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六章 玲瓏心(3)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六章 玲瓏心(3)

正所謂關心則亂,清如現在大抵就是這種情況,秦觀一言不發的撿起書冊,准備將其放回原處,卻在合攏的時候發現有些不對勁,再一細看果然是有古怪,他將這翻開的書冊再次遞到清如面前:“如貴人請看這兩張書頁間可有不對?”

不對勁?清如被他說的不甚明白,低頭去看,這一下立刻被他發現了問題,原來在七月十二至七月十四之間有被撕過的痕跡,也就是說,有人怕里面記載的東西被人看到所以偷偷撕走了,而這,極有可能就是記載七星海棠的那一次!

能這麼做的就只有太醫,只要將他們招來一審就什麼事都清楚了,這個看起來頗為誘人的想法剛浮上腦子就被清如給否決了,且不說太醫院十來個太醫誰都有可能,而且這種事誰會主動承認,再說她現在是一點證據都沒有。看來此事還是要再想想才行。

清如朝秦觀道了聲謝,黯然走出了太醫院,她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走,三天,她只有三天的時間來查這件事。

穿過垂花門,再走幾步就進了西六宮的范圍,正想的入神,一個人影從斜里走出來攔住了清如的去路,“如貴人留步,我家主子命奴才來請如貴人去宮中一敘。”

日近黃昏,不知哪里著了驚,紫禁城的烏鴉撲扇著翅膀飛起,迎向夕陽下的古樹,七月的風何以竟透著幾分寒意!

在他們離開後沒多久,一個幽靈般的影出現在那里,隨即又無聲地離開!

咸福宮

佟妃與悼妃同坐在紫檀木桌前,桌上放著幾盆時令水果,俱是新鮮無比。佟妃徐徐剝著一粒葡萄,全然不受對面一直絮絮抱怨個不停的悼妃影響,剝靜皮後遞到悼妃跟前:“來,嘗嘗這快馬加鞭從吐蕃運來的葡萄,現在可是新鮮著呢,要是過了今天就沒那麼好吃了。”

悼妃也確實說得有些口干,便接過來放進嘴里咬了幾下,隨即皺著眉將籽吐在一只空的果盆里:“有些酸!”

佟妃笑笑,命紅綃端了水來淨手:“只怕不是葡萄酸,而是妹妹你的心酸吧!”

真是想不到,在眾人眼中一直懦弱怕事,且又是姓博爾濟吉特氏的悼妃居然會和佟妃走得比較近,與和她有著宗親關系的皇後、靜妃,還有淑妃等人卻行同陌路。

“其實這也沒什麼,太後喜歡誰多一點,寵誰多一點,又有什麼關系,說到底,你們才是一家子啊!”佟妃伸著手讓紅綃拿軟巾布擦干手上的水,臉上掛著盈盈的笑意,心中卻不以為然,她素來瞧不起悼妃那沒膽又沒本事的蠢樣,要不是看在她還有些利用價值的份上,她才懶得應付呢。

“哼!”悼妃冷笑一聲道:“什麼一家子,太後她哪還會記得我,皇後她們雖說不得皇上歡心吧,可至少還有太後在上面撐著,怎麼得也出不了事,可我呢,我進宮這麼久她就從來怎麼沒拿正眼瞧過我。這次這麼重要的事居然交給一個外人去做,還賜了朝凰金令給她,對個外人居然比對我這個侄女還要好,我看太後她真的是老了!”

大抵是太久沒找人聊聊,心中堵得難受,所以連有些不該說的話也溜嘴跑了出來,莫看悼妃表面給人的感覺似很好欺負,實際上她的心眼極小,明明是自己沒能力,怕這怕那不敢去做,卻總是抱怨別人忽視她,不給她機會。對她的這一點,佟妃是再清楚不過的,不過這正是她所想要的……

宮里的人啊,全都帶著面具在做人,自願的,非自願的,只要是進了紅牆朱瓦,就注定要與面具一生為伍……

微一恍乎後佟妃恢複了笑顏:“那悼妃妹妹你覺得太後何以要對一個小小的貴人這麼另眼相看呢?”

“我哪知道!”悼妃酸溜溜地說出這麼一句來,原以為佟妃會接下去說,哪知等了半響也不見開口,反而一臉淡然地搖著繡有雙面牡丹的團扇,這下悼妃可忍不住了,張嘴又道:“定是那小蹄子給太後灌了什麼迷魂湯!”莫看她現在說得利索,這要是在孝莊面前,只怕她連半個字都蹦不出來。

“佟妃不急不徐地說著,一邊拿起銀勺子在盛著西瓜瓤的冰碗里輕輕一轉,頓時聽得碎冰叮鐺做響,挑了一塊指甲大的碎冰含在嘴里,一絲涼意立刻在全身蔓延開來。

“妹妹,有些話可不能亂說!”等冰塊在嘴里化開後,她才睜眼瞟了悼妃一眼,然後又慢悠悠地說道:“依我看,太後之所以對如貴人這般特別,想來多半還是為了她身後的家族與勢力,索尼在朝中雖然克盡已守,沒有結黨營私,但他好歹也是兩朝老臣了,隱在他背後的勢力還是不容忽視的,太後怎麼得也要幫著皇上把他緊緊拉住。”

悼妃也知自己失言,可要她閉嘴不說還真有些不甘心,逐又道:“佟妃姐姐,難道你就不擔心那個小丫頭片子使壞,隨便捏造些證據來替夕貴人開罪?我剛來的時候可看到她往太醫院去了,不知是要做些什麼,可惜我沒跟過去看看。”

佟妃正拿帕子拭著適才含冰時留在嘴角的水跡,聞言失笑道:“這證據哪是這麼容易捏造的,豈不聞‘鐵證如山’四字,何況夕貴人是否定罪于我有何干系,若此次如貴人真能證明她是無罪那最好,這樣我和貞嬪也不用當這回子惡人了!”

被她這麼一帶,悼妃的心思也轉了向,順著佟妃的話道:“說起來皇上現在對貞嬪似乎是越來越看重了,而且她還有一個皇貴妃姐姐做靠山,止不定哪一日她就與咱們平起平坐了,姐姐,你可得小心防著她點才行啊!”

佟妃的手指順著袖上的紋路慢慢轉著,隔了半晌才啟唇道:“妹妹多慮了,貞嬪性情幽靜,品行嫻娘,且又服侍皇上多年,若真升了位份那也是她應得了,何來防字一說!”

說到這里,碧羅從外面走了進來,附在佟妃邊上一陣耳語,佟妃臉上一直保持著淡然的模樣,眼中卻流露出些微的遲疑、不解,以及最後的明了。

揮手讓碧羅出去後,佟妃低頭盯著圓潤飽滿的葡萄,唇彎起,一個優美的弧度出現在她臉上!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六章 玲瓏心(2)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六章 玲瓏心(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