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五章 宛如心(4)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五章 宛如心(4)

一陣打量後,孝莊收回搭在蘇墨爾臂上的手,撫上清如細嫩白皙的臉頰,冰涼的護甲與溫潤的手指一並在她臉上撫過,如羽毛一般輕柔,還有些微的癢:“你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看來這半年的禁足並沒有白過,學會了很多,哀家原先還擔心你會一蹶不振再無爭勝之心,現在看來是多慮了,你沒有讓哀家失望!”

一句話,僅憑這一句話清如就知道太後已經看穿了她心中的一切,不過她並不害怕,太後待她一向都是很好的。

“太後,以前是如兒糊塗,不過以後不會了!”她如是說著。

孝莊很高興看到清如而今的轉變,這才是她要的樣子,她點點頭道:“哀家相信你!”能讓孝莊太後說一聲相信,並不是件簡單的事。

“讓她進去!”她再一次對常喜說著。

“可皇上那兒……”一個是皇上,一個是太後,不論哪一個他都不敢得罪。

孝莊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皇上怪罪下來有哀家擔著,不會要你腦袋的!”太後既然發了這樣的話,常喜再不敢阻攔,側身讓開了路,讓清如進去。

朱紅色的宮門在她手下緩緩打開,發出“吱呀”的輕響,里面所有的門窗都關得緊緊的,昏暗的光線讓人瞧不清里面的一切,清如等眼睛適應些後,才拭探著往前走了幾步。

一直以來的靜謐頓時被她鞋子踩在青磚地上的聲音打破,也驚醒了一直將自己困鎖在悲傷與回憶中的福臨:“誰?”他發出一聲如野獸般的咆哮,顯示著他內心極度的煩燥與憤怒。

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清如終于看到了足足有半年未見的福臨,心再次被狠狠地紮了一下,不是因為想起他曾對自己的不好,而是因為她看到了福臨那頹廢的模樣,何苦,真的是何苦!

與她一樣,福臨也瞧見了她,他眯起幾夜未闔的眼睛:“是你?!”他認出了來人,眼在一瞬間陰沉到底。

“皇上……”還沒等清如把話說下去,一個花瓶已經在她身側摔成粉碎。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里?滾!朕不想看到你,滾出去!”他暴戾的表情沒有嚇倒清如,早在她來之前就知道會這樣了。

撫定了心,她抬步跨過碎片,直直的朝福臨走去,眼中流露的是比福臨更深的哀傷,一點點堆砌成山:“皇上,您這又是何苦!”其實她自己又何嘗不是,何苦……

這句話踩到了福臨的痛處,他撐起身,臉上的肌肉被扭曲的變了表,如一頭猙獰的怪獸:“你有什麼資格來教訓朕,是誰放你進來?是常喜對不對,好!好!好!”他連說了三個好字,表情越來越恐怖,殺機逐漸在他身上升騰。

“是誰放我進來的重要嗎?您若是要殺人能才痛快的話,就殺了我吧,反正我在這世上也沒什麼好留戀的!”說罷,她真的閉上了眼,儼然一副等死的樣子。

福臨怒極反笑:“你以為朕就不會殺你?”

清如沒有睜眼,只是靜靜地道:“人活在世上總會有一死,能死在自己喜歡的人手里,是一種悲哀,同樣也是一種幸福,再怎樣都好過皇上您這樣折磨自己!”

“哈!好!那朕就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怕死!”說著他抄起桌上的硯台朝清如劈頭蓋臉的扔去,帶起呼呼的破空聲。讓福臨沒有想到的是,清如真的沒有躲開,甚至連的表情都沒有。

“咚!”硯台狠狠地砸在了清如物額頭上,由于福臨是含怒出手,力道之大可想而知,當下清如光潔的額頭就被砸開了一個口子,血很快湧了出來,流到閉起的眼睛里,然後又往下流,直到那半張臉上都布滿了血跡,直到血順著下巴滴到了地上……

血色在彼此間漫延成河,時間的長河亦恍若出現了一瞬間的停頓!

觸目的血,驚心的紅,終于再一次觸動了福臨以為自己再也不會痛的心,心底最堅硬的某個地方正被這無暇的血逐漸溶解。

清如忍住暈眩,慢慢睜開了雙眼,清澈見底,什麼都沒有,又什麼都有,她低頭看了眼地上的血,然後伸手在自己的臉上撫過,立時,手上亦沾滿了溫熱的血,淡淡的血腥氣鑽入鼻中。

直到睜開的眼亦被流下的血覆上一層紅色時,她才開了口道:“原來我的血也是紅色的呢!”她發著莫名的感慨,卻一句也不說疼,甚至連哼一聲都沒有,仿佛這流血的是旁人,她只是一個無關痛癢的旁觀者。

“為什麼不躲?”福臨怔怔地望著佇立在血色中的清如,心中是難言的複雜,為什麼不躲,她明明就可以躲開的,難道她真的不怕死?女子向來將容貌視逾生命,她現在這樣定然會留下疤痕,何以她竟一點也不難過。

“若清如的血能讓皇上開心一些,即使流盡又有何妨,皇上是清如的皇上,也是清如的夫君,沒有哪個做妻子會希望看到皇上現在這個樣子!”

她說的都實話,沒有一句虛言,這一點福臨從她眼中清楚的看到,塵封的記憶突然躍出來,自動在心底一一回放,從酒樓相遇,到進宮冷落,再到禁足,樁樁件件晃如昨日,連福臨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記得這麼清楚。

“你真的喜歡朕嗎?”遲疑的神色,懷疑的語氣,卻已刺痛不了清如的心,是啊,她早已習慣了這樣多疑的福臨,而今的自己又何嘗不是在對他用計謀權術!

“清如喜歡乃至于所愛的是自己的夫君,那個在酒樓上猜對清如名字的夫君,從那一天起,他就印在了清如的心中揮之不去,我以為我已經尋覓到了自己的緣份,可是上天和我開了一個玩笑,他是皇上,是君臨天下的皇上,然最最可笑的是,就在我找到他的時候,他亦找到了自己所愛的人,但那個人不是我,我于他什麼都不是!”分不清是淚還是血,只是不停地流著,止不住,也不想止,清如心里清楚,如果這一次還不能打動福臨,那她以後再不會有機會了,若真是這樣,倒還不如就此死了乾淨。

“喜歡?愛?只憑這幾個字你就有理由去害人嗎?僅僅就因為朕愛她?”福臨還是怒的,即使心里有悸動的感覺存在。

清如忽地笑了,唇角綻放出驚人的唯美笑容,然發自內心的哀楚卻滲透在笑中,怎麼也抹不去:“不論您信不信,我確實沒有想過要害先皇後,那日觀星樓上是有人從背後把我推出去撞先皇後的!”

她走了上去,離福臨好近好近,近到只要一觸手就可以碰到,她甚少有機會離他這麼近:“你瘦了!”她癡癡地望著那張憔悴的臉,話不由自己控制就說了出來。雖然瘦了,可五官還是那麼英挺,他還是那個意氣紛發的少年天子,只要他願意!

手不自學地伸了出去,想去觸摸他的臉,福臨不知為何竟沒有躲避,也沒有呵斥她,手慢慢靠近,然在僅余一線的時候停住了,清如終于發現自己在做什麼了,手蜷握,然後縮回,紅色的血跡纏繞在潔白的手上,卻因她的縮手而沒有纏繞到福臨的臉上。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五章 宛如心(3)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五章 宛如心(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