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5)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5)

水吟顧不得避嫌,走到她身邊,握住她的手,借以來給她支撐下去的信心:“日夕不要怕,有姐姐在這里支持你,別怕啊!”

日夕轉頭看著她,神色漸漸平伏下來,她咬著褪盡血色唇朝水吟用力地點了下頭,然後鼓起勇氣開口道:“知意……從昨天晚上起我就沒看到她,今天早上我還派人去找她了,可是沒找到。”

這樣的解釋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其他人依舊是一副懷疑的樣子,日夕頓時急了起來,她想也沒想走到福臨面前抓著他的袖子道:“皇上你相信我,我沒有騙你,我從來沒有騙過你,你知道的!”

福臨低頭盯著那雙纖小的手,然後慢慢上移,最終定格在日夕那張哭得猶如梨花帶雨的臉上,眼中盈滿了複雜的情緒:“朕不知道該不該信你!”

他真的不知道該不該信,手慢慢抽離,日夕的手就這麼停在空中,冷在風中,尷尬又讓人心痛,日夕眼淚流的更凶了,她緊緊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痛哭出聲,那可憐的模樣激起了不少人的同情,眾人原先的懷疑也開始產生了動搖,包括皇後在內,她正想替日夕說幾句話,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輕咳,順聲而望,太後正看著她,一接觸到太後的目光,本已在舌尖的話頓時吞了下去。

佟妃瞅著情形有些不對,且知意也不在,照理昨晚分開時她已告知其一定要想法跟著日夕來,為何今日不見其蹤影。越想越覺得不安,生怕再有什麼預料之外的事發生,她略一上前朝日夕道:“既然淳嬪你說你沒做虧心事,卻又為何要把知意藏起來,難不成皇貴妃真是你害的?!”最後一句她說的又快又重,仿佛認定了日夕是凶手一樣

“你……你胡說!”日夕氣極的反駁道,然除此之外她不知該怎麼說。

佟妃徐徐的在她身邊繞了兩圈,似笑非笑地道:“若是淳嬪不怕,就讓我們到你宮中搜搜如何,這樣一來既不會冤枉了任何人,也不會錯放一人,不知淳嬪你意下如何?”現在的情形看起來日夕似乎被佟妃吃的死死的。

“去永壽宮!”不等日夕答應,福臨當先站起甩袖出門,聲音透出冷凝與生硬,皇帝走了,其他人自然也迅速的跟上了。

此時晨光漸盛,春風和煦,剛抽出芽的嫩葉,還有山石,宮殿統統籠罩在一層淺金色的輕煙下,原本華麗莊嚴的紫禁城此刻又多添了幾分靈氣。

可惜這般的美景卻沒幾個人靜得下心來欣賞,匆匆的步履,聲聲不絕的腳步聲,有皇帝的厚底龍靴,有嬪妃的花盆底鞋,有宮女太監的平底鞋子,還有侍衛的重靴。

帶著一路的疾風,福臨跨進了永壽宮日夕所住之處,也就是位于正殿以東的昭云軒,正在里面打掃的宮人看見呼啦啦進來一群人,都是主子,而且居然還有皇上和太後,頓時慌了手腳,跪在地上一一請安。

福臨大手一揮,沖身後的侍衛道:“搜!”

隨著他一聲令下,侍衛分別進入各個宮室搜查,其中自然少不了日夕的寢宮,然一圈下來,侍衛們的回報都是沒有找到,這下佟妃可有點慌神了,眼珠子一轉,又福臨進言道:“皇上,不如讓侍衛們將整個永壽宮都搜一下,免得有所遺漏,若真沒有也好還淳嬪一個清白!”

