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八章 扇影(1)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八章 扇影(1)

晨間醒來,清如臉貼著玉枕,猶帶幾分倦意,昨夜幾乎又是一夜無眠,直至天亮時才合了會兒眼。

子矜早早領著綿繡與綿意在帳外等候,直等那垂絲曼云羅帳中發出輕微的聲響,方上前掀了羅帳,服侍清如坐起。

清如眯著惺松的睡眼瞥了眼外面大亮的天色,胸口又再度煩燥起來,身上的軟絲錦被教她抓得皺了起來,太陽的升起就意味著日夕判審之日的臨近,而到目前為止,她除了發現蠟燭中混入了七星海棠外一無所獲,宮女與折扇俱是毫無頭緒,叫她怎不心煩。

意興闌珊之下,由著綿繡給她洗了臉,純銅的盆中漂滿了剛從枝頭上摘下來的玫瑰花瓣,陣陣花香混著水氣,端得沁人心脾。

另一旁的綿意從櫃中取了身蘇紅繡花鑲邊旗裝來給清如換上,隨後又捧來同色系的花盆底鞋,清如趿了鞋在銅鏡前坐下,讓子矜給她梳著頭。

看到鏡中清晰地映出眼下兩個黑圈,清如不由苦笑一聲,手指緩緩劃過眼角,接連兩晚沒睡好,難怪會如此,只是這日夕之事一日不解決,她就一日不能安睡。

子矜以為清如是在為容顏減色而不開心,逐笑道:“小姐不用擔心,呆會奴婢給您多上點胭脂水粉,保證不會有人看出來!”

清如也懶得說清,只胡亂地點著頭,綿意端著放有各式首飾的托盤上來,這上面的東西一些是她自家中帶來的,一些則是晉貴人時各宮賞下來的,說不上如何華麗,但精巧還是夠得上的。

清如隨手指了幾枝來戴,許是看出她心情不佳,幾個人均噤了聲,不再說話,只是默默地服侍清如穿戴完畢,隨即退了出去。

她們剛離開,門外小福子就來稟說有事求見,宣了他進來回話,不想卻聽到日夕昨夜中毒危及生命的消息,駭得她險些將拿在手里把玩的金釵都給拗斷了,即便如此,這金釵也彎曲的不能再帶了,不複原來模樣。

等小福子將事件事說完後,清如才長長地松了口氣,扶著小福子的手慢慢坐在床沿上,腳依然在不住的抖動著,昨夜之事真是太險了!

這一次日夕能劫後重生實在是她福大命大,不過這一次也算得上是因禍得福,皇上准其遷回昭云軒禁足,雖不許任何人探視,但至少說明皇上對此事還是有所懷疑的,且他對日夕始終存著不舍之心,這一次,即使找不出證據來證明日夕的清白,也不會有什麼難以承受的重罰了。雖降級是在所難免,但比原先已經好上許多了。

清如一直提著的心終于可以放下大半了,囑咐了小福子繼續去昭云軒附近打探消息後,她則帶了子矜二人隨她一起在宮院里走走。

幾人延著禦花園,越過欽安殿,再走幾步就到了神武門了。神武門是位于紫禁城北面的一道宮門,出了這里就算是離開紫禁城范圍了,但這里可不是能隨意出入的,日夜均有四個侍衛在把守著,宮女太監要想出去,必須是有差事要辦才行,而且還要在內務府登記,並領取出入腰牌。至于妃子,則是想都別想,一入宮門深似海,從此再無回頭路。

清如原只是路過,並不曾想在這里逗留,那料得在經過時聽見神武門那邊有嘈雜之聲傳來,是什麼人敢在這里鬧事,心下好奇,逐走過去看看,離得近了,聽了幾句,方知道,原來是侍衛抓到了一個偷盜宮中寶物,欲帶出宮去賣的太監。

這個小太監瘦瘦小小的個兒並不起眼,倒是那雙眼,看起來甚是機靈,被按倒在地上的他並不安份,不時的掙紮一下妄圖能掙開侍衛的手。

清如低頭看了看地上散了一堆的宮中物品,其中居然還有一個雙耳花瓶,真不知他是如何拿的,身上可藏不不這麼多東西。

守門的侍衛也看到了位于數丈外的清如,其中一個似領頭模樣的過了過來,另外幾個則繼續押著那小太監。

清如免了那侍衛的禮後問道:“這個奴才是怎麼能帶這麼多東西的,難不成都藏在懷中?”

侍衛笑道:“回如貴人,這個狗奴才心眼多的很,他把東西團在一起,藏在背上,然後裝成駝背的樣子,想蒙混出宮。”

“哦?”清如略顯驚訝的挑著眉,這人還真是什麼都想的出來,想到這兒,腦海中突然閃過一絲靈光,想抓卻又抓不住,無奈只得作罷。

那個小太監在兩個精壯的侍衛按捺下不安份的哼哼著,滑溜的眼珠四下亂轉,不知在打什麼鬼主意。他心中清楚,這偷盜宮中物品並不是個小罪,以前與他一起做事的小太監里,也有因此而被抓到的,送進慎刑司後,就再沒見他們出來過,而自己這一次點子背,被抓了個正著,只怕也是生機渺茫,不過他怎甘心束手就擒,說什麼也要想個轍逃命才行。

清如往前又走了幾步,在東西與小太監之間來回看了幾眼,又問道:“既然他藏的這般隱秘又是如何被你們發現的?”

侍衛笑著道:“這並不是奴才發現的,看破偽裝的人是他。”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個長相忠厚,身形健碩的侍衛躍入眼簾。

“你叫什麼名字?是哪個旗下的?”清如對他頗有幾分好感,隨口問道。

那侍衛憨憨地笑著,聲如洪鍾:“奴才叫羅多,是鑲藍旗下的!”

“你是如何知道這人的駝背是假的?”

“奴才以前在奉先殿巡邏時曾見過在那里灑掃的他,有些印象,奴才當時看到他的時候,身體完全正常,根本沒有駝背,所以奴才知道他現在的駝背是假裝的!”

“只見了一面,你就記住了他?”清如端得吃驚不小。

“不敢瞞主子,奴才雖書讀的不多,但從小到大,只要是見過的人或聽過的聲音,都能記個大概。”說著說著,他手上的勁不由松了下來,那個被他和另一個侍衛按住的小太監趁機掙脫了他們的控制,不過奇怪的是,他並沒有趁此機會逃跑,而是爬到了清如面前,抱著她的腿喊著:“如主子,您行行好,救救小夏子吧,奴才這一切可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做的,您可千萬不能不管奴才啊!”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七章 暗夜毒事(4)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八章 扇影(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