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三章 宮闈之亂(2)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三章 宮闈之亂(2)

冊立太子一事激化的不僅僅是皇帝臣子在朝堂政見上的矛盾,還有孝莊太後與福臨之間的矛盾,這對母子之間的關系繼廢後一事後再度降到了冰點。

可惜,孝莊的曉以大義,分析利害並不能讓福臨改變主意,孝莊一氣之下決定去位于京郊的皇家南苑過冬,甚至都沒有說回來的日子,這時已經是十一月初三了……

孝莊這時候一方面是不想再與福臨爭執,另一方面也是給某些人的動作提供了方便,隱約探知一絲的孝莊對此不僅不反對,甚至還持贊同意見。

誰都知道這一次皇太子的冊立,僅僅只是一個前奏,接下來福臨極有可能以董鄂香瀾為皇太子生母的理由將其扶上皇後寶座,那麼這樣一來勢必要再次廢後!身為博爾濟吉特氏的身後如何能允許這種事的發生,所以她采取了聽之任之的態度!

太後的鸞駕就這麼浩浩蕩蕩的離開了紫禁城,隨她一道離開的還有她最喜愛的孫子玄燁,隨著她的離開一場不見硝煙的戰爭也正式拉開了帷幕,後宮的殘酷與准備表現到了極致,而最最可悲的是這場戰爭沒有一個勝利者!

孝莊雖心寒于兒子的表現,但深諳後宮之道的她還是在臨行前給他提了個醒:後宮與政治從來都是相互牽絆的,既不願取締皇太子一事,那便大封後宮,以穩定後宮與政局!

說這些話的時候孝莊眉頭緊皺,眼不時閉起,她甚至不願去看她唯一的兒子,因為她怕自己會忍不住給他幾巴掌,狠狠打醒這個任性的兒子。

也許是覺得忤逆額娘太多,也許是覺得在理,總之福臨采納了這個建議,命禮部擬定文字、禮節,並擇定于十一月二十二這個黃道吉日大封後宮!

晉咸福宮佟妃佟佳氏為佟貴妃,授金冊金寶!另晉三阿哥愛新覺羅.玄燁為貝子!

晉長春宮淑妃博爾濟吉特氏為淑貴妃,授金冊金寶!

晉永壽宮甯貴嬪董鄂氏為甯妃,授金冊金印!另晉二阿哥愛新覺羅.福全為貝子!

晉貞嬪董鄂氏為貞貴嬪,授金冊金印,居翊坤宮主位!

晉恪嬪石氏為恪貴嬪,授金冊金印,居景仁宮主位!

晉貴人瓜爾佳氏為嬪,賜號容,金冊記名!

晉澤貴人候佳氏為嬪,賜號宜,金冊記名!

福臨除晉各妃位份外,還對她們的家族進行了不同程度的封賞。日夕因晉嬪時日尚短不足以服眾,所以在這一次大封中沒有再晉位,值得一提的是靜妃,福臨雖沒有晉她任何的名位,卻下令給她恢複了相當于皇後的待遇,然而她已經殘缺的一生卻是怎麼也補不全了!

七位妃嬪分別接過各自由禮部擬制的朱漆龍鳳紋飾冊匣,然後在太廟前祭告,最後再參拜帝後。

禮成的當夜自然又少不了一番熱鬧,其間眾妃在皇上面前不論真心還是假意均做成高興狀,在這片香風花影中每一個人都顯得那麼美好,至少在表面上後宮依然是風平浪靜,一派祥和!

十二月初七,榮親王已是滿兩個月了,叫人意外的是他直到現在都沒有什麼表情,即使哭笑亦是有些呆呆的模樣,沒有什麼靈氣,此外不論怎麼逗他都沒有反映,倒是口水經常流得到處都是,形如癡兒!

這個消息被福臨封鎖起來,然未等太醫查出什麼來,一件事發生了,遠在皇家南苑過冬的太後忽然患病,詔命嬪妃前往侍寢。

董鄂香瀾雖然剛生完孩子沒多久,但也一樣接到了太後旨意,以賢惠聞名的她自然是一定應召的,而且一去之後,恪于自己是太後所領的正白旗下,她必須“左右趨走,無異女侍,朝夕奉侍,廢寢食”。

對于一個剛過產褥期的後宮嬌弱女子,在寒風冷血中過一個這樣的冬天會有什麼後果,不言而喻!

另一邊經太醫們的聯手診斷,一致斷定榮親王是先天智障,在母體時大腦就受了傷害,所以出生後大腦發育不全,今後會形同癡傻之人!

這個結果對期望甚大的福臨來說無異平地起雷,天子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啊!他清楚,一旦這個消息傳出去,定于正月里的冊封典禮是無論如何都行不成了,所以他一方面給太醫下了封口令,一方面要求他們務必在榮親王長成懂事前醫好這癡傻之症!

至于冊封典禮——照常進行!

