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清宮——宛妃傳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七章 危四伏(1)  
   
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七章 危四伏(1)

第二十七章危四伏

他們剛走小福子就趕著進來了:“主子!”

“什麼事?”清如回過神來看著他。

“主子,容嬪娘娘,淳嬪娘娘還有凌常在都來了,是否請她們進來?”小福子問道。

清如一聽立刻坐直了身,面帶喜色地道:“真的?在哪里,快請她們進來!”一邊囑了小福子,一邊又轉頭道:“綿意,快替我更衣,就穿那件藍綿荷花繡紋的。”

綿意剛取了衣服來還未來得及給她換上,只聽一陣香風隨著笑聲一並傳了進來:“不用請了,咱們已經不請自進了!”

聽到這熟悉的笑聲,清如也不管還穿著寢衣,掀來蓋在身上的云錦便翻身下榻迎了上去,連鞋子都忘了穿,就這麼赤足落地,她走得那樣快,綿意趕緊上去扶住了,深性她跌倒。

那廂,水吟已攜了日夕還有月凌進屋,三人笑意冉冉,俱是一應高興樣,尤其是水吟,已是凝淚于眶中,望著清如頭上那道未愈的疤,既是欣喜亦是心酸,水吟本來有許多話想說的,然真見了面卻是說不出一字來,幾人中她與清如是相識最久,也是感情最好的,同樣的她也是最清楚自入宮以來清如所受的苦楚,而今老天開眼,她終于苦盡甘來。

日夕骨碌碌地轉著眼不說話,不知她在想些什麼,倒是月凌,行步上來向清如福道:“見過宛嬪姐姐!”

清如趕緊扶住了,嗔怪道:“這是做什麼,咱們姐妹還需要行這虛禮嗎,你再這樣我可不理你了!”

月凌赦然一笑道:“禮不可廢,姐姐剛剛晉位,做妹妹的第一次來見你總是要行一下禮的,可不是妹妹和你見外,姐姐千萬別氣。”

“就暫且饒過你這一回吧!”清如這才轉嗔為笑,拍拍月凌的手,隨後走至水吟身邊,輕輕地叫了聲:“姐姐!”有笑亦有淚,半年未見,再見卻是格外的親切。

水吟含淚搖首道:“不用說了,你想說的我都知道,做了這麼多年的姐妹,我豈會不明白你的意思。”接著她歎了口氣接下道:“盼了這麼久總算讓我盼到你隆恩在身的日子了,如兒,可知道,當我得知你受封的消息時,比我自己當日受封時還要高興幾分!”

“知道,如兒都知道!”清如使勁的點著頭,想把眼淚逼住,及至眼睛沒那麼酸楚的時候她才發現大家都還站著,趕緊道:“都別站著了,快坐下,姐姐你也坐!”清如將著她們一個個坐下,這時綿意端了四盞香茶來,分別奉與幾人。四人圍著桌子坐定,月凌剛一坐下突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待問其為何發笑時,月凌帶著幾分捉狹的笑容道:“我以前在書上看到過古人有‘倒履迎客’一說,不想今日來到這里卻在姐姐這里見到了‘赤足迎客’。”經她這麼一說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下面,果見清如裙擺下露出一雙瑩潤的赤足,以及那十個小巧可愛的腳趾頭。

幾人齊齊笑了起來,清如被她們這麼一說一笑搞的面紅耳赤,羞意無限,連忙縮了腳在裙擺里,不肯再露出來,直到綿意忍著笑將鞋拿來予她穿好,才算稍去了些羞意,她不依地朝月凌呸道:“就你眼尖嘴貧,半年沒見,學壞了不少,居然取笑起我來了,也不知誰把你教壞的,要讓我知道絕不輕饒了去。”

在一陣笑鬧過後終于靜了下來,月凌這才注意到自進來後日夕就一直沒說過話,不由用手臂捅了她一下道:“淳姐姐,你怎麼不說話呀,你平日里不是最愛說說笑笑了嗎?”經她一提醒,水吟和清如才感覺到日夕今日確實安靜的有些過份呢。

日夕被她一捅震驚過來,望著清如擺出一副傷腦筋的模樣道:“我是在想啊,姐姐這個宛字指的是什麼呢?吟姐姐的容是指她的美貌,我的淳是指我的性格。”她一邊說一邊掰著手指:“那姐姐這個宛字指的是什麼呢,還有啊,如姐姐是宛嬪了,那我以後是繼續叫她如姐姐還是叫她宛姐姐呢?”

聽到她想的是這些個小問題,清如笑著搖頭,在她看來日夕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變化,單純的可愛,她伸指輕戳著日夕的小腦袋道:“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總之我還是你姐姐就行了,至于這個宛字是什麼意思,你還是去問皇上吧,他最清楚。”

聽到這里日夕不依地嘟起了嘴:“還皇上呢,我都好久沒見到他人影了,先前一直把自己關在乾清宮里,現在好不容易出來了,還是見不著人,誰知道皇上是不是還在想已經過世了的先皇後啊!”

她這一說幾人俱都無了笑顏,清如把玩著手邊茶盞的蓋子淡淡地道:“皇上的心思豈是我們這些人能猜懂的,咱們只要盡心伺候好就行了,而且皇上對先皇後一往情深,怎麼可能在短時間內忘記呢。”說完了這些又抬眼提醒道:“淳兒,這些話在這里說說就行了,千萬別再皇上面前說,知道嗎?”

“哦!”日夕似懂非懂地點頭應著。

水吟突然插進話道:“淳兒,我聽說上次皇上處死佟妃是你去天牢傳的旨?”淺然的笑掛在臉上,似只是不經意地問起。

清如和月凌都是第一次聽說這件事,驚訝的望著日夕,不明白何以這旨意會由她去傳。

日夕心中微動,不知水吟何以會突然問及此,難道是被她瞧出了什麼破綻不成,心念百轉,臉上依然保持著純真的模樣,皺起嬌俏的鼻子道:“可不是嘛,我那天想去乾清宮看看皇上怎麼樣了,雖然進不去,但是還可以問常公公,哪知到了那里,常公公說皇上讓我進去,我本來還挺高興的,誰料到皇上是讓我去天牢傳旨。雖然佟妃曾害過我,可是真要我親眼看著她死,還是有些怕,我沒敢進去只是在外面等著,佟妃死前罵得可狠了,嚇死我了!”她拍著胸口,小臉微白,宛然一副想起來都後怕的模樣。

水吟目不轉睛地盯著日夕,想從中瞧出些什麼來,然不論是從神情還是那雙眼睛中都瞧不出半分不對,心中不禁閃過一絲疑惑,難道當初真的是她看錯了?這樣想的出神,一時也忘了說話。

上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六章 帝之宛卿(4)     下篇:第二卷·相遇成空 第二十七章 危四伏(2)