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章 計與謀(2)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章 計與謀(2)

“你……你……你是……是佟妃派來的?”石生將荷衣護在身後,結結巴巴地問道。

黑衣人冷笑了一下道:“既然你們猜到了,那更是留你不得,去死吧!”說完就掄起刀砍過去,手無寸鐵的二人大叫著閃躲,饒是他們躲的快,刀鋒也割破了他們的衣裳,嚇得他們大叫不止,奇怪的是外面的人似乎都不在,既沒人進來看看也沒人應聲,門又從外面鎖住打不開。

兩人只得把房里所有能扔能砸的東西不管三七二十一統統往黑衣人身上扔,這一舉動還真把黑衣人迫得手忙腳亂,無瑕他顧,兩人一邊扔一邊在心里祈禱快些有人進來救他們,就在房里快沒東西可扔的時候,他們期待的救星終于出現了,那四個先前不知干什麼去了的精壯太監一齊沖進房來。

接下來的情況就可以料見了,那黑衣人一看情況不對,心生怯意,顧不得殺人虛晃一招翻窗逃去,四個太監分出兩人去追,另兩個則留下來看管。

那黑衣人對重華宮的地形似乎非常熟悉,只幾下功夫就甩脫了追蹤而來的兩個太監。

這他們這麼一鬧,重華宮僅有的幾人都被吸引了過來,走在前面的是清如,走至那幾個太監面前問了方知是怎麼一回事。

“什麼?宮里竟然會有刺客?”清如滿臉的不敢相信。

“請問如貴人,是否立刻將此事稟告皇上!”其中一個請示道。

清如望了眼高懸于夜空正中的月亮道:“天色這麼晚,想必皇上已經歇息了,此刻去吵他不太好,還是先緩緩吧,等我去里面問了再說,你們好生在外面守著,不要讓人進來!”清如帶著貼身的子矜與子佩走入了關著石生二人的房間。

一跨入就看到滿室的凌亂,還有縮在一起的兩個人,子矜從一片狼藉的屋中找了張完好的凳子讓清如坐下。

望著驚魂未定的二人,清如微歎一聲,溫聲問道:“可知那個刺客為何要來殺你們,是誰派他來的?”

石生二人將臉轉過一邊,完全沒有要回答的意思,不過看他們的表情很是害怕,清如等了一陣複又道:“其實不說我也猜到了,是佟妃對不對?”果然她這話剛一說,那兩人立刻就有了反映,一臉的難以置信。

“你怎麼知道是佟妃?”石生扶著荷衣站起來,眼中充滿了戒備。

清如婉聲道:“原先我還不怎麼肯定,現在看來確是沒錯了,幕後之人果然是她!”

聽得眼前這個女人剛才原來是在試探自己,石生不由心中生怒,然清如的下一句話就像大雨一樣輕易澆熄了他的怒火:“佟妃這一次沒能殺成你們,必還會有下一次,她決不會讓你們活著來指證她的!而且……”

清如瞄了身後子矜她們一眼複道:“我還接到一個消息,就在半個時辰前,你們的班主周正已經死了。”

這對他們來說無疑是一個極大的打擊,荷衣嚇得當場就哭起來,不知是怕還是傷心使然,石生則是一臉呆滯。

看他們心智已有松動,清如趁熱打鐵加緊說道:“你們對佟妃來說不過是她養的狗,一旦你們失去利用價值或危害到她,就會毫不猶豫的除去你們。難道到了現在你們還要執迷不悟,不願說出真相,事情已經查到這個份上,再沒有退路可言,你們若是不說出來,不光你們會死,整個戲班都難逃死劫,周正就是最好的例子!”

子佩緊跟著插嘴道:“我家小姐可都是為你們好,你們別不知好歹,否則只怕你們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子矜也在旁邊說了幾句,原本就薄弱的心理防線頓時又弱了幾分,荷衣揪著石生的衣服哀聲道:“石生哥,不如我們就說了吧!”

石生思前想後,終于有了決定,咬著牙對清如道:“如果我說出真相,你是不是真能保住我們和戲班所有人的命?”人往往都害怕死忙,即使只能卑微的活著也願意。

清如點頭道:“不錯,只要你肯將事情說出來,並指證佟妃,我一定在皇上面前替你們求情!”他們不僅陷害宮妃,還害死龍裔,論罪行重之又重,怎麼也不可能會有活路,然清如卻不得不說謊欺騙他們,愧意油然而生,然她也無法,只能狠下心來。

