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七章 暗夜毒事(3)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七章 暗夜毒事(3)

到了外廳,福臨端坐中間,佟妃與貞嬪分立左右,有宮女端茶上來,佟妃接過後親自遞于福臨:“皇上請用茶!”自皇貴妃進宮後,她所得的寵愛已不能與昔日相提並論,今日皇上將她們一齊叫來,只怕不是單為看日夕那麼簡單,所以她此刻格外的小心。

福臨掃了佟妃一眼,稍一遲疑後將茶接了過來,揭開茶蓋卻不見他喝,而是注視著茶水,臉陰沉的都快滴下水來了,忽地他將茶盞往桌上一頓,發出一聲重響,聽得眾人心中皆是一顫,心知皇上這次是真得動大怒了。

“這里管事的是哪個,出來!”隨著他的話音,一個人影連滾帶爬,像只皮球一樣滾到了福臨的腳下。

“奴才……奴才周……周廣海叩……叩見皇上!”他整個人抖得利害,冷汗不停的從那肥胖的身子上滴落,像一滴滴的油脂凝在地上,他怎麼也沒料到,皇上會對一個待罪的貴人如此重視,要是早知道他就不那麼疏忽了,只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你這個總管當得很好啊!”福臨怒極反笑的模樣顯得猶為滲人。

“奴才……奴才有罪,請皇上……皇上降罪!”周廣海口齒不清地請著罪,渾身抖似篩糠,他知道自己這次是真得闖大禍,皇上說什麼也不會輕饒,現在只能求老天爺開眼保住他這條小命吧。

“不用你說,待會再和你治你的罪,朕先問你,這湯是怎麼一回事,又是誰送去的?”

“回皇上,是太監小何子送去的!”他頗為怨恨地回頭看了一眼,果然,從那幫子奴才中走出一個來,只見他走路的時候雙腿不停地打著顫,好似隨時會摔倒:“奴才小……小何子……叩見皇上!”

“講!這毒,是不是你下的?”

小何子本就蒼白的臉聽到這話後被嚇得更白了,連連磕頭:“奴才沒有,這飯菜都是禦膳房送來,奴才可什麼都沒做過,奴才真的是冤枉的,皇上饒命啊!”

“哼!你們這幫奴才平日里就刁鑽的很,以為朕不知道嗎,看來不用刑你們是不會招了,來人,把他們兩個拖到外面重重的打,一直打到他們說實話為止!”福臨的話把周廣海和小何子的魂都嚇沒了,一下子癱軟在地上,連求饒的話也不會說了。

侍衛們領了福臨的旨意,面無表情,動作粗暴地將他們押將下去,不消一會功夫,外面就傳來殺豬一樣的慘嚎聲,起先還甚是淒厲響亮,後面就漸漸弱了下去,又等了一會兒聲響完全沒有了。

侍衛來報,他們二人已經被打的昏過去了,請示是否要繼續打下去,福臨擰著眉,用鼻哼了一聲道:“潑醒了繼續打,既然這兩個狗東西不肯招,就一直打到他們死了為止!”

在宮中,死幾個奴才是件再正常不過的事,哪個做主子的手下沒幾條奴才的人命在,何況這次是皇帝親自下的旨意。

“慢著!”貞嬪不知出于何意搶在佟妃剛要說話前站了出來,她先是制止了侍衛,然後才朝福臨一福,柔聲道:“皇上息怒,請容臣妾說句話!”福臨還沒表態,被搶了先機的佟妃瞟了貞嬪一眼後亦向福臨進言道:“既然貞妹妹有話要講,皇上您不如就聽聽,然後再處置也不遲啊。”

福臨微一點頭,算做同意了,貞嬪徐徐道:“皇上,或許這事兒確實與他們無關也說不定,東西皆出自禦膳房,而這禦膳房又不是什麼禁地,人多了去了,指不定就有人在那里面下毒,這夕貴人又不是待在自己宮中,在這牢里,哪還會有奴才替她用銀牌試毒啊。

“若這毒真是在禦膳房下的,那您今日就算把他們倆打死了也沒用,況且此次夕妹妹能死里逃生,可能就是她以前的福德在保佑著吧。所以依臣妾愚見,不如就留著他們兩條狗命,就當是為夕妹妹積福吧,皇上您說呢?”

福臨撫著下巴沉吟著,好一會兒才道:“貞兒說的也有些在理,看在你的面上就饒他們一條狗命吧,但是看護不力之罪還是要治的。”隨即對侍衛道:“傳朕旨意,將他們二人降為未等粗使太監,罰去做苦役!”

看侍衛領命而去,福臨將目光轉向了佟妃,寒聲道:“佟妃!這就是你治理下的後宮嗎?這里面到底還藏了多少見不得人的勾當,你實在太讓朕失望了!”卓上那杯原封未動的茶被他一把掃到了地上,水和碎片都一齊摔在了佟妃的面前。

見福臨把火氣沖向了自己,佟妃顧不得是否會被地上的碎片劃傷,“咚!”的一聲就跪了下去:“皇上息怒,是臣妾治下不嚴,令得宮中出現如此惡事,一切都是臣妾的錯,皇上盡管降罪就是!臣妾只求皇上不臣妾而讓皇上氣壞了身子,那臣妾就算死一千次一萬次也消彌不了了!”話里行間,滿是對福臨的關切,于已身反而不求也不乞。

福臨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佟妃不僅沒為自己辯解,反而關心著他的身子,面色不由緩了下來,接著又一皺眉道:“好好的,不要老說死不死的!這次的事原也不怪你,宮里原本就是這樣,並非你一人的責任,罷了,地上涼你先起來吧!朕只是有些不明白,為何會有要害日夕?”

佟妃,貞嬪二人俱是心思靈巧之人,稍一細想就各自猜到了幾分,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處于下風的佟妃這一次說什麼也不會讓貞嬪再出風頭,她上前一步進言道:“皇上,今日之事會不會與昨日暢音閣一事有關?”

“哦?此話怎講?”

早料到福臨會有此一問,佟妃提了精神談道:“今晚之事皇上與臣妾幾人俱是親眼所見,當不會有假,顯然是有人要置夕貴人于死,由此可推斷出此人一定對夕貴人有著極大的仇恨。可是據臣妾所知,夕妹妹在宮里的人緣一向很好,從不與人結怨,包括臣妾在內,許多人都十分的喜歡她。

“此次舒常在之事,想來也是夕貴人一時糊塗迷了心竅,並不是有意的,皇上您公正嚴明,不想冤枉了任何人,所以才令臣妾等人小心審理此事,可宮中複雜的人如過江之鯉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體會得了皇上的苦心,其中難免會有人以為您是有意偏坦,是存心要放夕貴人一馬,所以他干脆來一個投毒加害,只要夕貴人一死,那他的目的自然也就達到了。”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七章 暗夜毒事(2)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七章 暗夜毒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