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2)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2)

無盡的黑暗渲染著一切的事物,叫人生出一種再不得見光亮的錯覺,其實黑暗往往更適合紫禁城與活在里面的人,因為他們總喜歡在黑暗中做著許許多多不願為人知的事,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才叫做“後宮”吧!

長長的宮牆夾道,每隔幾步就在牆邊設著一盞路燈,上覆以銅蓋,周罩以銅絲,風雨不浸,長夜不熄。

然雖有路燈,那光卻照不遠,整條道還是顯得黑黑的,知意提著一盞羊角風燈走在前面,借著這照路的光,佟妃不疾不徐地走著,狀似輕松。不知是風灌了鼻子還是聞著什麼難聞的氣味,這一路上她一直用帕子捂著口鼻,僅露出一雙眼睛,叫人認不出她是何人來。路上偶爾有太監宮女見了她人,也僅是跪地呼娘娘,見不著面孔,他們僅能靠來人頭上那雙邊流蘇來判斷其身份。

佟妃見此,隱在帕後的嘴角向上彎了彎,步履更顯輕便,二人一陣好走,終于來到了承乾宮,宮里早上了燈,但並未懸以紅色宮燈,可見皇上今晚依舊不在承乾宮過夜。

守在宮門口值夜的小太監張旺老遠就看見走過來的一主一仆,但因燈火不明照不清來人的臉,所以不敢冒然請安,待上前幾步總算是看到這二人的模樣了,雖然後面那位一身橘色錦衣的主子一直用帕子捂著臉,讓人看不清樣子,但走在前面的宮女他可認識,可不就是永壽宮淳嬪身邊的知意姑娘嘛,這樣算下來,不用說,那位一定就是淳嬪娘娘了。

這一確認,張旺立刻堆滿了笑容,沖已來到近前的佟妃請安道:“奴才張旺叩見淳嬪娘娘,娘娘吉祥!”他這麼一叫頓時把佟妃心中最後一點不安也給叫沒了,她含糊地應了聲,揮手讓他起來,隨即向知意使了個眼色,知意立刻知機湊上前道:“張公公,我們娘娘知道皇貴妃最近一直少眠多夢,睡不踏實,所以特地親手縫了個香囊送來,里面放的俱是些甯神定氣的藥材,掛在帳中有助于睡眠,煩請張公公代為轉交!”說著她打開了一直捧在手中的匣子,里面果然放著一只飛針走線的煙霞色香囊,囊口處系的是桔黃色絲絛,較平常所見稍微寬了點,此刻正松散地攤在匣子里。

張旺伸過頭看了一眼,轉以不解地語氣道:“請恕奴才多嘴問一句,既是娘娘親手所做,為何娘娘您不親自送進去,我家娘娘剛剛還提到淳主子您呢!”

佟妃眼珠一轉,這一次沒有讓知意替她說話,自己開口道:“不了,我昨日受了風寒,萬一傳染給皇貴妃就壞了,還是請張公公代為轉交吧!”由于她壓低了嗓音又刻意變了調,所以張旺還真沒聽出什麼破綻來,直以為她是受風倒了嗓子才會如此,聽了她的話也就不再多問,伸手從知意手中接過小匣子,然後就轉身往里走去。

然未行幾步他又折回來,略帶些尷尬地道:“請問娘娘,不知這東西方不方便打開,皇上有旨,在我家主子養病期間,一應物品都應由太醫檢查後再用,以免與所用之藥相沖。”皇四子之死雖始終未能查出是何原因,卻讓福臨多了個心,對董鄂香瀾的安全更為小心,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直身處高位的他又怎會了解後宮諸妃爾虞我詐,詭計百出的心思。

佟妃一聽太醫要檢查,心只是微微一滯就恢複如常,這倒不是因為她心中沒有鬼,而是她對自己有信心,她可不認為太醫能查到她隱藏于其間的秘密。

佟妃清咳了一聲,睨眼示意知意作答,因為她現在是在扮日夕,說的越多越容易露出破綻,所以還是少說話為妙。

那邊知意得了佟妃的授意,按照先前想好地話說:“我家娘娘做完香囊後立刻將其系起來,為的就是避免里面藥材的藥性泄光,現在打開恐怕……”講到這里她故作為難地停了下,待等佟妃再度點頭後,才裝模作樣地道:“雖然打開會對里面的藥性有所影響,不過讓太醫檢查下還是好的,最多下次再帶些藥材來添進去。”這時佟妃也適時補充了句:“嗯,讓太醫們都檢查仔細了!”

