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一章 福禍相倚(1)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一章 福禍相倚(1)

嬪在後宮九品中是一個比較微妙的品階,總體而言可說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能坐到這個位置者已經有資格被人稱之為娘娘,較之貴人,常在之類的低階宮妃不知好了多少。然它尚不是一宮之主,需貴嬪以上者方可掌一宮之事,如今宮中主位除皇貴妃還有四妃已滿外,二貴妃、五貴嬪中只有甯貴嬪一人,其他皆虛懸以待,身居嬪位者是很有機會再升一級成就貴嬪之尊的。

經過這一事件,宮中很是安甯了一陣,然誰又能知道,這只是暴風雨來臨前最後的一刻甯靜呢,很快,帶著雷鳴閃電的風雨就會開始吞去一個又一個的人命!

富貴榮華,生死禍福,旦夕變色,人命在後宮就是如此的輕賤,哪位今日你是貴妃之尊,也逃不脫這個命運。

七月十八,事畢,當晚清如親自將金令送還慈甯宮,並叩謝太後恩典,太後身有不適,僅隔著簾子見了她,在聽完她的敘事後,沉寂半晌說了句: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隨後就讓她跪安了,至于其中的意思,晦澀難明,清如一時半會兒也領悟不了。

第二日,七月十九,咸福宮佟妃著人來傳清如。

早料到佟妃盡早會來宣她,卻不想來得這般急,清如隨人到咸福宮的時候,佟妃正在給籠中的畫眉鳥添水,神色悠然,看清如進來,她將添水的勺子交給旁邊的宮女,回過目來盯著清如半蹲的身子。

佟妃也不說話,只是伸出手順著清如鬢邊絳紫的流蘇撫下,細細積成簇的流蘇在她指下被分成一縷縷,流蘇滑卻,手落在她抹著藥膏的脖子上,隔了一夜,血痕依舊那麼明顯。

“還疼嗎?”佟妃歪著頭問,語氣關切以極,似發自內心的惜卻。

“娘娘召見臣妾來,為的就是問這個嗎?”清如凝然不懼地問道,她可不信佟妃會這般好心,再說即使真是她也不敢要。

佟妃擰眉收回了手,狀似不解地道:“如貴人對本宮似乎意見甚深啊,這又是為何?”

清如直起身,冷眼道:“娘娘與我都心知肚明,您又何必故作不知呢!”

對她這些不敬的言辭,佟妃不怒也不氣,反而笑吟吟地道:“不就是幾條賤命嘛,值得如貴人為此生那麼大的氣嗎?何況夕貴人不是已經平安無事了嗎,照理你應該高興才對,怎麼還是一副氣沖沖的模樣,莫非……你對本宮心存不滿?”

清如抑著盈滿胸口的怒氣,她知曉自己適才的言行太過冒失,停了一會,她改以溫冷的語氣道:“清如對娘娘有所冒犯,望娘娘海涵!”接著施禮以作賠罪,雖眉宇間還是冷冰冰的,但已叫人挑不出禮數的錯來。

佟妃微一愣神,轉瞬即笑,手在那條緞制刻絲翟云紋的領襟劃過,繁複精致的繡紋在她指下隱而又現,低卻的眉眼始終帶著笑,她抬起頭直視清如柔美動人的臉道:“你很聰明,虎父無犬女,不愧是索大人的千金!”她忽來了這麼一句,緊跟著又道:“這一次真得好險,本宮這麼多年的經營險些就全盤毀在你的手中!”

說到這里她的眼中頭一次染上了冷霜寒雪,在她目光的籠罩下,清如猶如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涼得滲人,然嘴上依舊不肯伏低:“娘娘說笑了,清如這些微末技量就如同蜻蜓撼樹,又怎能撼得動娘娘您這顆根深葉茂的大樹!”

