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二章 燕醒于飛(1)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二章 燕醒于飛(1)

十月初六

清如依召前往南書房候駕,她到的時候福臨尚未來,偌大的南書房中只有她和幾個打掃的太監,此間的地面打磨的猶為光滑,幾可照出人影。

拾階而上,走到了書案前,案上堆著兩摞各大臣呈上來的奏折,而皇帝專用來批改折子的朱砂筆正靜置于筆架上。

稍一會兒,福臨就到了,在他身後跟著一個人,這人清如也認識,正是當日隨他微服出宮的圖海,他與常喜一樣,俱是跟隨福臨多年的心腹。

福臨大步走到書案前,先遣了那幾個太監出去後,從案中抽出一份用蜜臘封住的密函鄭重其事地遞與圖海:“朕先前說的話你都記住了,這份東西事關重大,你務必新手交給福建水師提督木哈察,事關機密,隨行不得泄露半分!”

圖海面色一凜,拍袖跪地朗聲道:“奴才尊命,決不有負皇上重托!”當下他雙手平舉,恭敬地從福臨手中接過密函,然後低頭倒退了出去。

看著門慢慢在眼前合攏,福臨有些疲憊地將自己扔進椅中,他閉著眼道:“過來,給朕揉揉額頭。”書房里除了他就只有清如在,這話自不會是對其他人說。

清如依言站到他後面,伸出手在他太陽穴上輕揉著,恰到好處的力道讓福臨舒服地籲了口氣:“你以前經常幫人揉嗎?”瞧她嫻熟的動作,不像是初次為之。

清如輕輕地應了聲,隨即補充道:“以前阿瑪頭疼的時候都是我幫他揉的。”有一年多沒見到阿瑪額娘了,不知以後可還有機會相見,人都說:百行孝為先,偏她這個女兒卻是不孝至極!情緒陡然低落到谷底。

沉寂了一陣,福臨再問道:“你脖子上的傷好全了沒,上次見你之時似乎還有印記在。”再簡單不過的一句問話卻讓清如心中泛起陣陣漣漪,適才一路行來的寒意盡去,渾身如置于陽春三月間。

手上的動作微微一緩,不等她再揉福臨已拉下了她的手,起身回首在她的脖頸間細看,印痕已經幾乎看不見了,只有幾道與膚色相近的淺痕還在,不細看是察覺不出的,福臨這才放下心道:“還好,沒有留下什麼大疤痕!”

過了這般久豈有不好之理,也難得他一直記著,兩個多月時間的相處,讓福臨對清如有了新的認識,她給他的感覺確實如太後所言不是一個貪慕虛榮,不擇手段的女人,曾經的芥蒂正在他心中慢慢消去,若事情能按照這個軌跡發展下去,終有一天福臨會真心誠意地接納清如,那麼到時候,一切都將回到至善至美的曾經,那對在酒樓上高談闊論,以詩書相會並引為知己的才子佳人。

那天,清如在南書房待到傍晚時分才回去,臨了還帶回了福臨的一道口諭:前日欽天監來回報,說明晚將會有難得一見的流星雨奇象,到時你也來,與眾妃一道隨朕前往觀星台!

清如慢慢地走著,每每想到這句話,心頭便一陣輕跳,腳步也輕快了許多,回到了重華宮,剛進碧琳館就看到滿桌的綢緞器物。

“這是誰拿來的?“清如問著正在清點物件的子矜。

聽見問話,子矜忙停下手中的事回答道:“小姐,剛才淳嬪來過了,這些東西都是她拿來的,她在這里等了您好一會兒,剛剛才離去呢!“

“有說什麼事兒嗎?”清如扶著桌子坐下,站了一天著實有些累到了。

子矜搖了搖頭,突然又想到了什麼,伸手從那滿滿一堆東西中找出一個小小的壇子來:“淳嬪臨行前特意交待了奴婢要將這個交給你,說這是她親手釀制的梅花酒,拿來給您嘗嘗。”

清如微有些驚訝,當日在忘憂梅林中以為那只是一句玩笑話,說過就算,不想她竟真的跑去釀了,不過她從不曾聽日夕說其學過釀酒的手啊,莫不是……

想著想著,清如突然笑了起來,子矜等人見了奇怪地問道:“小姐您笑什麼呀?”

