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六章 帝之宛卿(3)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六章 帝之宛卿(3)

福臨記起剛才常喜請示的事,隨口道:“另外,宛嬪養病期間就隨朕暫住在養心殿吧,等病好了再遷回重華宮。”

他這不經考慮的話把常喜著實嚇了一大跳,駭然道:“皇上,這……這于祖宗禮法不合啊,恐怕……”他不怕再說下去,因為上頭已有風雨欲來的傾向了。

福臨向來喜怒隨心,極少顧及他人感受,只要他認為好的對的,不論他人如何反對,就是一意孤行,也因得此,在諸多皇帝中他算是活的比較率性真性的一位:“若是于禮法不合,那朕現在就把這規矩給改了,看你還拿什麼來多嘴!”這般大膽的話唬得常喜當即跪下請皇上收回成命。

“皇上!”清如扯著福臨的衣袖婉言道:“臣妾還是回重華宮吧,住在養心殿里不僅于禮法不合,還會讓皇後還有其他娘娘的臉面沒地方擱。常公公亦是為皇上好,不想惹起他人的非議而已,況且重華宮僻靜幽雅,在那里臣妾的傷也好的快些不是嗎?!”

審時度勢的一番話,再配上清如懂事體貼的模樣,福臨心中對她的憐意不禁又多了一分,手覆在清如纏著紗布的額頭上,溫聲道:“宛卿事事都為朕考慮分憂,若這後宮諸人都像你這般,那六宮就太平無事了,不會有人枉死送命!”前半句還是柔言輕語,後半句卻一下子成了寒風吹過,清如知其必是想起了董鄂香瀾一事,她低下頭沒有插嘴。

福臨在片刻之後又恢複了和顏:“宛卿想回重華宮休養也好,只是重華宮排在西六宮未尾,不僅離乾清宮最遠,而且出入人員複雜,真是委屈你了,最近宮中事多,不適宜來回遷居,等來日你晉了貴嬪成為一宮之主後,朕再將你遷出重華宮,住到離朕近一些的宮殿來。”

“宛卿?”清如一直聽福臨在叫她宛卿,剛才亦說是他唯一的宛卿,可是這樣的叫法,她有些不明白,為何不干脆叫她名字呢?

“呵呵……”福臨笑著解釋道:“宛嬪是朕的愛卿,合起來不就是宛卿了嗎,專屬于朕一人的稱呼!”

清如這才明了,欠身以謝皇恩。

宛卿,一個很好聽的稱呼,清如一生,成也因它,敗也因它!

三月二十九,趕在三月最後一個黃道吉日里,清如正式冊嬪,由于尚在先皇後的大喪期間,再加上本身有傷,所以一切從簡,僅僅授了記名的金織繡冊,又聽皇上皇後訓導後,便算禮成。

但儀式的簡化並未減去籠罩在清如身上的光環,沒有哪個人會想到這個早已被人遺忘的低等妃子會突然咸魚翻身,並一躍三級,從答應晉升為嬪,直接越過了常在與貴人,而且還不是靠她家族中的勢力。

在許多人眼中她似乎是正在繼承孝獻皇後未完的隆寵,取其成為皇帝的新寵,相較之下原先一直身在中心邊緣的日夕則要失色了幾分。

在翊坤宮,聽到清如晉封消息的人亦有著與清如同樣的疑問,不過她比身在局中的人要看的明白許多。

“宛嬪?”貞貴嬪喃喃地重複著這兩個字,宛?宛嬪?是巧合還是有意。

皇上,這位您親封的宛嬪是您尋到的又一位知已所喜嗎?只是為何要用這個字來封號,您應該是不喜的才對。

手指掃過窗欞,一點塵埃沾在了指腹中,輕輕一吹,頓時塵揚而散,接著又慢悠悠地落在地上。

“叫人把這里擦乾淨,不要讓本宮再看到有一丁點灰塵星子!”她頭也不回地吩咐著身後的宮人,聲音是一如既往的淡然,一朵雅致的杜鵑絨花別在她的腦後,隨著她的說話,輕微的顫動著。

