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八章 扇影(3)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八章 扇影(3)

清如隨著翊坤宮的人款款而行,一路上心念電轉,無奈她與貞嬪交集實在不多,想不出是何事引得她要著人來請。

貞嬪尚居嬪位,並無資格成為一宮之主,她現在所居之處位于翊坤宮西側殿,謂之“飲雪軒”。

在經過重重宮門後,清如頭一回跨入了貞嬪的寢宮,里面的擺設並無甚出奇之處,早已在里面等著的貞嬪正拿著一把手指長的金鎖把玩著,見清如進來她舉眉一笑,揮手命宮人們去外面候著,里面只剩下她們二人。

“清如給貞嬪娘娘請安,娘娘吉祥!”清如彎腰施禮,她對貞嬪的印象僅止于結網林中,佟妃身邊那個不出挑卻叫人無法忽視的女子。

貞嬪端坐不動,抬手虛扶道:“貴人無須拘禮,來,坐下陪我說說話!”

謝了恩,清如局促地沾了凳邊坐下,水楊木桌上鋪著錦緞桌面,一尊小小的青白釉博山爐,嫋嫋的煙霧從鏤空的兩行六瓣花形孔中升起,四散開來,細嗅之下聞不出是何種香,似混合了百花的香味,又似含有其他香料,只覺得出奇的好聞。

“不知太後所托夕貴人一事,你可有查到些許頭緒?”貞嬪和顏道。

清如心中沉了一下,果然如她所料是為了日夕之事,今日雖就此事有了些許眉目,但尚未明確,且貞嬪的態度也不明確,想了想,她還是隱住了今日之事,只是將先前的事說了,其中包括蠟中混有七星海棠之事,在說到太醫院記錄書冊被人撕去的時候,仔細留意了一下貞嬪的反應,望能瞧出些端倪來,然結果卻讓她大失所望,貞嬪依舊是那副淡然若水的模樣,下垂的眼瞼恰好遮處她的眸子,清如什麼也沒瞧出來。

貞嬪等清如將話全部說完後方抬起眼,微歎道:“再有一日,我就要和佟妃一道審理此事了,若這罪名落實,于夕貴人實在是大大不利啊,原想你多少已查得些頭緒,現在看來也只是一鱗半爪,于事毫無幫助,唉,難道夕貴人命該如此?”瞧著她的模樣,竟似不願日夕有事。

聽著她這話,清如又窘又傷,一下子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正當她為難之際,貞嬪卻將一直拿在手中把玩的金鎖還有鑰匙一並遞于清如面前,緋紅的衣袖襯著那執金鎖的手,顯得淨白無瑕,清如不明所以地望著貞嬪,手遲疑著不敢接。

“這鎖名曰:赤金合意;相傳是唐明皇送給楊貴妃的一件小玩意,其奇特之處就在于,當時唐宮里只有得金鎖的楊貴妃一人能開此鎖,其他人想盡辦法也無法找開,故名‘赤金合意’,合的正是帝妃之意。

我手中這只應是後人仿制的,只不知皇上是從何處得來,我擺弄了半天也未能發現其中奧妙,如貴人不如你來試試?”

清如這才依言接過,因是純金所鑄,所以入手極沉,擺弄之下,才發現這金鎖上下竟無一絲拼接的痕跡,倒像是用整塊金子鑄成,邊上還有一個橢圓形的孔,相較之下鑰匙要更複雜些,匙首上為手執蓮花的合和二仙,蓮花延著匙首蜿蜒而下,紋路布滿整個匙身,變化繁雜。

清如毫無阻礙地將鑰匙插入了孔中,然怎得也扭不動,里面如生了根一般,試了幾將均是如此,清如原就心不在焉,見此便放下金鎖向貞嬪告了個罪,只盼著貞嬪能早些讓她回去,她急切地想知道子矜是否已有消息傳來。

貞嬪如覷破了她的心意一般,唇畔微彎,起身繞到清如身後,一只青蔥玉手悄然搭在她的肩頭,側頭望去,貞嬪小指上套的那只玳瑁嵌翠玉葵花護甲印入眼簾,同時聽得悠遠的聲音從頭上垂下:“這世間打不開的鎖何止一把,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端得要看這鎖,鎖住的是自己還是別人!”

“娘娘?”清如被她說得迷糊,欲起身問個究竟,卻被肩上的手按住了身子,只聽貞嬪又接下去說道:“這宮里從來就不是什麼清靜地兒,一夕之間扶搖直上又或者獲罪被貶的屢屢皆是。這鎖鎖得若是別人,那于已身自是無礙,但若是鎖了自己,解不開又不願別人幫著解,那就是愚昧了,如貴人,我這樣說你明白嗎?”