佟妃側身在墊著褥子的紅木椅中坐下,掩唇輕笑道:“如貴人好一副伶牙俐齒,真叫本宮開眼,不過你可要小心著點,別有一天這口利牙叫人給拔了個精光,呵呵!”不知情的人聽了只會覺得玩笑意味既濃且重,過耳也就算了,然清如卻是知的,佟妃向來心狠手辣,說到做到,昨日她不動聲色就毀去數條人命,饒幸活下來的也只剩下半條命,最難得的是,所有的一切她都做的滴水不漏。

她挑了下細眉道:“臣妾的牙長的還算牢,別人就是想拔應該也不易吧,娘娘您盡管放心。只是有一事,臣妾想冒昧問娘娘一句,夕貴人她可是哪里不小心得罪了娘娘,惹得您容不得她在眼皮子底下,若是如此,臣妾願代她向您賠個不是,請您高抬貴手,放她一條生路!”

這番話清如說得極為懇切,也極為疑惑,她始終不懂佟妃何以要費心布這麼大個局,而目的僅是為了除去區區一個貴人。日夕這一次福大命大,但下一次未必還會這麼幸運,她可不想日夕以後一直要頂著一個隨時會爆炸的雷過日子。

未等她說完,佟妃就已經搖起了頭:“夕貴人不曾得罪過本宮,且她說話做事也很合本宮的心意,可本宮還是非除她不可,其中原因將來有一天如貴人你會明白的,到那里你一定會對如今所做的一切後悔莫及!”

宮里的人說話從來只說半闕,佟妃也不例外,半闕話聽得清如霧水漣漣,其中意思只能靠她以後慢慢琢磨了。

籠中的兩只畫眉喝足了水,此刻叫得極是歡愉響亮,聲音婉轉動聽,然聽得久了總歸有些厭煩,佟妃著紅綃將籠拿到外面去掛著。

聽著鳥鳴聲逐漸遠去,佟妃凝視門外良久後突然歎道:“你真得很聰明!”這句話她剛才就說過,不知為何現在重又說起,隨即她又略帶慶幸地道:“幸好,幸好你現在只是個無寵的貴人,若入宮那會兒得眷聖恩,封妃入主承乾宮的那個人是你,那本宮真是要食不知味,夜不能寐了!”

她的話令清如情緒陡然低落下來,對其他人與事她皆可循循而談,唯獨說到福臨,她怎麼也抹不去心里對他的愛恨情意。虧得她還記得這是在佟妃的咸福宮,抑住了神傷之色,淡淡回道:“娘娘廖贊了,清如只是有些小聰明罷了,哪能和娘娘運籌帷幄的大智慧相提並論,更甭說讓娘娘不能安寢了!”

隨著最後一個字節的落下,大殿陷入了長久的靜謐,直到乳母牽了玄燁小小的身子進來,直到玄燁用稚嫩的童音叫著“額娘”。

清如退下去的時候,瞥見佟妃抱著玄燁軟軟綿綿的身子坐在膝上,眼中都是慈愛的笑,看得出,她真的很疼這個僅有的兒子,母子親情,即使放在後宮中也是不能輕易抹殺的!

七月二十三午後,一道傳召徹底打破了重華宮慣往的甯靜:皇上傳清如至南書房見駕。

百味呈雜的清如在傳旨太監的帶領下,首次跨入了南書房,伏案其上的福臨抬眸見了她有一刹那的失禮,隨即變得有些尷尬,他輕咳一聲做掩飾,然後招手讓她上來。

清如依言拾步上階,不知接下來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麼,更不知福臨此番意欲何為,不過很快她就知道了,福臨略嫌粗暴的將硯往她手里一塞:“磨墨!”就這麼簡短的兩個字,還說的又硬又臭,像是誰欠了他錢似的。

福臨在寫字,是王安石的《金陵懷古》,接連寫了幾張都不滿意,最後他賭氣的把筆一擲,任筆上的墨汁染黑了無瑕的白紙,靜不下心來寫,他索性去瞧旁邊依他言在低頭專心磨墨的清如。

這一瞧,心里頓時不高興了起來,該死的!都好幾天過去了,她脖子上的傷怎麼還一點好轉都沒有,她究竟有沒有聽他的話,猶豫再三,他終問出了口:“你可曾傳太醫來看過?”語氣很是不客氣,硬梆梆的都能敲下幾塊石子來。但清如還是從中聽出了一絲關心,刹那間,曖意帶著水氣一並浮上,她趕緊眨了幾下眼後笑著道:“太醫們都忙得很,且又不是什麼大事,就沒去傳,只在宮中找了些藥膏來擦!”這一笑,頰邊兩個酒窩就浮現了出來,只因削瘦的利害,所以不怎麼明顯。

