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8)  
   
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8)

靜靜地想出了神,竟沒發現牢房的門被打開了,一個人影悄無聲息的走了進來,她望了一眼背對而立的佟妃,像是看到了什麼好笑的事,嬌笑聲淺淺溢出了那張嬌豔欲滴的櫻唇!

這不合時宜的笑驚醒了沉思中的佟妃,她渾身一震,飛快地轉過身來,待看清來人是誰時她的臉立刻沉了下來,猶如布滿陰云的天:“是你?!你來干什麼,是想來看本宮落魄的模樣嗎?”聲音尖銳至極,刺的人耳膜發疼。

來人聽到佟妃的話,唇邊的笑擴散的更大了,她慢條斯里的走近幾步,眯起眼道:“本宮?佟佳微甯,你現在只是一個待死的囚犯而已,還有什麼資格自稱本宮?!”

這樣的嘲諷深深刺痛了佟妃高傲的心,昔日誰敢這樣和她說話,就是皇後也要讓她三分,望著這個害她最深的人,佟妃恨恨地道:“你特地跑這一趟,難道就為了來挖苦本宮嗎?淳嬪!!”最後兩個字她說的咬牙切齒,恨不得能啖其肉喝其血!

淳嬪?來的這人竟是日夕?那個天真沒有絲毫心機的日夕?

也許是為了印證佟妃話的真實性,來人款款移了幾步,那張隱在黑暗中的臉逐漸露了出來,那臉……竟真的是日夕,五官輪廓分毫不差!

然日夕現在臉上的神態以及給人的感覺與往日里她所表現出來的完全不一樣,雙眼中無邪的天真盡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如深山狡狐一般的光芒,陰狠狡詐,充滿了無盡的算計!還有唇邊那似笑非笑的嗜血模樣,整個人叫人看了不寒而栗!

而她現在看佟妃的樣子如在看一只落網的獵物,得意而暢快!

原來她在人前所表現出來的一切都是假象,什麼天真爛漫,什麼純真無邪,都是裝出來迷惑人的,現在的她才是最真實的!這樣的日夕是全然陌生的,叫人看了打從心里發寒!

清如啊清如,當初你到底救了一個什麼樣的人啊,日夕根本就不是你們所認識的那樣!

遠在重華宮的清如背上突然沒來由的升起一股寒意,手臂上亦是寒毛直立,回頭看了看窗子並沒有開啊,那這股寒意是從何而來的。她百思不得其解,只是覺得心中隱隱生出一股不安。

略過清如不提,再回到牢房內,日夕對佟妃眼中赤裸裸的恨意,不僅不怕反而顯很享受,有時候能讓人恨到這個地步也是一種成就。

“我來當然是有事,你以為我會無聊到專程跑來這種地方看你嗎?”說著她嫌惡地瞥了眼髒亂的牢房:“皇已經下旨將你賜死,而我就是被派來宣旨的那個人!”她斜飛了佟妃一眼,笑意在眼中擴散,也是湊巧,若不是她正好去乾清宮,還領不到這個美差呢!

“佟妃娘娘,想不到吧,居然是我這個你最恨最欲除之而後快的人來送你最後一程!”能看到佟妃在牢里淒淒涼涼的死去,真是大快其心,也不枉她在皇上面前裝得這麼辛苦了。

雖早已料到會是這麼個結果,然到真真切切聽到這一刻的時候,她還是有些承受不住。也幸而佟妃在宮中摸爬滾打這麼些年,才沒有在她最恨的人面前失態,饒是如此,也是倚著牆壁才站住。

沒有欣賞到佟妃痛哭傷心的模樣,日夕心里閃過一陣小小的失望,但這並不影響她愉悅的心情,能把堂堂佟妃斗倒斗垮,怎麼能叫她不高興呢,這可是她入宮後做成的第一件大事!