孝莊在側亦聽了個明白,她掃了佟妃一眼並不言語,那廂福臨已經同意了佟妃的請求,讓侍衛將整座宮殿統統搜一遍,然得到的結果卻讓佟妃的心沉落到了谷底。

可惡!難道這次又要同上次一樣功虧一簣嗎!佟妃恨得銀牙都快咬斷了,日夕那張臉在她充滿怒火的眼中扭曲變形,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日夕早不知死多少次了。

既然永壽宮中不曾藏匿知意,那麼日夕就沒有說謊。得到這個答案,福臨心底有些微的松氣,說心里話他並不希望日夕就是那個凶手,若是這樣他便看錯了人,也信錯了人,打擊也更深了一層。

正當福臨不知接下來要從何著手之時,一直跟在後面的李全突然站出來,來到福臨面前叩首後道:“皇上,奴才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說。”

一直冷著臉的福臨此刻竟然迸出一抹怪異的笑,叫人看著打從心里發毛,他低下頭盯著李全道:“你是在跟朕賣關子嗎?有什麼狗屁話都給朕說出來!再敢吞吞吐吐就把你剁碎了去喂狗!”

雖然說話的時候他一直在笑,可那雙眼中卻怎麼也找不到笑的痕跡,李全不想這會惹惱了福臨,趕緊道:“回皇上,奴才昨晚也看到了張旺所說的淳嬪娘娘與知意,不過只看到了一個背影,然後來奴才有事路過咸福宮的時候,卻看到知意姑娘與那位被指認為是淳嬪的身影一道進了咸福宮,且再沒有出來過,奴才知道不應私窺主子的行蹤,可是奴才確實不是有意的,請皇上饒恕!”

“你!你在胡說些什麼?!”佟妃臉上的血色一下褪盡,這些事她做的這麼隱秘小心怎麼會被這李全看到,而且就算真讓他看到,他此刻說的也不盡是實話,當時知意並未與她一並入咸福宮,她們是在宮門處分的手!也虧得她鎮定功夫到家,才沒在諸人的迫視下露出什麼心虛的表情。

福臨盯了佟妃好一會兒後才對李全道:“這麼重要的事為什麼你剛才不說?”

李全小心地偷瞄了眼福臨後回道:“奴才該死,奴才貪生怕死,害怕這事說出來會給自己帶來禍患,所以一直不敢將實情說出!”

佟妃聞言冷笑道:“既然怕死,怎麼現在又說了,依本宮看,是有人在後面指使你這麼說的吧!”說到這里她故意朝日夕所在的方向望了過去,毫不掩飾的寒意嚇得日夕往水吟身邊縮了幾分。

一個是強勢的貴妃,一個是新入宮純樸無邪的的嬪妃,眾人的心更偏向于誰一點可想而知。

僅僅些許的功夫,場上的形勢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太後在皇後的陪伴下走至佟妃與福臨的中間,用她那一慣沉靜的聲音道:“是與不是,搜過就知道了,這是佟妃你自己說的,既然淳嬪這里已經搜過了證實沒有,那接下來咱們不妨就去佟妃那里看看了,佟妃你沒什麼意見吧?”

孝莊雖然是在問佟妃,眼睛卻不在她身上,顯然這只是一句比較客氣的命令罷了,為了以示清白,佟妃豈能不從,她強顏展笑道:“臣妾當然沒有意見!”

事實上她並未將知意藏在宮中,自不會怕他們去搜,她怕的是另一件事,隨行人中有太醫在,而她又未來得及將東西藏妥,極有可能會被發現,這一時之間她也想不出什麼辦法來,只能硬著頭皮前往了,一路上不停的在心底祈求老天保佑,千萬不要讓人看到。

至于知意,十有八九她是被淳嬪發現給除了去,這個女人……看來她又一次小瞧了她不成,李全……他在宮中當差也快有十年了,為何今日他會幫著日夕說話,而且還替她說假話,難不成連他也被她收買了?這個女人到底還有多少手段是她所不知道的,佟妃心中生出了入宮多年來少有的慌亂感,無法掌控事情的感覺真得很不好受!

不論心里怎麼想,她臉上都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

咸福宮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是福臨最常來的地方,今日他再一次來了,卻與往日不同,正殿、偏殿、暖閣、寢宮……侍衛們逐一搜尋著。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4)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