福臨怔怔地盯著她的酒窩看,神色有些恍惚:“朕記得你以前的酒窩很深,都能裝下一兩酒了。”

這句話,讓清如心中僅有的那些怨懟也煙消云散了,他終還是記得她的,想及些,人頓時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暢快,原來……女人的恨在至愛的男人面前是如此不堪一擊。

原先不曾注意聽的福臨在回過神後勃然大怒,像被踩著尾巴的貓一樣跳起來大聲訓斥道:“你居然把朕的囑咐當耳邊了?!還說什麼不是大事,那依你之言,豈不是所有人生病都不用去看大夫了,太醫們都該回家種地去了!”

清如被他訓的一愣一愣,不解其怒從何而來,傷在她身又不是他身,當真是莫名其妙,猶自不解間,福臨從桌下小格中取出一個白瓷小瓶,粗魯地塞在她手里:“喏!給你,一日三次塗在傷口上。”

“這是什麼?”清如打量著小瓶問道。

“唔……”福臨扭怩地別過頭:‘這是……是……是太後叫朕拿來給你的珍珠凝霜膏,說是對傷口有極好的愈合作用,且不會留下疤痕。”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的眼一直避著清如,不敢與其對視。

雙手相合,瓶攏于其中,如捧著世間最珍貴的東西,淚一瞬間模糊了整個世界,進宮這麼久,頭一次感覺到落下淚不是苦澀不堪的,福臨,你終于願意正眼看我了嗎,不再帶著諸般挑剔與厭惡,雖是淡淡,甚至是生硬的,可她已經很知足了,真的!

福臨好不容易平息了心里亂糟糟的情愫,回眼卻見那個傻女人捧著個破瓶子在使勁掉眼淚:“好好的哭什麼?”本只想問問,可話到嘴邊就不自覺地變了味,聽起來倒像是在責備。

見福臨似不高興,清如趕忙擦了眼淚,跪下謝恩:“謝皇上恩典!”正欲起身忽又想到了什麼,複道:“謝太後賞賜!”

這樣的福臨叫她想起了臨淵池畔那似真似幻的一晚,那現在呢,那樣的美與好,究竟是真還是幻…...

以後福臨又召了她幾次伴駕,每一次都與先頭差不多,兩個人除了有限的幾句交談外,並不怎麼說話,基本上清如就像一個侍女,磨墨、鋪紙、打扇,甚至于陪他下棋解悶,除此之外並無其他,然宮中的傳言卻多了起來,均在揣測皇上是不是開始喜歡起如貴人來。

福臨雖召見清如,卻從不提侍寢的事,他不提清如也樂得輕松,畢竟第一次侍寢的並不愉快。

就這樣,一直到了九月初三,日夕正式冊封的日子,日間行了冊封禮後,晚間照例要設宴為其慶賀,畢竟封嬪是一件榮耀的事。

宴席就設在永壽宮,除了皇上留在慈甯宮照顧太後外,宮中大大小小的主子娘娘都來了。清如原是不得出席這些場合的,但今時今日福臨對她的態度已經改變了許多,就允其也參加。

這日的主角自是日夕,她與福臨、董鄂香瀾、佟妃等幾人坐在第一桌,經過數日的調養,她已經完全恢複了原先的紅潤與氣色,況最近又多承雨露,今日她穿了件紅底銀紋五彩絲繡百蝶的旗裝,胸前垂著明珠,腕間亦是金玉叮當。發上亦頭一次戴上了與貞嬪一樣的雙邊流蘇,後鬢插了朵芙蓉絹花,珠玉瓔珞綴于前後發間,人珠相映,流光溢彩。

坐在第二桌的是靜妃、悼妃、淑妃、甯貴嬪及貞嬪幾個,第三桌才輪到清如她們幾個。

叫人奇怪的是貞嬪一桌,她們明明只有五個人,卻放了六把椅子,六副碗筷,不知這剩下的一個位子是給誰預備的,然一直到開席,這個人都沒有出現。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章 計與謀(4)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一章 福禍相倚(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