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章 計與謀(3)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章 計與謀(3)

這一晚雖睡得極晚,卻是難得的酣甜,連睡夢中那也是彎起的,天剛放亮她就醒了過來,掀起垂珠紗帳下床趿了鞋走到窗邊,推開關了一宿的窗門,清晨的陽光灑在她身上形成一圈金色的光暈。

清如仰起素淨的臉,深吸著夾帶花草清香的空氣,想到過會兒便會見到福臨,沉寂已久的心又再度有活躍起來的跡象,那是她的天她的地啊,盡管他從不願正眼相對,她卻始終無法忘情,只是將它壓在心底而已。

不知這一次再見會是如何的情景,是一如既往的討厭嫌惡?還是會令他有所改觀呢?清如垂目撫著望上如絲的長發,在心底悄悄地問著自己,這人世間的情愛,當真是沒道理可循,人只要一遇到愛情便沒了自我,唉……真是可悲!

待一切收拾打扮停當後,她坐在殿中徐徐飲著香茗,不時看一眼外面的天色,子矜等四人在她身後一字排開,隨時准備待命。

茶飲到半盅,被她派出去打探的小福子回來了,清如面容一整將茶往桌上一放問道:“如何?”

小福子打了千後才道:“回主子,皇上還沒有下朝,尚在和大臣們商議政事,奴才已經將您的話轉告常公公了,他說等皇上一下朝就立刻向其稟報,請主子耐心等候!”

清如點點頭,重又端起茶,正欲喝忽想到了什麼,朝小福子身後看了眼道:“怎麼不見小祿子,他不是和你一起去的嗎?”

“回主子,奴才們在回來的路上聽到有人說暢音閣那似乎出了什麼事,小祿子擔心與主子的事有關便跟過去瞧瞧,而奴才則先趕回來把事兒跟主子回稟了,想來這會兒他也快回來了!”

正說著,小祿子就步履急促地跑了進來,臉色煞白,連禮都沒來得及行,張嘴說出一個驚人的消息:“主子,昨天夜里,戲班的班主周正在房中上吊自殺了!”

此時正值關鍵時期,做為知情人的周正居然自殺了,這麼個大消息莫說丫環們掩口驚呼,清如亦是大駭,失聲問道:“此話當真?”

小祿子咽了口唾沫回道:“千真萬確,奴才是新眼看著侍衛從門里把尸體抬出來的!”

前幾日修剪過的指甲一下子紮進肉里,硌的生疼,然愈疼拳握的愈緊,子矜擔心地看著小姐緊握的拳頭及泛白的指節,真怕她把自己弄疼,正遲疑著要不要勸,一聲重響將她嚇了一跳。

清如重重地捶了一下桌子,所有的溫和隨著這一拳,如風卷落葉般一下子消逝不見,空余一室的涼意……

可惡!昨夜她為使石生說出實情,誆他們說周正死了,想不到竟一語成真,一早便收到周正死的消息,周正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自殺,佟妃……一定是她下的手!這個女人實在太可惡了!

她殺了周正,那接下來要對付的應該是……

不好!清如原本半眯的眼睛猛然睜大,她從椅子上站起,一陣風似地往外走,“快,隨我去看看那兩個犯人怎麼樣了!”

清如一邊走一邊不住的祈禱那兩人千萬不要出事,否則什麼也說不清了,而她所做的一切也都白廢了。說起來這事都怨她不夠小心,既然知道派人假扮刺客,怎麼就沒想到佟妃真有可能派刺客來殺人滅口呢,唉,早知如此她就應該連夜稟報皇上才對,是她太輕敵了,此刻悔之已是晚矣,但願還來得及補救。

從她寢宮到關押人犯的地方不過一點點路,沒幾步就到了,還未進門,清如就幾乎癱軟下去,守門的四個太監此刻一律昏迷不醒的躺在地上,看著不像是正常的睡覺,小福子上前看了一下,面帶憂色地道:“主子,他們幾人皆是被人用迷香薰暈的。”

清如知道自己此刻的臉色一定很難看,她甚至感覺到冷汗正不停地濡濕著貼身的衣物,她用力地抓著子佩的手,仿佛借此來支撐著自己不要倒下去。

腳如同灌了鉛一般艱難地跨過躺在地上的人,明知里面肯定是凶多吉少,還是忍不住要親眼見一見。然在門開的一瞬間她卻捺不住閉緊了眼,耳邊傳來一聲又一聲的抽氣聲,是因為看到尸體害怕了嗎?