張旺哈腰應道:“娘娘明鑒,那奴才就進去了!”張旺總覺得淳嬪今天怪怪的,不像她平時折樣子,而且手帕一直捂在臉上沒拿下來,雖說是受了寒,也不用這麼小心吧,不過這是主子的事,輪不到他這個做奴才的來多嘴。

眼看著張旺進了宮門,佟妃才在知意的陪同下提燈往回走去,她的戲已經做足演夠了,就等著看明天的好戲了,想到明天董鄂香瀾和日夕這兩個她最忌諱的人都不會再出現在她的眼前,鎮定如她也不由浮笑于臉上,知意就更不用說了,過了明天她就能回主子身邊了,不用再聽命于那個傻里傻氣,頭大無腦的淳嬪了。

這時,李全正好從宮外回來,遠遠看見有兩個人離開,不過只看見了背影,他一時奇怪就拉住張旺指著外面道:“剛才誰來過啊?”

抬眼見了李全,張旺趕緊吱聲:“呀!李總管您回來啦,剛才是淳嬪娘娘和她的丫環來過,她們讓奴才把這東西交給咱家主子!”說著他舉了舉捧在手里的匣子,說到這里他又一臉奇怪地道:“咦,李總管您不是出宮探親去了嗎,怎麼提前就回來了?”

李全拍了拍張旺的肩膀頗有感觸地道:“反正家里也沒什麼大事就早點回來了,從咱們進宮的那天起就是宮里人了,家里……唉,早不似以前了!”

張旺進宮時日還淺,李全的話他不能全部理解,只能惘然地點著頭。李全收起臉上甚少流露的真意,改換成以往的模樣,裝作不經意地問道:“淳嬪送的是什麼呀?”

張旺據實將剛才聽到的話重複了一遍,李全何等乖覺,而且知道的事又較張旺多的多,一聽之下就發覺了其中的不對勁。他凝神看著打開來的匣子,隨即又拿起香囊湊到鼻前聞了聞,確實是良藥特有的曠神之氣,他想了一下,讓張旺拿進去,自己則再度出了宮門,往另一處宮殿疾奔而去,那里才是他李全真正的主子,而他現在就是去通風報信。

他主子回給他的話就是──靜觀其變!

佟妃假扮日夕所送去之香囊,經太醫倒出里面填充的藥材反複察看確系是安神之藥,且與董鄂香瀾本身所用之藥並無沖突,有了太醫的保證,董鄂香瀾也就放心的將其掛在帳鉤之上。

在熄燈安寢之後,一直陪服其側的湘遠在退下之前恍惚聽到一陣輕微的唏嗦身,但當她再聽時又沒有了,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也就沒在意。

夜就這麼悄悄的過了,承乾宮整晚都安靜的很,往日里董鄂香瀾總要咳嗽幾聲,可這一夜竟是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湘遠心下寬慰,以為真是那香囊起了作用。

第二天天亮後她領著人將漱洗用具端進去後在帳外輕聲喚著,然連喚了好幾次,甚至將聲音提到很高也不見其應聲,實在無法之下她大著膽子上前掀開了那朦朧的紗帳,一邊嘴里還說著:“主子,您醒醒,奴婢……啊!”她終于看清了帳中的情形,卻不是她意料中主子熟悉睡的模樣,而是主子渾身發黑鼻息全無的嚇人模樣,原告的話立刻成了盡悚的叫聲。

尖銳的叫聲高聳入云,劃破沉寂了一夜的靜落,也震破了滿天的流云!

而遠在它處的二人也在同一刻睜開緊閉了一夜的眼睛,一樣的陰森可怖,一樣的嗜血,所不同的是,一個是螳螂捕蟬,一個是黃雀在後,最終孰勝孰負,可想而知!

佟妃這一次可真是機關算盡,最終卻落的個為他人做嫁衣裳的下場,不是因為她不夠聰明不夠狠,實在是她的對手太狡猾!

董鄂香瀾的死給福臨帶來的是一場無法想像的災難,比當初失子更要痛上千百倍,據說他在聽到奴才的回報後,人一下子就僵住了,然後就這麼直挺挺地向後倒去,手腳緊繃,面如金紙,甭提有多嚇人了。

在太醫一陣急救後他終于悠悠醒了過來,然後猛地下床飛奔而去,連鞋也不穿,整個人如瘋傻了一般,口中不停地叫著董鄂香瀾的名字,他不信,不信!香瀾不會就這麼離他而去的,她說過要陪他看著大清國強盛起來的,說過要與他生死與共的!

