語(2)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四章 山雨欲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