“……是。”宮人不明白主子何以在聽到自己的稟報後會突然說到灰塵上去,不過他們做努力的是沒資格去過問主子的心思的。

貞貴嬪遙望著天邊的晚霞流彩,即使是世上最漂亮的錦緞也比不得它的美麗,手緩緩伸出窗門,卻又在未伸直前收了回來,晚霞在她眼中化成一張與她有著四五分想像,卻比她美上許多的臉:姐姐,你無病無痛,不僅在家受盡寵愛,進了宮也是無人可及,但結果如何,還不是比我這個從小有病的妹妹先走一步了,再怎麼哀榮你也享受不到了,這就是命嗎?那我們倆的命到底誰好一點呢?

心隱隱約約似乎又開始痛了起來,她抬手按著胸口扶椅坐下,對于宮人遞來的藥卻搖頭不接,這從娘胎里帶來的病連太醫都束手無策,服再多藥也沒用,病始終在身!

就像以往的種種記憶一樣,怎麼也揮之不去,你愈是不想記起,它就愈是時不時地跳出來提醒你一下。

望著外面出神的眼中溫度驟然降下,既然以往之事不能改變,那至少以後她要過的對得起自己。

姐姐,你會落得今日之結局,只能說你太笨,不過你也算值了,至少死後依然風光無限,臨了還得了個皇後的頭銜!不過妹妹我絕不會走上你的老路,我一定要活得比你更好!

貞貴嬪涼涼地笑著,流霞錦緞在她眼中碎成無數,一絲一縷,拼不成幅!

消息如長了翅膀的鳥兒,飛快地傳遍宮中每一處角落,自然也不會拉下永壽宮,日夕斜倚在榻上,旁邊兩個宮人正在為她修剪指甲,塗了粉色丹紅的指甲既俏且嬌,一如其人。

“宛嬪?”日夕微眯了眼重複這兩個字,呵,真是想不到,她居然還能翻身,而且還晉了嬪,看來她這一次翻身還翻的比較成功嘛。

日夕換了個舒服點的姿勢繼續倚著,眯起的眼里不時掠過一絲寒芒,她收回手看著只修了一半的指甲,讓除了蘭香以外的宮人全部退到了外面去。

她此刻的心情早已不似剛才那般暢快,好不容易除了一個眼中釘,現在又來一個肉中刺,看來這老天爺還真是不肯讓她消停會兒!

對于清如那幾人,她一開始就是刻意接近,並沒有什麼情誼在,與她們結交也只是為了讓自己在宮中多一個助力而已,什麼姐妹同心,這樣的話拿去騙騙小孩子和涉世未深的人還差不多,她烏雅日夕從來就只信自己,也只靠自己,尤其是在這瞬息變化的後宮之中!

清如……本來只要你乖乖在冷宮里待一輩子的話,我是不會再對付你的,畢竟你以前好歹也曾幫過我,可是你自己非要出頭就怪不得我了!

誰會威脅到她,她就一定不會讓那個人好過!不過,幸好,她早已預先想到,准備了一條後路,只是清如有沒有上這個當就不得而知道,想著想著她突然又笑了起來,明快而暢然的笑!

在旁邊伺候的蘭香跟隨日夕多年,她知道主子每當露出這樣笑容的時候,就表示又開始在算計誰了,而這一次,不用猜她也能想到,肯定是那位新晉的宛嬪。

“蘭香!”笑了一陣日夕突然叫道。

“奴婢在。”蘭香湊近一步,等待主子的吩咐。

日夕搭著蘭香的手起身後道:“叫趙合准備肩輿,咱們一起去拜訪一下這位宛嬪娘娘!”知已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她倒要看看經過這區區半年的禁足,她的好姐姐有了什麼樣的改變,又成長到了什麼地步。

蘭香應下後正欲出去准備,日夕卻又改變了主意:“慢著!”她撫著剛戴上的護甲,想了一陣道:“我還是先不去重華宮了,改去長春宮容嬪那里!”還是約了水吟還有月凌一起去好些,省的獨自一人顯得有些突兀。

“是!”蘭香恭謹的退了出去,

推薦:諸世修行錄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六章 帝之宛卿(2)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六章 帝之宛卿(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