此時此麝香福臨的腦中只有一個念頭,他要見香瀾,即使她真死了,他也要從閻王手中把她搶回來,香瀾是他的,夜班都不能搶走!

等他奔到隨乾宮的時候,里面早已是器聲一片,福臨突然很恐慌,他怕進去以後看到的真是香瀾那生氣盡絕的樣子,好怕……這樣想著,腳步竟是怎麼也挪不動了……

剛才奔進來時粘在他身上的梨花此時開始逐片飄蕩,雪色是這般的刺目,如連綿不絕的飛雪,如漫天飛舞的紙帛,他緊緊地咬著牙艱難地移動著腳步,一步一步跨進那扇隔絕于世的大門,里面奴才跪了一地,主子則站了一屋,看見福臨進來,俱是抽抽答答地行了禮。

福臨看不到,什麼都看不到,他眼中只容得下那張床,那張被紗帳包裹在里面的床。

風卷梨花,從敝開的窗中灌進來,飛遍屋子的每一個角落,這些飄零于人間,飛落于紅塵的梨花似感受到福臨心中那無止無盡的憂傷,紛紛圍繞在他身邊不肯落下,風嗚嗚的,紗帳被起一角

董鄂香瀾的死給福臨帶來的是一場無法想像的災難,比當初失子更要痛上千百倍,當時他在聽完下人的回報後,人一下子就僵住了,然後就這麼直挺挺地向後倒去,手腳緊繃,面如金紙,甭提有多嚇人。

在太醫一陣急救後他終于悠悠醒了過來,然後猛地下床飛奔而去,連鞋也不穿,整個人如瘋傻了一般,口中不停地叫著董鄂香瀾的名字,他不信,不信!香瀾不會就這麼離他而去的,她說過要陪他看著大清國強盛起來的,說過要與他生死與共的!

此時此刻福臨的腦中只有一個念頭,他要見香瀾,即使她真死了,他也要從閻王手中把她搶回來,香瀾是他的,誰都不能搶走!

等他奔到隨乾宮的時候,里面早已是哭聲一片,福臨突然很恐慌,他怕進去以後看到的真是香瀾那生氣盡絕的樣子,好怕……這樣想著,腳步竟是怎麼也挪不動了……

剛才奔進來時粘在他身上的梨花此時開始逐片飄落,雪色是這般的刺目,如連綿不絕的飛雪,如漫天飛舞的紙帛,他緊緊地咬著牙艱難地移動著腳步,一步一步終于跨進那扇隔絕于世的大門,里面奴才跪了一地,主子則站了一屋,看見福臨進來,俱是抽抽答答地行了禮。

福臨看不到,什麼都看不到,他眼中只容得下那張床,那張被紗帳包裹在里面的床。

風卷梨花,從敝開的窗中灌進來,飛遍屋子的每一個角落,這些飄零于人間,飛落于紅塵的梨花似感受到福臨心中那無止無盡的憂傷,紛紛圍繞在他身邊不肯落下,風嗚嗚的,紗帳被起一角,露出董鄂香瀾腫脹烏黑的臉,沒有一絲生氣!

福臨如一只受了傷的野獸,發出哀嚎聲,往前沖去,可就在他碰到床榻之前,跪在地上的幾個太醫死死抱住了他的腳:“皇上,不能過去啊,皇貴妃身上全帶了毒,碰不得啊!”他們的苦勸並不能讓趨于瘋狂的福臨止步,他睜著赤紅的雙止,用腳使勁踢著攔著他的人,可太醫們說什麼也不敢放手,即使被踢開了,也很快重新爬起來抱住他的腳,皇貴妃已經走了,若皇上再有什麼事,他們真的是不用活了。

福臨喘著粗氣,不停地踢打著擋他路的人,可就在他手腳恢複自由的時候,背脊突然被什麼東西刺了下,兩只腿一下子就麻痹的動不了了!