得了清如的保證,石生二人終于決定將事情合盤托出:“我們被佟大人從外面尋來後,在他府里住了段時間,他還賞了我們許多財物。周正原是佟大人的親信,在進宮前夕他替換原來的班主成了新班主。出事的前一天他將我叫了去,給了我一包七星海棠還有一套宮女的衣服、假發,讓我明天依他的吩咐去做,我先是不肯,但他拿我家人威脅,無奈之下只好屈從。”說到這里石生的眼中射出仇恨的意味,牙齒更是咯咯作響,半晌他才接下去說:“到了那天佟妃先是安排了人在舒常在的茶中下藥,她時間算得很准備,舒常在進琅房沒多久,我的戲就唱完了一個段落可以下場休息。

琅房的蠟燭中我早已混入了計算好份量的七星海棠,我下台換好宮女服帶好假發勿勿去了琅房,由于我身架不大所以沒引起別人的注意,為了怕吸入迷藥,我用濕絹捂住口鼻,進了房果然看到舒常在和她的宮女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我把那個宮女移到一邊後就按計劃去請夕貴人上來,到了那里我借故先進去,用腳狠狠地踢了她的肚子一下,很快就有血流出來,由于迷藥未過所以她只是哼了幾下。我又弄了點聲響出來引夕貴人進門,而我就躲在紗綃後,趁她開門進來的時候從另一道門跑了出去。”他一口氣將剩下的事都說了出來。

清如低頭消化著由此帶來的沖擊,佟妃這個女人真是太陰險了,這招一箭雙雕用得可真好,不僅除了舒蘅腹中的龍種,還讓日夕做了無辜的替罪羊。

可惜被她撞破,只怕佟妃要難如意了,清如嘴角升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她起身讓石生與茶衣好生在這里待著,等明天天一亮她就去奏明皇上,在出來的時候又讓那四個太監打醒精神不要再出亂子。

安排好後她才帶人回到自己的寢宮,里面早有人在等候,竟是一襲黑衣的小福子,原來剛才的刺客是他所扮,而今他已取下頭巾。

清如面有愉色地稱贊道:“這次可真難為你了,做得非常成功,他們已經把所有的事都招了。”

“是啊是啊!”子佩在旁邊補充道:“被你一嚇,再被小姐一唬,他們什麼都說了,小福子,這次你可真是立大功了。”

小福子被她們誇得有些臉紅,不好意思地道:“子佩姑娘說笑了,為主子辦事是奴才的份內之事,奴才只是怕辦不好壞了主子的事。”

清如心中高興,說道:“子佩說的不錯,你確是立了大功,應該要賞,子矜,去把我那只鎏金鼻煙壺拿來賞了小福子。”

小福子接過後喜道:“謝主子賞賜!”

正說著綿意捧了碗清粥進來:“主子您累了一夜了,晚上又沒吃什麼東西,現在定然餓的很,不如先喝碗粥暖暖胃吧!”

“咦?這麼晚了,你從哪里弄來的粥啊,而且還是熱的?”子佩看著碗上蒸騰的熱氣奇怪地問道,禦膳房雖然晚上也有人,但一般都不做什麼東西了,除非是皇上或宮中的娘娘們要吃。

綿意低下頭道:“我去的時候,正好看到他們在熬粥,我就問他們要了碗來。”看她說得輕巧,但任誰都知道禦膳房都是些勢利的人,哪會那麼輕易給她。清如接過粥喝著,雖淡而無味,心中卻暖洋至極。

子矜等清如全部喝完後才說道:“小姐,奴婢可不可以問您一個問題啊?”

清如放下碗,笑盈盈地道:“講!”

“為什麼您可以在事先就預料到只要派人假扮佟妃之人去行刺,就能使得他們交待出實情呢?”

沉悶了好些天,清如心情難得有今天這麼好過,逐笑道:“傻丫頭,我又不是神仙能掐會算,怎麼可能事先知曉結果,我只是依常理推測罷了,說到底,今天打的其實是一場心理戰,我也不過是僥幸贏了而已!”

“為什麼呢?”不光子矜不明白,其他人也不懂,清如抬手理了一下云鬢道:“栽贓陷害這套把戲誰都知道,也都會用,可為什麼還是每每能奏效呢,原因就在于許多時候,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就像紙一樣薄,一捅就破,若今日他們對佟妃堅信不移的話,那我再用什麼計策都沒用了!“

原來如此,聽得這話眾人方明白過來,清如將目光投向外面漆黑的夜空,日夕你看到了嗎?姐姐就快能替你洗清冤屈了!

明天……只要再等一夜就好了!

清如無疑是聰明的,可惜她經驗尚淺,且宮中聰明的人實在太多,這一夜的耽擱足以生出諸多變數,雖不至于令其滿盤皆輸,但也足以令她事倍功半,未竟全功!

後天我要去體檢,所以到時候恐怕只能更新一章了,先來和大家說一聲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章 計與謀(1)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章 計與謀(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