福臨的旨意無疑是強人所難的,然君有命不得不從,太醫們只能苦著臉答應,可惜福臨的諸般苦心反而害了這個癡兒,若他當時就此取消了冊立禮,就不會有後面發生的事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太後的不在與患病,還有不久之後離心離德的皇太子冊封一事,使得十五年的春節過得淡然無味,稀稀落落的鞭炮,虛應的客套,這樣便算過完了。反倒是正月十七,元宵過後的皇太子冊立禮在福臨刻意的安排下,隆重而莊嚴!

可是僅僅在七天後,正月二十四,皇太後病還沒徹底好清,董鄂香瀾還沒能回來見見分別一個多月的兒子時,尚未取名的榮親王就在深邃隱秘的紫禁皇城里原因不明的死去了。這個給福臨與董鄂香瀾帶來無盡歡樂與寄托的小生命,滿打滿算也只活了一百零八天,他的死更將父母帶進了痛苦的深淵!

福臨在悲切之余猶記得向董鄂香瀾隱瞞了這件事,他知道這件事給她帶來的將會是比自己更為深切的痛苦。然幾乎是榮親王死的當天,遠在南苑的董鄂香瀾就在有心人的安排下得知了兒子去世的消息。

原本就身體不佳的她終于在這個巨大的精神打擊下病倒了,出了這般大的事,孝莊亦決定移駕回宮,一路的顛簸再一次加重了董鄂香瀾的病情,回宮見到皇帝的時候她已經站不起來了,只能躺在軟轎上去參加自己兒子的葬禮!

在調查無果之後福臨終于放棄了追尋皇四子死因,但他還是處死了當時負責照顧皇四子的奶娘、太監等人!並追封他早夭的繼承人為和碩榮親王,專修陵寢!

在太後生病一事上與董鄂妃形成對比的是皇後,她壓根就沒有到南苑去看過自己的姑祖母,而事後太後也僅僅只是不讓她再來慈甯宮做“懲罰”。可以想像,這件事很可能就是孝莊皇太後所使的計策!

憤怒的福臨遂將怒火與失子之痛一並噴向了皇後,指責她在太後生病之時“禮節疏闕”,“命停應進中宮箋表”,准備再一次廢後!

還在病榻上的董鄂香瀾知道這件事後,她對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一切感到心驚肉跳,立即對皇帝以死相諫,勸阻他的廢後之舉,事實證明董鄂香瀾是明智的,僅僅過了一個月,皇太後便下令恢複皇後的一切待遇。

然不好的事並未在榮親王死後結束,在開年的第二個月,被人利用糊里糊塗害死榮親王的悼妃在其死後終日惶惶不安,深怕皇上會查到是自己身上,最後因無法忍受擔驚害怕的日子而在寢宮中上吊自盡了。

因愛子早逝而沒了心情的福臨並未對她的死因細加追究,而是盡早下葬,對他來說死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妃子根本無關乎痛癢,後宮的人生從來就是這樣冷酷,命貴命賤均逃不脫生死這關。

可是福臨啊,你可知道,不久之後,你最心愛的皇貴妃也將離你而去啊,徒留你一人在這世上思念,因為……這是上天對你的懲罰,你可知否……知否……

重華宮

穿著一襲白色寢衣的清如坐在椅中細聽著子矜關于外面發生的事情,而今的她只能依靠此來得知消息了。

呵……又有人死了嗎?看來近期還真是不太平,清如隨意地翻著手中的兵書,自禁足後,原先的佛門典籍都被她收了起來,灰塵消然落滿書籍。而今擺在她案頭的是一本本兵書史冊,還有各種經略之書。

雖說剛看起來有些吃力,可一旦看進之後就會發現這些書自成一個世界,里面有許多東西讓她沉醉其中。除此之外還有搜集了一些怡情養性、美顏修容的書方子,譬如今日剛剛調成用以潤發的九回香膏!

這九回香膏據傳是漢成帝的寵妃趙合德沐後用來養護頭發的,使用之後不僅能讓頭發潤澤,還會散發出幽幽的蘭香。

這九回香膏的原料對現在的清如來說頗為困難,許多東西不僅珍貴而且要合時令,所以清如將原本繁雜的配方簡化了不少,然饒是如此她還是費了月余才配全。

這廂子矜剛將今日之事報完,那廂綿意就捧著調配好的九回香膏進來了,此膏裝在一個黑碗之中,猶顯其色澤瑩白,輕薄如無物。

綿意先是在清如背上披了一層青紗,將衣物與頭發隔開後方將香膏均勻仔細地抹在她頭發上。

清如並指在抹了香膏的頭發上抹過,幽香頓時從指間蔓延至鼻間,幽幽的笑意亦從眉間蔓延至唇間,冷宮最易催人老,但她絕對不能老,她要以比來時最美的容顏跨出這囚禁她的牢寵!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三章 宮闈之亂(1)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三章 宮闈之亂(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