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六章 玲瓏心(4)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六章 玲瓏心(4)

後宮曆來是消息傳遞最快的地方,同樣的,清如奉太後命得以調查夕貴人之事也並不是只有佟妃和悼妃兩人知道。

翊坤宮

收到消息的時候貞嬪正在用晚膳,那天晚上她比平日多喝了晚湯!

景仁宮

恪嬪正在喂點點吃東西,聽到奴才帶來的消息,臉上泛起了笑意,原來太後也是注意著她的,如貴人啊,有那麼多人注意著你,你想寂寂無聞的在宮中終老,只怕是難了……

不過這出入太醫院之事,雖說是奉太後之命調查,但將來難保不會被人拿出來說事,將來能走到哪個地步,還得看她自己……

這件事,固然有人聽著高興,但不高興的也不是沒有!日夕驟然獲罪已在後宮掀起了不少的波瀾,如今再加上一個清如,這旋渦攪得可是更大了。

你愛他對嗎?愛他對嗎?對嗎?這個聲音如同不散的幽靈一直在耳邊回蕩……

看到清如出現在重華宮,原先那些因找不到她人而焦急萬分的奴才們終于松了口氣,眾人簇擁著她進了碧琳館。

奉茶的,拭汗的,鋪涼墊的,前後忙做一團,子矜端了茶送到清如面前,許久都不見她拿,心下奇怪,不由抬頭一看,這一看嚇得她唉呀一聲叫了起來,茶水幾乎潑了出來,她急急地把茶盞往桌上一放,握著清如的手叫道:“小姐快松口,都流血了,快松口!”

清如仿佛未聞,依舊緊緊地咬著下唇,全然不覺已有殷紅染上貝齒。子矜忙招呼子佩過來,顧不得主仆有別,兩人一齊用手去掰清如那咬得異常緊的牙齒,用了半天的功夫才掰開,下唇早已被咬破了,一排深深的牙印下是紅得刺眼的血。

無神的雙眼逐漸恢複了生氣,她猛地抓住正在為她拭著唇上血跡的子矜,緊緊抓住,時間仿佛又倒回到那一刻,她用最平靜最冷淡的聲音說著全然違背自己心意的話!

不愛!不愛啊!晶瑩從眼中亮起,一點點,一絲絲,一縷縷……

子矜看到清如的唇在動,卻沒有聲音發出,她被小姐反常的模樣給嚇壞了,不敢呼痛,也不敢說話,所有人都如被施了定身法般,一動不動。

風聲,蟬鳴,鳥叫,惟獨不聞人聲!

逐漸,透明的東西從那雙盛滿無盡憂傷的美目中滴落,滴在手背中,如油濺其上,好痛,清如下意識的縮回手,那滴淚正慢慢劃過手背流到地上。

不敢眨眼,深怕再有淚滴落,就這樣睜著,一直到風吹干了眼睛……

當眼睛終于可以看到東西時,她才發現子矜他們一個個都站在那里不敢動,心中有愧,想笑一個出來,卻發現自己怎麼也扯不動嘴角,只能用干澀的聲音告訴他們沒事了。

子矜他們都不敢問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會勾起主子的傷心事,子矜重又沏了一杯茶奉上來:“小姐,這是上次太後賜的翠華苦丁茶,今天還是第一次拿來沏茶,您試試味道如何!”

揭開茶蓋,一股煙氣從杯中嫋嫋升起,讓清如陷入一種似云似霧,如夢如幻之中,翠綠的茶葉在水中舒展翻騰,載沉載浮,忽隱忽現,不可捉摸,便宛如宮中女子的命運,永遠不會知道明天將會是怎樣的光景,也許,從她們踏進紫禁城門的那一刻起,便已注定了一切悲劇的開始與終結……

喝完了茶,心情也逐漸平複下來了,她不可以沉淪在自己的悲傷中,至少目前不行,還有人在在牢里等她去救!

命綿繡她們去傳晚膳,把小福子和小祿子留下來,問道:“我讓你們去打探,可有探到什麼有用的線索?”

兩人對望了一眼,由小福子來說,他苦著臉道:“回主子話,奴才兩人今天找了好些個當時在場的宮女太監來問,銀子也花了不少,可那些人不是說不知道,就是口風緊得跟什麼似的,怎麼也撬不開。”

“這麼說來你們一點也沒打探到?”清如皺著眉問,隱隱有一絲不悅在里面。

小祿子用手肘碰了一下小福子輕聲道:“你忘了貞嬪宮中那個小宮女了嗎?”

被他這麼一提醒小福子也想起來了:“回主子,貞嬪身邊一個叫彩蝶的宮女說在出事之前,她曾見過那個神秘的宮女,還不小心撞了她一下,當時她好像很急的樣子,連說話也沒說一句就走了,走的時候還特意把領子拉高了些,似乎生怕被人看到什麼,因為這個消息沒什麼用的,所以奴才險些都把它忘了。”

“就這些?”清如問道,她相信小福子不會對自己有所隱瞞,但這個線索確實沒什麼用。

等等!清如不知道抓到了些什麼,急切地道:“你剛才說什麼?她拉高了領子?”

“是啊,彩蝶是這麼說的,她當時就覺得很奇怪,別的宮女都換敞領的宮服了,就她還穿著圍領的宮服。”

清如撫著腕上太後賞的那只玉鐲久久不語,感受著鐲上帶來的涼意,心間突然生出一絲熱度,依目前所顯露出來的種種痕跡看,今次之事絕不簡單,它的全貌更不知會複雜到什麼程度,然清如心中卻燃起一股從未有過的斗志,她在心中發誓,一定要揭開重重迷紗。

同時在翊坤宮中,彩蝶低頭,向專門在看牆上那幅《寒江圖》的貞嬪道:“主子,您料得分毫不差,重華宮的人果然來打聽了,奴婢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將消息透露給了他們,想必現在已經傳到如貴人耳中了。”

貞嬪從圖上收回目光側過身道:“沒有引起他們的懷疑吧?”

“奴婢是裝著不經意想起的樣子,他們絕對不會懷疑的。”彩蝶很肯定地道。

“那就好,你叫上辰兒,隨我出去走走。”

“是!”彩蝶應聲後退了出去。

貞嬪穩穩地走到門口,扶著門邊的手形如蘭花初開,外面的天已經完全籠罩在夜色里了,不遠處,一個冉冉升起的光點落入了她的眼中,並無限放大。

笑,慢慢在她唇邊綻放,如貴人,希望你不會讓我的心思白費,我這個假消息可比真消息還要來的可靠。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六章 玲瓏心(3)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七章 暗夜毒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