清如笑了一陣緩過氣兒道:“我在想,淳嬪她從不曾學過釀酒的手藝,怎麼突然會釀了呢,十有八九啊,是直接抓了花瓣扔進原本就釀好的酒里,算算日子,這酒封了也快有一年了,指不定里面的花瓣都腐掉了,這樣釀成的酒我可不敢喝!”今日心情不錯,清如不由開起了日夕的玩笑,幾個下人聽得也是咯咯直笑。

子矜忍住笑意道:“既然這樣,那奴婢先把這酒給收起來。”

“嗯,不過別收的找不到了,到時候萬一淳嬪問起來,我又交不出,她可是要生氣的,不說別的,光是讓我喝光她自釀的酒就夠我受的了。”清如吩咐著,做主子的心情好,做奴才們的也跟著心情好起來,不像以往那般壓抑。

歇了一陣後讓小福子去傳晚膳,不消一會兒功夫,禦膳房就將膳食送了過來,照例還是四葷三素一湯,不過花樣卻換過了,說起來,這些日子膳食的花樣倒是時常更新,不似以往十天半月也不見換一次。

這宮里的人啊,都一個樣,見風使舵的本事學得比什麼都快,想是見福臨對她的態度有所改善,怕她日後翻身找他們麻煩,所以趁早開始巴結起來。

用過膳又拿青鹽擦了牙,子佩早已在浴桶中放好了水,上面飄著當下時令的花瓣,除衣入浴,緩緩滑坐入桶中,全身皆浸在那暖暖的水中。

老子曾說過,天下柔弱莫過于水,其實女子的心何嘗不是如水一般既柔且弱呢,唉,悄然歎了口氣,她閉上了眼,腦中卻依然不停地想著福臨,她出來的時候他還在那邊改著折子,現在不知用過膳了沒,可有餓著,也不知……不知他今夜又將召何人來侍寢。

酸酸的感覺溢出了眼,化做水汽消失在蒸騰的水霧中……

其實會這樣想的人並不是只有她一個!

赤足單衣的靜妃獨身坐在宮門前的台階上,正望著沒有星星的夜空發呆,十月寒秋,她卻是仿佛不知冷一般。

環膝而抱的她看起來好生淒涼,哪像平日里那個激烈、蠻橫的她,不知她現在是不是在回憶曾經在科爾沁草原上的日子,她騎著烈馬唱著歌,與她的父兄一道無所顧忌地在草原上奔跑著,那時的她何嘗不是天真爛漫。

直至進了宮,她的天真爛漫、不知深淺便成了一種罪過,她與福臨如天與地一般的格格不入,這到底是誰的錯?拉蕾盯著自己不著鞋襪的赤足,始終找不到答案!

“娘娘,你怎麼連鞋都不穿就跑出來了,地上涼得很!”吳嬤嬤是拉蕾的乳母,從小看著她長大,及至她嫁到了紫禁城吳嬤嬤也跟了過來,對于從小喪母的拉蕾來說她就像自己的母親一般。

吳嬤嬤半蹲在拉蕾面前,將她冰涼的雙足放在懷中捂著,那樣無微不至的關心在宮中顯得猶為難得。

拉蕾順嘴道:“我不喜歡那高高的花盆底鞋,它讓我站不穩!嬤嬤,你什麼時候給我做幾雙咱們以前在科爾沁時穿的靴子?”

“胡說什麼,宮里的娘娘是不許穿這個的,要是讓人看見跑到皇上那兒告你一狀,你就有麻煩了!”吳嬤嬤規勸著。

“呵!”拉蕾自嘲地笑著,再開口時她的聲音尖利的叫人害怕:‘你覺得我這宮里還會有人來嗎?!莫說有人告狀,就是我穿著靴子在他面前晃悠他也懶得理我,再說,今日我已淪為側妃,他還能把我怎麼樣!”

“娘娘!”吳嬤嬤心疼地叫著,懷里那雙腳怎麼也捂不暖,一如既往的冷。

拉蕾爺頭望著空中朦朧的半弦月,聲音虛且飄:“嬤嬤,你說今晚會是誰陪皇上啊?”

“娘娘,不要想了,這些都與你無關,還是早些回屋歇著吧,睡醒了就什麼事都沒了!”