貞嬪話中含糊不明的透出欲與她站在同一邊的意思,雖不明其何以要如此示好,但清如此刻別無選擇,待貞嬪將手從她肩上移開,趁勢直起身子,雙手搭于腰際欠身拜下:“娘娘教誨,清如當銘記于心中,日後但凡娘娘有所差遣,清如一定盡心竭力!”她只是一個無寵的貴人,雖在太後那里有幾分寵愛,然不得聖心,與她一道進宮的幾人中,水吟受了日夕之事的牽連禁足宮中,月凌又向來無寵,她一人孤掌難鳴,在這種情況下,也只能這般回答了。

貞嬪聞言眼中閃過一絲嘉許,時有宮女端了新鮮的蓮藕片上來,上面澆了一層薄薄的蜜汁,甜脆爽口。貞嬪招呼著清如吃了幾片後,不經意地問著:“聽說前日里姐姐曾招了你去她的承乾宮,不知所為何事?”

聽到這句話,清如剛拿起藕片的手僵在空中,好不容易壓在腦後的事又因此話而飛入心中,手緩緩縮回,將藕片送入口中,其味卻如嚼蠟一般。

迎著貞嬪探究的目光,她強撐起笑顏應對:“有勞娘娘掛心了,皇貴妃招清如去,乃是因其關切夕貴人,叮囑了幾句,又問了些瑣事!”

貞嬪哦了一聲倒也不追問,停了一會又道:“我最近新得了一把扇子,瞧著不錯,如貴人你也來看看!”言罷,她從袖中抽出一把折扇遞到清如面前,眼中含著一絲莫名的期待。

在看到扇子那一刻,清如整個人就呆住了,沉香木,還有扇墜上貓眼大的珍珠,這不是日夕描繪過的那把扇子嗎?

遍尋不至,幾欲放棄,想不到今日竟在這里見了,想來這才是貞嬪將她找來的主要目的吧?只是這扇子如何會到了她手里。

不待她詢問,貞嬪已先聲回答:“那日我隨眾人一齊到了琅房,在離開的時候發現地上扔著這把扇子,可能是宮里哪位姐妹一時大意拉下的,我看著不錯就順手撿了回來,咦?如貴人你那麼吃驚可是知道這為何人所有?”

猶自沉浸在激動之中的清如對貞嬪的問題充耳不聞,顫抖著打開折扇,只見上面舉的是銀河曉光圖,右下角還題了首《鵲橋仙》

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最後的落款是:荷衣二字,這個名字陌生的緊,但只要是宮里的人,內務府里就一定有登記,稍捺了激蕩的心情,她滿懷感激地朝貞嬪跪下,以叩謝其恩:“清如已尋了這扇子數日,原以為找不到了,不想卻在娘娘這里見了,此扇極有可能是證明夕貴人有罪于否的一個有力證據,娘娘大恩,清如若此次能求得夕貴人脫險,全得益于娘娘之福!”不論貞嬪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知,單看她肯拿出這扇來就說明她確有心相助。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聽了清如的解釋,貞嬪方明白過來,接著欣然道:“想不到我無意中的一個舉動竟幫了夕貴人的忙,既是如此,你就將此扇帶去吧,盼能在審訊到來之找出事件真相,待到此間事了後,你與夕貴人陪我一齊去看戲,現在這個戲班可是圖賴大人專程從江南尋來的,他們的《西廂記》唱的極好,可惜那日出了事未能看全。”

圖賴是佟妃之父,戲班竟是他尋來的?

隨著這一層關系的揭開,以往諸多應明未明的事一下子全從記憶中跳了出來,既有著這層關系,那戲班會否與佟妃有著某種聯系,還有這扇子……

荷衣……宮中的主子里似無此名,宮女又不太可能,一則宮女不會有如此貴重的東西,即使有也不會帶在身上,二則從各種跡像上,當日的宮女分明是男人裝扮,那麼,這麼人會不會就是戲班里的人呢?

帶著無盡的疑問,清如出了翊坤宮,順著鵝卵鋪就的小道漫無目的地走著,她逐一將從各處得來的線索拼接在一起,捋順了以後,才真正明白到這張網張的有多大多深,而佟妃無疑成了里面最關鍵的一個。

然現在她手上並無能直接證明與其有關的證據,單憑推測實在無法教人信服,看來此事還要從折扇主人身上下手,可是戲班所在的暢音閣後院是宮中妃嬪的禁地,即使有太後的金令也不見得有用。

正想得入神,前方突然有人攔住了她的去路,還是個男人的聲音:“貴人請留步,沒有皇上的旨意任何人不得入永壽宮半步!”

抬眼望去,原來她在不知不覺中竟來到了永壽宮門口,攔住她的正是守宮的侍衛。清如微一點頭,止住了腳步,越過侍衛的頭頂,宮門上那“永壽宮”三字在她眼中逐漸化做一張嬌俏可愛的容顏。

“妹妹……”檀口輕逸出聲,折扇被牢牢地握在手中,毅然回身往重華宮行去,不論成與不成她都要試過才甘心。

清如尚不知她這些日子的作為,正在為她以後的宮廷生涯埋下一個極大的隱患,直至後來,她成為皇帝身邊最得寵的宛卿後,險些被其毀去了好不容易得到的寵愛。

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偶來了,嘿,下次更新應是後天,明天不能上網啊,請大家見諒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八章 扇影(2)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十九章 一線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