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六章 帝之宛卿(4)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六章 帝之宛卿(4)

沉寂許久的重華宮被高漲的喧鬧打破了,而且因為這一次有了皇上的介入,比那年她晉貴人時更熱鬧數倍,若非福臨下了令,不許任何人打擾她,只怕她這寢宮里早呆滿了人,這些人里奉承的自然有,有心來拉攏的亦不少。

清如閑極無事地倚在貴妃椅上,透過風不時吹起的簾子望著外面絡意不絕如流水一樣的賞賜,禮物。

病還有皇上的旨,無疑成了她不必親自出去收禮謝恩的最佳擋劍牌。

清如嘴邊含著一縷涼涔涔的笑意,這一次她說什麼都不會再讓這熱鬧如次一樣曇花一現,她要的是更多更多,寵與愛她全部都要,要把福臨以前欠她的全部拿回來,她相信自己可以辦到。

董鄂香瀾已經死了,而她還活著,有許許多多的時間可以去改變固有的一切,難道她真的還就比不過一個死去的人?!

清如彎指繞著耳邊的長發,看著青絲在指間盤旋索繞的樣子,給她一種說不出的奇特感,女人的發與指是除容貌外最讓男人喜歡在意的地方。

在她面前的桌子上放著各式各樣的流蘇,不論是珍珠墜就,還是瑪瑙點成,無一例外俱是成雙成對,光是這些流蘇就有七八對,其他珍寶首飾更是數不勝數,所謂珠環翠饒指的不就是這樣嗎?

清如滿足的翹起嫣紅的唇畔,耐人尋味的笑在這個屋中蕩漾開來,想的有些累了,便合了眼休息會,濃密的睫毛在眼下形成一對小小的陰影,神色愜意的清如,似一副靜止的畫像,優雅而唯美,叫人看了舍不得移開目光。

這時有一個人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試探性地叫了聲“小姐!”

“嗯,什麼事?”清如閉著眼懶懶地應著。

子矜見其並未睡著逐稍稍提高了音量道:“小姐,秦太醫來了,是否讓其進來請脈?”

清如睜眼,抬手摸著已結疤但有些凹凸不平的額頭,她嫌紗布包得傷口悶,就將其拆了下來,反正太醫也曾說過,一直捂著傷口並不好。

“宣他進來吧。”清如出言道,秦觀自被放出來後,一直專職負責照料她的傷情,而秦觀心中亦清楚是誰救了自己的命,雖嘴上不說,但確是盡心盡力,用盡一切方法要為其除疤美顏。上一次他曾提到過一則失傳的秘方,據說對去疤有極好的療效,不知他找到配方了沒有。

子矜出去領著秦觀進來,經過上次那番險死還生的經曆,秦觀似乎顯得成熟了些許:“微臣叩見宛嬪娘娘,娘娘吉祥!”

“秦太醫無須多禮,起來吧!”清如揚手道。

“謝娘娘!”秦觀謝恩起身,今天他並未如往日那樣,取墊診脈,而是從隨身的藥箱中取出一個小小的玉匣子,清如一望便知這是用寒玉琢成,因為它剛拿出來就立刻散發出絲絲可見的白色寒氣,就像天寒地凍時人呼在空中的氣一樣。

較之暖玉而言,寒玉更為少見,秦觀從哪里來的寒玉,還琢成匣,要用它來裝的東西想必一定名貴異常。

“這里面裝的是何物?”清如不解地問道。

秦觀勾了勾嘴角當作是笑,沒辦法,他一直都很少笑,這樣已經算是不錯了:“回娘娘,這里面就是微臣上次跟您提起過的‘冷香丸’”他言詞間帶著少許的得意,多年來他一直淫浸醫學之中,如癡如醉,每每找到一種治病救人的良方都會讓他欣喜若狂,也正因如此,才會二十好幾了卻連家都未成。

清如挑眉訝然道:“冷香丸?你上次不是說已經失傳了嗎,你又是從何處得來的方子?”

秦觀回道:“臣近日翻遍醫書,終于在一本古版醫書中找到了冷香丸的方子,不過可惜是殘缺了的,若是以殘方開藥,所成之藥效用會大減,遠遠達不到想要的目的,所以經微臣幾番斟酌,在其中添加了幾味藥,雖可能不及原效,但較之殘本應會好上許多!”

冷香丸,集春夏秋冬四季十八種名花的花蕊于一起,再加無根之水十二錢,晨露之水十二錢,于星月之夜研磨,以使其吸引月陰星光之氣,在研磨之時還要不斷加入南海珍珠粉未,最後以初晨之陽光曬干,制成後必須藏于寒玉之中,以維持其獨特的藥性與香氣,若無寒玉則置于冰塊之內,否則一旦受熱,便前功盡棄。

且不說這冷香丸且制作工續繁雜,單是這配方就刁鑽之極,或許十八種花的花蕊不難尋,可分散在一年四季,若一下子要搜集還真搜不到,也幸而是在宮中,東西都齊全的很,才可以在短短幾天里面做出來。

清如接過寒玉匣,觸手冰寒,稍微打開一點就聞到一股混著寒氣的清冽香氣,但聞香味就知其絕非凡品,想必秦觀為此一定費了不少心思,清如心下一陣感動,頷首謝道:“有勞秦太醫費神了!”

秦觀連連搖手正色道:“微臣的命是娘娘救孤,為娘娘做事自是應該,幸而這些東西都是現成的,否則還不知何時才能湊全呢。這藥,一日一顆,一半內服,一半外敷,七天後便可見效!”

清如點頭以示知曉,然後將寒玉匣交由子矜收起,並對她道:“將皇上昨日賞下來的金絲墨硯拿出來。”

“是。”這些東西都還沒收到庫房里去,所以子矜出去沒一會功夫就將東西取了進來。所謂金絲墨硯,指的是于整個墨硯內外嵌滿被拉成牛毛一般細的金絲,由于金絲很細,所以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而用這個硯台磨出來墨寫字,字中就有了幾分淺淡的金,在日光下閃閃生輝,十分明顯,只有極富貴的人家才會用這種侈奢的東西。

清如看也不看揮手對秦觀道:“這東西我留著也沒什麼用,就送與秦太醫吧,你平日開方子時可用的著,就當是謝謝你為我制這冷香丸吧!”

“多謝娘娘賞賜,微臣卻之不恭了。”秦觀倒是很干脆的謝賞了,沒有像一些人一樣還要欲拒還迎一番,不過這也是清如欣賞他的地方,這樣的人至少不會表面一套,背後一套。而在宮里,能有個信得過的太醫傍身,要方便很多,也可省卻不少的心思。

“子矜,替我送送秦太醫!”

“微臣告退。”秦觀說完後隨子矜一並退了下去。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六章 帝之宛卿(3)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七章 危四伏(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