吳嬤嬤的安慰話刺激到了拉蕾,她倏地抽回腳站起來指著乾清宮的方向大聲吼道:“與我無關!怎麼會與我無關,他是我的丈夫,我是他親自冊立的皇後啊!可是你看到了,除了新婚的幾天,他就再沒有來碰過我,反而夜夜和那些個狐媚子混在一起!”紅顏未老恩先逝,這句話便是她最好的寫照,除了咒罵她不知道要如何來發泄心中的怨恨。

宮中女子的怨氣從來就是無止無境的,因正如此,這後宮才成為了天下間怨氣聚集最濃重的地方。

“可是娘娘,您現在已經不是皇後了,這里是齋宮,不是坤甯宮!”再不忍,吳嬤嬤也只能這樣說了。

吳嬤嬤的話像刀一樣在拉蕾的心里狠狠地紮著,看不見的血不停地往外流,人卻因此而清醒過來,是啊,她怎麼忘了,她已經被廢為側妃了。

靜!她怎能靜的下來啊!

“啊!”她忽地握緊拳頭尖叫起來,淒厲似鬼魅的聲音遠遠傳了出去,吳嬤嬤早已是老淚縱橫,她過去摟著拉蕾顫抖的身子哽咽道:“娘娘,你別這樣,別這樣!奴婢知道您心里苦,雖然皇上不疼您了,可還有太後疼您,還有奴婢疼您啊!”

拉蕾無聲地搖著頭,哭泣聲從緊閉的嘴間逃溢出來,不!這不一樣,得不到丈夫疼愛的女人根本就不能稱之為一個完整的女人。

只聽吳嬤嬤又道:“娘娘,不如讓奴婢去和太後說說,請他准您先回科爾沁呆一陣,這樣您也不必整日在宮里看著皇上和別的娘娘好!”

“不!我不回去!”拉蕾的反應出乎意料的激烈,她用力地推開吳嬤嬤,任自己的身軀在寒風中墮落,她自言自語地說著:“我不走,不走,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這里,沒有人能讓我離開!”軟弱一瞬間又變成了惡毒:“我還要親眼看著那些狐媚子一個個會落得怎麼樣的下場,就像曾經的解語還有莫挽,哈哈哈!”瘋狂的笑聲在空曠的齋宮中回蕩著,長風寂寞,永夜難消,這樣的靜妃叫人又恨又憐!

南書房

福臨批改完所有折子的時候已經是一更天了,他站起來伸了個懶腰,他今晚不曾說要獨寢或宿于哪個妃子處,所以敬事房的太監一早就在門外等候了,看福臨忙完常喜才讓他進來。

福臨將盤中所呈的綠頭牌一一看遍後皺著眉道:“為什麼這里沒有如貴人的牌子?”

常喜一愣,不懂皇上怎麼突然提起她來了,當下賠了三分小心在臉上回道:“皇上您忘了,早前您就讓敬事房不必准備如貴人的牌子。”說著他拿眼偷覷福臨的臉色。

福臨先是一陣愕然,隨後才恍然大悟地點頭道:“朕記起來了,確有此事!”

在一陣沉靜後他終于下了決定:“傳朕旨意,今日著如貴人來侍寢!”

聞言常喜先是呆了一下隨即心中一陣,連忙打了個千退下去傳旨,心道這事要是讓太後知道了可要高興壞了,如貴人等了這麼久,可算要熬出頭了。

然不等他跨出門,就有太監著急上火地跑進來回報道:“啟稟皇上,神武門侍衛來報,說發現圖侍衛受重傷倒在宮門外!”

“有這等事?”福臨唬地站了起來,不到一會兒的功夫,他派出去的人就受重傷而回,消息竟走漏的如此之快:“快,帶圖海來見朕,還有,宣太醫過來!”

常喜腳步一頓,重走回到福臨跟前:“皇上,那侍寢的事兒……”

“明日再說,你先去把太醫給朕宣來!”福臨不耐煩地打斷報他的話,心中牽掛著圖海帶出去的那封密函,不曉得是否已落入他人之手。皇上發話了,常喜只有照做,心下有些為清如感到惋惜。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一章 福禍相倚(4)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二章 燕醒于飛(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