“誰?!”福臨的雙目簡直恨得要炸裂了。

是秦觀!他居然拿銀針刺皇上,真是膽大包天,其他太醫在一刹那的欣喜後,就統統陷入了苦惱的深淵,這個秦觀膽子也太大了,他們這些太醫脖子上那顆本來就不怎麼穩的腦袋這下恐怕又要松上幾分了。

反觀秦觀依然是一副無所懼的模樣,口齒還甚是清楚:“微臣這也是為了皇上的龍體著想,情非得已,還望皇上恕罪!”他這話要放在平時,福臨指不定就一笑置之了,可現在的他全無理智可言,只一心想陪在董鄂香瀾的身邊,秦觀限制了他雙腳卻沒限制住手,只見福臨單手扼住近在咫尺的秦觀喉嚨,用最凍人的聲音說著:“松開!”

真不知該說秦觀勇敢還是忠心,他死活就是不肯松開,福臨五指猛地一收緊,眼見著秦觀雙眼外凸就要死于非命,一個威嚴的聲音制止了暴怒中的福臨:“住手!”

孝莊太後在這千鈞一發的關頭及時趕到了,面對自己的母親福臨冷哼一聲,單手使勁像扔破布一樣把秦觀摜到地上,然後用吃人的目光盯著他再一次命令道:“解開!”

秦觀大口地呼吸著得來不易的新鮮空氣,但對福臨的命令卻始終不肯松口,他是醫者,絕不允許有人無端的去送死。

這時誰也想不到孝莊居然也讓秦觀解開福臨的穴道,面對素來威嚴有加的太後,秦觀選擇了遵從,因為他相信太後這麼做一定有她的理由,她是皇上的親娘,絕不會眼見著皇上去送死。

隨著秦觀用銀針刺入穴位,福臨腿上的麻痹逐漸消失,然這時,孝莊卻擋在了他的面前,那張風韻尤存的臉上滿是不容人置疑的決心,她一字一頓地道:“皇上,你若執意要過去,額娘不攔你,額娘和你一起去,中毒也好,沒命也罷,不論走到,額娘都陪在你身邊!”這話可嚇傻了所有人,今兒個到底是什麼日子,怎麼一個個都不要命了,當下不論是主子還是奴才都跪地請太後收回成命。

孝莊抬手沉聲道:“這是我們母子倆的事,不用別人來多嘴!”她這話一出果然沒人敢再多嘴。孝莊重又將目光對准了福臨,而從剛才起就一直處于顛狂狀態的福臨卻慢慢恢複了神智,他也目不轉睛地看著這些年來感覺離自己越來越遠的額娘。

不論去到哪里,額娘都陪在你身邊……這句話好耳熟啊,什麼時候他也曾聽到過這句話,什麼時候?啊!想起來了,是在他六歲登基的第一天,他害怕,不敢一個人去到朝堂上面對群臣,這時額娘說的就是這句話,一樣的話,一樣的眼神,只是他長大了,額娘卻老了,再不是以前的模樣!

福臨眼中的狂暴逐漸消去,取而代之的是淹沒一切的悲傷,嘴唇抖了很久,終于迸出兩個完整的字來:“額娘!”

福臨緊緊抱著孝莊,仿佛無依無靠的游子找到了自己的親人,咸咸的淚水如決堤的江河從那雙眼中洶湧而出。

孝莊忍著心中的難過寬解道:“哭吧,哭出來就沒事了,額娘知道你喜歡皇貴妃,可她已經死了,而你還活著,額娘只有你這麼個兒子,大清江山也只有你這麼一個皇帝,不論是額娘還是大清都不能沒有福臨不,沒有順治皇帝啊!”

福臨什麼都不願想去想,只是盡情的哭著,將心中的悲痛借著哭泣渲泄出來,他這一生的至愛已經離他而去,然最最諷刺的是他居然連再抱她一下都不可以,他們才做了兩年的夫妻,不夠,不夠啊!!

他們明明約定一生厮守的啊!

梨花還在不停的飛進來,鋪滿了一地的白,有幾片在風吹帳子的時候飛了進去,落在董鄂香瀾那張滿是黑色卻神態安祥的臉上,她在死前並沒有感受到什麼痛苦與知覺,安安靜靜地走,較之尚活于世上,尚要承受苦痛的人來說,已經幸福很多了!

梨花,霜雪一樣純白的梨花,在這一刻成了她的葬花,三月的葬花,覆蓋的是順治皇帝一生的牽掛與懷念!

不論愛與不愛,都與董鄂香瀾無關了,她真正離開了這吃人的後宮,也離開了她生命中唯一的男人,其實能死在愛人的前面,未嘗不是一種幸福,至少他會永遠記著你,對嗎?

花帶著她的靈魂慢慢飛去,天上,人間,生生,世世!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1)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