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6)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6)

咸福宮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是福臨最常來的地方,今日他再一次來了,卻與往日不同,正殿、偏殿、暖閣、寢宮……侍衛們逐一搜尋著。

不到一柱香的功夫,就有一個侍衛急沖沖地跑了進來向福臨稟報著他的發現:“皇上,奴才在東暖閣的一個櫃子中找到了知意姑娘的尸體,初步判斷應該是窒息而死的!”

這個消息引得眾人一陣嘩然與騷動,佟妃的嫌疑急速擴大,佟妃自己更是眼前一黑,兩耳嗡嗡作響,知意死了?而且還是死在她的宮里?這怎麼可能,心知這下不好,卻無可避之路,可救之法,只能隨波而逐,然她心中也清楚,這一次想全身而退恐怕真的很難……很難……

福臨不曾說話,而是用至寒至冷的目光逼視著佟妃,直到將她逼得低下頭別過目光不敢與之對視為止。

日夕拍著胸口大大的松了口氣,臉色亦稍稍恢複了些血色不再那麼難看,水吟見現在不利的情形倒向了一直與她們做對的佟妃一邊,眼中亦有了幾分喜色,嘴上更悄聲道:“妹妹你看,有人的狐狸尾巴露出來了!”

日夕點點頭,回頭瞥見被侍衛抬進來的知意尸體,眼眶不由一紅,趕緊別過臉不再去看,然抖動的雙肩還是泄露了她內心的難過,水吟拍著她的背道:“這樣個沒良心的奴才死了才乾淨,別為她難過了,不值得,她做出這種背主棄義的事,活該有此報應!”水吟向來愛憎分明,她對知意的行為唾棄得很。

佟妃的噩夢此刻不過剛剛開始,進來後一直低頭看地上的秦觀此刻蹲身從腳邊撿起一片不起眼的紫葉子,小小的,不過小指甲大,他拿在手中翻來覆去的看,神情越來越凝重,面對生死關頭也沒怎麼動容的他此刻額上竟沁出小小的汗珠。

第一個發現他不對勁的是太後:“秦太醫,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秦觀眉頭一蹙道:“回太後,微臣發現了這個!”說著他舉起了手中的紫葉,隨即語氣異常沉重地道:“這是大漠中才有的沙明草,而有沙明草的地方就必有金蠍出沒,因為這是金蠍子主要的食物之一,這里會出現沙明草,必是有人移植而成!”

言外之意已經非常明顯了,佟妃移植沙明草,喂養金蠍,然後收買知意假扮日夕,將金蠍子藏在香囊的絲絛中送給皇貴妃,再然後殺知意以滅其口!

在確鑿,至少別人看來是確鑿的證據下,佟妃縱有千張嘴也說不清,何況除了殺知意一事外,其實確是她所為,並無“冤枉”二字!

佟妃此刻猶如置身于寒冰地窖中,身子軟軟地傾倒在椅子上,這一次她籌謀准備了這麼久,竟又再一次輸了,自登上妃位以來她何曾有輸得這麼狼狽過,而且還是一連數次輸于同一人手中,特別是這次,只怕連自己的未來也要搭進去,可笑自己堂堂一個貴妃竟斗不過一個初入宮的小丫頭。

知意的尸體、秦觀的話、沙明草的葉子,一切都指向佟妃,她就是那個害死皇貴妃的人,而且還企圖將罪名陷害他人,栽贓嫁禍,單是謀害皇貴妃的一條就足夠對其處以極刑了!

太後早已見慣了後宮各式爭斗,比其他人都要先恢複面色,而別人就沒那麼好的涵養功夫了,既有害怕的,也有暗笑的,佟妃在宮中跋扈這麼些年,許多人都是懼于她的地位權勢而敢怒不敢言,而今見其落難,一個個都高興不已,不落井下石已經很好了,哪還會為其求情。

福臨此刻青筋暴起,太陽穴一跳一跳,憤怒、痛心、厭棄一一在他眼中閃過,然後他做了一件誰也不想到的事。

福臨劈手從離他最近的一個侍衛腰中抽出佩刀,等眾人眼睛跟上他動作的時候,那把明晃晃的刀已經抵在了佟妃的脖子上!

“皇上不可!”太後驚呼著,佟妃縱有罪,也要等宗人府判定,寫下罪狀後方可發落。

福臨直勾勾地盯著佟妃姣好的面容,刀柄在他手里,刀尖抵在她喉邊,明晃如秋水的刀身印出兩人支離破碎的容顏,一如兩人早已破碎的情份!