佟妃斂去面上的悲切,怒目而視道:“你這個陰險的小人,本宮當時真是小看了你,更想不到你小小年紀手段卻高明至斯,連本宮也被你瞞了過去!”

對她的話日夕未置一詞,仿佛根本沒聽到,待佟妃罵完說罷後她才朝牢門處喚了聲:“蘭香!”

一直在門外等候召喚的蘭香聽到主子的叫聲立刻走了進去,垂手待命,日夕掃了眼佟妃身上的囚服,閑閑地道:“佟佳氏早已被除去了位份,卻還自稱本宮,當真是無規無矩,去,給這位還把自己當娘娘的犯婦提提醒,讓她想清楚自己現在是什麼身份!”

能跟她到這里來的自都是心腹之人,她也就不必再演戲裝什麼淳厚善良之輩,福臨若看到這樣的她,心里不知會是一番什麼樣的滋味。

“喳!”蘭香高興的應了聲,帶著和她主子一樣的陰笑欺近了佟妃。

“你……”未等佟妃有所動作,一個巴掌已經結結實實地甩在了她的臉頰上,火辣辣的疼!至于蘭香心里別提有多爽了,能打佟妃的臉,這在以前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事。

“嗯!”日夕點了點頭,顯然對蘭香這巴掌比較滿意,揮手讓她退了出去,然後對還在發愣的佟妃道:“我這人脾氣不太好,而且最討厭別人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佟佳氏,你最好把這一點牢牢記住了,否則我保證在你死之前,這巴掌還有的你受!”

莫說是入宮後,就是沒入宮前佟妃也從未受過這等奇恥大辱,想不到臨死之前居然受了一回:“你夠狠!”佟妃捂著臉,從牙縫中蹦出這三個字來。

“不敢不敢,和你比還差了那麼點兒!”日夕話里說的好似謙遜,表情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她一邊說一邊撫弄著耳下垂著的紅瑪瑙墜子,幽幽的紅光不時從她指縫中漏出來。

日夕從佟妃身邊走過,然後又回過身來道:“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我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我自信這練了十來年的偽裝可以騙過任何人!”

“是因為那盤棋,雖然你裝做不敵我之勢,但實際上卻步步暗藏反敗為勝之機,起初我也沒看出來,不可否認,你確實裝扮的很好,即至後來,我才覺得有些不對勁,這棋下的太順利了,細看棋盤終于讓我發現,表面上我雖占盡先機,可實際上卻是你在暗中主導,也正因如此,才會有一子落,全盤皆改的局面!”在日夕的非常手段下,佟妃沒有再自稱本宮,不是受不得打,而是受不得那份屈辱。

“果然如此!”日夕放下擺弄耳墜的手緩緩說道,其實她心里亦猜到極可能是那盤棋泄了她的底,被佟妃瞧出了破綻,而今終于從佟妃口中得到了確認。

佟妃冷冷一笑:“也虧了那盤棋,否則恐怕我至今還蒙在鼓里,到最後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現在至少還做了個明白鬼!”

“百密一疏啊!”日夕輕輕說著,頗有幾分不滿的意味,不過沒關系,最終蠃的那個人還是她,這些小瑕疵也就不用那麼在意了,她轉而似有所感觸地道:“其實這人生就好比是在下棋,高手能看出五步、七步甚至于十幾步的棋,低手卻只能看出兩三步,能看懂我的棋,佟佳微甯,你也算是個高手了,只是你的人生卻不如棋,因為棋可以重下,人生卻只有一次,不能重來,你在宮中贏了這麼久,也該是時候輸一次了!”

話在她口中說的輕描淡寫,似乎佟妃輸這一次並沒什麼大不了的,然佟妃心中清楚,這一局她是輸得再徹底不過了,輸了,而且再沒機會翻盤,更沒可能再重下。

恩,明天就會寫到清如了,後天差不多就上位了

上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7)     下篇:第一卷·相愛成恨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棋(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