清如實在沒勇氣睜眼去看,一直到子佩用很興奮的聲音在她耳邊叫:“小姐!小姐你快看哪,他們沒死!沒死啊!”

被她這麼一叫,清如將信將疑地睜開眼,事情果然如子佩所說,石生與荷衣二人活生生的站在他們面前,除了精神萎靡,雙眼紅腫以外,並無其它異狀,既沒死也沒暈。

見此憋在心中的一口氣才緩緩舒了出來,這起伏來得太快太急,她都有些不知道該如何適應了,心中大石放下後疑云卻陡然重起:“昨晚出了什麼事,怎得外面看守都倒地不起,而你們卻好生生的?”

荷衣整個人縮在石在懷里渾身顫栗,她似有話說,然張了幾次嘴卻沒能說出一個字來,倒是石生鎮定了不少,沒昨晚那麼怕了,他沉聲答道:“昨夜三晚時分,又來了一個刺客他也想要我們的命,不過很可異和前一次一樣,他也沒能殺了我們!”說到這里,石生的臉上露出一個略帶詭異的笑容,似在指什麼,然未等清如回過味來他又說道:“是一個穿太監衣服的老頭救了我們,只幾下就把那人給打跑了。”

清如在旁聽得直皺眉,她怎麼覺得今天石生的樣子有點不對勁啊,與昨夜的他差距甚大,還有,重華宮怎麼會無緣無故跑出個老頭來救他們,難道是常喜安排的?

清如心中諸般疑慮不消反增,正當她猶豫要不要好生問問時,常喜帶著福臨的旨意到了,著她即刻帶人犯前往乾清宮見駕!

同時接到旨意的還有其他嬪妃,而做為當事人的日夕與舒蘅盡管身子未好,也強撐著來了,尤其是舒蘅,她已經幻想著待會兒要皇上怎麼折磨日夕來消她的心頭之恨了,另外就是董鄂香瀾、佟妃以及貞嬪了,眾人俱懷著各樣的心思各樣的目的而來。

清如是最後一個來到乾清宮的,一跨進宮門便看到坐在正中的福臨,他剛下朝連朝服也沒有換,清如彎身跪下,一直垂視的眼忍不住往上看去,所有的怨、哀、恨,在看到那俊朗出挑的身影時一下子全然淡去,只剩下滿腹的酸楚,如回到了初次被他冤枉的那一刻!

福臨的眼一對上清如那雙如淒如訴的眸子,心里就像被什麼人敲了一錘似的,竟再也挪不開,那樣的哀傷,那樣的悲切!

或許……他真的應該重新去了解她……

在慈甯宮時曾想到的這句話而今重又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皇上,是不是先讓如貴人起來?”董鄂香瀾的聲音婉約輕揚,然她的笑卻不那麼自然,雖在對福臨說話,眼角的余光卻一直在瞄清如,眼中充滿了戒備。

經她這麼一提醒,福臨方回過神來,借著咳嗽對剛才的失態稍加掩飾,擺手道:“平身!”

“謝皇上!”清如謝恩後起身退到日夕身,自牢房一別後她就再沒見過日夕,瞧她現在軟軟地倚在座椅上,渾身似無一點力氣,看到清如,她費力地彎唇,試圖從蒼白中擠出一絲笑容來。

清如心酸地握住她尚抱著紗布的手,努力將眼淚逼回肚中。

“如貴人,這就是你說的犯人?”福臨指著跪在殿下的石生與荷衣問道。

清如松開日夕的手,站出一步答道:“回皇上,他們二人,一為凶手,二為知情人,兩人皆難逃干系,至于幕後主使是誰,他們又是如何蓄謀害人的就讓他們自己來說吧!”

“命我這麼做的人就是舒貴人她自己!”石生開口所講的第一句話就讓所有人都吃了一個極大的驚,尤其是清如,她昨夜親耳聽石生說幕後主使是佟妃,相信那定是實情不假,何以他現在竟突然改口,還將所有的事推在舒蘅身上,難道他當真不想活了。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章 計與謀(2)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章 計與謀(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