福臨不懂,不懂她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會變得這麼狠毒,難道就因為他寵愛香瀾,所以她就千方百計的要害死她?!

佟妃垂下眼瞼望著那把隨時可以取走自己性命的刀,心中竟沒了害怕,目光順著刀身延伸,她看到了福臨,那個與自己結發做了六年夫妻的君王。

時移事易,他現在看自己的眼神如在看仇深之人,再無一分柔情一分憐愛,素來要強甚少流淚的她,此刻卻有淚從那雙美目中緩緩滴落,正好落在秋水寒月般的刀身上,冷冷的一聲叮響,凝結如珠!整個咸福宮都彌漫著一種莫名的哀傷與絕望,任陽光再強亦驅不散分毫!

“朕到底哪里對不起你!!”福臨鼻翼微微張闔,心里仿佛有千把火,萬重冰,在煎熬一樣。

聞其問,佟妃坦然一笑,由眼到眉,抬眼直視著福臨,既知必死,心中當再無恐懼,她儼然不顧脖子上那把隨時會破肉見血的利刀,手搭著扶手緩慢卻堅定地站起來,刀亦隨著她的起來而被抬高,終于站直了,可刀的鋒利亦劃破了她吹彈可破的肌膚,染上血的刀鋒看起來是如此的觸目驚心,佟妃卻仿若未見,更不知道身上的痛。

她一眨不眨地望著福臨,喉嚨深處溢出酸楚到極點的聲音:“皇上,你可還記得我的名字?”這是入宮後第一次她沒有在福臨面前自稱臣妾,而是稱‘我’。

福臨微微一愣,握刀的刀不由松了幾分,然不等他回答,佟妃已自顧說下去:“不會記得,你早就忘了,佟妃微甯……微甯……可自入宮後我的心就再無‘甯’字可言,皇上,你沒有對不住我,是我自己對不住自己!事已至此,我再說什麼都沒有用了,可是錯的並不僅僅是我,皇上你同樣有錯!”

“死到臨頭還不知悔改,你下毒謀害皇貴妃,難道還是朕授意不成,真是無可救藥!”福臨對佟妃已徹底失望了,默默半晌,握刀的手緊了又緊,重重恨意透眼而出:“你這個惡毒的妒婦,用這般卑劣的手段害死香瀾,若不殺你,如何對得起香瀾的在天之靈!”

說完這話,他猝然將刀收回,然後以比來時快千百倍的速度向著佟妃的心窩捅去,刀從她的脖子上帶起細細的血光,然後在所有人的眼中放大再放大,刀身受到空氣的阻力,發出嗡嗡的震鳴聲!將每一個人的心都吊了起來。

佟妃此刻亦懶了求生之心,只閉目等死,可這刀終究還是沒捅進去,離她心窩僅有一寸的地方停住了,非是福臨心軟不忍殺之,而是太後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臂,硬生生將那刀勢給止住。

“皇額娘!”福臨不悅地叫道,他不願再看佟妃,別過臉道:“這樣不堪的人不值得皇額娘你為其求情!”語氣僵硬,顯是無回旋的余地。

孝莊微一搖頭道:“佟妃罪犯滔天,確是該殺,可皇上你這樣殺她,卻是名不正言不順,再怎麼說她都是你親封的貴妃,三阿哥的額娘,還是將其交宗人府,經三司九卿會審後再行定罪!”

聽太後提起自己幼小的兒子,佟妃心被狠狠地抽了一下,玄燁,以後沒了額娘在你身邊,你可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努力讀書啊!

福臨終于在太後的規勸下妥協了,他扔卻手中的刀道:“那就讓這惡婦再多活幾天!”刀在空中翻轉幾下後掉在了地上,發出悠長的響聲,光滑如鏡的刀身映照著這個無奈而又淒涼的人間!

很快,佟妃就被除去錦衣珠飾,押去了宗人府,被押走的時候她一直盯著日夕不放,鋪天蓋地的仇恨從她眼中射出,直欲燒毀眼前的人。

水吟在旁邊只是稍稍受到了余光就打了一個冷顫,她都這樣了,那首當其沖的日夕就更不用說了,回眸正欲安慰她,卻看到日夕毫無所懼的迎向佟妃的目光,宛然是一個勝利者的模樣,那情形真是說不出的詭異,但這只是片刻功夫,很快日夕就又變成原先的害怕模樣,雖只有短短的一瞬間,但水吟敢肯定絕對不是自己眼花,那到底……疑云從心底升起!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5)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