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八章 扇影(2)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八章 扇影(2)

除了清如沒怎麼動容外,其余人都被他突如其來的話給嚇了一大跳,尤其是子矜和子佩,臉都嚇綠了,使勁推開自稱小夏子的太監,怒道:“你這個小賊,不要在這里胡言亂語,我們家小姐怎麼會認識你,你要是再敢胡言,休怪我們不客氣!”私運宮中物品出宮的罪名可不小,若被牽連上只怕有不小的麻煩,向來不多嘴的子佩,此刻聽得小姐被人無端汙蔑,也是怒不可遏,隨著子矜的話道:“就是,你別想把罪名推到我家小姐頭上,你……”

“子佩!”清如掃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再說,隨後讓她附耳過來,悄悄說了句什麼,子佩聽完後點頭退下,不知是巧合還是有意,她退後所站的位置正是在那些侍衛旁邊。

吩咐完了子佩,清如低下頭似笑非笑地俯視著那個攥著她衣服的小太監:“你說你叫小夏子是嗎?你當真認識我?”說話的時候,一絲微不可見凌厲悄悄掠過眼底。

聽著這話,那個叫小夏子的小太監立馬磕起頭來,邊哭邊嚎:“如主子您可不能裝著不認識奴才啊,雖然奴才現在在奉安殿做事了,可奴才從來沒有一日忘記過主子您啊,所有的事都是依您的吩咐做的,否則奴才就是向天借膽也不敢做出這種事啊!”他一邊信口胡謅著,一邊趁磕頭的時候,透過臂彎悄悄打量後面的情形。

果然這麼一鬧,守門的四個侍衛都被他吸引過來聚集在四周,門口處竟然無一人把守,他在這里拉住清如胡說了這麼久,為的就是等這個時機。

當下,他使勁地推了一把清如,然後趁他們幾個手忙腳亂,無瑕他顧之機,整個人快速的往門口竄去,在他的設想中,等那幾個侍衛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早已沖出神武門了,然事實卻大相庭徑,幾乎就是在他竄出的同時,那幾個侍衛就同時動了,將他逮了個正著。

扶著子矜的手清如從地上站了起來,輕撣著衣上沾的灰塵,望著叫小夏子太監,清如的眉角露出幾分不屑。

那名叫羅多的侍衛沖清如感激地道:“多謝如貴人和子佩姑娘的提醒,否則就讓這狗厮給趁亂逃跑了。”

原來剛才清如是讓子佩去提醒那些侍衛,讓他們小心注意小夏子的動靜,正因如此,他們才能在第一時間將其重新拿下。

小夏子這才知曉是怎的一回事,見是清如斷了自己的生路,他憤慨不已,決定來個弄假成真,不管自己會如何,定要將清如也拖下水,他又哭著道:“如主子,奴才知錯了,不該冒犯您,求您大人大量救奴才一回吧!”

被他又哭又鬧的樣子吵得心煩的羅多,走上去就給了他兩嘴巴子,想讓他老實些,羅多是練武之人,下手自是極重,小夏子被他打的嘴角開裂,腫得老高,哪知他自知必死,早已拋了恐懼心,只一心一意想將絕了他生路的清如拖下水來,所以口中依然不依不饒地將汙水往清如身上潑,也不管有用沒用。

他這樣不住的叫喊讓那些侍衛犯了難,不知該如何處置是好,他們甚至在想,要不要將此事稟告皇上,子矜她們更是急得不行,不知要如何才能堵上那個臭嘴。

然清如卻還跟沒事人似的,不急也不惱,她淡淡地看了夏日一眼道:“既然你說你忠心于我,所有的一切又都是依我吩咐去做的,那為何我在永壽宮從未見過你?”

趙安苦著臉哭道:“如主子,您可不能這樣啊,想當初奴才在還沒去奉先殿前,可是日日在永壽宮服侍您,您怎麼會不認識奴才呢?”

聽到這里,清如無聲地笑了,子矜子佩也舒展了愁結的眉頭,只有那些侍衛還是一頭霧水的樣子,子佩得了清如的允許代為解釋道:“我家小姐乃是居于重華宮中,剛才小姐故意說成永壽宮,為的就是讓這小賊自己露出馬腳,若是這小賊真得認識我家小姐,怎會不知其中錯誤,可見適才的一切純屬胡說。”說完,她又一臉得色地對夏日道:“怎樣,夏公公,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見謊言被戳穿,夏日終于無話可說,灰溜溜地低下了頭,而那些侍衛也恍然大悟,心中對這位如貴人的機智佩服不已,不動聲色,單憑一句話就讓這個小賊主動露了餡。

看事情解決,清如不再停留,扶著子佩的手款款離開,原只是出來散散心,不想卻遇到這麼個荒唐的事,還險些背上一個無端的罪名,當真有趣!

裝成駝背?呵,真不知那太監是如何想到的,清如笑著搖搖頭,突然心中似被什麼東西觸動了一下,剛才逝去的那絲靈光又再度出現,而且還越來越清晰。

她這一止步,後面跟著的子矜隊此收不住腳撞上她,清如沒看到兩個丫頭疑惑的目光,猶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

駝背……太監……宮女……領子……

既然正常人能裝成駝背,那自然也能讓別人裝扮成宮女,難怪始終找不著“她”,至于拉高領子,想來就是為了遮住脖子上的喉結吧。

呵,好高明的手段,費了諸般心思,無非就是不想讓人找到這個宮女,若非今日偶然遇見類似的事,她絕想不到這個。

這宮里,除了皇上外,就只有那些已經不能算男人的太監還有喉結,可是這宮里這麼多的太監要從何找起呢?她雖有太後賜予的金令,但身份畢竟擺在那里,不可能讓所有的太監都集中在一起讓她慢慢認,若真要如此,只怕不等她認完,各宮的娘娘就已經吵翻天了,看來暫時只能從當時在場的人找起了。

事不宜遲,當即遣了子矜,帶上朝凰金令,去月凌宮中叫上阿琳與她一起去認人,原本應該叫蔚佳前往的,畢竟她在日夕身邊,對那個宮女看的最清楚,無奈現在昭云軒有禦林軍把守,不許里面的人出來。

千叮萬囑,讓她一定要認清楚,萬不可有偏差。目送子矜離去,清如帶著子佩到禦花園里的觀心亭歇息,雖有了一絲頭緒,但清如的眉頭卻不見得舒展多少,擺弄著手里那把繡有彩蝶撲翅圖樣的團扇,心中卻想著另一把扇子。

子佩蹲在地上,為她捏著酸脹的腳,“小姐,為什麼有了線索你還是悶悶不樂?”

清如苦笑著搖頭,目光從扇上收回來道:“傻丫頭,這算什麼線索,頂多不過是個線頭罷了,子矜這一去,想來也不會有什麼收獲!”

聽她這麼一說,子佩更不明白了,不解地道:“既然小姐明知無用,為何還要讓子矜去呢?”

清如微一彎唇,伸手撫著子佩皎好的容貌,一晃眼,都過了這麼多年了,人大了,心也累了許多:“即使只有一絲希望,也要盡力去做,一旦錯過了,再後悔就晚了,後悔的滋味可真的很不好受啊!”

太後賜的那只翠玉鐲子正靜靜地帶在腕上,隨著她的動作而晃動著,清如收回手搭在膝間,重重地歎了口氣,不甘卻又無奈地說了句:“盡人事,聽天命吧!”

子佩不想小姐不開心,勸解道:“小姐您也累了,奴婢扶您回宮吧,說不定過一會兒,子矜就會帶來好消息了。”

清如遙望著亭外湛藍的天空,手伸出,慢慢握緊,又慢慢松開,望著空空如也的手心,輕不可聞的歎息緩緩逸出唇畔,她該如何去抓住……

回到重華宮還沒一會兒,就聽有人來報,說貞嬪娘娘有事請如貴人去翊坤宮一趟。

呼,4600多個字啊,人品大暴發了,比以前的兩章還要多啊,這次應該可以讓你們看的爽點了吧,好了,先祝大家五一節快樂吧

這次我把本來應該3號發的東西提前發上來了,我的本子上是真的一點存稿也沒有了,所以3號能不能更新真的不能確定啦,不過我會努力的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八章 扇影(1)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八章 扇影(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